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吳蔓玲

死前一刻,你最在乎什麼?(吳蔓玲)2017.04.24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4.24

 

今天主日,樓上前排最右邊的座位放了一束花,沒有人去坐這個座位。那是比爾弟兄平常坐的位子,他前兩天已回天家。牧師講了不少比爾弟兄的事,其中一件是他去世前在醫院裡,仍積極地向身邊每位醫務人員傳福音。他曉得自己將要去哪裡,但那些尚未認識相信主的人並不知道。他就是要傳耶穌。

***

我不由得想起一百多年前鐵達尼號事件,710人得救,1514人罹難。在那沉船的恐怖夜晚,這二千多人面對死亡,是怎樣的心情?後人蒐集許多倖存者的信件和日記,意欲還原現場。

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故事之一是美國梅西百貨老闆(Isidor Strauss),他與妻子蘿賽莉(Rosalie)結婚44年,育有七個孩子。在船撞冰山,大家逃命的那一刻,她怎麼都不肯離開自己的丈夫,要與他同死。

她說:“我不要與我的丈夫分開。誠如我們同活,我們也要同死。”據說人們看到他們的最後一幕,是手牽手站在甲板上。在他們的紀念碑上刻著:再多、再多的海水都無法淹沒的愛。

這只是在那場大悲劇中的一則故事。在這次船難中,有無名的婦女把自己的位子讓給帶孩子的母親;也有一對新婚夫婦,在妻子不肯離開的情況下,丈夫把妻子打昏,送她上救生艇; 樂師們堅守崗位演奏,以音樂安慰面臨死亡的人們; 權富者沒有因為自己的財富和地位,自視比他人生命更有價值,照樣選擇讓位給女人和小孩,光榮地面對死亡。

這些勇敢的事蹟至今仍留在人們的心中。

***

其中約翰・哈珀(John Harper)牧師面對死亡的事蹟,更是勇敢和信心的表率。當時他帶著六歲的獨生女,應芝加哥慕迪教會的邀請前去講道,他的妻子早在幾年前就已去世。

聽到沉船警報後,他用毛毯抱起幼女,把她送上救生艇。他曉得自己再也見不到女兒,女兒將成為孤兒,他仍舊把女兒全然交託給主。

根據一位船難倖存者說,他聽到哈珀牧師在船上喊著:“女人,小孩,還有尚未得救的人,上救生艇。”顯然,他深知生命的歸屬比倖存下來,更為重要,那些尚未得救的人尚未預備好面對永恆。

後來,他還把自己的救生衣給了另一位乘客,因他已預備好面對死亡。有船難倖存者說,看到他在甲板上跪著為那些驚恐的乘客禱告。

在船沉入冰冷的海洋時,他捉住一塊漂浮物,在海上浮游,問著身邊在海上浮沉的人們,“你得救了嗎?”若是身邊人的答案是否定的,或是聽不懂他的問題,他就儘快簡潔地解釋耶穌基督的福音。

一位被救起的乘客說:“在那可怕的夜晚,我是惟一從冰冷海水中獲救的六個人之一。就像我身邊的幾百人,我在北大西洋冰冷、漆黑的海水裡浮沉。我雙耳聽到的是自己即將滅頂,然而,我聽到一個男人問我:‘你的靈魂得救了嗎?’然後,我聽到他向基督呼求,要拯救我。我是約翰・哈珀最後一個傳福音信主的人。”

***

我不禁想起使徒保羅。我剛信主時並不是很喜歡他。那時我正值青少年,讀他寫的書信,只覺得囉嗦,口氣既急躁又尖銳,常愛指正人。這不是我個人的偏見,連保羅自己都說有人說他寫的信,既沉重又厲害,更讓人討厭的是,見了面發現他氣貌不揚,言語粗俗。(參《林後》10:10)

及至我在主裡成長,才漸漸認識保羅,欽佩他的勇敢,為主奮不顧身。他曾提到自己屢次被下監獄,受鞭打,或棍傷。

有一次還被猶太人用石頭打,那一次猶太人以為他死了,把他拖到城外,沒想到他又爬起來。他三次遇船難,行遠路,遭江河、盜賊危險,受同族人逼迫,外邦人威脅,歷經各樣的危險。

不但如此,他受勞碌,困苦,多次不得睡覺,又饑又餓又渴,受寒冷,甚至赤身露體。這些都是外在的事,而他的內心還要為眾教會掛心。(參《林後》11:23-29;《徒》14:19-20)

