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土耳其

土耳其總統強制接收50餘基督教堂(漁夫)2017.07.14

渔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7.14

 

土耳其總統爾多甘的政府,最近變本加厲地對付境內的基督徒。土耳其宗教事務署強制接收了50餘敘利亞(亞述)籍的基督教教堂。在被沒收的教堂裡甚至包括一個位於土耳其東南,有1600年歷史的亞述正教的修聖加百列修道院(Mor Gabriel Monastery)。

其實,土耳其政府在2016年也接收了6座教堂,其中一座也是有悠久歷史的教堂。

迪亞巴克新教教會的牧師古文諾(Ahmet Guvener)說:“政府並非為了要保護這些教堂而接收他們。政府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佔有這些建築。”

土耳其政府長期以來對基督徒都持敵意態度,雖然基督教在土耳其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使徒保羅的時代。

美國的布朗遜牧師(Rev. Andrew Brunson)去年夏天在土耳其沒有成功的政變後被捕。土耳其政府宣稱他幫助了政變的發動。但是,布朗遜說,他那時在土耳其只是從事宣教的事工。他從10月間被捕,現在仍然在監牢裡。最近,他寫信給美國總統川普,要求他介入,幫助布朗遜能得釋放。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聯合國難民組織報告:難民已超越二戰後的人數(漁夫)2016.07.15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7.15

UN Refuguee Statistics

*國際難民:2千1百30萬,國內難民:四千零80萬,政治庇護:3百20萬。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路(CNN)6月20日的報導,聯合國難民組織的統計數字顯示,全世界的難民人數已達到有史以來最高,甚至比二次大戰後的情形還要嚴重。

2015年底,難民的總人數約為6,530萬,也就是說,每113 人中就有一個是難民。(略低於1%的人口是難民)。這個數字在過去一年中增加了580萬。

UN Refugee Report

*每分鐘就有24人流離失所,成為難民。(圖片來源: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on Refugees,聯合國難民組織)

這份報告提出難民增加的原因是:

  1. 長期的戰爭:例如在阿富汗的情況。這種狀況造成長期的流離失所。
  2. 新的或死灰復燃的情況:例如敘利亞與南蘇丹的情形。這類事故的發生頻率日漸增高。

而在此同時,解決難民困境的方案卻是從冷戰結束後日漸減少。

聯合國難民組織將6月20日設立為世界難民日,為的是記念“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們的堅強、勇氣與毅力”。

今年,聯合國難民組織發起一個簽名活動,“#WithRefugees”,呼籲各界簽名要求9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保證:1.難民營的兒童能受到教育;2. 每個難民能有安全的住所;3. 每個難民都能有技能訓練,為他們的社區提供正面的貢獻。

以下是這個報告的五大重點:

1. 全球難民人數超過英國人口總數

全球難民的總人數已經超過了英國的人口。如果把難民當做一個國家看,其人口將是世界第21大的國家。

2. 半數以上難民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及索馬里亞

54%的難民來自這3個國家。敘利亞最高,有490萬難民逃到外國。阿富汗有270萬,索馬里亞有110萬。

3. 近10萬的兒童失去了父母

聯合國難民組織的申請表中有98,400 尋求庇護者是沒有父母的兒童,來自阿富汗、艾利特里亞、敘利亞及索馬里亞。

Un Refugee Mohamad and Ali

*阿富汗難民中的兒童穆罕默德與阿里。他們熱愛體育,夢想成為足球球員

4. 20萬的難民返回家園,10萬難民找到新的居所

在2015年,有200,000 的難民返回原來的家鄉。這其中主要是阿富汗、索馬里亞,以及中非共和國。另外,有107,100 選擇在其他國家定居,其中美國收容最多,有66,500人。

