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十字軍東征

十字軍東征發動(賀宗寧)2017.12.01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12.02

 

公元1095年(宋哲宗趙煦紹聖2年,遼道宗耶律洪基壽昌元年,大理國皇帝高升泰上治元年)1127日,教宗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1042-1099)發表最影響中古時期歐洲的演講,號召歐洲基督徒發動十字軍東征,收復在穆斯林控制中的聖地。他宣稱這是上帝的旨意Deus vult!)。

烏爾班二世在科勒蒙大教堂號召十字軍東征

 

從第6世紀開始,基督徒經常前往聖地朝聖,即使在穆斯林哈里發王國時期仍是如此。但當興起自中亞的塞爾柱突厥王國佔領耶路撒冷後,他們禁止基督徒進入耶路撒冷。

到了11世紀,突厥王國威脅說要進佔拜占庭(君士坦丁堡)時,拜占庭(東羅馬帝國)的皇帝亞勒克修一世,向羅馬的烏爾班教皇提出求援的要求。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求援,但這次對烏爾班二世來說,時機正好。因他正想要強化教皇的權威,藉此可以奪回聖地為名,將歐洲團結在教皇之下。

他在法國的科勒蒙召開公會,出席的有數百位聖品人員與貴族。在會中,烏爾班發表了一篇非常激動人心的講詞,號召歐洲人不分階級,放棄彼此之間的鬥爭,與所有的基督徒聯合,發動一場正義之戰,幫助在東方的弟兄們,奪回耶路撒冷。烏爾班貶低穆斯林,並誇大他們反基督教的行為。他更允諾為基督作戰而死的人,可以得到完全的赦免。不需要經過煉獄就可以直接進天堂。

 

十字軍出發

 

烏爾班的演說激動了許多聖品人員在全歐洲,鼓動各階層人民參與對抗穆斯林的聖戰。據說響應烏爾班向耶路撒冷進軍呼召的有6萬到10萬人,其中不全都是為了虔誠的原因。

有些貴族參戰是受到可以增加領地及財產的誘惑。這些貴族是後來在東征的路上及佔領耶路撒冷後,燒殺擄掠的主要因素。只要有反對的可能,他們就殺人並搶奪財物。

十字軍中又有許多佃農出身的烏合之眾,他們沒有受過訓練,缺乏軍事知識,最初碰到軍容整齊的穆斯林部隊時,被打的大敗。後來因為人數眾多,穆斯林在寡不敵眾的情形下不得不退守聖地。

 

兩軍交戰

 

烏爾班在1099年逝世。他死前兩個星期,十字軍攻佔了耶路撒冷。但以當時的傳信方式,這個“大好”的信息,他死前並不知道。這是後來近兩個世紀中七次的十字軍東征的第一次。到今天,“十字軍東征”在穆斯林的世界仍是個被痛恨的名詞。1881年,天主教宣佈烏爾班為聖徒。

 

穆斯林哈里發王國擴展圖

 

1135年地中海東岸地圖:法蘭克十字軍佔領的有紅十字標記☩耶路撒冷王國,特里波立郡,安提阿領地,埃德薩郡。棕色為亞美尼亞領地。紫色為拜占庭帝國的部份地區。淺綠為塞爾柱突厥,深綠為法提米哈里發王國。

 

現代歷史學者對十字軍有非常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認為十字軍的行為與教皇所宣示的目標及道德要求有天壤之別,以致教皇因為十字軍的燒殺擄掠而將其中的成員開除教籍。十字軍的領袖也曾將佔領的土地歸為己有,沒有歸還給拜占庭。在第4次東征時,十字軍進入君士坦丁堡,在那裡燒殺的都是基督徒。

雖然十字軍當初的暴行造成了今日對穆斯林宣教的困難,也使得東西方教會分裂,但十字軍對西方文明有深遠的影響:

1.資本主義的萌芽。十字軍東征打開了東方貿易的大門,使歐洲的商業、銀行和貨幣經濟發生了革命,並促進了城市的發展,中產階級的興起。

2.促進了西方軍事學術和軍事技術的發展。如西方人開始學會製造燃燒劑、火藥和火器;懂得使用指南針;海軍也有新的發展,搖槳戰船開始為帆船所取代;輕騎兵的地位與作用得到重視等。也加強了西歐天主教與封建諸侯及軍事武力的連接。造成日後國家主義的興起。