保羅並非懞懞懂懂地走向傳福音這條艱難的道路。早在他信主時,主就指明,他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福音,並且必須受許多苦。(參《徒》9:15-16)

儘管擁有人生大方向的指示,保羅仍一步步跟隨聖靈的帶領。有一回他想去亞細亞傳福音,但聖靈不准,他只能按聖靈的帶領一步步到海邊。之後,才蒙清楚指示要過海,向馬其頓人傳福音(參《徒》16:6-10)。

不僅如此,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為達成主命,不計代價。他早知自己去耶路撒冷會有捆鎖與患難,仍“急忙前走,巴不得趕在五旬節能到耶路撒冷”。各地的門徒被聖靈感動,知道保羅此行不妙,苦勸他不要去,他仍執意前行。

保羅曾對苦勸他不要去耶路撒冷的該撒利亞信徒們說:“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著主耶穌的緣故,不但在耶路撒冷被捆綁,就是死在那裡也是心甘情願的。” 如此“為福音敢死”的行徑叫人動容!

其實,他先前向以弗所教會長老告別時,已經明說自己的心意:“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甚麼事;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我素常在你們中間來往,傳講上帝國的道;如今我曉得,你們以後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參《徒》20、21章)

保羅兩次在羅馬受審,第一次獲釋,第二次被砍頭。“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正是保羅面對死亡的心聲。

***

保羅面對死亡的心聲,也是哈珀牧師和比爾的心聲。死前一刻,你最在乎什麼?

保羅曾對哥林多信徒談論“不求自己的益處,只求眾人的益處,叫他們得救”時,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林前》11:1)

由此可見,使徒保羅、哈珀牧師、比爾、以及歷世歷代獻身傳福音的上帝兒女,為福音不顧一切,他們所效法的榜樣正是為我們流血捨命上十字架的主耶穌;而傳福音也應是每位信徒肩負的使命。

註:

1: https://alookthrutime.wordpress.com/tag/macys-founder-dies-on-the-titanic/

2: http://www.nowtheendbegins.com/pages/preachers/john-harper.htm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獨行俠,小心,路滑!(吳蔓玲)2017.03.27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27

 

住在我們這個號稱一年有5個月冬天的北都,最不喜歡也是最危險的日子,不是風雪天,也不是零下40度,而是冰雨。

 

下冰雨時,天空灰濛濛的,枝椏結成冰棍;當雨停出了太陽,冰棍在陽光下透明閃爍,給人一份怪異的美感。不過此時走在路上,若是把注意力放在路旁晶亮的景緻,下秒鐘可能是災禍的起頭。冰雨過後的大地,即使是磨擦力最大的草地,也是滑不溜丢的,更別提馬路、行人道。我自家門口的停車道就和溜冰場差不多。

今天,就是這種日子,而我非出門不可。搭乘公共汽車是上選。我比平常提早5分鐘出門等車,給自己時間“溜”到站牌處。說自己是“溜”,有點兒誇大,基本上是橫著一小步一小步滑,像螃蟹。

 

才走到路口,就聽見“嘭”的大巨響。我停住腳,往前看,原來是隔壁街一輛車轉彎時打滑,撞到行人道,車身底部都撞凹了。想必駕駛內心懊惱。我自顧不暇,又低著頭緊盯著路面,繼續呼喊:“主啊,主啊!幫助我。”一步步滑進。

 

總算等到公車,司機很貼心,把車門停在我的正前方,讓我一腳踏進公車。一路到了目的地,和一位年長婦女一起下公車。我們同方向前進,大街上的行人道似乎比小街好走多了,可能市府工人已經先撒過鹽。

 

冰雨,可是長者大敵。我與她保持幾步的距離,慢步走。過了馬路,我望著眼前彷彿被洗過的美麗紅磚路,正在欣賞它的美,前面那位年長婦女突然停步,回頭,踱踱腳,向我喊一聲說:“路滑!”然後,又繼續前進。我這才意識到紅磚路上鋪著一層不顯眼的薄冰。

 

*****************************************************

她那聲“路滑!”彷彿叫入了我的靈魂。心裡一驚,突然意識到最近幾天腦海裡總有吹不散的陰霾,就像這煩人的冰雨,叫人容易摔跌。

 

這要從讀了施瑋那本《叛教者》小說(註1)說起。施瑋描述孕育這本小說的心境是“荊棘的刺把我裡面傷得襤褸”,而讀者的我,未嘗不是也被那荊棘的細刺給刺的遍體麟傷。有太多可泣可嘆的!

