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破繭 ──讀〈妙手不回春〉的聯想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看了上期《舉目》中〈妙手不回春〉一文,我也來發表一點對我們北美教會、會眾的感想。 摘桃一派         諸位不知同不同意,這是一個“聽”的世代,也是一個不動腦筋的世代(賺錢例外)。這個世代的特點,從企業到教會,人寧願聽而討厭讀。企業不說了,在北美,教 會有一個現象,會友出席佈道會、奮興會、培靈會、研討會、講習會等“聽會”的興趣,比較起堅持個人靈修讀聖經來,要高出許多許多。         按理說今天北美華人教會會眾,高學位幾乎是人手一件甚或數件。曾恭逢某北美華人大教會,有此不成文規定:要成為教會長執的先決條件,是擁有博士或醫生頭銜(腰中 有些銀兩的生意人例外,也可以在候選之列。)屬靈還是屬世暫不討論,從中可想今日教會會友的文化水準。與我們的父輩或祖父輩比較起來,自是鳥槍換炮,不可 同日而語。         文化高了,聽力強了,閱讀能力也當然增加了,人卻還是寧願聽講員而不讀聖經。寫履歷尋高職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夠格是雙語精英,而今天,大小字体、版本各式聖經悉隨尊便,閱讀聖經,不知為何居然還是如此苦差事?         記得年幼時,收音機上有說書的,給目不識丁的販夫走卒們提供飯後娛樂,也算一場功德。如果今天北美的中產階級精英們還是要聽說書,那可有點奇怪。         以“聽”為本的佈道會、奮興會、培靈會、研討會、講習會,按觀察不少人是每會必到,並且會前佈置,會後陪談。不過如果問他們每週(先別說每天)花多少時間, 自個兒安靜下來讀聖經,答案大概不會比主日崇拜那個把小時多到哪裡去。奇怪了,捨本逐末,這“末”到底為何這般誘人,誘得人連本都可以捨?         原來,“聽”,不怎須動腦筋,比“讀”舒服得多,省事得多,也因此受用得多。讀聖經必須要付出努力,如勞作耕耘一般,孤燈寡客,形隻影單,寒窗苦讀,對于不動腦筋的時代,當然毫無娛樂可言。面對這麼厚厚的一大本,只有搔著腦袋納悶:天呀,讀到什麼時候是個頭?         聽, 類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不必勞神,便可以在舒舒服服的冷暖二氣中,“下山摘桃”。到了會場,閣下可以先與其他會眾來賓客套一番,然後詩班獻詩、特別音 樂、絲竹管弦地熱乎。周遭似無社會上司空見慣的弱肉強食、勾心鬥角,先有安全感;講員的信息,又與閣下印象中所認同的概念相吻合,于是再有認同感。這一下 子就營造出一種特有的舒適氣氛。         並且講員們一般來說談吐儒雅,引人入勝,不時還來些個幽默因而哄堂,說到感人處,卻又賺人熱淚(開罪人的講員不是沒有,而是少。況且,聽唐崇榮開罪聽得十分舒坦)。 買賣心態         前不久,親耳聽到過這麼一段自白。在歡迎新來賓當中,新來賓鶴立而侃侃:原居某地,現舉家遷來。初來乍到,要找教會。此來貴會,“目的是要看看,貴會我喜不喜歡”(此為原話)。         聽來,就好像做買賣一樣。掂量著“喜不喜歡”來找教會,喜歡就待下來,對我有好處就留下來,合我胃口的就留下來。什麼時候不喜歡了,“爺再找去處”,翻開報紙,眼花撩亂,但見教會與餐館齊飛,廣告與地產一色。反正對于中產階級,教會門大開,歡迎還來不及。         不可否認,這是今天非常流行的風氣,是今天這一個“聽”的世代所成就的會友。其心態,與四出尋覓提供高認股權的新僱主、謀取肥職美差同出一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