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塊精金錘出來

吳仲生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聖經《歷代志下》第四章中記載,所羅門造了十個金燈臺和十張桌子放在聖殿裡。在其後的第19節中,又提到陳設餅的桌子,是用複數表示(參考英文譯本)。而同樣的記載在《列王紀上》7;48中,桌子卻是用單數表示,看來是指著一張桌子說的。而且在《歷代志下》13:11中,所羅門的孫子亞比雅說到在殿中的桌子與金燈臺時,都是用單數。究竟在聖殿中是有十張桌子還是一張?十個金燈臺還是一個?聖經有矛盾嗎?       當然沒有!不但沒有矛盾,還藏著重要的意義。主耶穌說:“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意思是在舊約律法上所記的都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來》10:1)。到了新約,這些預表的事都要得到應驗、成全。聖殿的包金桌子很直接地預表了“主的桌子”(《林前》10:21,文中“筵席”在英文譯文中為“桌子”),就是主耶穌在最後晚餐時所設立用來記念祂的擘餅聚會。在《出埃及記》25:29-30中記載,在包金桌子上有陳設餅和奠酒的瓶,明顯地預表主餐中的餅和杯,也就是象徵著主的身体為我們擘開,血為我們流出。       至於金燈臺,《啟》1:20直接說明是代表教會。而在《啟》11:4又指著兩個見証人,說他們是“兩個燈台”。所以這預表又特別指到教會的見証。在律法中,金燈臺總是與桌子相對著放(《出》26:35),而且還有特別的點燈條例(《民數記》8:1-4),強調燈光必須往前照。可見燈臺的作用是要照亮桌子。今天教會見証的重點也是耶穌的代罪受死,這同樣是守主餐的目的:“是表明主的死。”(《林前》11:26)       明白了金燈臺是預表教會後,我們便能解答前面提到的多個燈臺還是一個燈臺的問題。在神永遠的心意中,教會只有一個,就是基督的身体。這個宇宙教會是由古今中外一切信主的人所組成的(《來》12:23)。但同時在聖經中也常提到有眾教會的事實(《加》1:2; 《啟》1:4),就是指著在不同地方中基督徒各自組成的聚集。甚至在家中的聚會也稱為教會(《羅》16:5)。這兩種用法沒有矛盾,因為宇宙教會是人所難以看見,難以理解的,必須透過在特定時空的個別教會把它彰顯出來。但神要求這些教會都見証同樣的福音,要合而為一,使人看見基督的身体。       在摩西所造的會幕中,金燈臺只有一個。所羅門造的聖殿,長寬都比會幕增加了,裡面便放了十個金燈臺。正如早期從耶路撒冷起,教會只有一個,但後來門徒出去傳福音以後,得救的人數增加了,便在各地建立了個別的教會。聖靈既然在另外的經文中以單數來形容聖殿中的多個金燈臺,我們便看見了在神的眼中,這眾多的教會都是那唯一的宇宙教會的一部份而已。       上面的討論也使我們看見,神是非常重視教會的合一及彼此相愛,這是主耶穌的命令,也是祂的禱告(《約》13:34; 17:21)。只有這樣才能見証我們是主的門徒。神的這個心意,在祂吩咐摩西該怎樣造金燈臺時已表明出來了。一個金燈臺有七個枝子,可放七盞燈。但這些枝子都要連成一個整体(參《出》25章)。今天的教會也是由個別的基督徒組成,主也是這樣要求我們合而為一。       但這不是容易辦到的。神還特別地吩咐,整個金燈臺要用一他連得(約75磅)的一塊精金錘出來。在會幕中的金器,便只有這燈臺有這樣特別困難的要求。首先必須把許多的小金塊、首飾等重新熔出煉淨,才成為一大塊的精金。然後要經過無數次精心設計的錘打,才能打成一個極其複雜的燈臺形狀。過程中不能折斷重合,這是何等困難的工作!按人的想法,總有比這省事得多的作法,但神在這裡卻是特別強調金燈臺一体的特性。同樣地,今天要達到教會合一,也必然要經過各種各樣的錘打。但願弟兄姊妹在經歷這些困難時,都能從這金燈臺的預表中看到這些錘打不是隨意的,是為了叫我們成長,而且最終形成的金燈臺,是何等的榮耀。我們便能忍受各種的打擊而不至於折斷。       主耶穌說:“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太》5:15)今天神也是要尋找一群愛祂的人,把他們造成祂的金燈臺,把神的光照耀出去。你願意接受祂的錘打嗎? 作者來自香港,現在美國艾俄華大學從事物理研究。