 

然而,最讓我提不起(太重)放不下(太黏)的是,那個“群主”李夜聲的失敗──眾人對他的推崇成了他生命的跘腳石,他一直認為自己走在上帝的心意裡,但有些重要決定卻是得罪了神和人;不但如此,弟兄姐妹還幫他把他男女關係的失德事情壓下來。

我心裡忍不住浮現好幾位眾人推崇的教會領袖,他們在男女關係上失德或在服事高峰出了大紕漏,得罪神誤導人,其中幾位已回天家。想著他們過往的事,怎樣也甩不開,也就只好順著它──思想著他們人生的得失、功過。

 

我突然領悟到,他們都有個共同點:他們都是孤獨者,在環繞他們身邊眾人的愛慕眼神中,似乎他們所做的決定、所說的話,都等同於上帝的心意(註2)。

 

在上帝的家中,做獨行俠是十分危險的。獨行俠極容易被那到處遊行的獅子(惡者)給吞噬。或許有人認為,教會領袖關心人,照顧羊群,怎麼可能是獨行俠呢?

 

有句話說“人在人群中格外寂寞”,當領袖身邊都是服事的對象或服事的同工,卻沒有同走天路、可敞開心懷分享的朋友,就與獨行俠無異;若再加上身邊的人眾星拱月,領袖更容易一意孤行,或不慎犯下大錯。

 

記得有位師母曾提到自己初為師母時,有位老師母警告她,家裡有事或任何內心的掙扎,不可外傳,尤其不可告訴自己教會的弟兄姐妹,為的是不要在教會裡生事惹禍。

 

這真是可悲,但這份警告有它的考量。我想,有選擇、有智慧地在主裡深交、分享,總是可行的吧!

*****************************************************

從另個角度看,富有群眾魅力的領袖的一言一行,還真是如履薄冰。我不禁想起多年前,聽莉莎・畢維爾(Lisa Bevere)師母在一次婦女聚會中的驚人之語。

 

聚會一開始,她就單刀直入呼籲:“姐妹們,你們不要愛戀我老公,犯思想的淫亂罪。”她進一步解釋說,各地有不少姐妹仰慕她的帥老公約翰・畢維爾(John Bevere),還有人直接對她說,她配不上約翰牧師。

 

莉莎師母直言勸誡,還加上一句“我老公就像其他老公一樣,回到家襪子隨便丟”,指出她老公畢維爾牧師也是尋常男子。

 

雖然教會裡不見得有許多帥哥美女領袖,讓人思想犯罪,但還有一個陷阱就是過分高舉領袖。尤其,以為某教會領袖是屬靈人,一定事事都禱告遵行神旨意,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把他的所言所行都等同於神的旨意。這樣的無心之舉,也會對他與自己造成相當大的殺傷力。

 

我曾聽一位屬靈長輩提到某牧師的故事。這位牧師牧養一個注重聖靈的教會,教會常有醫治等神蹟奇事,他本身也經歷過神奇蹟地醫治,最後死於癌症。

 

這位屬靈長輩指出,因著這位名牧的恩賜和有力的服事,後來弟兄姐妹把他說的話和做的事,都等同於上帝的心意,而他後來也默認接受。

 

乍聽之下,我嚇了一跳,這是我從未想過的情況。然而,希律王因接受百姓把他說話當作是神的聲音,而當場被蟲咬氣絕而死的故事(《使徒行傳》12:20-23),突然浮現心頭。

 

我清楚記得,就在那天我作了一個決定,為了保護我所敬愛的教會領袖,我要勤於查考聖經,以確認牧者所講的道是否合乎聖經的教導;對領袖的決定,尤其是涉及自己的事,會尋求上帝的心意,不盲目接受(參《使徒行傳》17:10-11)。

 

在查考講道和查證上帝心意時,也要謹慎。一位加拿大姐妹曾對我說,西方倡行個人主義,常常容易落入另一個極端,就是喜愛質疑教會領袖的講道和決策。這樣的事在華人教會也不罕見,只是往往發生在已有心結的情況。

SONY DSC

 

*****************************************************

身為上帝的兒女,我們都是同走天路的朝聖客。這條天路並非一路坦途,也會遭遇晴雨、冰雪、冰雨、風暴的日子。然而,我們有主一路同行。並且,不管我們在教會有沒有參與服事,都需要彼此看重,彼此激勵,看到危險時彼此勸誡“小心,路滑”,跌倒時彼此扶持──這就是上帝的家。

