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說故事的子民 ──基督徒出版的新方向?

文╱史蒂芬‧麥葛菲 編譯╱駱鴻銘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無聊與公式化的代名詞?             多懷念我們小時候讀的那些文學作品啊﹗還記得那時有人給你一本《獅子、女巫和衣櫥》(The Lion,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或《夏綠蒂的網》(Charlotte’s Web)嗎?還有,到了就寢的時間,在床上拿著手電筒,熬夜看書,只因為你是那樣迫不及待想看故事如何發展嗎?            如果你讀過這樣的書,還會覺得“基督教小說”,是無聊與公式化的代名詞嗎?            但是近年來,卻很少見到以基督教世界觀創作的優秀小說。照理講,基督徒作家應該能寫出更深刻、更有說服力的文學作品。因為“以基督徒的身分來看待生命,應該 更能描繪出生命的豐富多彩。故事能比眼見更深刻──不只是暫時的衝突,而是在選擇與行動中激盪出永恆。愛可以更深沉,死亡也不只是歸於塵土。罪是真實的。 主題通常會更豐富,人物也更深刻。”(艾倫 阿諾德,Allen Arnold,尼爾森出版社)            但是,當我們去基督教書店找這樣的小說, 或者掃描一般書店“啟發性小說”(inspirational fiction)的專櫃,我們找得到這樣高品質的作品嗎?很可惜的,大部份人都不會同意。正如小說銷售界的一個笑話:“文學是個賣不動的小說” (Literature is fiction that doesn’t sell)。            在過去幾個世紀裡,絕大多數偉大的文學作品,是作者基於他們基督教的世界觀而寫的。但是近30年來,情況已悄然改變。作者們開始關注“基督教小說”的模式,而不是文學的模式。文學成了變相的講道,其結果便是,說故事的工藝流失了,我們也失去了認真的小說讀者。             福音派基督徒,已經不太能容忍在基督教小說中描述罪,或探究相反的世界觀。泰瑞(Richard Terrell)在他的散文〈基督徒小說:光有敬虔還不夠〉(Chris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