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冬青

如果失業了(冬青)2017.07.13

冬青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13

 

身為教書匠,我很享受每個學期期末考試結束後、假期開始前的短暫時光。這段時間裡,沒有緊張、忙碌的授課任務,只要做些輕鬆的收尾工作,安靜等待假期開始。

可是今年的6月底、7月初,我的這段美妙時光卻蒙上了一層陰影。學校通知我,由於國家教育政策的調整,下個學期,要削減我的科目課時的一半。而且一年之後,根據情況,甚至可能撤銷這個科目。也就是說我可能失業!

聖經《箴言》說:“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箴》3:25)然而,我不但驚恐,而且害怕。

 

人生失敗了?

 

一想到可能失業,我就覺得,我的人生好失敗!人過40,當年的同學、朋友都在升官、晉級、加薪,我卻失業,以後怎麼在微信朋友圈、同學群裡混呢?父母、公婆年紀漸長,身體狀況不樂觀,經濟上需要貼補貼補。少了我這份收入,我家怎麼維持愜意的生活呢?如果幾年前沒有任性,我現在還在以前的學校工作,我教的是重點科目,絲毫不會受教委政策的影響,現在又怎麼會面臨失業呢?

好在我畢竟信主10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面對這些如潮水般湧入的負面想法,我立刻從聖經裡翻到經文:“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不要毀謗,不要爭競,總要和平,向眾人大顯溫柔。”(《多》3:2)

和同學、朋友比物質、財富,並不榮耀上帝,不可取。“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路》12:22)我的生活,父母和公婆的生活,上帝會看顧。祂必然會養活我們全家,無需我操心。“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箴》3:5)我唯一需要仰賴的,是上帝。

 

更大的驚恐

 

想到這裡,我彷彿定了心。然而沒想到,不久,內心更大的驚恐接踵而至,再度將我淹沒。

我不是信主10多年了嗎?怎麼會因為一個未確定的消息而驚恐、害怕呢?這10多年我是怎麼信的?看來失敗的不是我的“人生”,而是我的“基督徒生”!

然而我控制不了自己。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想聖經經文,或者翻看經文了。我垂頭喪氣地對上帝說:“主啊,怎麼辦呢?”因為不知該如何禱告,我翻來覆去地說:“主啊,我讚美你!”

在難過和歎息裡,我反反覆覆地說著這兩句話。

終於,我的心完全平穩、安靜了。先前的焦躁、擔心、掙扎、埋怨,不知去了哪裡。後來我明白,我是經歷了傳說中的“屬靈爭戰”(參《腓》1:28-30)。在我完全承認自己的無用、來到上帝面前時,祂替我爭戰,祂讓我經歷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戰勝了控告我的、定我罪的,並且已經得勝有餘(參《羅》8:32-37)。我的人生、我的“基督徒生”,因耶穌的得勝,已經不再一敗塗地。

要不要抗爭?

 

同事聽說我的情況後,好心勸我:“你要和學校談條件,要據理力爭,不能任學校宰割。”孰不知,我雖然感謝同事的關心,卻怕聽到這類的建議。

因為,抗爭實在有違我膽小、怕事的性格。網上購物,偶爾向賣家投訴時,對著電腦打字,我都會面紅耳赤、心臟狂跳。我實在不敢想像,如何和領導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何不灑脫些,“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呢?再說,聖經上也有以撒讓井的例子在先(參《創》26:12-23)。如果真的失業了,我就安靜等候上帝幫我找新工作吧,不要抗爭了!

可是不抗爭的原因,我也非常清楚,是出自內心的膽怯,害怕與人產生任何衝突。聖經上有“按才受託”的教導:人有5千兩銀子,還是1千兩銀子,並不重要。上帝要的是人的忠心(參《太》25:14-30)。我現在的工作,是我在38歲“高齡”、以我的基本條件不可能被公立學校錄用的大背景下,上帝給我的。我怎麼可以不盡心竭力地保住它呢?

我左右為難,於是又來到了上帝面前。翻開聖經,按照每天的讀經進度,正好到《路加福音》第10章。當我讀到第42節:“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我豁然開朗。

抗爭或是不抗爭,都沒關係,唯一不可少的,是如馬利亞一樣“在耶穌腳前坐著聽祂的道”(《路》10:39)。當我就近耶穌,安息在祂的腳前,到時候,祂自會引導我或去抗爭或不抗爭。

 

如果真失業……

 

如果一年後,我真的失業了,我可能還是會驚恐、害怕。然而愛我的上帝,一定會帶我脫離恐懼,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

 

作者現居上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霧霾天與口罩

BH69-20-7180-小葉攝(信輝 方志)r冬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口罩和頭盔

近來我居住的城市,PM2.5指數(反映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濃度,是空氣污染的指標之一,編註)時高、時更高。天氣預報中的污染程度,輕度、中度,有時還達到重度。加上今春我的支氣管炎再次發作,先生於是很體貼地為我買來據稱防沙塵微粒效果超級好的口罩。

戴上口罩之後,像戴了一個防毒面具,密封緊密,解決了以前一戴口罩,就導致眼鏡上霧、看不清東西的問題。這樣的密封效果,該能夠防止沙塵微粒、汽車尾氣,以及各樣病菌的入侵吧?