 

註:

  1. 《叛教者》這部文學作品呈現近代中國教會錯綜複雜的問題,給了栩栩如生的歷史感,透徹描寫信徒內心面對政治運動的情感糾結。
  2. 筆者並不是指所有發生男女失德問題,或服事高峰出問題的教會領袖,都有前述的問題,而是筆者想到的那幾位領袖,生命都有如此的特質。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上帝手中的棋子(吳蔓玲)2017.02.27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27

 

加拿大和美國是兄弟之邦。舉個例:美國不但是加拿大產品的主要輸出國,並且在北約(NATO)共同防禦條例下,加拿大不發展軍隊,讓美國老大哥成為防衛加拿大的主力。

 

兄弟

兩國之間不免也有兄弟鬩牆的情況。像前任總統歐巴馬指責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是“髒油”(dirty oil),儘管通過環評,硬是不准加拿大造油管到美國,成為最近兩年加拿大經濟衰退的原因之一。

諷刺的是,歐巴馬任內是歷任美國總統在國內開採油田最多的總統。此外,加拿大連該繳的NATO防衛年費向來沒達底線,這種事大家心知肚明,平日不會挑出來談的。但川普當選後,我一些加拿大朋友開始擔心,在加拿大政府仍年年背債的情況下,川普會要我們繳齊年費。

然而,有時小弟也要嗆聲一下,以突顯自己的存在。例如前些日子,川普突然簽署移民政策,在美國國內掀起多方抗爭、討伐的聲浪,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立即在自己的社交網頁,貼上一張他與一位難民女孩合拍的老照片,表達歡迎難民的立場,加拿大的媒體也跟著興風作浪,火上添油,一起鞭撻川普的移民政策。

 

暗壓新聞

然而,所有叫囂在一夕之間幾乎消了音,原因是1月底加拿大魁北克市發生了一起清真寺槍殺血案(註1),儘管杜魯多和媒體發聲譴責,但加拿大國內穆斯林問題也是不爭的事實。

很難想像在這號稱民主的國家,政府和有心媒體會暗壓一些新聞細節。就拿這間清真寺的攻擊案來說吧,新聞媒體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魁北克市幾家清真寺中,就這間清真寺被當作攻擊的目標,且去年就有人在他們的門口放血淋淋的豬頭?

媒體隻字不提這間清真寺和穆斯林兄弟會恐怖組織,有緊密的關係,且捐款給IRFAN組織。而IRFAN組織已被加拿大政府定位為恐怖實體,因其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

新聞媒體播報Abdallah Assafiri穆斯林長老說自己那天因為兒子用車的原因,臨時取消去該清真寺禱告,撿回一命。但媒體沒告訴大眾,Assafiri長老早就被指認有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的證據,並且是名列加拿大穆斯林兄弟組織的領袖,而穆斯林兄弟組織支持全世界許多恐怖組織,則是眾所週知的(註2)。然而,加拿大主流媒體隻字不提。

再舉一例:上週加拿大艾明頓市水上樂園,有6個女孩被一名男子性侵。結果,媒體想大事化小,播報時沒指出該男子是敘利亞難民,後來雖有人揭發,整件新聞仍被壓了下來(註3、註4),不想顯出難民造成的社會問題。

 

反恐提案

就在這種同情穆斯林的氛圍下,加拿大議會本週開始審議M103反恐伊斯蘭提案。(已推至4月再審,註5)這個議案放著已有一段時間。基本上,加拿大憲法保障人民信仰和信念的生命安全和言論自由,自然也包括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百姓。

但是,若加拿大議會採取聯合國對“恐伊斯蘭”(Islamophobia)的定義,就會把穆斯林(人民)和伊斯蘭教一起看待。這樣一來,若通過這個提案,加拿大人民就會失去批評伊斯蘭教、《可蘭經》等的自由。

目前在媒體造勢的氛圍下,公眾輿論普遍同情清真寺血案的受害者,會不會又在“略去真相”(post truth)的風潮下,通過這個提案呢?面對這驟發的景況, 忍不住聯想到,多年前加拿大通過同性戀法案,而後有教師因不同意同性戀的看法,和有糕餅店因個人信仰拒絕為同性戀婚禮做蛋糕,而被告或下獄等案件。

