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以父的名義 ──淺談基督徒的慈善行為

友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一、謝謝你如此教我      父親節,上大一的女 兒,將一個外面印有非洲兒童手捧透亮自來水、燦爛歡笑的卡片遞給我。我在女兒神秘目光的注視下,讀著裡面的小字。右面的抬頭印著“Gifts that change lives”,左面的抬頭是:“Dear Dad, thanks for teaching me to be like Christ. Happy Father’s Day!”我疑惑地問女兒:“這是什麼呢?”她甜甜地說:“爸爸,我想不出來今年能買什麼禮物給你,你總說什麼都不缺。所以,我做了一件你一定高興的事。 以你的名義,捐錢給這個叫做World Vision(世界宣明會,或譯世界展望會)的基督教慈善機構。他們會用這錢,向全球貧窮孩子提供生活用品。他們把我感謝你的話,印在這個感謝卡裡。這就 是我今年給你的父親節禮物。” 這禮物真叫我高興!         同時,我也開始反省基督徒的慈善問題。我捫心自問,我真的像耶穌教導的一樣去愛鄰舍嗎?我教女兒如此,我自己做到了嗎?耶穌是慈善家嗎?如果是,基督徒當如何從事慈善事工呢?一個更基本的問題是:什麼是慈善? 二、淺探字詞深求義          我打開了手頭僅有的幾本中國出的工具書。在1980年版的《新華字典》,和1979年版厚達2,200餘頁的《辭海》中,竟然找不到“慈善”這個詞!我只好 分別檢索“慈”、“善”二字獨立的意思。《辭海》說:“慈本指父母的愛。”古書云:“親愛利子謂之慈”,因之有“父慈子孝”之說,亦將母親稱為“家慈”。 《辭海》亦言,“慈”被引申為一切憐愛,就是“惻隱憐人謂之慈”。 對於“善”的解釋,有良善、美好、擅於……諸多字義,但諸意相關,多指向一個“好”字。          分別的字義明白了,但合為一詞後,僅是兩字的意義疊加呢,還是另有新意?我居然在1980年版的《漢英詞典》中,找到了“慈善”一詞,其對應為 “charitable”,“benevolent”和“philanthropic”三個英文單詞。我又藉助不同版本的英文詞典,知道這三個單詞的詞義 […]

No Picture
透視篇

書後欲題三百問 ──無神論在中國

友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前言:中國社會目前普遍流行的觀念:金錢高於人情,人情高於公平,公平高於正義,個人高於家庭和全社會。這是史無前例的道德大滑坡。究其原因,正是中國近代百年,尤其是這幾十年來,唯物主義思想於民眾心理深層扎根,以及近20年來西方人本主義輸入的結果。          筆者在2003年初回大陸期間,花了大量時間瀏覽在各書店展售的圖書,並“掃描”了中小學課本,試圖從側面了解,目前這種唯物、唯人、唯科技,把基督信仰等同於迷信的心態,在當代中國是如何培育和鞏固的。 下面的淺顯分析,謹供關心福音事工的同道參考指正。 一、知識爆炸與出版繁榮          當前中國圖書的發行,種類繁多,其速度也前所未見,每周都有不少新書上世。我認識的幾位出版界朋友說,任何一本書,上市一周後若銷量不佳,立刻就會從架上撤下來,讓道給新書。書店的人潮,一點也不遜於百貨商場和飯店。          中小學12個年級的課本(小學有數學、語文、英語、音樂、美術、自然、社會、常識、思想品德;中學有數學、代數、幾何、語文、英語、物理、化學、生物、地 理、歷史、思想政治)疊起來足有半人高。再加上五花八門的考試指南和升學輔導書籍,一個人高中畢業時學過的課本,已高過了頭頂。           僅此管中窺豹,已使我体會到知識迅速膨脹對現代人的壓力。學校的學生,有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以“與時俱進”;加上家長的期盼和學校的攀比,每個學子都不得不全力 與知識熱浪的巨大渦流搏擊。他們沒有時間讀報、看小說、看影視節目,也少有人如同北美青少年那樣,天天泡在電玩裡。至於宗教信仰,不僅政府明文不許向大中 小學生講論,孩子的父母和孩子自己的時間表,也難允許他們思考。 二、信息的選擇性灌輸           其實,過去百年湧起的信息浪潮,許多科研和考古學成果,可以幫助人們理解聖經中神的話,這是古人不曾有的機會。然而,在政府嚴格控制下,與唯物主義、人本主義和科學主義相悖的信息,都被隔離在國人的認知範圍之外。         目前發行量最大的圖書,是各類升學輔導和考試指南。其次是科技圖書和各版本的教科書。經濟管理類(特別是股票和房地產類)書籍,也很熱門。         名人傳記和中國文化類圖書,比以往豐富了許多。但這些書的字裡行間,都滲透著唯物、人本和科學至上的思想。中小學課本更是完全以此三個主義為指南。          順便提一下外國譯文書籍,只要和此三個主義不衝突的圖書,引進是很快的。例如,在美國暢銷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和Living History,已被譯成書名《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和《親歷歷史──希拉里回憶錄》,熱銷中國。          當然,與文革及其以前相比,憲法中提及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保護。但是,正如在中學思想政治課本中,提到憲法內容和國家宗教政策時所講的,國家一方面表明民眾有信仰的自由,另一方面堅持無神論,強調有理直氣壯地宣傳無神論的自由。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團契中的人際交往