No Picture
成長篇

這樣的逾越節

吳仲生      一個人信主以後,在追求成長的過程中或許會遇到這樣的疑惑:到底該怎樣事奉、敬拜神?有 這樣的疑惑是因為從不同的弟兄姊妹中聽到不同的教導,或在不同的教會中看到不同的方式:有些教會聚會時很安靜,有些卻很熱鬧;有些主張施行浸禮,有些卻用 點水禮;有些每星期守聖餐,有些每個月一次;有些行政獨立,有些卻有總會統管……      這類的問題非常多。到底誰對誰錯?還是說無所謂,怎樣都可以?筆者并不打算也不可能在本文內針對這些問題一一討論,更不希望引起初信者的困擾或爭執,而是希望透過聖經的一個例子,來看看神喜悅我們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這一類的問題。      在《歷代志下》35章記載了猶大王約西亞向神守逾越節的事情。18節說:“自從先知撒母耳以來,在以色列中沒有守過這樣的逾越節。”這是何等嚴厲,又是何等 讓人驚奇的指責!因為這裏所說“沒有守過這樣的逾越節”的,包括了大衛、所羅門這些非常認識神的君王。難道連他們也沒有好好地守逾越節嗎?須知道逾越節可 說是以色列人最重要的節日,是用來紀念神把他們祖先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的(《出埃及記》12章)。是他們根本沒有守逾越節嗎?肯定不是。因為至少在《歷 代志下》30章中記載了約西亞的曾祖父希西家王守逾越節的事。這句話的重點是說他們沒有守“這樣的”逾越節,就是指方法上不一樣。這就給我們上面提到的要 怎樣事奉敬拜神的問題一個基本的啟示:原來神是重視我們怎樣做的。       到底約西亞王守的是一個怎樣的逾越節呢?30章5節給我們一個概略 的答案:“因為照所寫的例,守這節的不多了”。約西亞王特別的地方,就是願意照所寫的例來守。在34章說到約西約亞派人修理聖殿,祭司偶然在殿中發現了摩 西的律法書(14節)。這竟然是一件大事,可見人們多久沒有好好地讀神的話了。當約西亞聽到律法上的話時馬上有三個反應:首先他撕裂衣服表示哀痛;其次他 承認列祖沒有遵守律法的罪;最後他付諸行動,決心要把人民帶回守律法。他招聚所有猶太人,把律法書念給他們聽(30節),使他們都明白遵守。然後就照律法 上的規定(參考《申命記》16章)守逾越節。      那麼希西家所守的逾越節有什麼不足呢?30章裏記載到希西家起意要守逾越節,動機是很好 的。但一開始就有問題了:因為祭司不潔沒辨法在正月守而要延到二月,本來在《民數記》9章中也是允許在二月守的,但只是對一些有特殊情況的人而言。怎能全 國都延後呢?結果在二月守節時還有許多人尚未自潔。希西家禱告神,求祂顧念他們有專心尋求的心。神也確實是有恩典的,便饒恕了百姓(18-20節)。可見 這次守節是預備不足、過程混亂、以至需要臨時補救。要注意的是這次本身已經是一個大復興了!可想以前的情形必定更為可悲。      這次復興不完美的原因是什麼呢?我想最重要的是缺少了約西亞的那三個反應。神的話還沒有被重視、被傳講,結果人們因不守例習慣了(5節),一時也難以改變過來,便造成了混亂。       這裏有一點特別想與初信的弟兄姊妹共勉。約西亞守節時是二十六歲,希西家復興時是二十五歲,對神都有熱心事奉的心,而且都是年輕有為還未受太多的傳統影響, 特別容易接受神的話作終極權威。但他們實行出來卻有所不同:一個對神的話是絕對地忠心執行,另一個知道律法的要求,卻因無法完全執行而只能求神憐憫。今天 我們有沒有把神的話作為最高的標準來決定該怎樣事奉敬拜呢?希西家的事奉也是神所悅納的(在今天的信徒中能有像他的心志己經是很不錯了)。但卻絕對及不上 約西亞——因他得到神特別的紀念,被稱為唯一一位守過“這樣的”逾越節的君王。今天我們是不是要竭力追求“完全”(《太》5:48; 《腓》3:12)呢?       將來我們看見主時,主會否說:“你有事奉、敬拜,這很好。但你卻沒有這樣的事奉、這樣的敬拜”? 作者來自香港,美國阿拉巴馬州奧本大學博士。現在美國愛荷華大學從事物理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