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該給紅磚施洗嗎?

邱仁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舉目》第33期,有篇發人深省的文章,是紅磚寫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緊接該文的是篇座談會的紀實,檢討問題發生的原因。 “燒盡”的普遍性            其實,不僅紅磚夫婦兩人服事到精疲力盡,教會或團契的牧師、傳道人、帶領人或小組長,也常如此。這“燒盡”(Burned-out),固然包括体力、精神和時間的透支,但真正的致命傷,是服事當中所受的傷害不斷累積,導致當事人最後帶著滿身傷痕退場。            就連蒙召出去當宣教士的弟兄姊妹,在戰場上不堪負荷而回來療傷的,也大有人在。《華傳》前陣子,就有一位姊妹宣教士,寫她從戰場回來休養,之後再出發的見証。            基督徒在服事中燒盡的原因,常常和“真理”沒有什麼關係。絕大部分奉獻給主的傳道人和宣教士,都是明白事奉的真理的,但有人還是燒盡了。所以,像紅磚這樣,一受洗就開放家庭、全力服事的,更容易有疲倦、受傷、苦毒的反應,這實在是令人同情、扼腕的。           燒盡的基本原因有二:一是個人的靈命,一是同工的搭配和扶持。前者需要假以時日,後者卻是教會或團契可以馬上警覺、採取補救措施的。 教會中的受洗班            座談會的紀實中,對於受洗和受洗班有蠻多討論的,這引起我的注意。紅磚說他不想再做基督徒了,我們卻在討論受洗班的課程(《座談會》一文中的第二個問題)。二者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文中鄭龍飛發言:“……我們不能期待受洗班出來的人,以後一定是忠心愛主的。我就碰到過,有人在受洗班的表現非常好,聽到神的話就哭了,但後來也流失掉了。”           教會之所以開受洗班,是要確定一個已經決志的人是不是真的重生得救,是否明白了受浸的意義。教會怕人糊裡糊塗地受浸,所以要他來上課,甚至要面試或筆試通過,才肯給他施浸。動機甚好,但這符不符合聖經教導呢? 如果嚴格地照著聖經           如果我們嚴格地照著聖經的榜樣做,當一位弟兄或姊妹很明確地決志之後,我們就應當為他安排施浸。會所(地方教會)在這方面,是做得很徹底的。           在會所辦的一場福音佈道會上,我第一次見識到從決志到受洗可以這麼快。那次,講員的信息相當感人,呼召時很多人上去,到講台前禱告,決志接受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           我以為決志禱告完就要散會了,孰料,會所的弟兄把坐椅拉開,再把地板抽開,底下是個水池。他們立刻放水,為這些剛決志的人施浸。這一連串的動作,在短短幾十分鐘內完成,可見他們行之有素已經很久了。           如此快速受洗的弟兄姊妹,其中有沒有“一時感動,事後冷淡”的呢?當然有!會不會有流失的呢?也有!難怪有些教會,在施浸上要“嚴格把關”。           有些教會更把話挑明:不來上受洗班的,不能受洗。甚至上了課,面試或筆試不合格的,也不能受洗,要再補課。華人教會中一位有名的講員說,他當年信了主,想受洗,卻因沒通過受洗班的考試而被拒在外,言下不勝感慨。           那麼,教會應當在什麼時機為人施洗,才是合宜的呢?如前所述,只要這個人承認自己是個罪人,需要耶穌基督拯救,相信耶穌基督的寶血能洗淨他一切的罪,並且開 口禱告、接受耶穌成為他個人的救主,這樣的人,已經算是一個得救的基督徒了——雖然還沒有受洗,已經是神家裡的人了,教會沒有道理“攔阻”他受洗。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受洗

趙亞平 約旦河的水 汨汨流淌 跨過兩千年的歲月 流到我身上 罪被洗濯 靈魂蘇醒 神國又添了 新生命的脊樑 一座見證的碑 將為主熠熠生光 作者曾在莫斯科韓國人辦的神學院進修。現參加莫斯科華人基督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