5. 土耳其境內難民最多

在土耳其境內有250萬外國的難民。其次是巴基斯坦(160萬), 黎巴嫩(110萬), 伊朗(97萬9,000) 及埃塞俄比亞(伊索比亞)(73萬6,000), 土耳其已是連續兩年收容最多難民的國家。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自殺炸彈手攻擊土耳其歷史上著名的教堂(漁夫)2016.06.17

文/漁夫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6.17

turkish-church

在土耳其有兩個古老的敘利亞正教村莊。在這兩個村莊之間有個檢查站。最近,一個穆斯林在這檢查站附近引爆了帶在身上的炸藥,造成5人死亡。

英國《今日基督徒》(ChristianToday.com)報導說,這個爆炸事件發生於古老的聖馬利亞教堂(在土爾阿布丁省哈和城)附近。東正教相信,這個教堂是建立於東方博士往伯利恆去敬拜剛降生的基督時,路過停留的地點。 

當地一位記者努李孔諾(Nuri Kino)說:“聖馬利亞教堂在歷史上曾經歷過無數次的戰爭與種族殺戮,但是從來沒有被毀滅過。但是,最近,教堂所有窗戶都被炸碎。我們為犧牲的人而悲痛,不論是土耳其人,庫德人,還是亞述/敘利亞人。”

這一帶的居民對不停的戰爭感到無奈。孔諾說:“我們村民感覺隨時會被攻擊,我們向全世界請求,不要再讓我們受到傷害。最近發生的事對我們來說,完全出乎意料。我們在伊拉克,在敘利亞已經有許多人被殺害,現在,連在土耳其也不安全了。我們疲於奔命,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土爾阿布丁的人不應該如此孤立無助。”

土爾阿布丁位於山區,這個名字的意思是“神僕人之山”。是敘利亞/亞述正教的核心地帶。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在迫害中的土耳其新教基督徒(漁夫)2016.04.15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15

Istanbul

根據《世界守望醒報》(World Watch Monitor)的記者芭芭拉∙貝克(Barbara Baker)的報導,在過去一年中,土耳其基督教(新教)的多個教堂與教會領袖,都受到不斷地威脅與攻擊。這個在土耳其境內極少數的基督徒團體領袖承認,他們感到深度的憂慮與苦惱。

 

基督教會聯合會(Association of Protestant Churches)的伊參∙奧茲別克牧師(Rev.IhsanOzbek)指出,他們爭取真正宗教自由的兩大阻礙:

1.    司法部門對基督徒感到安全受威脅的事,毫無反應;
2.    政府在與其他少數宗教對話時,刻意將基督徒排除在外。

Rev Ihsan Ozbek

奧茲別克牧師

奧茲別克牧師於1973年出生於伊斯坦堡(就是歷史上的君斯坦丁堡,或稱拜占庭)的一個伊斯蘭教的家庭。1982年,他19歲時成為基督徒,28歲就成為首都安卡拉的一個福音派教會的長老。再過4年,他被按立為牧師。2003年他成立了菲利普事奉學校(Filipus Ministry School)裝備在土耳其國內及國外事奉的信徒。現在,菲利普事奉學校在土耳其,巴西,塔吉克斯坦及哈薩克斯坦各有一個分校。

土耳其的憲法承認個人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是,政府卻常常施行對基督徒不利的政策。亞美尼亞基督徒自19世紀以來,長期的在伊斯坦堡有三座教堂。但在2006年11月4日,一個基督徒聚會的場所,被人投擲了六枚莫洛托夫雞尾酒。2007年在一個印刷聖經的工廠,三個基督徒被殺害。

土耳其的媒體經常指控基督教的宣教士。根據當地報紙的報導,在2015年,大約有4500名從穆斯林轉信基督教(新教)。

前述奧茲別克牧師所提及基督徒遭遇的迫害與困難處境的發言,是在2016年1月30日基督徒協會,發表2015年“土耳其違反人權報告”後提出。

 

