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領導的特質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什麼是領導(leadership)         “領導”是一個大家非常熟悉的字眼,它 代表著權力,身份,甚至成就。我們都希望名片上印著某某“長”,某某“經理”的頭銜。一個人的位子越高,就越喜歡抖出自己的名片。他們口裏儘管會說“請多 多指教”,然而當對方接片而肅然起敬時,修養好的或許會面不改色,但心裏卻是沾沾自喜的。         那麼,是否坐在領導位子上的人就一定在領導呢?那可不一定。是否不在領導地位上的人就不能起領導的作用呢?這也不一定。其實,領導不在於頭銜,地位,也不是一套權術的運用。領導是一種處事的態度和技能,是一種責任,一種擔當。         譬如,一個下屬可以起帶頭作用,影響改變部門中的敝習,使整個部門受益。相反地,一個有領導頭銜的人倒可能徒具虛名,只算得上是一個跟隨民意的人。一個人如 果要等到坐上領導的位子才能起領導的作用,他將永遠等不到那一天。這對很多在“唯命是從”的環境中長大的人而言,這或許是個新觀念。         那到底什麼是領導呢?第一,一個領導者不可能沒有跟從者。一個父親如果不能管教自己的孩子,他就不在領導。一個人可以辦事能幹,思想敏銳出眾。但是,如果沒有 人跟隨,他就不能算是領導。領導者不一定要有領導的頭銜,但他能夠帶動、說服別人在某些方面跟隨他。一個隊伍裏也可以同時有多重領袖,各有不同的領導角 色。         領導者應該是一個注重團体的成果的人。他的動機不是在尋求受人愛戴,甚至不是在尋求受人尊敬。同樣地,他也不是為了建立威信,使人折服。領導者清楚知道他的目的地是什麼,他的隊員也都知道為共同成果而努力。一個不注重成果的人,可能是在作官,卻不是在領導。          那麼,是否某種領導方式特別有效呢?又是否某種個性的人特別擅長領導呢?這常常是我們的困惑,以為領導只是某些少數人的專利。其實領導者的個性和領導的方式 都各有千秋,並沒有固定的公式。雖然有些人的確是天生的領袖,但大部份人的領導才幹都是後天學習的,也是各有其特色的。用現代的術語來說,它屬於“軟性技 能”(soft skills)。它其實不僅僅是技能,更是一種態度。沒有合適的態度內涵,單有一套外在的技能是無濟於事的。 有效領導的特質         1. 領導有方者能夠提供可望又可及的遠景宏圖(vision),和明確的方向感,激發隊友的熱心。美國每次總統大選,選民們都在看,到底誰能給國家提供一個更 鮮明的遠景。一個偉大的遠景往往能叫跟隨者做出超乎他們能力的事。這也就是肯尼迪總統這樣受美國人歡迎的原因之一。聖經中的施洗約翰持續地傳揚一個信息, 那便是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這是一個鮮明有震撼力的遠景,所以跟隨他的人很多。         2. 領導有方者能夠發掘隊友的優點,加強其信心。他注重隊友的表現,並不要求劃一。因此他能兼容並蓄,容忍歧異。這對講究口徑統一的中國傳統來說,的確是更為 豁達。有些教會領導人過份地挑剔,苛責信徒的缺點,減低他們的自信心,甚至到突出工作的困難度,使人喪氣。這都不是很明智的。教會的社會切面越廣,能夠動 員的一般信徒越多,它就越健康。例如加州馬鞍峰的標竿教會(Saddleback Community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卡通大戰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因著西歐一個報紙在去年(2005)9月底,發表了12幅諷刺回教先知的漫畫,終于在今年初,引 起了全球回教徒大規模的抗議。各地的回教徒,群情激憤,紛紛抵制丹麥的產品,舉行示威,甚至引發暴動,焚燒使館。回教示威者(包括在倫敦、巴黎等西歐城 市),高舉“基地黨徒快來作案”,“讓9-11臨到歐洲”等字眼激烈的牌子,上街遊行。回教世界反應的強烈和一致,以及事態的嚴重與普及,都是前所未有 的。只有英美兩國,因為媒体表現比較謹慎,受到的衝擊也比較小。         這些引起暴亂的漫畫,有一幅是先知穆罕默德,頭戴一條狀如炸彈的頭巾,上 面還有一條已點燃的引線,影射其為恐怖分子。另一幅,在天堂的穆罕默德,向一排身上猶在冒煙的自殺炸彈客說:“別炸了,別炸了。我們天堂的處女快缺貨 了。”(許多回教徒相信,他們為信仰犧牲而登天後,每人都能得到72位處女相陪。)         這是一次西方世俗的自由主義和民主政体,同伊斯蘭教信仰最鮮明的衝突。從下面的時間表,我們可以看到,這次事件完全是出乎西方人意料的。所以西方世界反應遲鈍,越鬧越大。         2005 年9月30日,丹麥《日德蘭郵報》刊出嘲諷回教徒恐怖活動的漫畫。