3.阿拉伯數字、代數、航海羅盤火藥和棉紙,都是在十字軍東侵時期內傳到西歐的。

4.促進了文藝復興的出現。歐洲人入侵東方後,將仍在當地存在的古希臘文化的殘存,帶回歐洲,至終導致了文藝復興的出現;而戰爭中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虔誠信徒等等,也使中古時代的歐洲文化與文學得以興起。。

7次十字軍的大事記

次數 年代 聖地大事
1095-99 1100 法國人鮑德溫(Baldwin)自封為耶路撒冷王;

1104 穆斯林在哈蘭擊敗十字軍,阻止十字軍續往東進的攻勢;

1109 在圍城2000天後,攻進特利波立(Tripoli);

1110 攻破貝魯特;

1112 推羅成功阻擋十字軍的進攻【

1119 阿勒波城主易加之(Ilghazi)大敗十字軍於薩瑪達(Sarmada);

1124 十字軍攻克推羅,完成佔領海岸城市;

1128 回教徒臧宜(Zengi)成為阿勒波城主;

1135 臧宜攻大馬色,未成功;

1137 臧宜擒獲耶路撒冷王富爾克(Fulk),旋釋放之;

1140 耶路撒冷與大馬色聯軍戰臧宜。

1144-55 1144 臧宜取艾德撒,滅法蘭克東方四國之一;

1146 臧宜被刺,其子怒爾阿定繼位;

1147第二次十字軍試圖攻佔大馬色,未成功;

1154 怒爾阿定攻佔大馬色,統一伊斯蘭敘利亞;

1163-69 怒爾阿定攻埃及;

1171 怒爾阿定堂弟撒拉丁(Saladin)推翻法提米回教王,成為埃及統治者;

1174 怒爾阿定逝世,撒拉丁進駐大馬色;

1183 撒拉丁攻佔阿勒波,埃及、敘利亞統一。

1187-92 1187 撒拉丁打敗十字軍於加利利海邊之西亭,攻佔了耶路撒冷及十字軍所佔之大部分地區。十字軍至此僅餘推羅、特利波立及安提阿三城;

1190-92 在英國獅心王理查加入戰事之下,十字軍奪回數城,但未收復耶路撒冷,包括居比路及艾克城(Acre)。十字軍與拜佔庭關係惡化;

1193 薩拉丁在大馬色逝世,年55。數年內戰後,其帝國由其弟阿迪爾統一。

4&5 1195-1201 1204十字軍攻佔東正教的君斯坦丁堡,擄掠該城內的基督徒。
1212 兒童十字軍。
1218-21 十字軍攻埃及,佔領達米耶塔,但在開羅之前被阿迪爾之子,卡米爾蘇丹擊退。

 

臧宜

 

英國狮心王理查

 

蘇丹薩拉丁

 

後續事件

1248-50年,法國國王路易九世攻埃及失敗,被擄。

1258年,成吉思汗之孫蒙古可汗旭烈兀(Hulegu,蒙古在伊朗的統治者,曾創建伊兒汗國。旭烈兀長兄蒙哥汗派他到伊斯蘭地區擴大蒙古的勢力)攻佔巴格達。

1260年,蒙古軍在攻佔阿勒波與大馬色後,戰敗於巴勒斯坦。突厥人興起,建立王國。

1270年,路易九世陣亡於北非的突尼斯。

1289年馬母魯克蘇丹卡拉溫取特利波立。1291蘇丹卡利爾(Khalil, 卡拉温之子)攻佔艾克城,十字軍所佔之聖地城池,至此完全喪失。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i4Z20kt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突厥人攻陷拜占庭(賀宗寧)2017.06.01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6.01

 

公元1453年5月29日,塞爾柱突厥人攻陷拜占庭。東羅馬帝國滅亡。

北宋年間,在西喀喇汗附近,包括裏海北部和鹹海、哈薩克草原的塞爾柱突厥族興起。

塞爾柱突厥(Seljuq Turks)往西南方向發展,佔領了波斯、阿拉伯、巴勒斯坦及現今土耳其的東半部。他們接受伊斯蘭遜尼派的信仰。原來在聖地一帶的什葉派穆斯林國法提米退到了非洲。

