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霧霾天與口罩

冬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口罩和頭盔 近來我居住的城市,PM2.5指數(反映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濃度,是空氣污染的指標之一,編註)時高、時更高。天氣預報中的污染程度,輕度、中度,有時還達到重度。加上今春我的支氣管炎再次發作,先生於是很體貼地為我買來據稱防沙塵微粒效果超級好的口罩。 戴上口罩之後,像戴了一個防毒面具,密封緊密,解決了以前一戴口罩,就導致眼鏡上霧、看不清東西的問題。這樣的密封效果,該能夠防止沙塵微粒、汽車尾氣,以及各樣病菌的入侵吧? 於是,只要出門,我就會戴上口罩。走在街上,碰到帶著相同口罩的人,頓生惺惺相惜之感;看著沒有戴口罩,或是戴著普通口罩的人,就暗自慶幸,自己多了層安全保障。 戴口罩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有一天忽然想到,戴著安全口罩走在空氣污濁的馬路上,不就像戴著救恩的頭盔生活在充斥著各樣罪惡的世界上嗎? 我非專業人員,不能判斷口罩的安全程度,但上帝在耶穌基督裡賜下的救恩,卻真實可靠,讓基督徒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放心生活,並得勝有餘: “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6-57)。 上帝的獨生愛子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3日後死裡復活,使我們稱義、過犯得赦免……因著這奇異的恩典,世界充斥再多的罪惡,我們也可以靠耶穌基督站立得穩,有力量不沾染罪惡。 尚方寶劍高懸? 戴上口罩感覺真好。有一天,我問先生:“你有沒有覺得,有了安全口罩,即使是霧霾天,也特別想戴上口罩,到外面跑跑跳跳呢?”他笑話我:“又不是小孩子,穿上水鞋,就不走正路,專往水坑裡踩!” 那麼,以此類推,基督徒會不會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知道耶穌基督的代贖,使我們一切罪得赦免,就放心犯罪呢? 《羅馬書》6:1-2說“……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15節再次強調“……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答案非常清楚,基督徒不能因為有了救恩的保障,在恩典之下就去故意犯罪。就像不能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就盲目樂觀,在沒有必要外出的情況下,將自己暴露在霧霾天中。 有的基督徒認為:“恩典確實重要,但不能過分強調,否則導致基督徒有了恩典的保障,就放心去犯罪了。必須同時教導基督徒明白、遵行上帝的律法,以免犯罪、得罪上帝。” 真的不能多講恩典,而要時常把“律法”這柄尚方寶劍懸在基督徒的頭上,以防止基督徒故意犯罪嗎? 保羅曾清楚描寫了他在靈肉交戰中的痛苦掙扎,讓很多基督徒感同身受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 可見,基督徒並非處心積慮想犯罪、需要有尚方寶劍威嚇,而是在天人交戰中,力求脫離肉體纏累、渴望得勝。 怎樣才能得勝呢?保羅清楚地說明:“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5),“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8:2),“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 由此可見,引導基督徒敬畏上帝、愛上帝,不因為有了救恩就去犯罪,絕不是靠時刻繃緊“律法”這根弦,而是要靠傳講上帝的恩典、基督耶穌的得勝、聖靈的引導,使基督徒更多認識上帝、依靠上帝。 關於律法的功用,奧古斯丁說過:“上帝的義,不是在乎律法上的誡命,因為那只能叫人懼怕,只不過好像畏懼訓蒙的師傅一樣……是要把人引到基督的恩典。”(《恩典與自由》,人論經典二篇。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p.159。)也就是說,傳講律法的最終目的,是在於引導基督徒認識並依靠上帝的恩典。 往水坑裡踩 然而,就像有人會因為有了安全口罩,即使不需要外出,也想把自己置於霧霾天中,或像有些小朋友,穿上水鞋就往水坑裡踩一樣,確實有基督徒覺得,有了救恩、赦罪的保障,犯些錯誤、甚至沾染些罪惡,也無所謂。 為什麼會這樣呢?《希伯來書》5:13-14告訴我們:“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長大成人的基督徒能吃乾糧,能夠分辨好歹,不會故意犯罪。而嬰孩基督徒,卻不能分辨好歹, “不熟練仁義的道理”。 要使嬰孩基督徒長大成人,當然要多傳講“仁義”的道理。什麼是仁義的道理呢?在希臘文中,“仁義”與“公義”、“義”為同一個字。人稱“義”,是因為“信”:“只信稱罪人為義的上帝,他的信就算為義”(《羅》4:5)。因為,“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上帝的義”(《林後》5:21)。 基督徒“如今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羅》3:24)。“恩典也藉著義做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羅》5:21)。其實這“仁義”的道理,正是“恩典”的道理。 我們越多明白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恩典,越能脫離嬰孩的階段,長大成人,在恩典的激勵下,主動愛上帝、愛人,活出與基督徒身份相稱的生活。   作者定居上海。日語教師。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微信使用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冬青       我今年5月起開始使用微信。和微博相比,微信的世界大不同。我微信中的朋友,大都是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人,比如親戚,教會的弟兄姊妹,以前的同學、師長,單位的領導、同事。加上我是教師,還有若干個80、90後的學生小朋友。       使用半年後,我發現,微信竟然讓我更加認識自己,也更加依靠上帝!個中苦樂,不吐不快。 加不加為好友?        手機裝上微信的第一天,就收到了不少向我打招呼、要求加好友的驗證通知。我為有這許多人主動加我為好友,暗自得意。        過了幾天,我卻覺得好友數量太少了,還沒有我那默默無聞的微博的粉絲人數多呢。於是開始主動出擊,到手機通訊錄裡尋找可添加的好友。        這一找可不得了!那個×××已經用微信了嘛!他身為教會帶領者,為什麼不主動添加我?是對我有意見嗎?        那個××,平時見到我就不冷不熱的。加不加她為好友?我可要深思熟慮!        那個×××,千萬不要添加。當年發生了那樣的齟齬,還能當好友?……        讓我猶豫的這些人,我多半和他們或者同學過,或者共事過,或者一起服事過教會。但最終卻因為某些不愉快,或者傷害,產生了隔閡。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的話,我是不是就可以避免那些傷害、被傷害?是不是現在就不需要反復思量、是否加他們為好友了?        我反省自己:以往人際關係裡的“舊事”,彰顯出了我的驕傲、自私、自憐、過分自我保護,等等。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作為在基督裡的新人,“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腓》3:13-14)。我可以在上帝的恩典裡,在耶穌的愛裡,為面前的人際關係努力。       想通這點後,是否將那些讓我糾結的人添加為好友,不再煩惱我。因為我明白了,添加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當明白上帝的心意,不再只關注自己的感受。 不以“贊”喜       當我把目光聚焦在耶穌身上,我發現自己改變了許多。       比如,微信裡可以評論和點“贊”。我本來很在乎自己發佈的內容是否受歡迎,但現在,我不再以被評論、點“贊”而喜,也不以不被評論、點“贊”而悲。我只要多多仰望耶穌,就可以了。       我評論別人的內容時,也不再因為對方是單位領導就小心翼翼,也不再因為對方是我的學生就輕視、不予理睬。我在耶穌裡真是新造的人,內心一天新似一天(參《林後》4:16)。 前怕狼、後怕虎        剛開始使用微信時,發的多是無傷大雅的旅遊圖片、美食圖片,並配上些簡單的文字。 […]

No Picture
事奉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