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受難日,我為主預備墳墓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劉帝傑         編者按:“體驗式查經”是設身處地假想自己是聖經中某個人物。這是一個在不斷揣摩中,認識福音的活潑方式,並為日後嚴謹的釋經打下趣味的基礎。本文即是一個嘗試,在細節描述上混合了歷史常識與後代認知,再發揮個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穌從天上降臨人間,拯救人脫離罪惡。祂的受死與復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禮”是象徵基督徒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根據聖經,有很多人目睹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然而,耶穌的埋葬,只有極少數的人近距離接觸。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小城亞利馬太的約瑟。          以下的故事,以約瑟為第一人稱敘述。內容改編自《馬太福音》27:57-61,《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約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隨與明明爭取         “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約》19:38)         這是一個幽暗的下午。這個下午,我決定棄暗投明。         跟蹤別人可以暗地進行,跟隨耶穌卻不應如此。這兩、三年,我跟隨耶穌,作暗中的門徒,實在有點內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見證。想不到今天就是那發生重大改變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終幽暗昏沉。我一直遠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羅馬兵釘死於十架的主耶穌。祂受鞭傷的身體,一直懸掛在木頭上,竟沒有人上前認領!我等待、等待、等待,為何那些貼身跟隨過主的門徒竟逃棄不顧?為何主的親屬也不敢出現?難道怕受誅連?         在眾叛親離的時刻,我不忍看見祂被漠視,被丟到亂葬崗,再任由鳥啄食。終於,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請領取主的身體。        深知這是一條不歸路,從此我的門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記。但只要回報主對我的捨命厚恩,即使日後被羅馬政府與猶太公會清算,我也在所不計。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嚴。         顫驚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禱上帝保護。申請並非完全順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長證實耶穌已身亡,唯恐耶穌裝死,再自稱復活。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得到批准,可領取主的身體。     二、為己保留與為主獻呈         “約瑟取了身體,用乾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裡,就是他鑿在磐石裡的。他又把大石頭滾到墓門口,就去了。”(《太》27:59-60)         獨挑大樑,絕不容易。幸好有主內朋友,猶太官員尼哥底母的拔刀相助。         說來有趣,尼哥底母如我一般,也是暗暗作門徒。他極其明白我的內心——一面受外間政治壓力,一面受內裡良心責備。        當我將主的身體搬到家中不久,尼哥底母便到來。他以素常的暗號叩門,我立刻打開大門迎接。“啊,尼哥底母,你家僕人抬的是啥?” […]