雖然土耳其的憲法保證宗教與信仰自由,但是,這份報告指出,對於為數約6千到8千的新教徒(其中大約80%都是來自穆斯林的背景)來說,他們在享有基本的權利上還是面對嚴重的障礙。特別是2015年中,一再重複的“嚴重而且在多處地方出現的”對新教基督徒的威脅與實質的攻擊事件。

 

這些事件包括在巴里克斯爾的教堂被人塗鴉,以及在安卡拉對巴提肯博熱克教會領袖的侮辱與攻擊。還有在伊茲密爾的托爾巴里浸信會牧師,在自家的農場工作時,被人用獵槍射傷。而他被射傷之前的兩星期,就親耳聽到附近清真寺的播音喇叭在鼓勵穆斯林要仇恨基督徒。

 

像這類的事件都曾向當地的警察報案,但警察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而在8月份,甚至有明顯針對基督教牧師的網路攻擊。大約有20位教會領袖密集的收到短信,臉書以及電郵的攻擊。雖然這些用伊斯蘭國口吻的網路攻擊(包括警告要殺害他們的信息)的電子郵件都向警方報案,警方也沒有採取任何保護的動作。

 

過了不久,有兩個攜帶自殺炸彈的伊斯蘭國人在安卡拉被捕。在安全攝影機錄下的片段裡,可以看到他們在安卡拉教會附近探測的記錄。

 

土耳其在2000年後不久立法,對少數的宗教群體加以限制。對2000年以後想要立案成立的教會,多加阻擾。因此,在安卡拉有35個小型的新教教會都只能立案為“協會”(association),而不能正式成為教會。

Izmit Protestant Church Inside

即使是奧茲別克牧養了20年的安卡拉克圖盧斯教會,迄今還無法被承認是個正式的敬拜場所。雖然安卡拉的坎卡亞區政府(Cankaya  Municipality)批准了他們計劃要建堂的場所,但卻在去年被國家地產總局(National Real Estate General Directorate)以及宗教事務局(Religious Affairs Directorate)否決,因為他們最後決定在那裡要建一個清真寺。克圖盧斯教會現在把這個案子上交給歐洲人權法庭,希望能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得到一塊可以建堂的場所。

izmit Protestant Church Outside

 

被操縱的信息觀點

 

傳教的權利在土耳其公立學校的教科書裡,被形容為對國家安定的威脅。

 

土耳其的媒體(以及伊斯蘭與國家主義的群體中),不斷地製造一些對基督教信仰錯誤的觀念。政府不停的將“侮辱伊斯蘭宗教”的個人提起公訴,但卻對暴力威脅基督教的人,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雖然在法律上允許傳福音的聚會,但是,地方政府卻拒絕發准證給聚會。

 

2015年底,在伊斯坦堡及一些其他的城市裡,街上出現大幅的廣告牌,污衊基督教慶祝聖誕節。其中有一幅廣告畫面顯示一個嘻皮笑臉的聖誕老人拿著十字架,警告人不要以慶祝聖誕節的藉口去敬拜基督教的神。

 

天主教、東正教與猶太教,都受到1923年洛桑條約的保護。這個條約是現代土耳其建國的基礎。但是自從13年前公義發展黨執政後,新教的社區被孤立。政府甚至不允許“非正式的承認新教的存在”。

 

奧茲別克牧師說:“我們感到焦慮不安,我們常被威脅。我們沒有地方可以敬拜,我們想要表達自己的信仰,又要面對嚴重的障礙。我們接受到的信息是:你們不可以住在這裡。我們盼望政府能夠對我們緩和些,願意開放與我們對話的管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有1,700年歷史的土耳其教堂毀於戰火(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

文/漁夫

Turkey Diyabakir 020816

2016年1月28日,土耳其政府軍與庫德族分裂主義軍隊之間的戰火,將一間位於迪亞巴克(Diyarbakir)城,有1,700年歷史的東正教教堂摧毀。

根據《今日基督教》(Christian Today)報導,原為亞述族東正教的聖馬利亞教堂,被槍榴彈擊中。雖然建築主體仍有殘留,但已無法使用。下面的兩張照片顯示教堂的原狀及被毀後的情形。

