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基督徒要經過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賀宗寧         我在高中的時候,接受了耶穌做我個人的救主。《羅馬書》8:1告訴我,“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 我非常高興,因為已經因信稱義了。         然而,不久,我就發現,我還是常常軟弱、不斷犯罪。雖然不敢說自己是“罪魁”,至少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不禁問:基督徒因信稱義後,就不需要承擔犯罪的後果了嗎?         屬靈前輩教導我,說,基督徒也要接受審判,但是,不是那可怕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是“基督台前”的審判。甚至,還有前輩告訴我,基督台前,其實是基督徒“論功行賞”之處。如果是忠心的僕人,就會得到獎賞,還可能有冠冕。          什麼是“基督台前”?在什麼地方?基督徒什麼時候接受審判?聖經《哥林多後書》5:10說,“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羅馬書》14:10也說,“你這個人,為什麼論斷弟兄呢?又為什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這兩處的“台”,都是judgment seat,審判席。而且,每個人都要按著所行的“受報”。         這似乎與屬靈前輩的教導不太吻合。但因為先入為主,我就一直認為,基督徒接受審判,是在基督台前,而不是千禧年後的白色大寶座前。白色大寶座,是給不信的人預留的。至於我們在什麼時候受審判,大概是在教會被提、我們半空中與主相遇以後……         多年來,我在教會主日學及培訓的時候,多次教過《啟示錄》。每次教到《啟示錄》20章時,總會有些疑問。不過,我常常以老師的身分,囫圇吞棗,含糊帶過。 《啟示錄》20:11-15的經文是: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祂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        我的疑問是,如果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只給不信的人,為什麼要多此一舉,拿出生命冊?不信的人,他們的名字肯定沒有記載在生命冊上!         最近,我再仔細看這5節經文,發現這裡可能有兩次審判。一次是在12節,一次是在13節。在12節,海、死亡與陰間,都還沒有交出死人,到了13節才交出。13節開頭“於是”一詞,原文為kai,英文為and,表明是在12節之後,再有一批死人,從海裡、死亡與陰間交出來受審。         兩次審判的過程,都一樣——有“案卷”(books)展開,每一個人都按照他所行的受審判。這些案卷,當然是記載了人一生所行的事,人就像《哥林多後書》所記,“或善或惡受報”。就算我們到時記性不好,這些案卷也會提醒我們一生做了什麼。         奇妙的是,審判的過程,雖然是按照案卷所記的審判。但是,判決的標準卻非如此。15節說:“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這樣看來,第一,在白色大寶座前受審的,有人名字記在生命冊上,也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第二,雖然受審的過程中,每個人都看到自己是罪有應得的(包括信徒),但是,那坐在寶座上的上帝,卻用生命冊來宣判——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的,也就是被揀選、名字記在生命冊上的,就不被扔進火湖。因為,這些信徒雖然有罪,卻因信稱義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在那榮耀的地方 ──解讀《啟示錄》22︰1-5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沙偉亙            回首2012年,我們發現,一位又一位屬靈的典範回到了天家,享受安息。這當中包括“牧師中的學者”約翰•斯托得牧師(Rev. John Stott)、在香港教會史上有著精彩一頁的鄧溥年牧師,和華人教會界敬重的釋經、講道權威沈保羅牧師等。原來,回天家近在呎尺﹗             在《約翰福音》14章,主耶穌應許所有的信徒:“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哪裡。”(《約》14︰1-3)              多少年來,追隨主耶穌基督的信徒,因這個應許得盼望。  一             人用盡想像力去猜測天堂,最終卻發現,人的想像力和理解力是如此的有限,很難勾勒出天堂的樣子。            在《啟示錄》中,天使領著使徒約翰看到很多異象。在22章裡,老約翰看到聖城新耶路撒冷,隨著上帝榮耀的寶座,降臨到這個世界。老約翰記下了天堂的景象,流淌著生命水的河、生命樹,和樹上的果子等。從這一瞥當中,我們可以更肯定我們的盼望之真實,也對那榮耀之地有深一層的瞭解。            我有幾位到大海浮潛過的朋友,都向我描述了在那美麗、清澈的海水中,海中的生命如何倘佯的優美圖畫。在《啟示錄》中,天使讓老約翰看到的是一條有生命水的河,這條河“明亮如水晶”。筆者想像著那幅圖畫,相信一定美麗得超乎人的想像。            聖城新耶路撒冷從天上降臨到世界上,在這榮耀之城當中,那曾經失落的伊甸園也成為永恆之城的一部分(註1)。在《創世記》中,因亞當和夏娃犯罪,人類的始祖被逐出伊甸園,伊甸園的入口被火劍封鎖。從此,一代代人類用盡辦法,想回到那美麗的家鄉。            上帝啟示給老約翰的,就是一個新天新地,所有信徒最終的歸所。在那裡有條河,被解經家形容為“上帝供給祂的子民的豐盛生命,任由他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註2)的永生之河,在新耶路撒冷中,象徵上帝潔淨、聖潔和超越的榮耀。            在《約翰福音》中,主耶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生命的泉源,是永遠不斷,並且湧到永生的。在我們活在世界上的短暫時間裡,在我們盼望新天新地的生命河之時,我們可以透過主耶穌,去淺嘗那永恆的滋味。 二            在新耶路撒冷中,上帝的寶座不再遙不可及,而是就在那裡,與所有屬上帝的子民同在。坐在寶座上的,除了創造天地萬物的創造主以外,還有那死在十字架上並戰勝死亡的羔羊。因這寶座的崇高與象徵意義,從它流出的生命水的河也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             從寶座中流出的活水,貫穿新耶路撒冷,屬上帝的每一位子民,都受這活水的滋潤。在這條河的兩旁,生長著生命樹,果實可作食物,葉子可以治病。從寶座流出的生命之水,滋潤著生命樹,而生命樹則供給聖城子民的需要──上帝是一切的源頭,無論在天上,還是在地上,這是永遠不變的。            生命樹是猶太人描寫樂園時,慣用的一個特徵。在樂園當中,生命樹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新天新地裡,人們要回到生命樹前,享受上帝藉生命樹賜給的永生。羅偉博士在註釋書中說,這一切“是基於‘羔羊所為’,因為當祂以其身體為我們打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之後,至聖所之門就此打開,而人重回‘伊甸聖所’之路也就再次開啟了。換句話說,因著羔羊的寶血,進到生命樹的途徑已經重新打通”(註3)。 三            幾千年來,無論是透過哲學還是宗教的方式,人們一直尋找著最終的歸宿。“天堂”的概念,存在不同文化、宗教信仰的人心中──佛教徒稱其為“彼岸”、“極樂世界”,道教稱其為“天庭”,其他諸如印度教的“天界”、回教的“天國”(Jannah),都是形容人的生命最後要前往的地方。天使領老約翰看到的新天新地,是上帝榮耀極大的彰顯,同時也是人心中一直渴想的家。            透過主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恩,凡是悔改、信靠祂的人,都能夠成為上帝國的子民,在新耶路撒冷裡,得見上帝的羔羊的面,在祂的面前事奉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