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淺談“直譯主義”

吳家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永恆主…說:“這是誰,以無知的話語使我的旨意晦暗不明呀?”(《伯》38:1,呂振中譯本 )        聖經成書之後,好比沙漠中的西奈山,數千年屹立不變。人讀經如入寶山,收穫無止。        人對聖經的理解,因地因時,因個人經歷和想像力,或對或錯。無論我們是以敬畏之心,或是好奇之心,或懷疑之心來讀聖經,除非有本事讀原文,否則都需要他人翻譯。 一、聖經直譯和直譯主義         聖經是古老的書,用古老的希伯來文和希臘文寫成。翻譯聖經大致有3種方式:         一是從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直譯(literal translation),照字譯字,忠於原文。主張這種方法的人,可稱直譯主義者(literalists)。         第二種翻譯方法是意譯(paraphrasing method),取聖經大意,用當代語言表達。這種譯法,雖然通俗易懂,卻難免失真。         第三種方法折衷,介於前二者之間,儘量忠於原文,又設法用相等的現代用語來表達。這種最常用的方法,叫做“靈活等義翻譯法”(Dynamic Equivalence method)。         翻譯任何語言,第一步當然是直譯:明白原文的意思。直譯法主要分兩種:逐字直譯(literalism),和文法-歷史直譯(Grammatical-Historical method)。         逐字譯法強調每個字的意義,被稱為機械、木然直譯法(mechanical, wooden literalism)。有人說這種譯法“呆板”,殊不知“木然”直譯乃是最難、最重要的第一步。         不過,神學家拉姆(Bernard Ramm)指出,木然直譯法有個最大的缺點,就是掩蓋了原文的文學風格(literary aspects),也失去了原文藉著這樣的風格要表達的真實意義(true meaning,註1)。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直譯法補遺

吳家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編註:本文為前篇《淺談“直譯主義”》的附篇。        希伯來文聖經專家,美國神學家凱澤 (Walter Kaiser),帶著羨慕的口氣說,“東方人愛用精彩的雙關語”(The Oriental peoples delighted in a good pun,註1)。不知凱澤是否知道唐代詩人劉禹錫的詩,“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岸上踏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若他知道,想必他也會欣賞 那“情”與“晴”的雙關詩意。         聖經《創世記》“報導”:上帝造人之後,人藐視上帝,集聚起來與上帝抗衡,上帝就“混亂他們的語言,使他們聽不懂對方的話”(《創》11:7,新譯本)。從此,翻譯就成了人類必學的功課。         好在,正如美國神學家、聖經語言權威尼達(Eugene Nida)所說,各種語言,風格似乎天差地別,但巧妙的是,任何一種語言都能充裕傳達信息。聖經語言希伯來文和希臘文,都不是神秘的語言,而是十分普通的 語言。所以,聖經信息能通過各種譯文,得以準確地傳播(註2)。         凱澤所說的pun,學名paronomasia(雙關語,俏皮話),是種 “ 文字藝術”。凱澤舉了一個例子,是:“因為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喜悅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期望的是公平,但看到的只是流血的事;他期望的是 公義,聽到的只是哀叫聲。”(《賽》5:7,新譯本)         這裡用諧音雙關語“公平” (משפט, mishpat)和“流血的事”(משפח, mispahi),來表達上帝之憤怒;又用“公義”((צדקה, tzedaqah)和“哀叫聲”((צעקה, tze’aqah)來表達上帝的失望(註3)。這樣的表達方法,非常有感染力。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黨是什麼意思?

吳家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舉目》第10期(2003年5月),以“合而為一”為主題。首篇文章〈我不喜歡XX處來的人〉,其第一句話就是“人罪性的表現之一,就是喜歡結黨,排斥異己”點明結黨的惡性。筆者願就此機會,探討一下結黨一詞的含意。         新約和合本有幾處用到這詞。如《腓》2:2-3“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這段話先是講要合而為一,接著就點明,人結黨便是合而為一的障礙。        結黨一詞的原文是εριθεια(eritheia),英文新國際版譯為Selfish ambition,意為“自私野心”或“個人野心”;《聖經新譯本》和《現代中文譯本》,都譯為“自私自利”,和英文新國際版譯法相似。三本通常用的希臘 文--《英文權威詞典》(註1),都將該詞譯為“個人野心”。         文中的“虛浮的榮耀”一詞,原文則是κενοδοξια(kenodoxia),英文新國際版譯為vainconceit,英國欽定本譯為vainglory,都和三個中文譯本譯法類似。         我們先從文意來看這段經文所講的個人野心和虛浮榮耀。打算結黨的人,先要有個人野心和一定的能力,但也自知靠單槍匹馬還不夠。貪圖虛浮榮耀的人,則不一定有能力,要依靠一個有野心和能力的人來取得榮耀。當這兩種人結合在一起,結黨的條件就成熟了。         塵莫及一旦這個“黨”結成以後,這些貪圖虛浮榮耀的人就出去拉人,這位有個人野心和能力的,就來宣揚和灌輸他的個人信仰。這樣結成的宗教團黨,英文叫cult,意思是有共同信仰的一黨人,或是對一個人或一種思想的崇拜。簡言之,cult就是一種個人崇拜。         基督教兩千年來有過無數的異端(cults)。美國《四大異端》一書的作者,神學家賀耶格馬,為基督教內的異端所下的簡單定義是﹕“具有非正統或偽信仰的少 數派宗教團体”。這種團体的特點是﹕1. 依靠聖經以外的權威;2. 否認唯靠上帝恩典稱義的教義;3. 貶低基督;4. 相信他們自己是唯一得救的團体。(註2)         近年來中國有一東方閃電派,其領袖自稱是基督化身,門下的主將們被稱為“長子”,是“非被造者”(註3)。這裡我們看到一個有個人野心者,和一些貪圖虛浮榮耀的人,聯合結黨的一個典型例子。         這種例子太多。據統計報導,1980年代,在南韓就有四十七位牧者自稱是“再臨之主”或“神”(註4)。美國東部現亦有一個教會,牧者講道常以上帝所托之夢為題材,高喊要“勝過上帝”。他的追隨者被稱為“列國之父,萬國之母”,聽來十分帶勁。         聖經上有時將結黨和異端(εριθεια,heresies)並提。(《加》5:20)便是一例。結黨和異端有密切關係。《林前》11:19,和合本譯為 “你們中間不免有分門結黨的事”,“結黨”一詞的原文就是εριθεια(heresies),是“異端”的意思。和合本將“個人野心”(《腓》2:3) 及“異端”(《林前》11:19)都譯成“結黨”,從字意或語意上來說,都還是十分妥當的。《大使命》季刊2001年2月號蘇穎智牧師有一篇叫〈異端?極 端?邪教?〉的文章,對異端的特點講得十分清楚。簡言之,“異端在教義、信條或絕對真理上有異于聖經教導”,並“高舉個人經歷、特別啟示和個人看法……創 辦人有口才、說服力及魅力,易被聽眾接納為偶像”。你看,原來異端的特點就是個人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