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讀者來信:職業、專業與呼召

佘亞弘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看了《進深特刊》第七期史正所寫的〈不分高低〉一文後,我十分同意作者有關“全職”、“帶職”的看法。其實對許多在海外的華人基督徒專業人士而言,工作是每天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在這“專業化”時代,好像有一股力量推動這些專業人士不斷邁向“更專業”,亦使得他們在信仰、生活與工作的調配上,產生了很大的掙扎。特別當有些牧長在講台上發出全時間事奉的呼召時,那樣的掙扎就更明顯了。          在全時間事奉的呼召外,還有其他的呼召嗎?在專業工作上是否亦需要有呼召?世俗工作或職業,和我們的信仰有什麼關係?其意義如何?這一連串的問題都需要大家的反思與交流,因其關係到基督徒專業人士的“事奉”問題。而這些專業人士正是今日海外華人教會的菁英、骨幹,這些本是很大的議題,本文僅就兩個與“呼召”有關的英文字義與讀者一起來思考。 Vocation的源由與失落           英文字“vocation”常被譯為“職業”。不過此字是源於拉丁文“vocare”(to call),召喚之意。vocation之意,就是“calling”(呼召),即神對人的呼召。這是貫穿聖經的概念。從《舊約》到《新約》,可以看出,我們的神是一個說話的神,願意將祂的心意表明出來。在創造的過程中,神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及至人犯罪,衪仍在召喚人悔改。在聖經歷史中,我們也看見神呼召以色列人成為傳遞救恩的渠道。今天祂呼召每一個願意接受耶穌為救主的人,成為福音使者。從古至今,神就是那位呼召者,祂根據祂自己的目的和心意召我們。          神對人的呼召是對整個人的,祂召我們成為祂的兒女,參與祂的創造與救贖的工作。神根據自己的旨意,在各樣環境中預備,賜給每個兒女不同的才能,引導他們完成他們應完成的工作。這工作包括我們要在靈命上成長直到和基督完全一樣,也包括完成神託付給每個人在世的使命。因此vocation遠大於目前觀念中的“職業”,它代表神對我們全部生活的旨意,那是我們生活在地上的目的。           可惜的是,隨著一些歷史的、神學的及哲學上的誤解或扭曲,西方教會對vocation的了解逐漸變成有些人有呼召,有些人沒有呼召;有的呼召是完美的,有些則是二等的。而在近代,受世俗影響,“神”在整個呼召的概念中被抽離,人被社會中的責任與角色所引導及定位,而vocation“和職業、工作”,便畫上了等號。雖然這樣的演變發生在西方教會中,但那些負面的影響,也波及了華人教會。再加上在我們的傳統思想和教育中,人如何受教育和選擇職業,是和“呼召”這個觀念遙遙不可及的,因為我們原是活在“沒有神”的情況下。 Vocation的呼召          其實當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生活中的每一個層面,就都和“呼召”有關了。當再思如何譯vocation一字時,我想應該可以譯為“天職”,也就是說我們今生在世的各種“職”(所有生活動作存留)都需要依照“神所說”。我們在世上的工作、職業也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雖然大部分的弟兄姊妹,沒有機會在受教育及選擇專業時考慮是否是神的呼召,但在今天,每一位基督徒專業人士,都應該在呼召的概念中,重新審視個人的專業、工作和神在他們身上的心意,並要明白這些專業、工作和神的計劃有什麼關係。也就是說,我們在世的職業,需放在“vocation”(呼召)這概念下檢視。不能只是單單考慮在工作崗位上能否盡心為主作見證,也不只是想到“福音出擊”,領人歸主(儘管這些都非常非常重要),而需進一步思考專業本身和工作內容,在神的創造與救贖計劃中的角色與使命。          不錯,神呼召人成為教會牧者、宣教士,但神也呼召祂的兒女,透過專業工作來服事人,及成就神在創造與救贖中的旨意。聖經中的約瑟、但以理、尼希米都是見證。在歷史中也有不少這樣的見證人。例如在十八世紀,英國有名的議員威廉.威伯弗斯(William Wilberforce),及另外七位基督徒議員組成的聯盟,透過各種立法方面的努力,改變當時的英國,特別是廢除了奴隸制度(他們的見證參考見校園出版社的《兄弟相愛撼山河》)。