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公共行動的剛與柔(董家驊)2016.10.24

我把車停在某家咖啡廳的專屬停車位中,進到咖啡廳內,點了飲料,坐下來一邊享用,一邊閱讀。幾個小時後,我要離開,在停車場卻竟找不到我的車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詢問,最後有路人告訴我,可能是被拖車公司給拖走了。我聯絡上拖車公司。車子的確被他們拖走了。我和他們爭論:我明明停在合法的停車場內,人在店內消費,怎麼會被拖?拖車公司卻指控我說謊,說他們到店裡,詢問該車的車主是誰,沒有人回應…… […]

No Picture
事奉篇

順服,有幾種?

新約裡明顯有兩種順服:

一種是政治和軍事上的順服,包括對外來權柄的非自願性順服,乃屬於階級體制,並且是單向的。對此,派吉特稱之為“第一種順服”。

另外一種順服,符合新約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於謙卑、憐憫或愛,自願順服於另一個人”(註7),那是發自內心的、個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卻是相互的,這就是“第二種順服”。這是新約中的主要道德教導。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63期

       公義是保羅勸勉提摩太應當追求的德行(參《提前》6:11;《提後》2:22),與敬虔、信心、愛心、忍耐、溫柔、和平等並列,是我們為主作見證,影響世界的重要品格之一。        在《舉目》63 期中,許宏度針對一些基督徒對社會公義悲觀的態度,提醒我們要將注意力從人類的墮落,轉向上帝的救贖;莊祖鯤以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故事,說明基督徒是以寬恕來實踐公義,不是報復;周學信先解析華人基督徒不主動追求公義的原因,再比較耶穌的榜樣;蘇南洲分享參與社會公義議題近 30 年的實戰經驗;朱易則再度提醒,基督徒要追求的是上帝的公義,不是世俗的判斷。        2013 年 3 月,喬一參加了捍衛傳統婚姻的遊行,3 個月後,美最高法院判決,婚姻為“一男一女”的闡釋是違憲的。這個遊行記錄是信徒參與社會公義的啟發和鑑戒。王星然探討父母如何幫助孩子反思文化,從小尊重權柄,為公義的判斷和品格打下基礎。        最後,明道透過對《湯姆叔叔的小屋》的解讀,總結福音與社會公義的關係。文末秦王的漫畫,讓我們再度思想:在兇惡、敗壞的世代中,基督信仰將要如何透過我們,去承載、保護受欺凌的人們?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可不可以裁員?

Dennis McCaan著/錢保羅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公司是個大家庭嗎?         “公司是個大家庭(We are family)”、“人是公司最寶貴的財產(People are the most valuable assets)”,這些都是當代企業管理,耳熟能詳的口號。固然立意甚好,執行起來,常常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這些比喻,因為員工對其的期望和定義不一,平時就容易引起酸溜溜的抱怨。在公司不賺錢的時候就更麻煩了--賠錢的公司,常常以裁員來節省開支!          其實,這兩個概念本來就是互相矛盾的:把人當作是財產,就可以買賣;把公司當作家庭,照理就不可以裁員! 到底可不可以裁員呢?          本文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之二”,筆者將以裁員為例,探討人事管理的原則。基督徒們被呼召在工作場合示範一個更高的標準,那麼請問,什麼是比“大家庭”、“寶貴財產”更好的原則?          基督徒的人事管理,核心精神是尊重每一個人,因為人都是神創造的。“你們作主人的待僕人……不要威嚇他們,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弗》6:9)。         我們處理人事問題時,要顧念人的感受。不是因為他們是家庭的一分子,不是因為他們是公司的寶貴財產。公司不是家庭,人不是公司財產。我們尊重人,是因為我們尊重神。對待人時,要想到創造他們的上帝,這就是更高的標準。         十誡說“不可殺人”(《出》20:13),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是被神看為寶貴的。聖經又告訴我們,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神對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神聖計劃,每一個人都在神的永恆救贖計劃裡有份。         所以,我們基督徒不要根據人的辦事能力,來決定對待他人的態度;我們要根據神看他們的價值,來尊重每一個人。         公司不是家庭。但是,一般的公司常喜歡用家庭的溫暖形像來吸引人,基督徒老闆創辦公司,更經常用此來自我要求。         但是,家庭是神所結合的血緣關係,不能是人為決定的。公司卻是人們為了達到商業目的,隨己意組合的法律團体,是可以被人的決定組合或者解散的。因此,把公司比喻成家庭,從根本上就製造了矛盾。 萬不得已,別無良策嗎?         因此,基督徒老闆或主管是可以裁員的。不過,其方式應該與一般的作法大不相同。基督徒的裁員,有個更高的標準,就是“萬不得已,別無良策”的原則。“十誡”說的不可殺人,並不是指任何情況下都不可殺人,而是要我們尊重生命,不可以蓄意謀殺,不可無故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