到了10月20日,穆斯林國家的大使,集体向丹麥首相提出抗議。丹麥官方的立場是,雖然 政府非常同情也尊重回教徒對默罕默德先知的崇敬,但是新聞與言論自由,是西方政体中最神聖的權利,政府無權干預,更無權代表報紙向回教世界道歉,因為這不 是一個政治問題!         到了2006年1月初,西方世界還是毫無警覺,挪威報界竟然還轉載這些漫畫。于是引起了更大的反彈,事態越發嚴重。到了1月底,許多回教國家撤回駐丹麥等國的大使,關閉使館。甚至有槍手佔據歐盟駐加薩走廊辦事處。雖然此時丹麥報紙為得罪回教徒提出道歉,為時已晚。         2月1日,為了聲援丹麥的新聞自由,歐洲許多大報不約而同地轉載漫畫,更有如火上加油,一發不可收拾。         近年來回教在歐洲急速成長,已成為歐洲第二大宗教。單單在法國就有500萬回教徒。在這個多元社會中的文化差距和價值体系的失調,是這次事件的原因之一。        有些評論家認為,由于尊重新聞自由,西方報紙上的政治漫畫、冷嘲熱諷,司空見慣,幾乎是沒有任何禁忌的。阿拉伯人既然移民到此,就應當入境隨俗。民主社會的價值体系是神聖的,不容這些新移民動搖。         比較謹慎的評論家卻不以為然,認為新聞自由離不開負責任的態度,自由離不開品味,更不能假自由之名侮辱他人,或其它宗教信仰。這些漫畫公然侮辱伊斯蘭教最神聖的聖像,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應當制止。         但是又有人質疑:如何制止、誰來制止呢?民主社會的遊戲規則,多半建立于自律上面。政府是否要為民間不負責任的行為道歉呢?政府能夠、或者應該,以譭謗罪起訴諷刺漫畫的出版者嗎?         討論尚在進行,然而,對先知默罕默德的絕對崇敬是回教信仰的根本,如果不受到尊重,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所以,從印尼、馬來西亞、阿富汗,一直到中東、歐洲以及非洲等絕大多數的回教社會都情緒激動,甚至表示要發動聖戰了。        很可能,漫畫的本意,並非要侮辱先知。漫畫所表達的,是西方世界厭煩了一些回教徒利用宗教的名義,製造層出不窮的恐怖事件。他們質問:當回教恐怖分子藉真主 之名,把所劫持的西方人質、甚至是慈善救濟者,割喉或是砍頭的時候,那些敬虔的回教徒在哪裡呢?他們難道不覺得這是對回教真主的侮辱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此我獻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誰的付出多         有一次,一隻雞,一隻牛和一隻豬,在一起討論,究竟誰付出得多。         性格好動的雞姐,提高了嗓門尖聲說:“我雖然好玩,但我對主人可是忠誠,無論陰晴盈缺,我每天一個蛋,絕少不了。我的付出肯定是第一。”          牛哥聽到以後不太服氣,他說:“我一生都忠心執行一項任務,就是每天生產牛奶給主人喝。誰能比得上我專心一志?”          安靜在一旁的豬妹這時說話了:“我不像兩位這樣多貢獻,但我對主人的貢獻卻是徹底的,我為他奉獻生命。”          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曾說:“如果生命中沒有值得你為之而死的目標,那麼,你就沒有值得為之而生的目標。”委身不只是忠于職守,不只是專心一致,它是生命的投入。 委身與激情          2003年,是居禮夫人得第一個諾貝爾獎一百週年紀念。居禮夫婦一生貢獻於放射性研究,以自己的身体去体驗放射性元素對人体的影響,促進這些元素在醫學上的應用,後來救了無數的癌症病人。         居禮夫人並堅持自己不是放射線的“受害者”。她對真理與美的委身,充分地表現在她的品格上。從她身上,我們看到委身的激情。沒有激情,就沒有創作性。         當耶穌基督看見聖殿裡到處都是做買賣的,人們利用上帝發財的時候,祂不顧一切地趕出那些營私的人。聖經如此描寫祂的心情說:“我為你的殿心裡焦魚,如同火燒。”(《約》2:17)這是激情最生動的寫照,只有激情的委身才有震撼力。 委身與熱愛         名列職業棒球名人榜的班克斯(Ernie Banks),原在芝加哥小熊隊效力。他之出名,不僅是因為他在球場上達到的成就,也是因為他沒有達到的。雖然班克斯是他那個時代最偉大的棒球員之一,個 人成就輝煌,但他從來沒有機會參與冠軍賽,甚至季後賽,因為當年芝加哥小熊隊,年年排名落後。          記者問他,在不可能打入冠軍賽的情況下,為什麼能一直保持這樣高的演出水準?他回答說:“你必須熱愛棒球賽本身,而不是熱愛球賽中的自己。”因有這種熱愛,他全力以赴。(註1)          當我們的團隊贏的時候,當我們的表現被肯定的時候,我們比較容易全力以赴,幹勁十足。