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胚胎基因工程的最新發展和挑戰(潘柏滔)2015.05.12

人類嘗試用改造性細胞和胚胎來改進和延續後代可以達到甚麼程度?
已經被英國批准的MST技術中, 因為子女的粒線體遺傳病,只有來自母糸, 所以使用這技術生產的父母,極可能篩選男性的改造胚胎, 以防粒線體遺傳病從女兒傳給子孫。
目前,所有文明國家都嘗試禁止胚胎性別篩選。
若改造人類胚胎的技術,無限制地發展, 可引發親子關係的改變: 一個孩子可能有三個以上的父母, 卻不一定有血緣的關係。如,在MST技術捐獻健康卵子的女子,與從改造胚胎而生的嬰兒,並無直接的染色體血緣關係。
父母的權益有沒有與子女的選擇、社會的公益,產生衝突? 父母與子女在社會中的福利和義務,是否需要重新定位?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1世紀全球人類的挑戰(之二) ——生物科技的挑戰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從2002年開始,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國商務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贊助了一系列的學術會議,研討“融合技術”(converging technologies),包括納米技術(nanotechnology),生物工程(biotechnology),資訊工程 (information technology),和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其後出版報告,預料這些技術將給21世紀帶來很多貢獻,如加強人的才能,開闢科學的新領域等。           生物科技的迅猛發展,使 人不能不注意它的發展方向。新興的“超人本主義”(Transhumanism)認為,能否合理與安全地使用現今日益強大的科學技術,影響著人類文明的走 向。這理論認為,人類不單要對疾病發出挑戰,還要主動地進行自身的改造,“尋求進化的自我意識”。            對此,基督徒應持什麼立場呢? 生物科技的迅速發展           生物(包括人類)的性狀,如特徵、生長和功能等,簡單來說,都是由基因控制並遺傳給下一代的。生物科技要改造生物,在生物體外,將不同生物的基因重新組合,再放進生物體內,以此干預生物的遺傳特性,或創造新的生物類型。           從正面來看,生物科技革命無疑帶給人類很多好處:藉著重組基因技術,我們可以改造農作物的質量和產量,如防旱、防害蟲、增加營養、解決糧荒,又可複製牲畜,改良品種等。           人類的不少遺傳絕症,也可藉著基因技術,得到醫治。科學家在實驗室中,通過胚胎幹細胞(stem cells),培養出器官組織,移植到人體,代替失效的器官。           基因工程也可與體外受精配合,使攜帶遺傳病基因的夫婦,生育健康的兒女。           在環境保護上,轉基因的人造細菌,可用於清除污染或人工造雪等生態實驗。納米微生物學的誕生,可修補人體內細胞結構。納米銀(nanosilver)可殺650種菌、無抗藥性、效果持久,且成本低,也可解決病菌產生抗藥性的問題。           可穿式電腦(wearable computer)能幫助殘障人士,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