我心裡怎能不急?我絕對不贊成用暴力攻擊任何一間清真寺,也贊成在合理檢驗身分下接納難民。然而,我們必須全面性地思考議題。

思忖著穆斯林移民北美的風潮。想起前幾年穆斯林團體向我居住的市政府申請劃地,要成立穆斯林社區,當時教會竭力禱告,最後他們的申請被駁回了。穆斯林移民北美後,多數相當保守,並沒有真正融入整個社會。人到外地安身立命,喜歡與同族在一起,固然在所難免,然而穆斯林儘管人在西方,仍然是頂封閉的。

以我女兒的好友安娜為例,她是在加拿大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移民之後,大四的學生,平日不上清真寺,但她到現在仍堅持“911事件”是conspiracy theories(陰謀論)。(註6)這是不少穆斯林的看法,但從自小受西方教育的穆斯林口中說出,真叫人吃驚。

但是話說回來,前些日子在一個報紙專欄上,讀到一篇從歷史角度主張,不該分割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文章。這樣的主張目前在加拿大媒體是極不討好的,更引人注目的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穆斯林。看到有穆斯林(儘管是少數)因著西方文化的洗禮,勇於面對真相,還是可喜。

這兩天,我思忖著要怎樣為M103反恐穆斯林提案禱告。在同情穆斯林的社會氛圍下,感覺並不是那麼前途光明。

 

上帝掌權

思索中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的一件事,就是在川普就任前,歐巴馬授意美國和約70個國家代表在法國召開“和平”會議,想要大動作地處理以巴問題,甚至分割耶路撒冷。

當時我和朋友一起為這個問題禱告。其中有人憂心焚焚,大力求主讓氣候變壞,使得各國代表無法出席。而我呢?對著朋友這樣的禱告,我在一旁就是禱告:“主啊,若是袮看為好,就如此行吧!”

這幾年,在為國家禱告(尤其是以巴或穆斯林難民議題)一事上,我學習到一個禱告的功課,就是除非有主清楚的指示,我學習要按捺住想“告訴”上帝該怎麼做的衝動,就是把事情陳明在主的面前,求主掌權。

還記得,那一天和朋友們憂心焚焚地為法國和平會議禱告完,有句經文浮現心裡:“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詩》2:4)我並不了解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只是內心似乎有份篤定,知道主已掌權。自此每當我想到那個和平會議,那句經文就隱隱浮現,心裡似乎升起一份盼望,想看主如何行事。我曉得全世界一定有許多基督徒也同為此事禱告。

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事情才見分曉。原來,上帝並沒有給壞天氣來阻止他們的意圖,但以巴雙方代表都沒出席,在這樣沒有主角出席的情況下,與會的人一鼻子灰,會議不了了之。(註7)

想到主在此事的作為,不禁啞然失笑。 我不再為加拿大反恐伊斯蘭提案擔心,也不再為媒體掩蓋事實或暗壓新聞心懷不平。我的心平靜下來,明白儘管世界局勢紛擾,新聞報導也不見得給予全面公平的報導,但惟有上帝通曉一切,並且統管萬有。世上的君王和臣宰不過是上帝手中的棋子。

當我們盡心按聖經教導,為萬民和在上掌權的禱告(參《提前》2:1-2),主必垂聽與回應。

 

註:

  1. http://new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shooting-at-centre-culturel-islamique-de-quebec
  2. http://tsecnetwork.ca/2017/02/04/journal-de-quebec-story-of-2016-suggests-quebec-mosque-targeted-because-it-was-muslim-brotherhood/
  3. http://globalnews.ca/news/3235690/man-charged-after-multiple-sexual-assaults-at-west-edmonton-mall-waterpark/
  4. http://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syrian-refugee-west-edmonton-mall-sexual-assault-reaction-racism-1.3973831
  5.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m103-islamophobia-khalid-motion-1.3972194
  6. 有關911陰謀論,只要“古狗”一下,就有各方說法,甚至也有就這主題出書。
  7. http://www.timesofisrael.com/liveblog-january-15-2017/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隱藏的珍寶(吳蔓玲)2017.01.16

PastedGraphic-1 (1)_副本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16

 

昨天,女兒請我們去看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 )。好久沒有看這樣的勵志電影了,我們過了一段很愉快的時間!

