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论坛

心照不宣的秘密——北美华人教会华语学生事工的困境(董家骅)2017.02.20

现在进入21世纪已近20年,中国留学潮依然强劲。大批年轻的中国留学生赴美读书。中国的新移民也不断涌入,其中包含许多10几、20岁的年轻人。

令人不解的是,虽然留学潮和移民潮强劲,北美华人教会的成长却趋缓。近年,许多教会更进入另一种窘境:华语事工老化,同时又留不住第二代讲英文的年轻人。 […]

教会论坛

沉默的痛——北美华人教会英文事工的挣扎(董家骅)2017.01.23

几个月前,英文堂聚会时,我见到了Brian。Brian在这间教会长大,上大学后就没有再来聚会了。我问他为何离开?他耸耸肩:“觉得在教会有点压抑吧!太多规矩和限制了。”别人告诉我,Brian本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但上高中后与教会渐行渐远,后来干脆就不来了。Brian的父母都是教会的忠心同工,为此很伤心…… […]

No Picture
事奉篇

北美华人教会的文化与牧养

李仁洁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神期待教会在世界上,成为明光照耀。但不可否认的,教会依然是由在社会上生活的一群人组成的。基督徒在完成神的呼召使命的过程中,也不断受到周遭社会文化的影响。        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因地域有各自的文化独特性。这些独特性,深刻地影响其信徒信仰塑造的过程,以及教会牧养的方式。了解这些环境的影响,以及社群文化的独 特性,对于认识并有效牧养华人教会,是相当重要的。笔者有幸在台湾牧会近9年,其后又在美国事奉近9年,在此不揣浅陋,曝献这些年(主要在北美华人教会) 的心得,与主内同道一同探讨思考。 冰冻的文化        刚刚从亚洲搬迁到北美的基督徒,常觉得 北美华人教会的敬拜方式,以及崇拜的诗歌,都比东南亚的教会要保守许多。其实这与移民的特性有关。当人远离故土,搬迁到另一个社会生活时,他不再有机会经 历母国的变迁,他对于整个故乡社会文化的理解,会停顿在他离开的时候。这种现象,或许可以称为,“文化的冰冻”。        移民短暂回乡探望亲朋 时,当然会察觉到一些表层的社会改变(建筑、街道),但是社会深层的文化价值、体系的改变,基本上他无法察觉到。例如现今中、港、台的社会文化,与20年 前早已不同。包括教会内敬拜的方式、吟唱的诗歌、对待传道人的方式,甚至夫妻相处之道、子女教养的观念等等,早已改变。但由于移民对文化理解的停顿,海外 华人教会在敬拜的仪式上,依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        另一个造成文化理解停顿的原因,与华人移民的特性有关。华人第一代移民比较自外于美国主流文化,美国社会文化的改变不太影响到华人移民。因此美国人教会的敬拜方式、吟唱诗歌的改变,也很少冲击到华人教会的中文敬拜,通常只会影响到华人教会中第二代的英文崇拜。        若是有人在中文堂倡议什么改变、调整,第一代移民很自然的反应就是,请到英文堂去崇拜吧!所以第二代的年轻人,很难催促上一辈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在中、港、台,因为年轻、年长者同语言、同文化体系,年轻一代必定会催促年长的接受改变。 社交的功能         北美的华人教会在普世的华人教会中,是最富裕、教育水平最高的,但信仰的质量却并非最好的。        德国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提到:每一个由人所组成的群体(民族、组织、宗亲、宗教团体等),都会透过定期的聚集,来加强成员对于群体的认同与归属感,同时也宣告,自己有别于其他人。        基督徒在教会的崇拜或聚会,当然也具有这种社群的功能。在中、港、台,教会的崇拜、聚会,主要是加强信仰上的认同,以及群体的归属感。但美国的华人教会,教 会的社群功能就不是如此单纯了,还兼具了华人文化的认同与归属感。这就可能产生一个陷阱:一个人自以为到教会是为了追求信仰,但实际上他可能夹杂了别的动 机,比如为了与其他中国人交往、说说中文、吃吃中国菜。         […]

