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步步高(新心靈)2017.05.10

我不知不覺地改變了。我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姊妹說:“哎呀,你和以前不一樣了,你的臉發光了!”

是啊,當我們漸漸有了基督長成的身量,我們的臉會發光的!我們的喜樂也會像活水流淌出來的! […]

言與思

黑色的聖誕夜(董家驊)2015.12.21

我們常在幸福之處宣揚上帝,把不幸藏起來,淚水往肚裡吞;我們習慣讓上帝看到我們善良、正直的一面,偷偷地把自己的黑暗遮蔽起來;我們習慣在教會中讓人看到我們“得勝”的一面,壓抑內心的痛苦,隱藏生命中的失敗——畢竟,在十字架上完全得勝的上帝,怎會有仍活在失敗和苦難中的兒女?已經被分別為聖、歸於天父的兒女,怎能一直掙扎在罪惡中,活在失望和挫敗裡? […]

成長篇

十字架的道路 ──復活節之默想

曾思瀚著/吳瑩宜譯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 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8:34)對于二十一世紀的西方讀者來說,《馬可福音》8:34所蘊涵的經文意義,似乎顯得生疏又 遙遠。然而,這節經文的存在,是超越時空與文化界限的。它要求歷世歷代、各國各方的讀者,不但理解、領受經文的涵意,並且在經文的實踐上付諸行動。當我們 仔細觀察此節經文的上下文時,我們發現耶穌藉《馬可福音》8:34明確地提出了跟從耶穌的基督徒,所應具有的兩個重要特質。   第一、跟從耶穌,就是願意承傳耶穌的使命。         在《馬可福音》8:31-33中,彼得誤解了耶穌對于自身使命的說明。他所預期的耶穌,是猶太人理想中那位得勝的彌賽亞。因此,他攔阻耶穌預言有關自己的受 死與復活。耶穌對于自己身負十字架使命的教導,與當時猶太人所持有的信仰理念不合,很難被當時祂的門徒們所接受,更遑論成為今日讀者熟悉又能認同的觀念 了。誠然,未必每位基督徒都將如同耶穌一樣,走上被釘十字架的道路,但耶穌要跟從祂的人明白,犧牲乃是祂使命的本質。藉著此節經文的教導,耶穌要求跟從祂 的人,仿效祂的樣式,活出捨己犧牲的生命。如此說來,教會,這個由信徒所組成的群体,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耶穌使命的承傳者,因此,我們說教會是耶穌在地上 的身体。 第二、跟從耶穌,就是願意計算並付上跟從的代價。         雖然當耶穌教導門徒有關自己的受死與復活時,門徒未必完全了解耶穌必須上十字架 的意義,但毫無疑問地,他們非常明白與十字架緊密相連的無盡羞恥及社會疏離。我們生活在提倡宗教自由的社會中,是一群幸運的佼佼者,實在很難体會跟從耶穌 可能為自己帶來的各樣艱難。事實上,“美國人”的稱呼,常被視為“基督徒”的代名詞。然而,這種有名無實的“基督徒”,或者是統稱的“基督教國家”,只是 第一世紀巴勒斯坦那種確實完全的信仰劣質替代品。如果生活在信仰自由中的當代基督徒,願意宣告並實踐新約聖經中的根本教導,那麼,社會亦必將以無情的羞辱與疏離,予以敵視和打擊。         在紀念耶穌基督復活的時刻裡,《馬可福音》8:34的經文再次提醒我們,耶穌已經藉著祂的受死與復活,證實了祂所肩負的 神聖使命。基督徒當以十字架的羞辱為懷抱,並以復活的大能為榮耀,效法耶穌基督的捨己與犧牲。以此來彰顯信徒裡面基督生命的基督徒,必然遭受一些不可避免 的個人損失。正如耶穌基督在大約兩千年之前親自對于門徒的教導,為主捨棄個人的利益並非什麼了不起的作為,它只不過是基督徒生命所特有的本質。         當我們領受救恩所為我們帶來的無盡豐盛之時,我們更應該嚴肅地面對基督徒所當行的責任與義務。在十字架的道路上,恩典與責任無法分割,乃一體之兩面。深願所有白白承受恩典的基督徒,甘心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隨耶穌基督的佳美腳蹤,一生無怨亦無悔!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哲學博士,主修聖經研究。目前任教于海外神學院,主授新約。今年將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受邀前往南非自由邦省大學講學。他專研《加拉太 書》的博士論文From Slaves to Sons,已於2005年出版。他的第一本中文著作,《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之人物研究》,出版於2006年10月。

No Picture
成長篇

慎防“真信仰玩成假的”!

黃藥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10多年前,我在教會當實習傳道的時候,聽見一位老基督徒作見證,感謝神聽了她的禱告,她在公寓頂樓上加蓋違章建築時,沒有被鄰居告發。        這10多年,看到基督徒作見證,絕大部分是講神給予的物質及外在需要的祝福。這幾年在海外,還看到教會中有偷渡的、非法居留的,打黑工的、逃漏稅的,及假結 婚的都出來做見證感謝神。在一次禱告會上,我聽到有人要大家為她能用假證件偷渡到鄰國與未婚夫相會代禱,大家也真這樣做。        當然,我也聽到過更合乎聖經的見證:有兩位假藉“宗教迫害”獲得居留權的偷渡客,信主後,甘願冒著被判刑、遣送回中國的代價,向移民官誠實坦白。        可惜,這樣的見證有如鳳毛麟角。        總體來說,從上帝那裡得到外在的禮物與祝福,成了現今吸引基督徒繼續來教會的重要因素,也是教會或基督徒打動慕道友的重要法寶。同時,為了基督而“付代價” 的生命見證卻少得可憐。若有,也多半是傳道人或宣教士的見證。其實,現在海內外人氣最旺的傳道人的見證,也多以前者為主了。         相信大家知 道,近20年來,在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宗教團體是佛教的“慈濟”。很多人甚至覺得,即使在北美,慈濟也比教會更具有“正面”的影響力。但是慈濟是用“得地上 的祝福(健康、財富、地位、名聲,及成就)”來吸引人嗎?絕不是!慈濟是用“以犧牲與奉獻的精神服務人群”來吸引人!         雖然慈濟的行善動機和基督教完全不同,但是,他們所做的,豈不正是基督徒該表現出來的嗎?華人教會(西方教會也不例外)的格調,不是比“假信真作”的慈濟還低嗎?慈濟是“假信仰玩成真的”,許多教會卻是“真信仰玩成假的”。 三個“最大”的問題        上述問題,促使我更深思考信仰中的“十字架”及“認罪、悔改”。當我讀《約翰福音》11章,耶穌使拉撒路復活,也有了更進一步的領受,對現代信徒的“現在就要”,有了更深的省思。         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基督徒,和過去的我一樣,讀這段聖經時,關注的是死人復活的大神蹟。但是,有沒有人問過:耶穌之前為什麼“見死不救死”呢?耶穌明明知道拉撒路會死,祂也有“隔空醫治”的能力,但祂為什麼任由拉撒路“死”掉呢?有幾個關聯性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 問題一:什麼是耶穌最大的榮耀?        耶穌在《約翰福音》11:4中說:“這病不至於死, 乃是為神的榮耀, 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這“榮耀”是什麼?只是“使死人復活”的能力嗎?如果是,在聖經中可不只耶穌有這樣的能力。舊約先知以利亞(《王上》17)、以 利沙(《王下》4),以及新約的使徒彼得(《徒》9)、保羅(《徒20)都有這樣的能力。          所以,叫死人復活的能力,不是耶穌獨有及最大的榮耀。  問題二:什麼是耶穌最大的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