友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教會與教會內的團契,在本質上並無區別。依照《約翰一書》1:3所說,都是在做促進人與神、人與人相交的事工。人與神相交是人與人相交的基礎,即人際交往的成功只有在主內才有保障。           然而,在組織構成和事工搭配上,做為教會之內的一個團体,團契的事工側重點在于促進人與人在主裡的交往,教會則側重促進人與神的交往,雖然二者不可能截然分開。         從正面講,凡能在當地做鹽做光,又能盡力向遠方派出宣教士的教會,必有一個以至多個內外部人際交往都很好的團契。從反面講,當教會分裂時,也常以不同團契為核心,各領一部分人分道揚鑣。          還有一種情況,亦直接與主內人際交往不良有關。表現為團契不能壯大,教會不能發展,同工越來越少,“主日基督徒”增多。          下面,是從我個人有限的經歷中,想到的促進主內人際交往,發展團契的幾點拙見,供參考。 一、“人以群分”是團契形成和鞏固的客觀現象          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特點,又都與其他人有相似性。越不成熟的基督徒,人際交往中越趨向于和自己相性多的人在一起,發生人際衝突時越易于固守自己的特點。          通常情況下,未信主的人初到教會若無團契吸引,常常參加一兩次主日崇拜後就離開了。因為崇拜中較少直接交流,較少個人化接觸,主日証道內容又多以基督徒為對象。所以,教會應以團契為穩固新人的基本組織。但這就會不可避免地呈現“人以群分”的現象。          例如:過去十年裡,北美許多以青一色的中國的學生學者組成的團契,發展至今,團契名字雖然已不再直接冠有“大陸”字樣,也力圖吸引台、港、澳及其它地區華人加入,但團契中仍以大陸人為主。          還有一些教會,雖不以“來自哪裡”來分類建立團契,但卻以是否有相似年齡,或是否有相似年齡的孩子,是否有相似工作(如都在大學,都在餐館),是否有相似婚姻狀況等為背景組織團契。也有的團契在壯大以後,又根據上述不同背景增殖成數個新團契。          也許有人說教會常常按地域組成團契,這與人的相似性有什麼關係呢?其實能住在同個區域,本身就說明這些家庭在經濟收入、文化風俗、生活習慣、家庭構成上,相當類似。          事實上,按地區劃分的團契,在發展過程中,必有一些人捨近求遠去其它團契。不能在主內發展良好人際交往的團契,常常迅速萎縮以至消失。          這和教會有很大不同。很少有人捨近求遠去其它教會,“主日基督徒”更少去遠方教會,因為他們去教會只是出于一種習慣。 二、教會只能引導促進團契,不能強行組合          由于團契有“人以群分”的特點,所以教會只能引導促進,不能強行組合團契。          這種引導需要團契中有穩定的屬靈領袖,和變化的領導同工。          屬靈領袖當然應該自己有令人信服的信心和品行,也要熟悉神的話並有相當神學造就。但在團契中絕不能少的,是愛心和人際交往的技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