但是,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的時候,當我們感到失敗的時候,我們容易降溫。這不是上帝心意中的委身。所以,我們必須靠著從神來的愛,超越艱難的環境。 委身與勇氣         當戈蘭特剛廿出頭的時候,他在一家廣告公司做事,表現優異。這個公司的老闆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事業上,他也期望公司同仁效法他的幹勁。如果有人禮拜六不上班,老闆就認為他對公司付出得不夠。為了鼓勵力幹,老闆也給高級幹部們作了相當優厚的保證。         戈蘭特並不怕工作辛苦,但是他和他太太並不追求大房子和新車子,他們對生活有自己的構想。如果戈蘭特每週六必須上班,就永遠不可能實現他們家庭的構想,戈蘭特因此辭職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皇或僕人 --淺論教會領導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馬太福音》中主有這樣一段話“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6-28)        有時候我真想不通,為甚麼這百中選一的十二個人,經過耶穌基督三年的言教和身教,居然會在耶穌宣告將要受難的時候,去爭作領導?這真是太叫人失望了。或許,我們可以看出,當時的文化現實對權力的看重。         “只 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這是何等清楚的要求!但是,權力慾的可怕,是自古已然。兩千年來,教會常常漠視主的這個教導。許多時候,除了術語和詞彙不同以 外,教裡與教外對權力的爭奪,和權術的應用,在本質上似乎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不同的是,教會內會高舉著上帝的旗幟,會引經據典罷了。其實,那樣會顯得更假 道學,不是嗎?        那麼,初期教會做出了什麼樣的榜樣呢?已故名傳道人Ray Stedman根據保羅、彼得、和約翰的書信指出(註一),在教會初創之時,以使徒的權柄之強,他們還要極力避免“轄制”(lord over)信徒的信心。更鮮明的例子是《使徒行傳》十五章的事件,當遇到重大決定的時候,教會領袖們一同尋求上帝的引領,在聖經的基礎上共同討論、禱告。 最後雖然雅各以領袖的身份,代表使徒發言,但是這最後的決定絕不是任何個人,而是“領導團隊”全体做出的。         Stedman還提到,有兩處 經文,主張權力集中者常用來支持他們的論點,實際上是曲解了原意。一處是《帖撒羅尼迦前書》5:12-13:“弟兄們,我們勸你們敬重那在你們中間勞苦的 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勸戒你們的。”Stedman認為“治理”的希臘原文(prohistamenous)並沒有管理的意思,而是表示領頭、站在 前面。這其實就是領導(leadership)的原意,要有人肯在後面跟隨才能算是領導!         另外一處是《希伯來書》13:17:“你們要依 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Obey your leaders and submit to their authority)。”這裡“依從”一詞的希臘文(peitho),原意是“說服”。教會中領導的功用,不是指使人按照領導者的意願去做,而是站在真理 上說服他人。這裡著重的不是三寸不爛之舌,也不是攝服力,更不是強加意志,乃是根據個人與神同行的操守,和所贏得的尊敬,加上與會眾懇切尋求真理的態度與 行為。         能幹的領袖,通常有清楚的異象(vision),強烈的方向感。因此,有些人就容易採取控制、操縱、脅迫、甚至用熱心服務(或示好)的手段,爭取他人對自己立場的支持,這些都是權力遊戲。往往,這種領導的作風不是在建立同工,培育生命,而是把人當作完成自己意願的工具。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廢墟之外的再思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轉瞬間,已是九一一事件兩周年了。對美國和其他許多國家而言,九一一是歷史的分水嶺。它不僅造成許多個人悲劇和嚴重的經濟損失,更使很多人對自己、對未來都忽然失去了安定感與安全感。它凸顯了仇恨的力量,是非理性的宗教狂熱外加民族仇恨,帶來的邪惡和暴力的極致表現。           但是,九一一也突顯了人類可敬的情操。第93航班的基督徒乘客Todd Beamer,便是顯示了這種情操的英雄。