《關鍵少數》原文直譯應是“隱藏的人物”,因為這是一個不廣為人知的故事,講述一群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工作的非裔女數學家,以其中三位女性為主軸,在1960年代參與美國太空總署團隊,成功地將約翰・格倫,美國首位太空人送入地球軌道的故事。

這些非裔女數學家都有超越一般人的計算能力,那時被稱為“彩色電腦”(color computers),當時有幾百位,但電影受限,只能濃縮表達。她們在人種、性別的劣勢下,努力做自己,發揮所長,成為人類的祝福。

這些女性個人所付出的努力,自然不在話下,而且也算生逢其時。若他們早生50年,就不會有這樣的太空計劃,供她們發揮所長。然而,在讚嘆她們的努力和成就之外,別忘記她們不過是太空計劃中的一小環節。太空計劃本身相當龐大,是幾萬人一起努力的成果結晶。

PastedGraphic-2_副本

她們之所以能夠在那個環境上,發揮所長,也有先人付出的代價。以女主角凱瑟琳・強生(Katherine Johnson),為例。(插一句話,她可真長壽,今年已98歲,還耳清目明)。電影中有一幕演到父母為了她能夠繼續就學搬家到120哩外,因當時他們所住的州,黑人子弟只能讀到八年級。這是真實的。

然而電影裡沒有說明,他的父母為了自己四個孩子能夠受教育到大學,長長分離了8年。因他父親必須在原住地一間旅館工作,來養活全家。這段時間,他父親只能每隔一陣子,開車120哩,來與家人相會,而養育兒女的責任全部由母親一肩扛起。

她們的成就,固然是本身的資質,也是個人的努力,更是親人付出極大犧牲的代價而有的。

我不禁聯想到,我們都是耶穌基督買贖而來的珍寶,是上帝在萬國中所心愛的隱藏珍寶。也許就像這些非裔女性數學專家,我們一輩子可能不為世人所知,但卻得到自由,可以在基督耶穌裡活出豐盛的生命。

這是因為耶穌基督在兩千年前,為我們付上了生命犧牲的代價。祂甘願受死,被釘十字架,死後三天復活,又在世上待了40天,升天後差下聖靈保惠師到世界上,與信祂的人同住,引領他們,教導他們,使他們脫離罪和死的律,給他們力量效法祂,愈來愈能活出主的榮美生命。

PastedGraphic-3_副本

若是我們仿效世界,也用外在的能力、成就表現,來評估自己,那我們永遠不會找到真正的平安喜樂,更不會找到真我,唯有在耶穌基督裡,我們才知道自己是誰,明白自己的價值,活出耶穌所說的,祂來,是要給我們的那更豐盛的生命(《約》10:10)。

正如保羅所說的,“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也就是我們這些信耶穌為救主的人,有主(這寶貝,主就是那靈)在我們裡面(瓦器),更顯珍貴。

記得查爾斯・衛斯理曾寫一首詩歌中的一句禱告:“Keep me Little and Unknown, Loved and Prized By God Alone.”意思是:讓我保持微小,不為人知,卻惟是蒙神所愛,蒙神所珍惜。這也是我的禱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略過真相中,找平安(吳蔓玲)2016.12.19

pastedgraphic-2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2.19

 

《牛津字典》每年都會選出一個年度風雲詞彙,來反映過去一年的語言表達。而今年,被挑選出來的字是“post-truth”。這字不是新字,不過隨著英國脫歐和美國選舉,今年這個字的使用率比前一年多達20倍。

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呢?《牛津字典》的定義是“形容詞,意味著情感和個人信念比客觀事實,更能影響公眾輿論的情況。”(註1)不少人直接把這詞譯為“後真相”,就像近20年流行用post-前置詞的字,諸如後現代(post-modern)、戰後(post-war)等。

但在這裡,這個前置詞並不是指什麼之後的意思,而比較是“屬於某個時期裡,某特定觀念變得不重要,或是不相關”。《星島日報》把它譯為“真相是次要”(註2),比“後真相”較能表達其意,而我則是把它譯為“略去真相”。老實說,這譯法也是見仁見智,你也許有更好的譯法。

儘管《牛津字典》挑選這個字是針對英語世界的觀察,但“略去真相”已經是相當國際性的風潮。在民主政治選舉上,略去真相的結果就是全民共同承擔。可怕的是,少數人可以操縱略去真相的形勢,以期達到其既有目的,其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pastedgraphic-1

不由得想到最近印尼雅加達特區首長鍾萬學, 被控告褻瀆《可蘭經》,就是“略去真相”的受害人 。他是華裔基督徒。在印尼,基督教人口佔約百分之十,而華裔人口佔百分之一。他可謂是少數族裔中的少數。