11世紀末期,突厥人對東羅馬帝國造成威脅。(上圖黃色部份即東羅馬帝國在11世紀被塞爾柱突厥佔領的土地。)東羅馬帝國是歷史上持續存在最久的帝國。在那時改稱拜占庭帝國。

1095年,羅馬教皇烏爾班二世發動十字軍東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幫助拜占庭帝國阻止塞爾柱突厥人的西進。這個目的雖然在短時間內達成部份,但是,塞爾柱突厥仍繼續擴張版圖。1226年,在拜占庭城(原君士坦丁堡)對岸建立了城堡(見下圖)。

1226年塞爾柱突厥人在黑海附近建立的城堡

1453年5月29日,原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即拜占庭城),在建成1100年後,被突厥人攻破。突厥人在奧圖曼蘇丹梅何梅二世(Ottoman Sultan Mehmed II的帶領下,正式建立奧圖曼帝國。

1580年奧圖曼帝國版圖擴及歐亞非三洲

1453年突厥人攻打拜占庭城的狀況

 

拜占庭帝國的敗亡

拜占庭帝國的經濟一向健康,但是,從13世紀中葉開始一蹶不振。1369年, 皇帝約翰五世面對突厥人強大的威脅,決定向西方要求財務支助。但是,當他到達威尼斯時,因以前的債務尚未償清,竟然被捕。四年後,他被迫向突厥人稱臣,每年向突厥蘇丹進貢,在突厥人需要時還得提供傭兵。

約翰的繼任者也大多繼續向突厥人稱臣。1421年,蘇丹穆拉德二世決定取消拜占庭的一切“權益”,正式進攻君士坦丁堡。他的兒子梅和梅二世最後攻破君士坦丁堡堅固的城牆。1453年5月29日,梅和梅進佔聖索菲亞大教堂(Hagia Sofia),並將之改為清真寺。東羅馬皇帝君斯坦丁九世陣亡。拜占庭帝國正式滅亡。

雖然拜占庭帝國的政權不斷衰落,但在1453年正式滅亡之前的幾個世紀,拜占庭的文學、藝術及神學,卻一再地發出光芒。1453年後,許多學者經各種途徑從君士坦丁堡逃到意大利。他們帶到那裡的文化與文明,因而影響當時還在“黑暗時期”的羅馬天主教。

此外,這些學者也影響到屬於東正教的地區,包括俄羅斯、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希臘及塞爾維亞。

東羅馬帝國滅亡的影響

君士坦丁堡陷落的重要性是無法低估的。奧圖曼蘇丹很快就宣佈遷都君士坦丁堡。伊斯蘭因此正式踏足東歐。

在接續的兩個半世紀中,1453年沒有出兵援助拜占庭的歐洲基督教國家,一直處在奧圖曼帝國軍事攻擊的陰影籠罩下。奧圖曼後來攻占了巴爾幹半島,甚至兩次進軍威脅維也納,一次在1529年,後來又在1683年再次沿多瑙河往維也納推進。

在1529年進逼維也納的行動中,意外地幫助了馬丁路德的改教。當時,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查理五世為了“奧古斯堡信仰宣言”,已經下了最後通牒,馬丁路德也感到事態嚴重,號召新教徒拿起武器抵抗。

奧圖曼軍隊兵臨維也納城下,使得查理五世需要團結德國來對付奧圖曼的武力,因此回心轉意,願意與新教談判。最後達成“紐倫堡和平協議”。馬丁路德的改教因而得到最後的成功。

拜占庭的這次戰爭也造成全世界伊斯蘭迄今仍沿用的新月彎記號。5月29日星期二清晨,當奧圖曼的軍隊進入君士坦丁堡時,天上懸掛著一彎新月。今天,信奉伊斯蘭的國家仍繼續以新月作為象徵560年前戰勝的標誌。土耳其(突厥)的國旗仍是以新月為國徽。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對歐洲文明有深遠的影響。拜占庭的學者逃到意大利,因他們所帶去的希臘神話、古老藝術及基督教文學,引發了意大利的文藝復興,也因此將人本主義帶進西歐。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 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dFy36hj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