他那句號召機上乘客與劫機者搏鬥的豪語:“讓我們幹吧!”(Let's roll!),和那種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拯救他人的行徑,代表了人類最無私的情操和最無畏的勇氣。          同時,九一一也促人反省。它使很多人意識到,“正義”和“真理”是最常被引用,卻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詞。它也顯示出強權的不可恃,和自由代價的昂貴。          更有許多人湧進教堂,重新關心生命的意義;工作狂開始意識到家庭的可貴,提早回家陪孩子;平常駕車最粗野的紐約市,忽然閒喇叭聲消失,大家彼此禮讓……          這是奇特的現象,人類有時能在大的災難中找到正面的意義。《魔戒》的作者J. R. R. Tolkien ,把這種災難稱作“好災難”(eucatastrophe,註),意即人類的轉機,往往萌芽于最可怕的時刻,就在絕望之中,我們可以瞥見一絲超過理喻的喜 悅。Tolkien 認為,這就是人類的救贖史,也就是基督的十字架以及祂復活的故事。          這樣的轉機也不斷地在人類的歷史中出現。魯益師 (C. S. Lewis)在《地獄來鴻》中提到當時的二次大戰,書中的“地獄使者”警告小鬼們說:“我們當然希望更多的殺戮和迫害。但是如果不小心,我們會將患難中的 人驅趕到敵人的陣營,讓他們把注意力從自己轉向更高的目標 ……我們最好的武器之一,就是讓人們滿于世俗現狀。但是在災難中,沒有人會以為自己能長生不老。”(註)           不知道九一一是否屬于“好災難”的範疇,也不知道,兩年後,還會有多少人讓“地獄使者”擔心?如果歷史是一面鏡子,我們或許還記得《詩篇》第106篇的故事:          “那時他們才信了祂的話,歌唱讚美祂。等不多時,他們就忘了祂的作為,不仰望祂的指教。”(106:6-7)           這是人類墮落的寫照。上帝一再用愛心挽回,但以色列人卻仍屢次地背叛。           數千年過去了,人類可曾汲取這歷史的教訓? […]

No Picture
透視篇

淺談當前中國的宗教政策 ──簡介《今日基督教》一篇文章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今年三月號的《今日基督教》雜誌,有篇文章(註1),報導中國有系統地打壓宗教信仰。文中介紹了紐約一位李姓的異議人所收集的資料。其中有大量的中國法院記錄、個人證詞、政府內部文件和照片。          該文報導,自從1999年以來,中國政府因為法輪功而大力打壓“邪教”。根據公安局的文件,邪教的定義非常寬散,從迷信、異端,到神化宗教領袖、違反公共秩序……中國國務院和中央委員會公開提及的七個邪教中,有三個是基督教派:呼喊派、重生派和新約教會。          李氏的資料,包括五千個受迫害者的詳細證詞,一萬七千個部份證詞,一百一十七個在獄中死亡的例子。這些證據顯示,政府除了對沒有註冊的教會及某些教派打壓之外,對沒有註冊的教會之間的聯繫尤為敏感,對其打壓最為嚴厲。並且非常不喜歡末世論、神醫、等等的信息。          李氏認為,這些對基督徒的逮捕和迫害,不僅是地方官僚的行動,更乃是由中央同意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曾說:“要了解當今世界必須了解宗教,對宗教問題在當 今世界政治社會生活中的影響,絕不可低估。”又說“宗教常常與現實的國際鬥爭和衝突相交織……堅決抵禦境外勢力利用宗教進行滲透”(註2)。         海外的評論家們則指出,李氏的資料內容前所未有的詳盡、豐富,收集的方法嚴謹、系統,因此深受研究中國的人士的重視。         隨著進入世貿,中國社會的言論與資訊將益行開放,亦勢必對人民更為尊重、更為信任。這是邁進國際社會的必然結果。如何善用這批勤奮、愛人的人力資源──基督徒,成為改善中國社會品質的助力,這是高瞻遠矚的當政者所應當反思的。 註:1. ‘New’ China: Same Old Tricks, by Tony Carnes, Christianity Today, March, 2002.。 註:2. 全國宗教會議講話,2001年12月13日《人民日報》海外版。