於是,只要出門,我就會戴上口罩。走在街上,碰到帶著相同口罩的人,頓生惺惺相惜之感;看著沒有戴口罩,或是戴著普通口罩的人,就暗自慶幸,自己多了層安全保障。

戴口罩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有一天忽然想到,戴著安全口罩走在空氣污濁的馬路上,不就像戴著救恩的頭盔生活在充斥著各樣罪惡的世界上嗎?

我非專業人員,不能判斷口罩的安全程度,但上帝在耶穌基督裡賜下的救恩,卻真實可靠,讓基督徒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放心生活,並得勝有餘:

“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6-57)。

上帝的獨生愛子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3日後死裡復活,使我們稱義、過犯得赦免……因著這奇異的恩典,世界充斥再多的罪惡,我們也可以靠耶穌基督站立得穩,有力量不沾染罪惡。

尚方寶劍高懸?

戴上口罩感覺真好。有一天,我問先生:“你有沒有覺得,有了安全口罩,即使是霧霾天,也特別想戴上口罩,到外面跑跑跳跳呢?”他笑話我:“又不是小孩子,穿上水鞋,就不走正路,專往水坑裡踩!”

那麼,以此類推,基督徒會不會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知道耶穌基督的代贖,使我們一切罪得赦免,就放心犯罪呢?

《羅馬書》6:1-2說“……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15節再次強調“……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答案非常清楚,基督徒不能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在恩典之下就去故意犯罪。就像不能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就盲目樂觀,在沒有必要外出的情況下,將自己暴露在霧霾天中。

有的基督徒認為:“恩典確實重要,但不能過分強調,否則導致基督徒有了恩典的保障,就放心去犯罪了。必須同時教導基督徒明白、遵行上帝的律法,以免犯罪、得罪上帝。”

真的不能多講恩典,而要時常把“律法”這柄尚方寶劍懸在基督徒的頭上,以防止基督徒故意犯罪嗎?

保羅曾清楚描寫了他在靈肉交戰中的痛苦掙扎,讓很多基督徒感同身受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

可見,基督徒並非處心積慮想犯罪、需要有尚方寶劍威嚇,而是在天人交戰中,力求脫離肉體纏累、渴望得勝。

怎樣才能得勝呢?保羅清楚地說明:“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5),“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8:2),“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

由此可見,引導基督徒敬畏上帝、愛上帝,不因為有了救恩就去犯罪,絕不是靠時刻繃緊“律法”這根弦,而是要靠傳講上帝的恩典、基督耶穌的得勝、聖靈的引導,使基督徒更多認識上帝、依靠上帝。

關於律法的功用,奧古斯丁說過:“上帝的義,不是在乎律法上的誡命,因為那只能叫人懼怕,只不過好像畏懼訓蒙的師傅一樣……是要把人引到基督的恩典。”(《恩典與自由》,人論經典二篇。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p.159。)也就是說,傳講律法的最終目的,是在於引導基督徒認識並依靠上帝的恩典。

雾霾天与口罩往水坑裡踩

然而,就像有人會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即使不需要外出,也想把自己置於霧霾天中,或像有些小朋友,穿上水鞋就往水坑裡踩一樣,確實有基督徒覺得,有了救恩、赦罪的保障,犯些錯誤、甚至沾染些罪惡,也無所謂。

為什麼會這樣呢?《希伯來書》5:13-14告訴我們:“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長大成人的基督徒能吃乾糧,能夠分辨好歹,不會故意犯罪。而嬰孩基督徒,卻不能分辨好歹, “不熟練仁義的道理”。

要使嬰孩基督徒長大成人,當然要多傳講“仁義”的道理。什麼是仁義的道理呢?在希臘文中,“仁義”與“公義”、“義”為同一個字。人稱“義”,是因為“信”:“只信稱罪人為義的上帝,他的信就算為義”(《羅》4:5)。因為,“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上帝的義”(《林後》5:21)。

基督徒“如今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羅》3:24)。“恩典也藉著義做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羅》5:21)。其實這“仁義”的道理,正是“恩典”的道理。

我們越多明白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恩典,越能脫離嬰孩的階段,長大成人,在恩典的激勵下,主動愛上帝、愛人,活出與基督徒身份相稱的生活。

 

作者定居上海。日語教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微信使用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冬青

BH65-18-7241-远牧师摄.DSC00413a.R40      我今年5月起開始使用微信。和微博相比,微信的世界大不同。我微信中的朋友,大都是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人,比如親戚,教會的弟兄姊妹,以前的同學、師長,單位的領導、同事。加上我是教師,還有若干個80、90後的學生小朋友。

      使用半年後,我發現,微信竟然讓我更加認識自己,也更加依靠上帝!個中苦樂,不吐不快。

加不加為好友?