No Picture
事奉篇

電子聖經會否取代紙張聖經?──傳通科技如何影響聖經的閱讀與詮釋

劉帝傑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沒有此需要?        聖經予人的印象,是古舊久遠亦神聖權威。進入高科技社會,人人熱愛電腦,但大部份信徒閱讀聖經的方式,與數百年前無大分別,仍舊手執整本聖經,作逐行線性閱讀。 電腦科技可否引入聖經閱讀?當否提倡信徒用電子聖經靈修?對此等觀念,一般教會始終未廣泛接納。是信徒過于保守?還是世俗電腦科技與古典聖經有屬性的相衝?         筆者與信徒交流,發現他們大多認為“無此需要”。採用紙張聖經,同樣能領會上帝話語。引進電腦科技閱讀聖經,反令注意力偏向硬件技法,減低對聖經內容的默想與專注。         誠言,人喜愛沿用熟悉的方法,行走熟悉的途徑,這才有安全感,免除不必要麻煩,甚至能保持自信。         然而,倘若人類皆堅持守舊方法,可能今天,我們仍捧著退墨的手抄聖經,或累贅的皮卷聖經,甚至是沉重的石版聖經。今天,電腦通訊科技輔助人類各方面的生活, 將人與人距離大大拉近。那麼,將電腦科技普遍地引進聖經的閱讀,能否將人與上帝距離也拉近?能否幫助信徒以更有效方法查考及詮釋聖經?可否輔助慕道者更有 興趣研讀聖經? 媒介的重要         不少中國學者認為“文以載道”,內容才是主要的。文体媒介只是載道的工具而已。聖經學者亦花大部份心力,研究聖經內容,而不是聖經媒介。         然而,媒介也可以成為重要訊息。“媒介即是訊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此名句來自加拿大著名傳播學宗師麥魯恆(Marshall McLuhan)。麥氏說:“媒介即是訊息,這訊息就是新媒介帶來人類個体及社會的新結果,它能令我們的實力延伸。”(註1)         荀子說:“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只要人能借助合適媒介外物,是可令視野及表達能力倍增,成為如君子具實力的人物。         電視拓展人的視野能力,電台拓展聽覺能力,電腦拓展思維能力。麥氏已身故,沒有看見電子聖經的面世,筆者推斷,電子聖經將可拓展人的閱讀理解能力,更了解上帝心意。         可能某些學者難以認同筆者的看法,但當我們回顧上帝啟示人的歷史,便同意新科技通訊媒介,大大有助人類了解上帝心意。初民時代,人類側重先知口語傳遞上帝訊 息,上帝刻意興起其工人,以文字筆錄(如先知以賽亞、耶利米,都是上帝親自吩咐將信息寫下來),使後代能更準確讀到上帝話語,免除口傳失實(註2)。         公元105年中國蔡倫發明的造紙技術,將人類相伴已久的皮卷淘汰。人類可以更輕便翻查、攜帶、運送紙張聖經,令更多在遠方的人可閱讀及聆聽上帝話語。         1455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為誰寬恕

劉帝傑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怨憤,可能是因為同學譏諷、朋友出賣、教友指責、配偶不忠;怨憤,可以導致學校槍擊、公司暴力、甚至家庭仇殺(如幾個月前尼泊爾皇室滅門殺戮);怨憤,可以是一年,數年,甚至數十年,歲月並不能沖淡……是故今天我們必須重新發見“寬恕”的迫切性。 為人著想,予人出路         中國人為學成長,有既定的條目綱領。如“八條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再而齊家、治國、平天下。先有盡己之心的“忠”,而後有推己及人的“恕”。         儒家的先“內聖”而後“外王”的觀念,深入中國人心。自古以來,多少名士學人以寬恕他人,表示自己的豁達;但這畢竟是為己恕人。         而“寬恕”在聖經舊約中其原文為“nasa”,含“搬起、帶走”之意。新約原文為“aphiemi”,含“遣走、鬆開”之意。有除去積壓,予人去路之意。(註)         寬恕不僅是為解除自身的包袱,破除心中牽掛負累,使自己成長上路更為輕快。寬恕是為對方著想,令他們的內疚全消,恢復他們的信心。         筆者以往視寬恕他人,只為了破解自己的心理捆鎖。有朋友借去心愛書籍不還、有借去多年精心拍攝的幻燈片不理、工作中有人無理責罵、更有譏諷加害……面對種種積壓,只有隨空間時間轉換,強行寬恕忘掉他們了事。         但讀到聖經說:“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西》3:13),耶穌大方面對面地寬恕人,不是為了令祂自己好過,而是令他人知錯,再行悔改,除去罪咎。         真正寬恕並不易做。縱使對方未有道歉,也準備接納他整個人。很多時,當事人更要解釋對方的錯處。         今天筆者對女兒們的過錯,也學習多用時間,彼此交談,了解她們的動機與感受。先要自我檢討有否做錯,才指導他人;雖然多費心力,倒也值得。這是成長的鍛煉,人才會更像耶穌。         德蘭修女說:“人極需要別人的幫助,但除非有寬恕,否則他們不能有真正的平安。”世界已有太多的天災,人可以做的,是多走一步,以寬恕減少“人禍”,予他人平安。 寬恕動力,源自何處?         美國神學家傅士德(Richard Foster)在《屬靈操練禮讚》一書說:“上帝心中有一種願望,就是寬恕和賜予。因此祂發動了整個救贖程序。”         達成上帝賦予的管家職份,實踐公義,將上帝願望的寬恕帶予他人,導引人得享救贖的豐盛,進入永恆的生命,這是信徒的責任。         如何做到寬恕?美國作家麥哥登(Gordon Mac Donald),在其著作《生命更新》說,要令生命有方向、有條理、有動力,“除了毫不保留地服在基督管治之下外,別無他法。”         環顧你我過去,可也曾是頹喪罪人,犯規累累?只因基督寬恕,才有今天的平安無咎。我們並非比人高尚,比人成熟,才可寬恕人。而是因為基督大愛的感召,予我們動力,能將這份厚愛,與他人分享。動力源自基督愛源,而非自我修身功力。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黃金與簡樸,你愛那一樣?

