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小議基督徒的政治選擇

黑門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反思信徒與政治生活的必要性        或多或少由於歷史因素,華人教會的信徒偏重個人生命經歷、夫妻關係與子女教養,對於政治普遍不太感冒。一年前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筆者在團契帶領查經時恰好查 到《箴言》16章,滿以為在討論10-15節,“王的嘴中有神語……但智慧人能止息王怒……”時,大家會對總統大選作一番議論。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弟 兄姐妹關注的焦點,居然是如何止息對子女的怒氣!當然,筆者無意貶低信仰在個人層面上的作用,只是盼望,我們在重視個人屬靈生命的同時,不要忽略信仰在更 廣範圍內的影響力。        必須看到,基督徒的生活跟國家政治是絕對分不開的。回顧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從耶穌時代算起,政治就不曾和宗教信仰分 開過。例如耶穌的門徒中,就包括了代表羅馬統治者利益的稅吏馬太,與反政府武裝分子奮銳黨的西門。猶太人的宗教盼望與政治復國從來不曾斷絕,及至基督復活 升天,門徒的問題還是“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徒》1:6)接下來的教會擴展時期,使徒腳步所到之處,無不與當地政府有直接或間接的 關係,信徒中也不乏政府工作人員(《腓》4:22),使徒書信中留下諸如《羅馬書》13:1-5、《提摩太前書》2:2這樣的話語。           早期教會雖受逼迫,基督信仰仍滲入統治階級及各種上層人物中(註1)。到了君士坦丁時代之後,基督教更是慢慢成了羅馬帝國國教。即便西羅馬帝國很快衰亡,藉中 世紀宣教士的不懈努力,福音依然遍傳歐洲大陸,與歐洲的統治階層有著息息相關的緊密聯繫。此後的宗教改革,改革了教會與政權的關係,但並未切斷教會與政權 的聯繫。席捲歐洲大地的資產階級革命,似乎只有法國大革命才勉強稱得上不以宗教信仰為依托。而今天的美國,既是政治、經濟、軍事大國,也是基督教信仰大國 ——至少表面上是。         換句話說,歷史告訴我們,無論信仰與政治之間的聯結是好是歹,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是,基督徒從來就不曾與政治絕過緣。        近年來,華人基督徒越來越多地關注信仰與政治的問題。相信是為了回應這樣的需求,《海外校園》第91期,專門以“美國大選與基督教信仰”為主題出刊。在所刊登的文章中,臨風寫的《美國大選與基督教信仰》一文更是引起廣泛關注,不僅被報刊、雜誌轉載,單從《海外校園》官方網站來看,此文的點擊率領先第二名三倍有餘,並且還引發了作者與讀者之間、讀者與讀者之間饒有趣味的交流。可見華人基督徒對於政治問題的敏感性與關注程度正在上升之中。         這樣的趨勢顯示,身在北美的基督徒究竟該如何作政治抉擇,是值得深入探討的話題。如今大選雖然早已結束,奧巴馬也入主白宮,但是反思上述問題卻並不過時── 總統不是選一次就一了百了的,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再加上政治錯綜複雜,牽涉經濟、文化、歷史、情感等方方面面的因素,如何本著信仰的要求做出合理的選 擇,的確值得仔細研究。因此,筆者希望藉本文有限的篇幅,梳理我個人覺得比較重要的原則,為深入探討這個話題,獻上自己的兩個小錢。 如何看待國家政權         按聖經教導去理解國家政權,是做出正確政治回應的先決條件。        如何看待世界及世上的權柄,基督徒容易達成共識的有兩條:一,這是神造的世界;二,這又是受罪污染、伏在惡者之下的世界。前者表明神對這個世界有主權,後者表明這個世界已經敗壞,不合神的心意。         難以達成共識的是,在這樣的現狀下,神是如何通過耶穌基督來解決罪惡的救贖的。如果說神的救贖是棄這個敗壞的世界不管,完全關注“新天新地”,那麼基督徒顯 然不應該在政治問題上有什麼熱心;如果神願意通過這個世界的權柄來實施他的救贖,那麼基督徒自然應該熱誠地投入到政治中去,以致將某些政治黨派等同於完全 信靠神的保守基督徒團体,也順理成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