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舊約五經中的環保基礎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賴建國         20多年前,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有一年夏天,父母來看望我們。我特地安排全家一起去遊覽美麗的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我們從芝加哥出發,經過拉什莫爾山(Mount Rushmore),瞻仰4位偉人的巨型雕像(華盛頓、傑弗遜、林肯與老羅斯福)。第三天抵達黃石公園。         一進入園區,就被阻住去路,原來有幾頭美洲野牛正在路旁漫步。眾人一面驚呼,一面從車內持照相機猛拍不已。         接下來3天,我們造訪各個景點,包括高達94公尺的黃石瀑布(Yellowstone Falls),每隔約90分鐘噴發一次的老忠實間歇泉(Old Faithful Geyser),世界上最大的石化森林,還有火山口形成的黃石湖。         孩子們最關心的,則是前一年(1988年)發生在黃石公園的山林大火。那場大火燒毀了園內近1/3面積的森林。我們在燒得焦黑的枯木前面為孩子們留影(開學後,孩子用照片向全班同學作了生動的報告,老師也趁機帶領全班學生討論自然生態的保護,幫助孩子們從小就建立環保的概念)。         黃石國家公園建立於1872年,是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佔地220萬英畝(8,983平方公里,超過半個大北京市的面積),目的是保護珍貴的自然地理及生態環境。         公園裡面有各種自然生態,包活湖泊、山脈、峽谷、森林、河流等,美不勝收。更保有北美各種野生動植物,是美國本土48個州中最好的大群野生動物棲息地。        以美洲野牛群為例,美洲野牛曾多達數千萬頭,奔跑在北美各地的大草原上。但是歷經多年的濫殺,已瀕臨絕種。黃石公園成為它們最後的保護地。1900年,公園裡有美洲野牛不到50頭,到21世紀初,已經繁殖增長到近5,000頭。其他保育類動物,狼、美洲熊、加拿大鹿等,也都在此得到庇護。         後來我們又造訪了另外幾個國家公園,包括大峽谷、錫安國家公園、拱門國家公園、紅木國家公園、峽谷國家公園等,皆是盡全力保護自然景觀、生態環境,免遭人類無情的濫用、無知的破壞。這都是生態環保的進步。 美學的愉悅,道德的善意          論及自然生態環保,當然要從上帝的創造說起。《創世記》1章記載,上帝用6日造天地萬有。地在受造開始時,是“空虛混沌”(Formless and Empty)。“混沌”是沒有秩序,“空虛”是沒有內容。         上帝用前3天建立秩序,後3天充滿內容。上帝把萬有作了分別:把光與暗分開,把空氣以上的水和空氣以下的水分開,把地和海分開。分開光與暗,定出晝與夜,使時間有了節奏。分開空氣上下的水,就有雨霧霜雪,四季循環。分開旱地與大海,更使地成了適合人類居住的美麗新世界。         祂看祂一切所造的,都是“好的(ṭôb)”(《創》1:4,10,18,21,25)。創造人類之後,祂更看祂一切所造的都“甚好(ṭôb mǝ‘ōd)”(《創》1:31)。其實,“好的(ṭôb)”這個詞,還有“質地良好,美麗迷人”的意思,顯示上帝創造天地萬有,深蘊美學的愉悅與道德的善意。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當存在嗎?

編註:因限於雜誌篇幅,與大部分非專業讀者的興趣,本文刪掉一些作者的論證細節,使文章更為精簡。由於旨在介紹,讀者可閱讀文末的參考資料,繼續作深度研究。 潘柏滔         上帝的創造和基督的救贖,是基督信仰的兩個重要支柱。而亞當、夏娃的被造和悖逆,是基督道成肉身的大前題。對此,天主教、東正教和基督新教一致認同。        然而,壟斷科學界的進化論,卻聲稱:人是藉著無目的天演進化而來,遺傳基因圖顯示,人類與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最早的人類,大概在約15萬年前出現,有一萬多人。         一些基督徒科學家,如美國衛生處總裁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致力推行神導進化論,認為上帝用進化的過程創造萬物。亞當、夏娃的故事,是象徵性的寓意,不一定是歷史事實(註1)。         福音派主流喉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在2011年6月的社論中宣告:“我們必須相信,有《創世記》所描述的原始祖宗,並信他們能與上帝有屬靈的交往,這是正統基督信仰的底線。”(註2)        這立場的根據究竟是什麼?科學上的最新發現,對這立場有何挑戰?讓我們來做一點探討。 一、 亞當的真實性在神學上的意義        1.  解經方法的商榷        大部分福音派的神學家,都採用歷史神學的角度來解釋聖經。他們認為,聖經所記載的事情,兼有歷史性和神學性。        然而,自由派的神學家,卻把科學歷史和救贖歷史區分開來:科學歷史是在時空中真實發生之事件,而救贖歷史不一定具有歷史真實性,只是以神學上的意義來描寫歷史。              很多神導進化論學者,不堅持聖經的歷史性,而是在解經上向自由派的神學妥協,強調信徒藉著聖經與上帝相遇的經歷,試圖藉此將聖經帶入後現代社會人的生活中。他們雖然承認人的罪性,卻不注重“惡”的歷史來源。        加爾文是改革宗神學的創始人,他注重新、舊約互相解釋的關係,與上帝在聖經歷史中的漸進啟示。連貫兩約的中心思想,是上帝藉著以色列歷史,向世界自我啟示。從人的被造、墮落,到上帝應許亞伯拉罕為萬國之父,最終帶出耶穌基督為神學中心(參《約》5:39)。        這種歷史和神學的釋經法,最能闡述聖經的完整涵義。藉著聖經歷史中的國家和人物,上帝向世人啟示。         聖經雖然有象徵性的表達方法,卻不影響聖經整體記載的歷史性。聖經各書卷的作者,以當時的語言和文化,傳達上帝的信息。現代人不能苛求摩西用科學的詞彙,來描述上帝的創造。況且,《創世記》也有文學的成分,如第1章的前3天和後3天被造物的對比,象徵性數目如3、7和10的運用;第3章,伊甸園中的兩棵樹,和會說話的蛇等(註3)。 2. 新舊約聖經觀          亞當、夏娃確為真實的歷史人物。經文中有很多證據,可列舉如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