       手機裝上微信的第一天,就收到了不少向我打招呼、要求加好友的驗證通知。我為有這許多人主動加我為好友,暗自得意。

       過了幾天,我卻覺得好友數量太少了,還沒有我那默默無聞的微博的粉絲人數多呢。於是開始主動出擊,到手機通訊錄裡尋找可添加的好友。

       這一找可不得了!那個×××已經用微信了嘛!他身為教會帶領者,為什麼不主動添加我?是對我有意見嗎?

       那個××,平時見到我就不冷不熱的。加不加她為好友?我可要深思熟慮!

       那個×××,千萬不要添加。當年發生了那樣的齟齬,還能當好友?……

       讓我猶豫的這些人,我多半和他們或者同學過,或者共事過,或者一起服事過教會。但最終卻因為某些不愉快,或者傷害,產生了隔閡。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的話,我是不是就可以避免那些傷害、被傷害?是不是現在就不需要反復思量、是否加他們為好友了?

       我反省自己:以往人際關係裡的“舊事”,彰顯出了我的驕傲、自私、自憐、過分自我保護,等等。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作為在基督裡的新人,“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腓》3:13-14)。我可以在上帝的恩典裡,在耶穌的愛裡,為面前的人際關係努力。

      想通這點後,是否將那些讓我糾結的人添加為好友,不再煩惱我。因為我明白了,添加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當明白上帝的心意,不再只關注自己的感受。

不以“贊”喜

      當我把目光聚焦在耶穌身上,我發現自己改變了許多。

      比如,微信裡可以評論和點“贊”。我本來很在乎自己發佈的內容是否受歡迎,但現在,我不再以被評論、點“贊”而喜,也不以不被評論、點“贊”而悲。我只要多多仰望耶穌,就可以了。

      我評論別人的內容時,也不再因為對方是單位領導就小心翼翼,也不再因為對方是我的學生就輕視、不予理睬。我在耶穌裡真是新造的人,內心一天新似一天(參《林後》4:16)。

前怕狼、後怕虎

       剛開始使用微信時,發的多是無傷大雅的旅遊圖片、美食圖片,並配上些簡單的文字。

       後來看到非基督徒朋友轉發勵志文章、社會時評、佛經故事、禪語圖畫後,好勝心油然而生。我專門找基督徒寫的社會時評來轉發,並且彙集、編輯有名的牧師、傳道人寫的文字,發到微信上。

       這些內容都很好,但我心裡沒有平安。我“前怕狼、後怕虎”,擔心單位領導看到了,對我有想法;擔心朋友、同事、學生看到了,反感我;擔心教會的負責人看了,認為我對信仰理解不深,談信仰不充分……各種憂慮、擔心,交織在我心頭。

      糾結中,聖靈光照我——我為什麼擔心、害怕?因為我以“我”為中心了!“我發的內容要比別人好”,“我會被別人另眼看待”,都是“我”會怎樣!

      當我悔改、轉向上帝,求祂引領我在微信上發出適當的內容時,上帝聽允了我的禱告,讓我看到一篇好文章《走進人群的新切入點》(基甸著,《舉目》46期):

      “基督徒在社交網絡上發佈內容時不能急躁,不能為傳福音而‘功利主義’。有心傳福音的話,不妨先‘低調’一點,不必句句皆聖經、‘言必稱耶穌’。而是從小處做起,坦誠、真實地與朋友互動。通過分享日常的感悟、對時事文化的感想,反映出我們的信仰,和不同於世人的世界觀,做‘榮神益人’的見證。在平凡、細微之處,見證上帝。”

       文章亦提醒我們,更不能以“真理的擁有者”自居。因為基督徒只是真理的追隨者,如果沒有上帝的恩典臨到,也是盲人一個,並不能夠認識真理。

       我來到上帝面前求智慧、求恩典,能夠按照這樣的原則來發佈微信內容。《雅各書》1:5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上帝,主就必賜給他。”我坦然無懼地向上帝祈求。

       上帝賜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偏見,沒有假冒”(參《雅》3:17),正可以全方位地指導我。我再發佈內容時,原來的擔心煙消雲散了,“因為上帝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1:7)。

他們在乎的東西

       看到朋友圈內不信主的朋友轉發的內容,我原先往往不以為然,甚至不屑一顧——我們要愛惜光陰,沒有必要看這些內容!然而上帝提醒我:“那就是他們的生活,他們在乎的東西!”

