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超越改革宗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對《唯獨改革宗──一封困擾的讀者來信》和4位牧者文章的回應 恩霖        改革宗神學和改革宗教會進入中國教會之後,引起了一定程度的爭議和困擾。《唯獨改革宗——一封困擾的讀者來信》(《舉目》59期)就真實反映了此現象。筆者對此有以下的補充: 一、中國教會需要改革宗神學        改革宗神學源於加爾文神學。加爾文神學是對16世紀宗教改革神學思想的系統總結。對後世的神學、教會和社會,有深遠、積極的影響。        加爾文神學的一些觀念,例如上帝的主權和掌管、唯獨恩典、上帝的揀選、榮耀上帝等等,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基督徒對上帝的認識和生活實踐。可以說,今天所有的基督徒,無論是否認同改革宗神學,是否屬於改革宗教會,都從加爾文神學獲益。        基督徒結合自己的教會傳統和生活實踐,系統整理自己對上帝和聖經真理的認識,即會形成自己的一套神學觀念。神學會影響生命和生活——無論當事人是否意識到這一點。        健全的神學是敬虔生命與生活的必要條件,也幫助人遠離異端。過去,中國傳統教會輕視神學的教導和訓練,導致在真理教導和生活應用上出現偏差和混亂,也容易被極端思潮衝擊,被異端派別擄去。現在開始重視神學,是對過去偏差的糾正。        在眾多的正統神學中,為什麼只有改革宗神學在中國教會流行呢?筆者認為原因有以下幾個:        第一,改革宗神學有顯著的特色和優點。特別是作為其基礎的加爾文神學,高舉聖經真理,精神敬虔、莊嚴,內容全面、平衡,體系宏大、嚴整,思維深刻、縝密,論述簡練、清晰。        第二,在中國教會缺乏系統的神學教導、也缺乏與其他正統神學對比、選擇的情況下,海外改革宗牧者率先培訓、推廣改革宗神學,改革宗因而具有“先入為主”的優勢。不過,隨著時間推移,中國教會會更多瞭解普世教會其他偉大的傳統,如路德神學、衛斯理神學、各類靈修神學等,形成各種神學互相交流、互相比較、互相補充、取長補短的局面,目前改革宗神學一枝獨秀的狀況會逐步改變。   二、學習加爾文神學的包容和寬廣        加爾文敏銳地體察到宗教改革的時代需要,完成了《基督教要義》等著作,形成加爾文神學,以糾正天主教錯誤教義,歸回早期教會的純正信仰。        儘管加爾文神學是歷史的產物,但歷經400多年,一直保持強大的生命力,主要在於它不僅堅守聖經真理,而且內容非常包容和寬廣。加爾文神學不是憑空獨創出來的神學體系,而是繼承教會傳統,綜合並發展了前人和同時代的神學思想,在方法上吸收了人類文化的優秀成果而產生的。        加爾文不但有堅定的信仰立場,堅守聖經權威,認真研讀聖經,而且是一位神學思想的集大成者——         加爾文繼承了源遠流長的神學傳統,包括早期教父,特別是奧古斯丁的思想。例如被誤認為是加爾文神學主要特徵的預定論,即來自奧古斯丁。他還繼承了中世紀天主教神學家阿奎那,和奧古斯丁修會的思想方法,以及法國的早期宗教改革思想。         加爾文也吸收同時代其他宗派的神學思想,例如路德的思想。另一位路德宗神學家墨蘭頓,對他的影響更大。墨蘭頓的著作《教義要點》的神學結構和方法論,深刻影響了《基督教要義》的寫作。        加爾文更從其他的改教家處受益,包括慈運理、布塞爾、法雷爾,及布靈格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唯獨改革宗?──一封困擾的讀者來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編按:這是一位長期在教會中,積極參與服事的讀者來函。 由於信中所談的具體現象具有代表性,所以略去人名全文刊登,並邀請幾位牧者,從不同的角度來作回應。四位牧者的年齡、背景都不同,但有3位是畢業自改革宗的神學院。回應內容包含了對神學應有的正確態度,改革宗學者是如何看改革宗神學、衛斯理與阿米念神學,以及教會中面對神學紛爭的處理原則與實際的經驗。目的是希望藉著這些討論,擴展讀者視野的深度與廣度,好在認識基督與教會合一的見證上,都走在上帝的心意之中。 親愛的《舉目》編輯:         平安。         有一事請教:我們這裡有幾個年輕的同工,極力主張改革宗的神學主張,認為家庭教會的傳統源於衛斯理的派別,有阿米念的影響,結果造成教會混亂,現在我們教會內部為此爭論不休,不知改革宗的方向是否正確?         他們主張得救後,還要以律法為行為準則,我很不“阿們”。我贊同得救後應以耶穌為榜樣,以耶穌的教導為準則才對呀,而且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也是這麼說的嘛。        我從信主至今,從不知我們教會是哪個宗派,只知反對呼喊派、東方閃電和安息日會等異端,和極端的靈恩派。         但他們高舉加爾文,好像別的都有偏差,而且說,王明道、倪柝聲、謝模善、李天恩、林獻羔等,我們尊重的家庭教會領袖,都過時了,另一位我們愛的傳道人的道, 也不能聽,因有弟兄會的影響,只能聽少數改革宗傳道人的講道。並試圖推翻了同工會本已制定的、一系列教會建造的安排,包括:培訓講台事奉人員、聖經學習、 全教會禱告等,讓大家只學改革宗神學,要“重建信仰的根基”,說只有讀通了改革宗,聖經才能真正讀懂。        他們教導信徒要常常面對十誡反省自己的行為,為自己守不好十誡認罪向上帝感恩,守律法不為得救只為感恩;而且不允許遲到,遲到5次就停餅、停杯。         很多制度,強調預定論,傳福音不能說耶穌愛你,因不知耶穌是否預定其得救。 對依靠聖靈持懷疑態度,覺得只要照聖經教導行,照十誡等律法和耶穌教導行就是,質疑禱告靠聖靈帶領,是反智主義和凱錫克主義。        以前,我們受的教導是:禱告求聖靈引導,要有聖經的話語臨到,並不離開聖經,也不離開聖靈。有位屬靈長輩說:他們這麼做,是貶低了聖靈,將之置於律法之下。         我很討厭捲入這種爭端中,不知是應該堅持自己的看法,還是附從改革宗的看法?我是否應該另外花很長的時間去瞭解一下改革宗呢?你們那裡是改革宗嗎?你們怎麼處理這樣的爭端呢? 主內 曉蘋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