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怎麼還沒把自己嫁出去?(嫣然)

嫣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晚上在家裡柔和的燈光下,心情放鬆地看著書。突然,來美休假的女友N打電話來告別。她假期結束,明天就要飛回中國了。於是我們在電話裡互相祝福,並互囑以後仍彼此代禱。 我特別請她為我的婚姻禱告。她很不解地問我:“你到底怎麼了?還沒把自己嫁出去?”她比我小好多歲,卻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多年前我來美國留學,為了解決身份問題,匆忙地找了個美國人結婚。雖然順利地拿到了綠卡,但老公人品低下,言行惡劣。我跟他一起生活,非常痛苦。從結婚第一天開始,就以淚洗面。沒幾年,老公就有了外遇,最終離婚。 經過這場磨難,我不敢再把婚姻當兒戲。我決定不再犯錯,一定要找對人再談婚論嫁。這樣一來,就耽擱了好多年。 隨著年紀漸長,家人、朋友都開始為我著急。我也期望早點結婚。在美國隻身一人,的確感覺很辛苦。 週日在教會做完禮拜,真不想回家。教會裡那麼熱鬧,弟兄姊妹噓寒問暖,說不完的話。一回到家,黑燈瞎火,冷冷清清的,情緒一下子就從山頂跌倒谷底。 我生病的時候,會自怨自憐。又擔心以後年紀大了,沒人照顧怎麼辦? 平時工作忙的時候還好,一到放長假,就最難熬了。朋友都拖家帶口地出去度假了,一邊遊玩,一邊迫不及待地往微信上放照片、曬幸福。尤其是有小孩的,幾乎天天狂貼寶寶的照片,把微信都快貼爆了。此時我就特別渴望結婚,每看到一個男生,我就先瞄一眼他手上是不是戴了婚戒。 以前有過一個弟兄追求我。朋友都覺得我們兩個人挺般配的,可是我就是對他沒感覺。我強迫自己喜歡他,跟他交往了一段時間。然後他提出,互相拜見對方的父母。我開始緊張了。想到要跟自己不喜歡的人走向婚姻,心頭像壓著千斤的擔子,每晚都做惡夢。後來怕到不敢跟他見面,只好分手。 在他之後,也遇到過其他弟兄,但往往一交往,就發現差異太大,就都沒有繼續下去。   是我太挑剔了? 我最怕的,就是被問:“你到底怎麼了?”就像N這樣。雖然好心,卻似無意間用胳膊肘頂了一下我的肋骨。我深呼一口氣,慢慢跟她解釋:這些年,我實在沒有碰到合適的。 沒想到,N開始給我做思想工作。她說,上帝造女人是為了做男人的幫手。我各方面那麼優秀,不結婚,不就白白浪費了?再說我年紀越來越大,眼看生育都快成問題了,為什麼擇偶的標準還這麼高? 她說,上帝從不誤事,說不定祂早就為我預備了。是我自己太挑剔,不順服上帝,或者太堅持自己的主見,太鑽牛角尖了。好比那個在洪水中,等待上帝救援的死心眼老太太,上帝派了小船、大船、直升飛機去救她,她都不肯,非要等天使來,結果淹死在洪水中了。以前那些弟兄中,肯定有上帝預備給我的,卻被我錯過了。 她又說,她讀過一個見證:教會裡有個條件非常優秀的弟兄,一直單身。他跟上帝求配偶,並承諾,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只要是上帝賜的,他就接受。結果在禱告中,上帝讓他娶一個瞎眼的姊妹。他想來想去,想不通。但既然已經允諾了上帝,就憑信心結了婚。沒想到,婚後那位瞎眼的姊妹復明了,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她的結論是我沒有信心。她說,只要上帝放到我身邊的,就是祂賜的;只要是祂賜的,就是最好的。我卻對此不相信。 她說,以前的女人沒有選擇的權利,到了年齡,父母讓嫁誰就得嫁誰。夫妻兩人有再大的不同,也這麼過了。現在的女人非要自己做主,挑來挑去,結果把自己給挑剩下了。 亞伯拉罕連兒子都敢獻給上帝,我卻不敢把婚姻的決定權交給上帝,以致至今沒進入婚姻。否則,哪有這麼難的?教會弟兄再少,總有幾個單身的吧?什麼喜歡不喜歡,又不是少男少女談戀愛!這年齡早就過了浪漫的季節了。再過幾年,等化妝都遮不住皺紋,就更找不到對象了。 她要我找一個工作穩定、四肢健全的弟兄,憑信心嫁了。就算對方有天大的缺陷,求上帝改變他就行。只要對上帝有信心,上帝一定祝福我的婚姻,以後一定幸福、美滿。 聽完她的話,我感覺不是被頂了一下肋骨,而是被棒球棍打了腦袋,完全暈了。 掛了電話,我如同枯坐在爐灰中的約伯,緩不過勁來。我因為看到那麼多不幸的婚姻,自己又經歷過離婚,深感婚姻是多麼神聖卻艱難。我總是指望,上帝會記念我對祂的信靠,看到我不搶在祂的前面,雖然寂寞,卻堅心等待,有一天會讓我遇到合適的人。 怎麼在別人的眼裡全反了?而且貼上了心高氣傲、太挑剔、不現實、不順服的標籤?上帝啊,我好累啊!我等不動了! 再次哭著嫁人? 腦子木了半天,漸漸又可以思考了。我突然想起以前聽到的一則童話故事:一個老人住在林間小屋裡,專門等待長途跋涉的旅人,熱情招待他們吃喝,並請求他們留下過夜。老人跟路人允諾,他有一張神奇的床,再高、再矮、再胖、再瘦的人,只要睡到那張床上,大小都會正好,舒服得不得了。為了睡一睡這張神奇的床,疲憊的路人就會留下過夜。 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根本不是一張會變長、變短、變大、變小的床,而是老人把高個子鋸短,矮個子拉長,胖子擠瘦了,瘦子充胖了,來適應那張床。只要一個晚上,旅人就被整得不成人形,再也不能繼續向前走了。 N讓我“憑信心”進入的婚姻,跟這張床不是很像嗎? 多少年來,人們認為,女人只有通過婚姻才能實現價值。不管怎樣的女人,都得把她改造過來適應婚姻。否則她就不是真正的女人。男人喜歡漂亮的太太,所以一、兩百年前,法國女人為了穿緊身裙而鋸肋骨,今天的韓國女人則在臉上動美容手術。咱們中國女人也不落後,以前有琴棋書畫,現在有烹飪理財,學十八班武藝就為了3個字:嫁出去!  然而這是對的嗎?至少,婚姻不是我的救星,基督已經救了我。以前女人結婚沒選擇,但以前的女人還裹小腳呢,男人死了還讓女人陪葬呢,女人還不算人,算財物呢!以前不一定都比現在好吧? 非得結了婚才算正常人嗎?耶穌、保羅不是都沒結婚嗎? 離婚後這麼多年,好像長途跋涉的路人,很想有張床躺下,不再走單身的漫漫長路。但為了嫁出去,不管合不合適,硬把自己塞進那魔術床一般的婚姻裡,這哪是學信靠、學順服? 單身有單身的艱難,婚姻有婚姻的艱難。無論走在哪條路上,都應當踏踏實實地往前走。若要學信靠、順服,我可以學習那些單身,卻以上帝為樂的弟兄姊妹,在沒有家庭牽絆的時候,一邊熱心服事主,一邊好好享受單身的自由。若要學信靠、順服,我就不應把婚姻當作偶像。有沒有婚姻,都當滿足和感恩。 我不需要靠婚姻來實現我的價值。上帝在我身上的旨意,無論有無婚姻,祂必成就。我不需要男人來欣賞我的容顏,即使我白髮蒼蒼,在上帝的眼裡,我仍舊是祂的寶貝。我不需要生孩子來釋放我的母愛,我現在就可以愛上帝放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我不需要為將來的丈夫學法式烹飪,學小提琴,我現在就可以為弟兄姊妹燒大鍋飯,在詩班五音不全但全心全意地讚美主! 婚姻是上帝給的禮物。但即使沒有婚姻,我一樣靠主的恩典站立。 […]

