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進入榮耀得勝——《哈該書》2:20-23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年終的回顧:生命必須經過反省         有一個年輕人去學開飛機,學會所有的理論和技術,也學會怎樣起飛,怎樣在空中調控高度、速度、方向,可是,他就是拿不到飛行員執照。為什麼呢?因為他不會降落。        對飛行來說,懂得怎樣降落,也許是最重要的。對於一年來說,懂得怎樣結束,也是最重要的。        因此,在這歲末,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回顧一下今年的歷程,回顧一下我們在年初有過什麼目標或心願,一年下來,完成了多少?我們有沒有半途而廢?有沒有偏離目 標?是不是我們的目標定得太高,需要重新調整?或者,有沒有失敗需要去總結教訓,有沒有罪需要去對付,才能更好地達到目標?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從過去學習功課。我們不是要停留在過去。無論過去給我們的是勝利還是失敗,是光輝還是羞辱,我們都應該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好像保羅那樣,向著標杆直跑。         同時,我們還應該對過去進行回顧和評價,學到該學的功課和教訓,這樣,我們才不會重複以前的錯誤,我們才能夠真正地成長,並且往前走,而不是原地打轉。這就好像蘇格拉底所說的:“一個沒有經過反省的生命,是不值得活下去的。” 《哈該書》的結束:啟示不需要很長         在這一年結束之際,我們也來看一下,先知哈該是怎樣結束他給神的子民的鼓勵的。        《哈該書》包含4篇信息,一篇比一篇短。最後一篇只有3節,內容只有兩句話。可是這兩句話,已經夠分量了。         所以,啟示不需要很長,異象也不需要很長。有時候,只要你從神得到一個意念,一個使命,一個看見,一個感動,就已經夠了。假如我們能夠把主給我們的這份感動化為行動,貫徹始終,我們這一生就不算虛度了。          在這篇信息中,神藉哈該對所羅巴伯說了兩句話:第一句,是有關列國的宣告;第二句,是對所羅巴伯個人的應許。話雖短,但是意味深長——從第一句話,我們可以總結出《哈該書》的末世論;從第二句,可以看到《哈該書》的基督論。          我們也可以說,這兩句話,等於就是《撒迦利亞書》(聖經中另一卷先知書)的大綱。撒迦利亞是跟哈該同時代的先知。大家有機會研究一下《撒迦利亞書》的話,就 會發現,《撒迦利亞書》前半卷都是在講末世,後半卷在講基督。相信是同一位聖靈,在背後感動這兩位先知,使他們的信息,互相呼應、補充和印證。        介紹得夠多了,讓我們來看《哈該書》在結束時,到底講了些什麼。 對列國的宣告:審判—末世論         在這個關於列國的宣告裡,神告訴所羅巴伯:“我必震動天地。”         其實在《哈該書》2:6,神已經講過:“過不多時,我必再一次震動天地、滄海與旱地。”這震動,為的是叫萬國把珍寶都運來,使聖殿充滿榮耀。對當時在艱難、貧窮中重建聖殿的百姓來說,這是非常大的鼓勵。         而神在《哈該書》2:21再一次說“我必震動天地”,卻是要“傾覆列國的寶座,除滅列邦的勢力”。第一個震動天地是要震來,第二個是要震走。這是用典型的講述末世的語言、圖畫,形容神將來的審判。 […]

