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重逢——當舊情已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馨芳       “外邊的世界很精彩”,哪個年輕人不想到外面見識、見識呢?可是我初中畢業時,正是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連年的自然災害,加上弟弟、妹妹都在上學,我為了減輕父親的重擔,只好忍痛放棄大學夢,來到與一江之隔的松花江南岸,在一所專科學校裡就讀。 一       每天晚上,都有兩節晚自習課。一次,在晚自習課裡,我完成了所有作業,收拾好書桌,忽然感覺我的頭好像被什麼牽住了。用手一摸,哇,我的辮子和座椅牢牢捆在一起啦!       “又是你這傢伙搞的鬼,快解開!”我低聲斥責坐在我身後的男同學林原。我心裡清楚,他又要我幫助他做習題了。        林原學習很吃力,但很努力。剛入學時,他幾乎聽不懂所有老師講的課。他是從朝鮮族自治州招來的學生,漢語很差。       在一次次幫助他作題和復習中,我和他越來越彼此依戀,開始了約會。甚至,他在教室裡,我的心就像隻小兔子似的不安份;他若不在教室裡,就索然無味……       林原是我們班的體育委員。身材修長,常著一身黑色列寧式學生裝,襯著眉宇俊秀的笑臉,顯得格外帥。他除了愛踢足球外,還是校排球隊的主攻手。賽場上的他,一次次地起跳,飛身重扣!矯健的身姿,利落的動作,總引起場上陣陣掌聲……       我是班裡的文藝委員,及校合唱團的指揮。我們合唱團經常參加市裡的文藝匯演。每逢重大節日,學校組織文藝講演時,我們的“大合唱”,不是“開場白”,就是“壓軸戲”!       林原也喜歡音樂,我更喜歡運動。共同的愛好,讓我們有說不完的話……   二        到了週末晚上,學校大門早早地鎖牢啦!林原教我踩著高高的鐵柵欄,翻出去。而他,腳蹬一處,“唰”地躍了出去!我們倚在田埂旁的大樹下,海闊天空地聊著。總之就是喜歡在一起……       一個星期天的清晨,我和林原相約在我回家的渡口附近。我們徜徉在小樹林中,霧,如輕紗似地環繞著我們,沁肺爽心!我們聊啊,聊啊,當聊興正濃時,毛毛雨卻悄無聲息地飄了下來。可是我們仍然不肯分手。他的臉打濕,頭髮上掛了一層細小的雨珠,閃閃發亮。他像畫中人似地衝我微笑。細雨,伴著情纏纏綿綿……   三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        1966年6月,那場翻天覆地的文革風暴,也刮進了我們學校。        第一場“戲”,就是省工業大學的一名大學生,在操場上組織批判大會,帶頭批判我們的老校長——他的父親!“打倒推行資本主義教育路線的當權派!”“打倒反動學術權威!”在他的演講煽動下,同學們群情激昂,口號震天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