因9月份競選演說中,他指出一些《可蘭經》經文,被一些伊斯蘭團體詮釋為穆斯林不能由非穆斯林領導,是欺騙選民的行徑。結果,有人把他演說的影片剪輯後,並加上字幕,讓人看起來,鍾萬學是在批評《可蘭經》。

這位發佈影片者是一位教授,他後來承認自己有編輯影片,造成鍾萬學侮辱穆斯林和《可蘭經》的錯覺。儘管在警方調查下,他已經承認,但鍾萬學仍被警方列為犯罪嫌疑人,本月13日開庭受審,本月20日將進行審判。

pastedgraphic-3

如今印尼全國掀起倒鍾風潮,上週就有十餘萬人在雅加達示威。那些穆斯林根本不理事實真相,一口咬定他褻瀆《可蘭經》。(註3、4、5)

現在看來,鍾萬學首長能夠全身而退就不錯了。然而,有分析認為,若鍾脫罪,又或明年2月成功連任省長,印尼恐觸發更大的反華浪潮。還記得1998年印尼排華血腥事件吧!當中有許多華人基督徒慘死或被強暴,那些照片的影像還歴歴在我的腦海中。

pastedgraphic-4

想要在這“略去真相/真理”的混亂中,找到平安,是絕不可能的。當我們在聖誕節期高唱著《平安夜》的詩歌,記念平安王耶穌降臨時,別忘了也要為祂平安國度的降臨禱告。

對基督徒而言,Truth(真理)不是一項實際或事實真相,而是我們的耶穌。祂曾指著自己說祂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 惟有在耶穌基督裡,人才能有真平安。

不但如此,也讓我們在這記念耶穌誕生的平安季節,為鍾萬學弟兄家人和印尼的情勢求平安,並祝福鍾弟兄仍走入上帝為他訂立的計劃中。

 

  1. https://www.oxforddictionaries.com/press/news/2016/11/15/WOTY-16
  2. http://calgary.singtao.ca/474479/2016-11-16/post-「post-truth」獲牛津字典選為2016年風雲詞彙/?variant=zh-hk
  3.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38298851
  4. http://m.chinese.christianpost.com/article/教授承認刪減基督徒省長鍾萬學原話 造成褻瀆錯覺-22333/
  5. http://udn.com/news/story/6809/2167613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真想保持距離(吳蔓玲)2016.11.21

by-5demayo-1

 

吳蔓玲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2016.11.21

 

老實說,我們是十多年親愛的好姐妹,但是最近我想離她遠一點,保持點距離。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一開口,常被她蓋火鍋或扣大帽。譬如:我說出內心的為難和衝突,她說我論斷人;不然就是咄咄逼人,硬要我照她的想法做。而她的理由是為我好。

她是我們當中的大姐頭,大家很少反對她,因為她古道熱腸,常常有智慧的建議。除此,她還有個少有的特質,就是謙卑。對她有任何指正,她總是欣然接受。但是老實說,很少人會說她錯,因為她平時行事為人實在是眾人的榜樣。

我在主面前自省她對我的指正,我不覺得自己像她說的有論斷人,也不覺得她要我做的是最合適的。我也曾當面說明自己不同意,但是事情累積多了,我真的開始認真考慮和她是否該稍微保持點距離,冷卻一下情緒,隔些時日再重新出發。畢竟,我很珍惜彼此的友誼。

有這個念頭不過一、兩天,早晨起床前居然做了個夢,夢見她。夢的大意是,她曾經歷許多人生曠野的苦境,但主一路保護她;然而,因著生命的苦境,影響到她口中的恩慈,而且現在她人極其軟弱。

夢醒後,我思忖著,是不是自己白天想太多了?然而內心又有一分不忍,夢裡她軟弱的身形,縈繞不去。儘管現實生活中,她顯出來的女強人架勢不曾稍減,我決定找她說去,頂多讓她笑我晚上吃太多,吃飽沒事幹。

by-5demayo

 

我去找她,把自己的夢說給她聽。她聚精會神地聽著,直到我住了口。她才說: “你說的正著。”然後,她解釋自己過去曾面對的艱苦時刻──最親的弟弟童年去世、 母喪、父喪、自己的癌戰等(這些都是我們這幫姐妹們所知道的),但她面對那些人生痛苦時刻時,總是讓自己腦袋忙碌,像玩電動遊戲或數獨等,從不宣洩自己的情感,因為她不曉得怎樣面對(這是我們所不曉得的)。現在,那些逝喪的苦痛在情緒上開始追上來,尤其這兩晚,她痛苦地無法成眠……;同時,她也注意到自己未處理的傷口已影響到她的口舌。

