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要竭力,所以得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呂鴻基        《羅馬書》完整地論 證了人在恩典中因神的信實、被神稱為義,以及經歷成聖。並清楚教導:救恩是始於呼召,成全於得榮耀(《羅》8章)。有了這些基本認識後,我希望從《希伯來書》來思考與救恩相關的恩典與責任、信心與行為的問題。也就是,固然靠行為稱義是不對的,但高舉因信稱義而懈怠的基督徒,下場將如何? 兩個竭力進入         與“努力”及“懈怠”(《來》6:12,註1)相關,《希伯來書》強調兩個“要竭力進入”的救贖境況:第一,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來》4:11)。第二,應當竭力進入完全(《來》6:1,10:14)。          本書雖較少直接論及因信稱義,但毫無置疑的,作者(註2)既堅持因信稱義,亦嚴厲駁斥“行為無關緊要”的主張。 竭力進入安息         《希伯來書》勸勉我們這些信從福音的人,當竭力進入“安息” (《來》4:6-11)。這安息有別於守安息日的安息(參《創》2::1-3;《來》4:4)或進入迦南應許地的安息(《申》12::9,;《來》4::3,5)。         從“存留”(《來》4:1,9)與“進入”(《來》4:1,3,6,10,11)看出,這個當竭力進入的安息,是神已經應許了的恩賜。信主的人已經嚐到安息的滋味(如同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但尚未得到完全的安息。         聖經中起碼提到三種安息:信耶穌而來的安息(參《太》11::28;羅5::1)、2.因順服主而得的安息(參《太》11::29,30),和今生蒙神保守 的安息(參《腓》4:6-8)。此外,作者又提了別的日子(《來》4:7-9),是因為安息的應許仍然是開放的;我們當在現有的安息中,“竭力進入”將來 才會完全實現的“安息”。        “竭力進入”,是指信徒在信心裡的忠心,盡力。神的道,是持守信心的根據,能辨明真正的安息(參《來》 4::12-13);並察查驗我們持守的是否是“竭力進入”的信心,而不是憑處境或外表行為。進入安息要以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參《來》 4::1-3);因為這個安息的應許是從神的道顯明的。 竭力進入完全        作者以“論到麥基洗德”(《來》5:11),將讀者從“律法是訓蒙的師傅”(《加》3:24),引到神所使用的信心方法,和神所設立的選召方式,並點出停留在幼稚的屬靈規條的困窘。        因此,信徒要走出屬靈的幼稚,熟悉仁義的道理,長大成熟,能分辨是非:“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6:1)作者並舉出3組相關的實例(《來》6:1,2):        第一組,是信徒的悔改:懊悔過去追求那些不能使人得救、沒有生命的行為(參《來》9:14),以及沒有實際行動的信心宣言(《來》6:12; 10:38,39; 13:7;參《雅》2:14-20)。        第二組,是外表的禮儀:包含猶太人的各樣潔淨儀式,加上信徒在基督裡所受的水洗禮與靈洗(參《徒》8:14-17;19:3-7),以及按手禮——按手使病人得醫治,或差派祝福的儀式(參《徒》6:6;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主動學習,而非單向輸灌

呂鴻基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有人給我寫了這樣一封信:        3年前,我在校園中聽到福音,決志信了主。畢業、找到工作之後,加入了一個成立時間不久,有活力、熱誠和衝勁,成員也多是青年人與中年人的“年輕教會”。         雖然會友們過著忙碌的現代人生活,工作與家庭用掉了大部分的時間,但大家都很喜歡參加教會的聚會:相仿的年紀與共同的信仰,還可以彼此聯絡感情。        兩年多了, 我逐漸發現,在教會查經的時候,弟兄姊妹並不缺聖經知識,神學用語和聖經經句也朗朗上口,但仍感覺在聚會中存在著不少問題。        我們的查經聚會,是採取輪流帶領的方式。只要是經常參加聚會的人,不論是否願意,都要分擔帶查經,即使是尚未信主,或剛信主卻不熟悉真理的;還有人把帶領查經,變成展示學問與口才的舞台。         我自己也多次負責帶領。起初的時候很生疏,準備時也很緊張。後來有幾回,正巧碰到孩子生病、加班,沒有時間好好準備,也只能臨陣磨槍,交差了事。        難堪的是,有一回,我遲到一個多小時,心想雖然遲到了,但至少還是去聚會,可以和大家聊聊。哪知,一進去,大家齊聲問我去了哪裡,責備我說,輪到我帶,我卻遲到了一個多小時!不知張兄是安慰,還是挖苦:“沒關係,反正等你的時間,正好讓我們好好閒聊一場。”         還有好幾回,帶查經的人,在網上收集了一些似乎相關,但其實講法根本就互相衝突的資料。大家在聚會時,就去討論、批判那資料,爭得面紅耳赤。         還有一次,我把網上的一個大牌講員的解經照搬出來講,結果教會的一個傳道指責那是胡說。         說到在大夥人面前講解聖經,我實在沒有辦法像訓練有素的牧師、傳道們,滔滔不絕講一個小時的大道理。 我為了帶領查經,常常準備了很多資料,可是總覺得還缺少什麼。         不可否認的,網絡上的資料很多。我常常花很多時間搜尋,想下載一些可以使用的資料。可是細讀之後,卻發現零零碎碎,且見解紛紜,把清醒的人都能搞糊塗。        有人建議,聚會時應該讓大家自由討論。可是聖經已經把道理講得很明確了,不知道有什麼好討論的?而且,如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胡亂發問,或是滔滔不絕地霸著發言,又怎麼辦?         這封來信中提出的小組查經聚會中的問題,想來困擾了不少人。我們應該好好談一談了。 目的是什麼?         今天在網路上,大量資料垂手可得。缺乏聖經信息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既然有關信仰與聖經知識的資料,如此容易得到,小組查經還有必要嗎?這牽涉到基督徒參加小組查經聚會的目的。         經常性的小組查經,是造就成熟基督徒的最佳途徑。聽講道、參加特會,常常都只是被灌輸屬靈知識。但主動學習式的小組查經,可以將信仰從知識的層面,帶入信念的建造,與行為的改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