No Picture
事奉篇

單身也可有個家——回應《教會不是我的家》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現代人傾向晚婚。29歲的容婷,所遇問題的尖銳性,超過她單身未婚的緊迫性(《教會不是我的家》,http://behold.oc.org/?p=25035,見《舉目》70期)。教會應該思考,如何提供一個愛的環境,讓各年齡層的單身都感到安全與受接納。 另一方面,單身者的人生方向,不是僅找個對象成家,而是與已婚者同樣,要清楚上帝給我們個人的使命和託付。 容婷遇到挫折,不是要自絕於教會(參周學信,《為什麼要上教會?》,《舉目》69期,http://behold.oc.org/?p=24111),而是要懂得先為自己打造一個溫暖舒適的窩。根據一些過來人的建議,優質的單身生活還可以加上: 1. 保持心理健康。對單身的身份不卑不亢,不為“非結婚不可”所綁架。 2. 爭取經濟獨立,可以自足。以正確的理財觀,儲蓄養老金。 3. 保持身體健康。 4. 建立好的社會支持系統。在緊急時,有可信賴求助的朋友。 5. 經營一個私人空間,可以邀請朋友相聚。 6. 培養個人興趣。 7. 維繫與家人的關係。 8. 在性試探上,要懂得保護自己。 9. 避免大齡單身團契中的勾心鬥角。 作者為《舉目》雜誌編輯。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不是我的家

愛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聰明幹練的容婷,今年29歲,未婚。3年前,她參與了建立服事團契的事工。初期一切順利。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員的更迭,特別是慕道友人數的增加,單身姊妹在服事時遇到的困擾,她也遇到了。 因為家人都在國內,所以在國外“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容婷,把團契當作自己的家,奉獻了全身心。可是在團契中,有些男性認為 “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要順服”等等,並不尊重姊妹在事工上的付出,及其職分。 有些已婚者,不僅打趣單身的弟兄姊妹,甚至取笑他們。一次吃飯時,容婷幫一位單身的女慕道友遞菜,竟然有人當眾問容婷和那位女士,是不是同性戀?不然怎麼兩人年齡都不小了,還不找男人結婚! 因為願意奉獻,容婷有時候比弟兄做得更多。但也因好脾氣和能幹,分配到更多的任務。最令人生氣和傷心的,她的尊嚴和權益,常在教會中受傷害。使得容婷在團契活動結束後,身心俱疲地回家,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屋子,不僅覺得形單影隻,更對人性失望。 容婷在電話裡跟我傾訴這些事情後的一個星期,我見到了她。她拉著我的手說:“我現在算明白了,教會不是我的家。”我一愣,她解釋道:“上帝才是愛我的。至於教會裡的人……” 我勸她,要用百般的忍耐與愛心,去傳道與服事。她回答,基督徒也要像蛇一樣靈巧。受到逼迫,要學會避開、逃走。 我們都無法說服對方。容婷說,她要“漸漸但適當地退出服事”。這恐怕是無可避免的了。 註:對此文之回應,見談妮,《單身也可有個家》,http://behold.oc.org/?p=25036,《舉目》70期。 作者來自大陸。 現居德國。經濟系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