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從美國學校的信仰自由談起 --政教分離政策的困惑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在德國,他們先來對付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然後他們對付猶太人,我也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然後他們來對付貿易工會,我又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然後他們來對付天主教徒,我還是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來對付我,到那時,已經沒有人敢出聲了。” --Martin Niemoller(二次大戰前德國的宗教領袖,因反對希特勒的猶太政策和對德國教會的控制,被希氏親自下令送進集中營。)        “宗教信仰的自由”和“表達的自由”,是美國立國以來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可是在美國歷史上,對這兩個自由的解釋與應用卻充滿了矛盾。正如公立學校宗教信仰的爭執,已經日趨嚴重,成了“文化戰爭”的中心戰場。        例一,今年(2000)6月19日,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德州學生在足球比賽前的禱告是違憲的。原來,Santa Fe市的校區有個慣例,每逢校際足球比賽前,由學生投票公推一位同學致詞,內容不拘。一次,有一位牧師的女兒被選出。她選擇做了一個簡短的禱告,求上帝看顧每一個球員,並給予他們好的運動精神。雖然她並沒有要台下人必須和她一同禱告,但這就是整個風暴的開始。最高法院判決,凡是學校贊助的活動,學生可以講論任何題目,包括反宗教的言論,但就是不能禱告或傳教!這是自1963年最高法院曾判決,公立學校當局不得在校內安排禱告與讀聖經以來最嚴厲的判決。         例二,6月5日的美國《時代》雜誌報導,密西西比州一間中學的“基督徒運動員團契”,在哥倫拜慘案週年前一個禮拜,舉行大會。在話劇節目中演耶穌受難,一位飾演耶穌的學生無意中說了一句,如果有人要槍殺,一定第一個殺他,因為他飾演耶穌。這本是一句玩笑話,哪曉得竟觸動了全体同學。學生們流淚擁抱,排著五十人的長隊,爭先上台承認自己所犯的過錯,並請求原諒。甚至校長也上去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她雖然告訴同學可以自由離去。但全校六百七十個學生中竟然有四百五十位自動留在体育館。而且原計劃九十分鐘的聚會,一共在炎熱的体育館中進行了五個小時。這個火種點燃了當地基督徒復興之火,也帶來了“公民自由組織”的法律行動,控告校長違憲。          例三,5月15日出版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中,專欄作家John Leo評論在麻州特夫特大學(Tufts University)校園發生的一件事(《今日基督教》雜誌在六月號也有報導):一個學生公審團,在事先沒有通知校園團契的情況下,開會判決取消校內的“基督徒校園團契”的社團資格,且該決議得到了校方認可。判決的理由是,校園團契歧視同性戀者。因為校園團契不容許一個同性戀者明年進入領導圈。這位同性戀者是個雙性人,她並不認為她的生活方式與聖經真理有任何抵觸。校園團契雖然接納她,也支持同性戀者的權益,並且反對“同性戀恐怖症”,但不能同意她對聖經的立場與解釋,因此不能讓她站在領導地位。校園團契竟因此失去了社團資格,可見校方的決定實質上是在控制並干預宗教信仰的內容。          因為政治和宗教都指導人們的社會行為與價值觀,二者是可能起衝突的。那些來質問耶穌該不該交稅給該撒的人,所提出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其實錢幣上該撒像的反面是提比留斯的母親,她被視為和平的女神。下面還註有“最高祭司”的字眼,代表對皇帝的敬拜,政治實際上已經侵入了宗教的範圍。(註)         美國開國元勛亞當斯(John Adams)曾說:“美國的憲法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人設立的,它在任何其他人中都無法推行。”在當時,政教分離的原意並不是表示在政治的運作上不需要宗教的道德規範。政教分離一方面保護宗教信仰的獨立性,一方面防止宗教因企圖控制政治而受到政治的污染。美國憲法的精神不同於法國大革命,它不是要建立一個人本的國度,而是要建立一個尊重上帝,和在上帝前人人平等的國度。法國有名的政治學家及歷史學家托克維爾(Tocqueville)曾將美國的成功歸功於它的宗教性,並稱它是一個具有“教會心靈”的國家。          無論在社會還是在學校,我們絕對支持政教分離的原則,因為這原則公平,且符合基督的教導。我們不能接受官定的宗教,不論它是基督教,回教,還是新紀元信仰。我們更反對政府或是學校規定什麼是政治上正確的信仰。學生自發的信仰表現,只要不是強加於他人,或是用來歧視他人,攻擊他人,都當受到尊重。          