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向主交帳

服事的界限——不用交別人的帳(郭易君)2017.11.29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1.29

 

2012年底我在美國,正是靈魂非常黑暗的一段時間。這一年,我的教會生活非常差:由於經常出門佈道,我幾乎沒有多少本地教會生活。

雖然上帝使用了我作為“接生婆”,見證了許多靈魂的得救,但是我內心的苦毒,卻與日俱增——被上帝使用的,未必是被祂祝福的;法老王也被上帝使用,但最後卻是剛硬和滅亡!而在基督裡真正的豐富,未必與一個人做了多少事情有關。

苦毒的原因

當時,使我內心陷入苦毒的原因有3點:

一是,我不理解,我的個人屬靈導師(一位韓國宣教士),他也是為我寫CIU(編註: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推薦信的校友,為何他會在教會中用政治手腕排除異己?為何上帝對他的做法無動於衷?

如果上帝是公義的,祂為何容許他搞個人崇拜,把所有的人和資源攏到自己手裡,而不是引向上帝?為什麽這位宣教士強制性地不允許我們的好朋友與我們聯系,躲避我們如同瘟疫?

二是,我對哥城本地華人教會一鍋粥般的結黨紛爭深惡痛絕!

當我看到,為什麽信主幾十年,而且都是服事教會的元老,卻背後互相詆毀,而不是彼此建造?為什麽這些同工對待彼此表面一套,卻背後一套?為什麽本地有如此多的華人,教會卻一直對新移民植堂事工無動於衷,反而把精力都內耗在無謂的表面人際關係上?

這些心中的疑惑,使我對教會深深地失望!

三是,當時CIU正在進行各項改革,學校把許多精力投入到本科教育上,而對神學院重視不夠。加上許多信仰生命很好的老教授有的去世,有的調走,我開始對這所學校的校長非常不滿,並且懷疑他的領導能力。

我甚至曾在華人神學生團契上,公開質疑學校花幾百萬美金,建一個使用率不高的美麗操場,卻不願意花一分錢修一條泥濘的小路!

這種不滿的情緒影響了我的學業:我不想繼續讀書了,我想退學;也影響了我的家庭,我常常處于悶悶不樂中,徒然增加我妻子的痛苦。

雖然學校的環境非常美,但是一個人的心若是被烏雲罩住了,這美怎麼能感受得到?我不想和人交朋友,也不想說話,大部分時間,我只想一個人待著——我不想禱告,也不想贊美,就希望世界上沒有我這個人。

我仿佛是在經歷約拿被吞到了魚肚子裡的那三天三夜,感覺暗無天日!

 

 

感恩節的悔改

那年的感恩節晚上,我和妻子哪兒都沒去。學校裡空空蕩蕩的,本國的學生都回家過節去了,國際學生也都有各種旅行計劃。妻子在家裡補各種作業,我一個人在校園裡瞎晃蕩。

來到了學生中心,空無一人。我打開信箱,看到我的信箱裡有一個信封,信封裡有80多美金的奉獻,其中1塊和5塊的居多,挺厚的一小沓,還有一封信,內容是說這錢是學校的教授和行政人員給國際學生捐的,祝福大家有一個豐盛的感恩節云云。

那一刻,我突然之間覺得很溫暖,我開始跪在學生中心的地毯上禱告,一開口,眼淚就止不住了,聖靈提醒我認罪悔改:我想做別人的主,但只有上帝是他們的主,而且我驕傲自大,想坐在審判的位置上。

聖靈也提醒我,我只需要做自己的事,交自己的帳。

我不需要為那位韓國宣教士向主交帳,他要自己向主交帳;我不需要為當地的華人教會向主交帳,我不是他們的牧師;我也不需要為CIU向主交帳,因為我不是校長,而是一名學生。

我越界了,我吃主給我的飯,操的卻是別人的心;我自己的園子卻沒有好好的打理。我真是愚昧啊!

悔改之後,我很快便找到被我的抱怨和苦毒傳染的幾個朋友,我向他們道歉並悔改。感謝主恩,竟然有幾名華人神學生和我一同向主悔改,離開惡道。

這件事情過去很久了,但是其屬靈教訓確是如此深刻。正如經上所記:“他們都照個人所行的受審判”(《啟》20:13)。我們只向主交自己的帳,不用交別人的帳!

 

作者為80後牧師,現在北京植堂建立教會。2011年畢業於哥倫比亞國際大學神學院,在讀神學時參與植堂,2016年回國事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