迪亞巴克城位於土耳其東南,底格里斯河上游。該城於中古時期建立的城牆迄今猶存,原是個旅遊景點。

迪亞巴克在最早期是屬於赫人及亞述帝國所統治。後來屬於米甸人及波斯人管轄,一直到亞歷山大的希臘帝國的建立。當時的名稱是亞米地(Amidi)。伊斯蘭教哈里發帝國成立後,改名為迪亞巴克。

聖馬利亞教堂屬於敘利亞正教的馬丁主教區。教堂建於主前第一世紀,原為異教徒的廟宇。後來在第三世紀改建成為基督教堂。在過去的1700年間,雖然多經修建,仍持續為敬拜的場所。

Diyarbakir St Mary's Church 020816

Diyarbakir St Mary's Church

當迪亞巴克仍稱為亞米地時,東方亞述教會在此地曾有多位的教父與神學家。是當年聶斯托流派的重鎮。在這教堂內,留有許多的“聖物”(relics)。據說,這些聖物遺跡中包括有使徒多馬的遺骨。教堂內也有很大分量的手抄本經文。

這個教堂東正教的神父約瑟∙雅克布盧(Fr.Yusuf Akbulut)回憶當時的情形說道: “1月28日,我們好像在戰場上,整個教堂都在搖晃,我們以為教堂一定會完全毀壞。”雅克布盧神父的全家都住在這教堂裡。

他告訴《世界展望鏡報》(World Watch Monitor)“我們本來不想要逃離教堂的,但是,當我們往街上看去,只見不停的有爆炸的地雷及砲彈。我們不得不離開這裡。”

雅克布盧神父全家後來在一間旅館內得知,政府軍認定聖馬利亞教堂與庫德族工人黨串聯。

在教堂內發現有大量的彈藥與爆炸物。雅克布盧說,他們並沒持有這些彈藥,可能是他們離開以後,有人放置其中。

Turkey crumbling-church 020816

在1月上旬曾經有協調人員來到迪亞巴克,希望能調停交戰的雙方。協調代表之一的益山∙歐茲別克(Ihsan Ozbek,土耳其基督教協會領袖) 說:“我們祈求雙方,希望他們能各退一步,以免造成武力衝突的持續上升。”

據報導,自12月起,土耳其政府軍已經擊斃500名庫德族工人黨的戰鬥人員。

作者現居加州橙縣。自1994年起 任美國矽谷的民選教育委員16年。多年在華人教會事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他們要什麼?——記一場示威遊行(吳蔓玲)2015.05.04

f6f38316ffb94a4e98fd7f3c1efc1b69-f6f38316ffb94a4e98fd7f3_high本文原刊於《舉目》言與思專欄

對住加拿大首都(渥太華, Ottawa。原為愛爾蘭和法國的基督教鄉鎮。編註)的人來說,在國會山莊(Centre Block)的示威遊行雖不算是家常便飯,但也不是罕見之事。示威遊行者多半會拿著大聲公宣告自己的主張,而喧鬧是必然的一幕示威場景,示威者往往一臉沉重,有的甚至怒氣衝天。

然而,上週五,2015年4月24日,我看到卻是一場平和的示威,甚至有些示威者還帶著微笑。

那一天,國會山莊草坪上飄著旗海。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一眼望去總覺得亞美尼亞三色旗,要比土耳其的紅腥旗平和親切多了。

  100年前的滅族迫害

150424_664a6_rci-m-marching_8-中文當天,正是亞美尼亞被土耳其種族滅絕屠殺100週年紀念日。

不過,身為加害者的土耳其,至今仍不認帳,硬說那亞美尼亞150萬人,是在“遷移”或“驅逐”過程中死亡的。不但如此,多年來土耳其政府用刑法法典,禁止“侮辱土耳其”來嚇阻百姓,不准再提當年這件暴行。