No Picture
成長篇

釋經講章:進入聖潔豐盛——《哈該書》2:10-19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有一個病人被送進急症室的時候,明明有一把小刀插在他的脖子上,但是他卻大喊腳痛,原來他被推進來的時候,腳在拐角上重重撞了一下。         很多時候人就是這樣,受很小的傷會覺得很疼、很疼,對很大的問題卻完全沒感覺。         我們是不是也是這樣呢?會不會我們平時最最關心的,或者最最感到痛苦的,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對自己最大的需要,我們反而沒有感覺呢?難怪有句名言:人最需要的,就是知道自己最需要什麼。         讓我們來看看先知哈該,是怎樣有技巧地向以色列人指出,以色列人最嚴重的、卻完全沒有意識到的問題。 污穢會傳染         神要哈該用什麼辦法,讓以色列人願意聆聽呢?用提問的辦法。通常你要人聽你的最好的辦法是什麼呢?就是問他問題。         哈該的問題很簡單:一個從禮儀上算為聖的東西,比如獻祭用的肉,如果用兜過這塊肉的衣襟,去接觸其他的東西,那些東西能夠算為聖嗎?答案是不能。         再如果,一個人因為摸到了死尸而染上污穢,然後再去摸其他的東西,會不會使那些東西也成為污穢呢?答案是會的,“必算污穢”。         這表達了一個清晰的原則:聖潔是不能傳染的,但污穢卻可以傳染。       這個原則其實一點都不難明白。不要說以色列人從律法中可以知道這個原則,我們從自然界,從日常生活,也可以看到這個規律——你把乾淨的東西,跟不乾淨的東西 放在一起,乾淨的就變成不乾淨的,不乾淨卻不會變成乾淨的。同樣,把健康的人跟病人放在一起,病人不會因此變得健康,健康的人卻可能因此得病。         從道德或者靈性的角度來說也一樣。做父母的都知道,要小孩子學好非常不容易,即使是一群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年輕人,要叫他們追求聖潔、追求愛主,也是很困難的。但他們當中只要有一個提出:“來,我們打遊戲去”,立刻就會一呼百從。        從人性來講,人自身中向下的力量,總是強過向上的力量。“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並不符合事實。假如沒有很強的外來推動力,人也會往低處流。墮落乃是人性自然的狀態。 古今的盲點       清潔是不能傳染的,污穢卻是可以傳染的,這是一個淺顯的道理。哈該就是要以這個淺顯的道理,指出以色列人的盲點。      於是哈該說:“耶和華說:這民這國,在我面前,也是如此;他們手下的各樣工作,都是如此;他們在壇上所獻的也是如此。”(《該》2:14)       原來神是說,以色列人本身不潔淨,所以無論他們做什麼工作,獻什麼祭物,都變成不潔淨的了。這才是以色列人最嚴重的問題。      […]

No Picture
成長篇

解開自卑情結 ——《哈該書》2:1-9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一位著名的演說家,面對演講室裡的兩百人,舉起一張20美元的鈔票,問道:“誰要這20美元?”有一些人把手舉了起來。 演說家把鈔票揉成一團,然後問:“誰還要?”還是有幾個人舉著手。           “那這樣呢?”他把鈔票扔到地上,又踩又踏,拿起來後,鈔票已經又皺又髒。“現在還有誰要?”           那幾個人還是舉著手,沒有放下。           演說家說:“這告訴了我們什麼?那就是,無論我們怎樣對待這張鈔票,它的價值還是20元。所以,我們還是要它。同樣,在人生的路上,我們會無數次地被擊倒、 被欺凌,甚至被碾得粉身碎骨,有時候連我們自己都覺得自己一文不值。可是,無論發生了什麼,無論別人怎樣看我們,在上帝的眼中,我們並沒有貶值,我們仍然 是寶貴的,仍然是無價之寶。沒有任何事,沒有任何人,能夠奪去我們的價值!我們要永遠記住這一點!”           人怎樣看自己的價值,是非常重要的。人覺得自己有價值,還是沒有價值,會影響他做事的態度,甚至會決定他一生的路、一生的成就。           上帝非常看重我們,祂也希望我們知道,祂有多麼看重我們。耶穌常常鼓勵人:不要怕,不要憂愁,你們可以放心,天父愛你們,我也愛你們。你們在我的裡面就有平安……           所以,聽耶穌的話,我們就可以走出自卑,挺起胸膛,勇敢地走下去。 為什麼會沮喪?           《哈該書》2:1-9,是先知哈該第二次向以色列的領袖和百姓,傳達神的話。神為什麼要再次對以色列人說話呢?因為以色列人正陷在自卑情緒中,需要鼓勵,才能鼓起力量,重新投入建造聖殿的工程。             為什麼以色列人陷入自卑呢?原因有很多。首先,可能是他們動工之後,才真正意識到工程的巨大和資源的短缺。在現實困難面前,起初的熱情很快過去,隨之而來的是失望、挫折,甚至懷疑:“這個工程真的能夠完成嗎?就靠我們嗎?”            再者,以色列人不是在空地上建造嶄新的聖殿,而是在60多年的廢墟,以及16年前不了了之的工程上,重新清理、裝修、建造。改建舊的,總是比造新的困難,所以以色列人搞了很久,可能也只是搬走一些垃圾而已,完全看不到效果,也沒有成就感。這種情況下,灰心喪志是很自然的。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時間上的。那時是7月,按照猶太人的律法,7月是他們節期最多的月份。又是吹角節,又是贖罪日,又是住棚節,一守就是大半個月,什麼事都不許做,什麼工程都得放下。工程一旦被延緩,開始時的那股熱情,也很快就消退了。            這種困擾,是古今皆同的。筆者身為牧者,常常看到,當教會的工作有進展,例如大家的積極性開始高起來,崇拜的人數開始多起來時,卻一會兒一個假期,少掉一些 人;一會兒一個營會,又停掉一些工作。雖然那些往往也是好事,卻使得教會的增長勢頭保持不下去,教會原本的工作受到了干擾、遇見了挫折。            但這就是現實,現實生活永遠都充滿了攔阻、挫折、干擾。 […]