此外,政教分離不等於是非不分和沒有道德標準。容忍異己是一個美德,也是在一個多元社會中必須有的態度。但是沒有道德原則的容忍是缺乏勇氣的表現,本文開頭Martin Niemoller的警言,便是歷史的教訓。        從美國這面鏡子,我們看出,一個合理的憲法應當保護那些善良,對社會願做貢獻的人的信仰自由。同樣地,一個合理的政權不應當干涉教會,或控制教會的運作和信仰內涵。違背這個原則的政府是信不過自己的百姓,也不尊重人民。這樣的政權,能獲得的人們自發性的貢獻是極其有限的,其社會上道德的維繫力也是非常薄弱的。□ 註:參Charles Colson,“Kingdom in Conflict”, Zondervan Book,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美籍華人的忠貞問題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過去一年來,美國洛薩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華裔物理學家李文和博士的間諜案,在海內外造成相當大的震撼。尤其是在美國政府敏感部門工作的華裔專業人士,人人自危,感覺前途無望。今年二月,一位新墨西哥州散底亞國家實驗室(Sandia National Lab)的物理學家徐文(譯音)說:“連卡車司機都向我叫嚷,問我今天又偷了幾件機密。”          每年洛薩拉莫斯實驗室都會招收一批應屆的研究院畢業生,通常在挑選出的十位準錄用人中,總有四到五位是華裔。但是,去年根本沒有華裔申請!           在李案同時,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德意其(John Deutch),也因保密問題被參議院調查。德意其把最高機密文件帶回家中,放在家用電腦上。因該電腦連線上網,機密有可能被駭客偷走。身為首席情報官員,居然對國家機密如此大意,理應負刑事責任。但因為官官相護,早在去年(1999年)四月,美國司法部已決定不起訴。           兩案相權,難怪有人指責美國政府有“種族輪廓”(Racial Profiling,即對不同的族裔預設立場)之嫌,我們當然不能為李案下斷語,但許多亞裔人士為美國政府的做法感到齒冷。美國政府對李文和用盡種種欺騙和威脅的手段,比如騙他說他沒通過測謊,恐嚇他,故意洩密打擊他,甚至警告他不准講華語等手段,最後更決定不准交保。甚至前洛薩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安全主管公開發言說,李案是種族輪廓的產物。         根据今年“亞太裔美國人概況,談種族關係的演變”的報告說(共507頁),不管是第幾代,亞裔(華,日,越,韓)常被人視為“外國人”,甚至被冠以“渣滓”(gook)的稱呼,這種現象是非常獨特。它的造成可能是雙方面。首先,任何的歧視的行為(bigotry)只反應出主人翁的無知和無格。亞裔由於一般專業水平較高,容易引起人另眼相看。其次,有些亞裔可能只顧淘金,對居留地並沒有一份感情,也沒有積極的社區參與,或尋求同化,使人反感。          那甚麼是基督徒知識份子的忠貞所在呢?《耶利米書》29章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對一切被擄去的,就是我使他們從耶路撒冷被擄到巴比倫的人,如此說……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當年,但以理在巴比倫為相,盡忠職守。他忠於尼布甲尼撒王,但更忠於上帝。約瑟在埃及為相,他忠於法老,但更忠於上帝。甚且因為他們最終對象是上帝,他們更能沒有私心的效忠於所在的國家。這才是基督徒的忠貞觀!另外,但以理與約瑟都積極地追求猶太人在當地的權益,這種態度也是非常值得我們胸懷祖國身在海外,“插隊落戶”的中國人思考。一味地退縮反給人心虛的印象。           我們的孩子天天在學校朗誦“愛國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我宣誓效忠美國國旗與國家,因為它代表著一個服在上帝權柄下、不可分離的國家,追求自由,和全民的公正。”它所代表的是理念上的效忠。《提摩太前書》2章說:“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他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這種胸襟卻是更落實,更有感染力的。          要知道,忠貞的對象和忠貞的態度是同樣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