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三隻小豬

嘯吟        大家一定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三隻小豬想成家立業,各自為自己蓋了一座房子。第一隻小豬比較懶,就近撿了些稻草堆成個茅屋,就住了進去。第二隻勤快一點兒,到樹林撿了些木片、木頭、樹皮,搭成座小屋。第三隻最肯花功夫,從很遠的廢墟里搬回沉甸甸的磚塊,打好地基,為自己蓋了一座結結實實的磚房。         有一隻覬覦他們很久的老狼,很高興能有機會逐個擊破。他找到了第一隻小豬的茅屋,鼓起腮幫用力一吹,稻草就紛紛揚揚地飛上了天。         接着他來到第二隻小豬的木屋門前,用同樣的方法吹倒了木屋(此狼的肺活量特大)。         第三隻小豬的磚屋,老狼可吹不倒了。不僅吹不倒,連推都推不動。老狼一氣之下去爬屋子的煙囪,結果跌進小豬特意準備的開水鍋里。         今年初,美國洛杉磯有一所神學院也發生過一個小插曲:大風甫過,院中一棵大樹倒在地上。幾個神學生跑過去一看,原來那棵大樹雖外形茂盛,根卻札得浮淺,所以一陣大風,就被連根拔起。        沒有在信仰上刻苦進深的信徒,就像馬馬虎虎搭成的房子和沒有深根的大樹--用外錶速成的華麗代替看不見的、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地基和札深根的功夫,結果是經不起任何試探和考驗的;即如聖經上所說的--“有(種子)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太》13:5)□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