No Picture
事奉篇

美国华人教会的困境与出路

罗天虹 本文原刊于《举目》15期        日前再读苏文峰牧师公元二千年所写〈当务之急--评估海外中国学人教会〉(注1),心中思潮起伏,愿以个人自六十年代起参与美国华人教会事奉的一些体验,也试论当前美国华人教会的困境与出路,以供各牧长同道参考。(注2)         北美近数十年的福音工作,在大幅度来说,是承接五、六十年代港、台的学生复兴运动。在此廿年间,大批港、台青年归主,其中不少留学美加,开创了蓬勃的北美大学查经班运动。随着信主的人数增加,学生毕业后又进入专业,新类型的美国华人教会乃应运而生。         自1978年中国开放以来,大陆留美学人不断增加,经历1989到1993年的“基督教热时期”(注3),不少留学生更毅然皈主。因此,自九十年代起,我们常见中国学人教会相继成立,成为美国华人教会的新景象。 美国华人教会类型         从七十年代起,见诸美国的华人教会可分下列各类型: A型--传统的华侨教会 此类教会为数不多,大都设立在较大的华埠。特色是历史悠久,宗派背景及社区味道浓厚。成员为早一代华人移民,加上土生代及少数海外留学生及专业份子。不少A 型教会,随着港、台、中留学生逐渐增加,也于七十年代后逐渐溶入学生与专业人士,给教会注入不少生机。A型教会,若不随时移势易而转型为B或D型教会(见 下),势必逐渐衰微。 B型--七十至八十年代兴起的华人教会 此类教会初期成员均是港台留学生,有些是从查经班发展而成的自立教会;也有的是依附现有的中、西教会或经植堂而成。成员有: a.留学生及专业人士; b.早年移民(尤其位处华埠的教会); c.a和b的移民父母或子女; d.a和b的土生子女(ABC,American-born Chinese)(注4)。 C型--中国学人教会(注5) 此类教会多数是在九十年代早叶成立。据苏文峰牧师(注6)指出,有四种“出生模式”:由中、西教会增设普通话堂而成;由中、西教会植拓或认领分堂而成;也有自华人教会转型为学人教会,或直接从中国学人查经班成立的独立教会。中国学人教会成员有: a.大陆学人学者; b.由学生身份转为永久居留或美籍华人人士; c.近期大陆移民(各类签证持有者,其中不少是劳工,甚至是非法移民); d.a、b和c的移民父母; e.a、b和c的土生子女。 D型--ABC自立或独立教会 此类教会来自华人教会植堂产生,也有因ABC与OBC(海外华人)不和,教会分裂或由ABC牧师自行植堂而成。ABC教会成员几乎是清一色的土生代,间或有 其他族类人士参加。ABC教会也有转而为亚裔教会者。D型教会所用语言纯为英语,基本上是以美国文化为主,因此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B、C型华人教会的特色与困境          以数量计,现时的美国华人教会当以B型与C型为最多。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带土移栽 ——北美大陆同胞中植堂模式初探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自从1995年重生以来,笔者的教会生活和牧养工作,基本围绕着一件事情——在北美大陆同胞中植堂。这篇文章,是几年来笔者在北美大陆基督徒中间植堂的生命总结。 教会--灵命生长的环境          植堂就是从无到有建立教会。生命生长要有环境。基督的身体(教会)就是基督生命的载体和(正面的)环境。离开了基督的身体,没有一个人,可以仅凭自己而领受基督的生命。          生命怎么能活在身体以外呢?不经过基督的身体,谁能接触到基督的生命呢?如果没有教会的传承(纵向)和连接(横向),一个有限的人就无法领受神的无限生命;如果没有教会(有组织、有实体的灵命整体)的保护,个人也无法抵御世界(有组织有实体的罪性整体)的侵袭。          植堂就是建立灵命生长的环境。因为:一方面,个人是受环境影响的。1.单纯的个人,不可能战胜环境的整体力量。越是不成熟者,其生命对环境的依赖程度就越高。          2.无论是理性,还是灵性,在化作感性的实体力量之前,对于生命来说,都是空的。          对个人而言,实际感性作用的综合就是环境。由此,植堂的目的,不是建立一个一个的个人,而是建立一批人,这批人构成了灵命生长的环境。          植堂的方式,主要不是说理或空的祷告,而是生命的整体交流。“道成肉身”,表明耶稣基督并不是仅凭空空说教(道),或藏在天上祷告,就把福音带到世上。感性的实体生活,是“道”和“灵”可以作用于生命的关键。          另一方面,环境不是由个人组成的。存在于环境中的个人,就是环境的一部分。造就个人,就是建立环境(教会)。这里所说的“造就个人”,并不是一个一个单独地 造就个人,然后,被造就的诸个人就自然地组成教会(环境)。而是“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4:12),建立灵命得以生长的环 境。          “造就个人”,不是造就独立的个人,而是造就能够履行该环境所要求之职能的圣徒。甚至在灵命环境尚未完全建成以前,造就个人就必须以要建立的环境为蓝图。          由此可见,植堂就是建立灵命环境和造就个人灵命的总和。被环境决定的个人又决定环境,而被个人决定的环境又决定个人。如何把握两者互动作用的分寸,是植堂工作的关键之一。          例如,根据现有个人的灵命状况,安排教会可行的结构和事工。或者按照教会整体水平,对个人提出适宜的要求。不要建立某项事工,实际上却没有个人成熟到可以承担;也不要对个人提出一项要求,而教会的整体环境却不能给予支持。 结构和核心--环境的要素 结构服从该生命体生存的目的,并由此而决定该生命体存在与发展的趋势。教会内在结构,当然是为了促进生命的成长。不过,教会里面并不是只有纯粹的基督生命,进入教会的都是罪人,即便是蒙恩的罪人。组成教会的人,既有恩典的基督生命,又有残留的罪性遗迹。          从而,教会内部已经包含对立。在生长的意义上,存有自我发展的抑制因素。教会作为环境,也具有了正面和负面的双重影响。          教会的结构(无论具体形式如何),在本质上,都是一个单向的阀门:这个阀门永远保持和加速基督生命的流通,却阻止和减少罪性的交流。教会正是通过自身这一结构的不断加强,消减内部的抑制因素。什么时候这一结构在教会的实际生活中建立起来,什么时候教会就算立起来了。          教会的结构,保证灵命高处向灵命低处浇灌。而教会结构的实现,取决于教会里具有灵命高处。如果教会完全是一片灵命洼地,那么,无论有什么结构,都不会有生命的浇灌。换句话说,有结构,也是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