面對她誠實的自述,我自覺汗顏,這些日子只顧自己感覺如何,沒去想到老大姐也有需要的時候。內心輕輕向主認罪(太自我了),也感謝主澄清事實真相。那天,我們一起來到主面前禱告,讓主醫治她的心靈並加添她的心力。我們都曉得,她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我們姐妹們會陪她一起走,並相信主必醫治她到底。

回到家,我感嘆著有太多事隱藏在生活表面的底下,不為人知,我的眼見和感覺,實在不可靠。突然想到,前不久讀《哥林多前書》“愛的詩篇”,“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自己曾經求主賜下更多的愛,愛主、愛人。原來,主正在回應我這個禱告。

主啊,求祢更擴大我的胸懷,叫我能承接祢的愛,愛祢,愛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隔岸觀火(吳蔓玲)2016.10.17

pic1-trump-clinton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0.17

 

每個月,我們聚一次,12個人就像是個小小的聯合國:有非洲辛巴威移民、英格蘭移民、蘇格蘭移民、烏克蘭裔和馬其頓裔——把她誤為希臘人,會惹她不快的。

當然,還有來自台灣的我們。在我們這些分不清華人歷史的朋友眼中,我們就是華裔。

只要我們這群人中的男士們在場,就格外熱愛討論時事,而美國大選是新近閒聊的熱烈話題之一。

pic2-trump-clinton-1

咱們假投票

說來好笑,我們這些住在加拿大的人,誰也沒有美國投票權,但就愛隔著邊界熱談美國大選,還隨著選情乾著急。而今天,不記得是誰出的餿主意,要大家捏著鼻子忍著痛(因兩個候選人不盡理想)來假投票。

我嘀咕著,若是待會兒選票沒有一邊倒,可能要大亂;沒想到結果居然是10比2,我和另一位姐妹成了眼中釘!

由於多數是六七十歲老人家,要早睡早起,平常大家聊到9點多就要回家了,但這一天,卻是七嘴八舌、欲罷不能……我的耐性快要被磨得穿孔了。

總算散會回到家,卻總覺悵然。想了一下,找到了原因,就是我們花了2個小時談美國選情,但卻連一句話也沒有為美國選情代禱。

pic3-by-tpsdave-new-york-city-81533_1280

為萬人和在位的禱告

那要禱告些什麼呢?我翻到保羅建議為在上掌權禱告的那段經文:“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

細思這段經文,赫然發現自己過去讀這段經文,都是把為萬人懇求和為一切在位的人禱告分開看。

但是,這段經文清楚指出,必須為兩者禱告,我們才能夠過敬虔、聖潔、無需太多誘惑、端正且平靜的日子。其中,為萬民禱告的重要性,高於為一切在位的禱告。

這次的選舉主要考量之一,就是大法官空缺握在下一任總統的手中。墮胎、同性婚姻等議題,可由大法官閉門投票決定。

不由想起多年前加拿大前總理保羅・馬丁(Paul Martin)在施政時,曾表示自己個人反對墮胎,但是基於人民墮胎的亂象,而立了新的墮胎法。(註1)

pic4-paul_martin_2004

這是最好的例子說明,當人民道德走下坡時,儘管執政者的個人理念與聖經相合(保羅・馬丁是天主教徒),但是為了治理人民的亂象,有時會被迫做不合於自己理念的決定。

更何況,民主國家的總理或總統不是君王,是受制於民選代表的決定,而理論上民選代表是基於民意行事。

想到保羅・馬丁前總理的兩難決定,我頭一次意識到,在為一切在位者禱告的同時,也必須要為人心禱告。

地上的政府的責任是以人民的福祉為念,治理並保護百姓;然而,政府往往是觀望民風行事。從而,誰當選下屆總統固然重要,但百姓的心靈脫離虛謊、私我的價值觀,重新回歸合乎聖經的價值觀更是重要。

使徒保羅建議我們為萬人禱告,這萬人不但包括我們居住所在國的同胞,更是全人類。所以,在我們為美國選舉切切代禱時,我們也必須祈求上帝的真理能夠顯揚於萬人當中,世界各國的民風能夠回歸合乎聖經的教導,並且救恩能夠遍及全世界。

 

1. “I am personally against abortion on demand, but I believe it is very clear that there must be legislation brought in that will deal with what is becoming simply a mish-mash of approaches.”–Paul Martin (Halifax Daily News, July 20, 1989)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