No Picture
成長篇

走出惡性循環 ──《哈該書》1:1-15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學校假期一到,家長紛紛忙著為孩子找節目,今天去這家,明天去那家,後天上某處看表演,再後天去哪個興趣班……           可是,那麼豐富的節目,孩子好像並沒有因此滿足,反倒提出更多要求,期望更豐富、更刺激的節目。            不僅孩子如此,這其實也是現代人生活的寫照:我們很忙碌,可是又沒有什麼真正的成就;我們好像什麼都有,但又好像永遠都不夠;越忙碌,就越空虛;擁有的越多,就越不滿足;越不滿足,就越要找更多的東西和活動來填補;但更多的東西進來,就更加不滿足……變成一種惡性循環。            怎樣才能走出這種惡性循環?怎樣才能找到人生真正的安寧與滿足?我們首先就要反省一下:究竟我們為什麼會進入這種惡性循環呢? 為何陷入惡性循環?            我們從聖經《哈該書》第1章看到的,就是一群進入惡性循環的以色列人。神的話臨到先知哈該,告訴我們這些人的問題出在哪裡: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這百姓說:‘建造耶和華殿的時候尚未來到。’那時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哈該說: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嗎?”(2-4節)            從這句話可以看出,以色列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優先次序擺錯了。他們“沒有時間”建造耶和華的殿,卻有時間建造自己的房屋。他們任憑神的殿荒涼,卻不會忽略自己的住房、家園。他們把上帝的事,放在自己的後面。這個錯誤的優先次序,就是進入惡性循環的根本原因。 * 歷史的回溯            當時的以色列人,剛剛從波斯和巴比倫回到故土。追溯色列國的歷史,北國以色列亡在亞述帝國手中,南國猶大亡在巴比倫手中。亞述和巴比倫對征服的民族,都採取 遷移政策,以消滅其文化信仰,最終將其完全同化。這個政策在北國以色列人身上基本是成功的,他們很快和周圍的民族混雜,變成撒瑪利亞人。但是南國的猶大民 族,雖然被擄到巴比倫,基本還是保存了自己的血統和信仰的純正。            巴比倫征服世界之後,到了主前539年,自己也被崛起的波斯征服。第一位波斯帝國的皇帝,就是《以賽亞書》提到的古列(塞魯士)。            古列對那些被征服民族的宗教,採取懷柔的政策,他允許、甚至資助猶太人回耶路撒冷重建聖殿。就連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從猶太人聖殿奪取的聖物,古列也一併還給猶太人。            第一批的猶太人,就在皇族後代所羅巴伯和大祭司約書亞的領導下回歸,並且很快動工,重建聖殿的根基和祭壇。這記載在聖經《以斯拉記》3-5章,時間大約是主前537年。           可是整體而言,猶太人對回歸政策的反應相當令人失望。很多人已經在外安居樂業,根本不想回去。而537年古列去世之後,波斯的政局也開始動蕩。一直到520年左右,才由大利烏王(大流士),把局勢穩定下來。同年,哈該開始奉神的名說話。           至此,聖殿的工程,已經被擱置了整整16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