       要和人建立深入的關係,必然要對對方有深入地瞭解。如果只是單向傳福音給對方,卻完全不關心對方,就是陷入了傳福音的“功利主義”之中。如果每個人都只關心自己發佈的內容,也會逐漸落入“社交網絡使人越來越孤獨”的境地。

       閱讀非信徒朋友發佈的內容,需要來自上帝的智慧。我開始學著通過看朋友的微信,加深彼此的瞭解,發現他們的需要,以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和他們分享上帝的恩典。

       現代科技發展迅猛,微信也許會像當年的MSN,僅是曇花一現。也有可能不斷改良、更新,一直使用下去。不論變或不變,神恩永不改變,讓我們在變或不變之間,不斷經歷祂的豐盛恩典。

 

作者現居上海。

圖片由遠牧師拍攝。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12695092859082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於是在聚會中,除每人必做的禱告及唱讚美詩之外,我選擇噤聲,還找到一個藉口:“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箴》17:28)。其實,我心裡對不同的見解仍有論斷,只是為了不傷害別人和自己,把想法強壓下去而已。

 

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1我沒有在自我保護的套子中呆很久。就像雅比斯禱告的那樣,上帝擴張了我的境界(參《代上》4:10)。我對上帝的認識、對自己的看法、對弟兄姊妹的愛,都有長進,因而重新參加討論。

       借用《舉目》60期《恩惠與真理中》中引用的一句話:“在重要的教條上一致;在次要的教條上,給人自由;在一切事上,用愛心對待。”

 

   ×在重要的教條上一致

        雖然弟兄姊妹對問題的看法可能不一致,但都有著對上帝相同的信靠。“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我們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給各人的恩賜。”(《弗》4:4-7)

       我豁然明白:其實在重要的教義上,大家是合一的。只是由於語言表達的有限性,我們不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表達出自己所有的基本神學觀點(這也沒有必要)。

 

×在次要的教條上給人自由

        這句話是給所有信徒的。在討論中,給弟兄姊妹自由,自己也得自由。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家庭背景、教育程度等等千差萬別,對問題的看法一定會刻上自己專有的烙印。雖然每個人生命改變的形式不同,但最終都歸至十字架的救恩。

       當我認識到這一點,就能夠耐心傾聽別人的發言。在傾聽時,自己的“境界”也擴展了。原來上帝使用的具體手段好多啊!上帝對每個人的方式可以完全不同啊!上帝真奇妙!

 

×在一切事上,用愛心對待

       傾聽弟兄姊妹的發言,可以看到上帝奇妙的工作,也可以瞭解別人的神學觀點。當我有不同看法,卻不知道是否屬於“重要教條”時,我就傾聽,不隨便發言。如果是我感興趣的問題,我會在聚會後,找書查考一下,開闊眼界。

        對自己有把握的問題,我也不再自以為義地回答,或者火藥味十足地質疑、糾正他人,而是“在這個問題上,上帝那麼清楚地讓我知道或經歷了,我要分享上帝的恩典”。發言的原因,不再是怕上帝不喜悅,而是因為愛上帝。

       偶爾不免又說話帶火藥味。我會立刻仰望上帝,並知道因耶穌我已得赦免。上帝也使我話語越來越溫柔。有時我覺得表達可能傷害了弟兄姊妹,就真誠溝通。弟兄姊妹也多能理解並原諒我。

       作為平信徒,有人來指出我的錯誤、糾正我的看法,在所難免。有一些指正切中要害,讓我受益匪淺;有一些指正引發了我更加深入的思考,釐清了我的思路,反倒堅固了我本來的想法,也是好事一樁。

        還有一些指正,我並不認可,但我知道那是弟兄姊妹的良苦用心。如果那是帶領者的意見,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觀點,因為“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警醒,好像那將來交帳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致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來》13:17)。上帝把為我們靈魂警醒的責任與權柄,交給了教會的帶領者。我們可以為不同禱告,但不可以因為不同就不順服。

 

以寬容和愛,接納他們

       我所在的家庭教會,沒有給帶領者清楚的名分,比如牧師、長老、執事等。大家都是稱呼名字。雖然心裡清楚誰是帶領者、誰是同工,但在客觀上造成了信徒對牧長不夠尊重。帶領者、同工在真理問題上指導弟兄姊妹時,也有些許顧慮。

       帶領的弟兄姊妹,自身也處於成長的過程。他們不是天生完美的,需要大家以寬容的心為他們禱告,憑愛心接納他們的服事。如果我們能做到,那麼查經討論時,就會受益更多,生命更加成長。

       這幾個階段使我更看到上帝的恩典。唯有仰望上帝,在參與查經討論時,才能收放自如,既成為自己的益處,也成為別人的益處。

 

作者現居上海。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