劉帝傑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兩者衝突否?        黃金與簡樸,好像互相對立,兩者是否相衝突?        中國人對黃金有相當鍾愛,婚嫁賀禮都採用黃金飾物,家中多有藏金保值,黃金似是文化一部份。但作為基督徒又應生活簡樸,輕看物質,那我們當如何處理兩者?         黃金有一定經濟價值,特別在政治不穩、經濟波動時期,持有實質的黃金,有保值作用,可換取生活物資。今天,對追求簡樸但仍要生活的人,應如何均衡對黃金與簡樸的看法? 正確價值觀:         中國古人對黃金與簡樸,有較極端看法。孔子言:“君子懷德,小人懷土”,莊子主張“無所待於物”。更有宋明理學者主張“存天理,滅人欲”。這都是輕視黃金財產、物質欲求,主張以天理、道德為首要。(註1)         然而,基督徒的簡樸並不是一味輕視物質財產。神學家傅士德(RichardFoster)說:“禁慾主義棄絕財產。簡樸則把財產置於正確的看法。”可見簡樸是由內在生命而生的外在生活方式。(註2)         簡樸不是拋棄物質,而是內心專注於上帝,故外在生活,不用追趕潮流,不求盡量擁有,只要以上帝的價值觀看事物,一切以基本需求,作為生活的出發點。 黃金有大用         黃金是上帝所創造予人的物質,有一定價值,人不必過份低眨。         黃金因有優良化學素質,故被重用。如本質較軟,溶解度不太高,故便於鑄造各種形狀的裝飾物品。金的密度頗高,不易磨損腐蝕,易於珍藏保值。         由於以色列境內沒有金礦,其黃金多來自埃及東部沙漠。古以色列人的黃金,源自埃及為奴時的收藏(《出》12:35),攻佔迦南之掠物,及大衛王朝時外邦之進貢,故黃金對他們十分珍貴。         在舊約時代,黃金數次挽救了希伯來民族免于亡國。猶大王希西家送十一噸黃金予亞述王,以免人民被擄(《列下》18:14)。以色列王約阿施,也將聖殿與王府所有黃金,給予亞蘭王,使其不攻打耶路撒冷城(《列下》12:18)。         簡樸的生活,就是看黃金物資,不會過高,也不會過低。可以欣賞,有需要時,可以送出,以換取更重要的。 信任安心人         自古黃金受重視,正因人相信黃金多於相信他人。人的口頭承諾、文字契約,都可能變更失效。手持重重的黃金,好像是最穩妥的。         在世界金融市場,美元一向受信任。以往美元一直有黃金作後盾,美國國庫要存放相同價值的黃金,防止貨幣供應大波動(註3)。然而,在1971年,尼克遜總統決定,美元不再需黃金儲備作後盾。結果各國仍接受美元地位。這皆因大家相信美國有穩定經濟及政府,不會任意印刷紙幣。         筆者在美國經商多年,和人的交易,必有重重的文件簽定,以作保障,繁複不堪。但親人借貸,則全憑口實,十分輕省。可見若是人能彼此信任,則生活輕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