像他們這樣的人,都是神所呼召的專業人士。他們藉他們的專業,回應神的呼召,在拓展神的國度上盡心竭力,為神打美好的仗。類似這樣的見證,可提供我們對職業、專業做更深的反思。 Profession字義的再思          而另一個字“profession”是相對於vocation的一個字,我們可以譯為“專業”。“profession”在過去的教會中,是指當人聽到神的呼召後進行的回應。“profess”即“告白、宣告”,因此vocation和profession是一件事的兩面,都是直接和神有關。雖然目前這些詞受世俗的影響,失去原意,但若我們重新思考,會給我們許多新的啟示。          神對我們一生的呼召,成為我們此生的vocation,我們因為聆聽領受,對神回應並對世人宣告我們的呼召,并照著呼召活出來,那便成為我們的profession。對許多基督徒專業人士而言,這是挑戰。我們需以vocation/profession的觀念,來校對我們在神面前的委身,也需考慮呼召在弟兄姊妹身上所代表的意義。 結語         神呼召每個祂的兒女,賦予他們使命,在個体及整体的努力下,完成神的工作。記得福音四律第一律中,提到神給每個人一奇妙的計劃,此計劃的完成和呼召是不可分的。如果我們認真聆聽神的聲音,毫無保留地回應並跟隨,我們會看見那奇妙計劃的實現,而我們在世奔跑就不會沒有定向,枉費此生。 作者現居洛杉磯,並在富勒神學院進修宣教博士。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分高低

史正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最近聽到一位姊妹講她回國探親的情況。她出國多年第一次回東北老家,不少親友特地長途跋涉來看她。不料見面後,看她所帶回的禮物太不起眼,而且知道她竟然拋棄了在美國的專業工作,成為一位“沒有正當職業的傳道人”,輕視和失望之意更是溢於言表。這位姊妹驀然發現:當她在有神論的國家蒙召全職事奉時,教會中大大鼓勵,甚至認為她的全職事奉,代表了基督徒成長的最高境界,是中國學人信主的樣板。沒想到在無神論背景的親友面前,她卻被貶得一文不值。這兩種極端,使她感慨萬千。             且不論國內對傳道人的極端歧見,對於海外教會常表露出的另一極端,許多人亦心有戚戚焉。君不見在不少講道或見證中,常例舉或表揚古今中外一些高學位或高薪的人犧牲了錦繡前程,獻身於“全時間事奉”,“順服了神的旨意”,似乎這才是最討神喜悅的。在海外教會裏,常常有意或無意地流傳一種觀念:一個人儘管如何盡心竭力地事奉,但只要還領高薪或帶著職業,就不算完全的奉獻。這種說法常令我納悶不已。            翻遍新約聖經,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聖經要求每一位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將生命的主權奉獻給主(《羅》12:1-2),信徒都有祭司的身份(《彼前》2:9)。這也是十六世紀改教運動中“復原”的一項真理。廣義而言,每一位基督徒都應該看自己是“全時間事奉者”。也就是說,無論我是學生、工程師、教師、醫生、牧師或家庭主婦……我都必須每日每刻親近主、跟隨主,基督徒絕無“全時間、半時間”之分。          但在“全時間事奉者”中,有一類受過神學院或相等訓練的“傳道人”,是專心在教會或福音機構事奉的,目前被稱為“全職事奉者”。另一類則是在社會上工作,在各自的崗位上見證神,以業餘時間積極參與服事,並以靈力財力支持福音事工的,被稱為“帶職事奉者”。也有不少宣教士去福音未開放的地區,一面用專業身份教書或工作,一面藉個人的接觸傳福音,他們算是帶職或全職事奉呢?在中國,許多弟兄姊妹既是老師或農民,又講道、牧養數以萬計的信徒,他們可否算為傳道人呢?顯然,對於一個全時間的事奉者而言,全職、帶職二者僅在時間分配和生活型態上有異,但在心志和整體福音戰場上,卻同等重要,同付代價,同蒙悅納。沒有聖俗之分,也無高低之別。           教會復興史學家歐伊文(J. Edwin Orr)曾說:“眾信徒將上帝賦予個人的恩賜盡情發揮,是復興運動必有的現象和結果”。今日教會的復興誠然需要更多狹義的“傳道人”去牧養、造就、宣教,但絕不可重蹈中世紀羅馬天主教的覆轍,視事奉為聖職人員的專職。願你我都視自己為“全時間的事奉者”,認真裝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