至今,全世界約有20多個國家,承認在1915至1923年期間,土耳其種族滅絕亞美尼亞150萬人。(編註1

Armenians-Turkey-March-LA-2015-4-24只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到現在還不肯鬆口用“種族滅絕”一詞,而是稱之為“20世紀最慘無人道的暴行之一”。

加拿大,是一位亞美尼亞裔國會議員花了11年的時間,經歷艱辛多方奔波,在2004年,才通過立法成功,得以承認的。過程中,涉及的加拿大法律和外交議題,十分複雜。(編註2

何以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土耳其的前身。1299–1923。編註)要種族滅絕亞美尼亞人﹖

有學者專家說,這是一場聖戰。要知道,亞美尼亞是全世界最古老,也是第一個基督教國家,而鄂圖曼帝國信仰伊斯蘭教。也有學者專家,這是民族主義或是當時其他政治因素引起的,與信仰無關。

我想,可能兩者都是吧﹗事件本身相當複雜。   

     蒙聆聽的渴求

話說回來,為什麼這麼悲慘事件的遊行會那麼平和,甚至還有人面帶微笑?

我想,那是因為加拿大政府給予亞美尼亞人表達心聲的自由和機會。(編註3

這情況有點兒像一位加籍老祖母,對照顧二、三歲,正值抗逆年齡的孩子,她傳授之育兒妙招的原理,就是用口表達“以肯定態度聆聽”孩子的意願。

Wittlebee-No-more-meltdowns-at-the-mall舉例來說,當孩子不肯上床時,我們可以一面不斷地說出孩子的心意:“你不要上床睡覺”,來向孩子一次次地確認,聽到他們的心聲,同時一面動手為孩子穿睡衣。如此,你會發現等孩子換好睡衣後,就會乖乖上床睡覺,這是因為他的心聲得蒙聽聞(家有固執幼兒煩惱的讀者,不妨試試此招)。

當然啦,這比喻不見得全然恰當,加拿大政府並沒有一面“以肯定態度聆聽”亞美尼亞族裔的呼聲,卻又一面對亞美尼亞族裔採取反行動。而我想強調的是,人都有心聲蒙聆聽的渴求,而這個渴求需要得滿足。

走筆至此,我忍不住想到,在教會裡,意見不同的發生,是免不了的,但是,我們是否給予那些與我們意見不同的人,有足夠的空間,來表達他們的心聲?並且能夠進一步建立對話的平臺,在基督裡彼此建造?

Brainy School Kid Reading A Book更何況,許多時候,在教會裡意見的不同,往往不是神學或信仰看法有差異,而是做事的方式和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在教會裡,若大家能夠按捺下想達速效的意欲,給予他人空間,“以肯定態度聆聽"不同意見者的心聲,如此,教會裡的衝突與不和,必可大為減少,並且在執行大使命、拓展上帝國度一事上,也會更有效果。

其實,給予聆聽的空間,也是一份愛的表達。

 

編註

1. "Poignant Photos From Around The World Show Armenian Genocide Has Not Been Forgotten"

(《世界各地紀念亞美尼亞大屠殺的淒美照片》)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5/04/24/armenian-genocide-anniversary-world-photos_n_7137936.html

2. "The political game: How one MP fought to have Canada recognize the Armenian Genocide"

(《政治遊戲:一個國會議員如何奮戰,使得加拿大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

http://www.ctvnews.ca/politics/the-political-game-how-one-mp-fought-to-have-canada-recognize-the-armenian-genocide-1.2343214

3. "100 years later, Armenian genocide stories survive on social media"

(《100年後,亞美尼亞大屠殺的故事,在社交媒體上存活》)

http://www.ctvnews.ca/world/100-years-later-armenian-genocide-stories-survive-on-social-media-1.233965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