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煩與憂—與自閉兒母親懇談

劉帆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不為人知的煩與憂,擁有特殊兒的母親就更是如此了!最近,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驚人的新聞:一個母親在家中,舉槍將22歲患自閉症的兒子射殺,然後飲彈自盡。當天晚上,父親下班回家,等待他的是妻、兒的屍體。         這個悲劇震驚美國,各媒體爭先報導。許多人為此惋惜,並譴責那個走上絕路的母親。         看到這個報導消息後,我是難過加上慶幸。難過的是,這個母親如此不幸,在軟弱、絕望中竟找不到幫助;慶幸的是,我雖與她有同樣的困境,我卻有機會走上一條光明之路。 自閉症加多動症        我有兩個兒子,都患有輕重不等的自閉症。大兒子在小學時,自閉症加多動症,非常嚴重。那時,他每天清晨5點就起來,翻牆爬樹,將鄰居的院子弄得雜亂不堪。他 還喜歡把整個社區的狗兒逗得狂吠不已。即使鄰居告狀,警察上門,他仍不停地搞惡作劇。從清晨直到深夜,筋疲力盡後才肯停息。        每天清晨,當狗吠聲將我從夢中驚醒,我就發現自己又跌入另一場惡夢,而且沒有夢醒的時刻。        許多次,我面對上門的警察說:“求求你,警察先生,請你將他關到警察局,只關他半天,嚇唬他一下,也可讓我有空喘息。”警察無奈地回答:“對不起!我不能關 一個沒有犯罪的自閉兒!我只是來告訴你,每隔幾分鐘就有鄰居打電話來告狀。你能不能管住他,讓他不要出門呢?”“警察先生,如果我能管住他,還來麻煩你 嗎?”我嘆氣。        這樣的情形常常發生。雖然我試著用各種方法管他,並整天追著他跑個不停。我常常在又累又惱之際,又聽到小兒子的尖叫聲。那 時,若我手上有一把槍,誰敢保證我不會步那個母親的後塵呢?誰能肯定我不會在盛怒之下,將兩個兒子射殺呢?那個母親事後應該是追悔莫及的吧?否則,她怎會 飲彈自盡呢? 硬著頭皮,血戰到底        作為自閉兒的母親,生活實在疲憊不堪、孤獨無助。心中不僅承擔著不為人知的壓力,而且有苦難言:哪裡是出路呢?        多少年來,我一直自責: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以致於落得這樣的結果?看著周圍人的異樣眼光,我彷彿聽到他們內心的論斷:“她根本沒有盡母親的責任,否則她的孩子怎會這樣呢?”        當我看到周圍的孩子都擁有許多朋友,學鋼琴、學繪畫、踢足球……我的眼,蓄著淚;我的心,泣著血:世上竟有這樣不公平的事!如果蒼天有眼,怎會給我兩個不正常的孩子呢?         我的婚姻也走到了絕境。我試著把家拆掉,然後再用讀書,或追求事業來改變困境。然而我發現,人生,就像一盤棋,我們每個人就像一個個過了河的卒子,即使亂軍圍剿,無助無依,也只好硬著頭皮,血戰到底。 艱難中唯一的出路        若不是上帝及時介入了我的困境,我如今仍過著苟延殘喘的日子。我很感謝上帝,祂不僅救拔我脫離苦海,而且將我的家庭重新修復,並藉我們的經歷,幫助了許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