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在上帝之外,謙卑是拒絕存在的(周學信)2016.09.02

“人的目的是要認識真理,也就是上帝。要做到這一點,他必須清楚自己與上帝的關係是根基於需要。這關係的障礙是驕傲,而補救的措施則是謙卑。自我的無知和驕傲,降低了人的價值。而謙卑正意味著認出自己的需要,給予上帝空間……因此,他得以從自己裡面浮出來,然後上升。他得以成長並達到新一層次的愛,為了上帝,也為了他的鄰舍。”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作家”成了“基督徒”》一文閱後感

李少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翻閱《舉目》第27期(2007年9月),我被《當“作家”成了“基督徒”》的標題吸引了。閱後有一點想法在腦海中徘徊,推動我執起生硬的筆,做少許的回應。 “基督徒”二分法            作者以“常看到周圍很多基督徒──有的是認識自己在神面前的罪……悔改信主的;也有的其實就是聽了‘耶穌愛你,你要不要?’當然要!……於是順理成章被視為、也自視為基督徒了……”為文章的開首。           從文意來看,作者將基督徒分為二類:認真的與不認真的,或是“基督徒”或“被視為、自視為基督徒”這二類。敢問在現實的生活中,是否能夠、憑什麼、應否,去做此分類呢? “作家”二分法           基於這分類,“喜歡文學創作的人”,成為基督徒(按作者的分類是:“基督徒”及“被視為或自視為基督徒”)之後,作品也分二類:作者認為的“基督徒文學”,及“自稱是‘基督徒文學’的‘文學’”。           作者認為,“網路上一大堆基督徒博客的文章,正反映了這個現象”,那些作者的文章,“只是很膚淺地反映他們基督徒的‘身分,即把自己原有文學造詣或功底,撒上一些聖經經句的金粉,便自稱是‘基督徒文學’了”。作者更言,這樣的“基督徒文學”,令人受損甚至絆倒。          且不說把“基督徒作家”這樣二分是否恰當,一向以來,一篇文學作品,能否在文壇上佔一席位,是經過時間的考驗及許多人的評價,“基督徒文學”亦然。所以,作者不必憂慮,讓我們深信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尖銳的語言           作者在文中用了不少尖銳的語言,比如“不是信了主後,隨隨便便繼續發揮以前那一套被世俗主義污染了的思想,然後不加分辨地,用自己高超的文字功底,把這些思想帶進教會裡面”……           這樣尖銳的文字,也許會給那些嘗試在網路上抒抒己見、開拓一下寫作空間的一大群“基督徒博客”作者,帶來一點不舒服的感覺。 作者來自香港,現居加拿大愛民頓。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徒最自私?

海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有位基督徒在網路上發問。因為他兒子對他說:“基督徒最自私,不管做什麼都想得到神的祝福,比如說幫助人、愛人,神都會更祝福。基督徒是不是比常人更自私?”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這現象之所以這麼普遍,是因為這個時代所傳講的“福音”,是一個以人為中心的“假福音”,而不是以上帝為中心的“真福音”。         巴刻在為清教徒神學家歐文(John Owen)的著作所寫的序言中(注1)說:“過去的一個世紀,我們已經用一個替代品取代了古舊的福音……這個替代品……太專注於給人幫助(to be ‘helpful’ to man)──給人平安,舒適,快樂,滿足──而太少關注於榮耀上帝……古舊福音最主要的目的是教導人敬拜上帝,新福音所關心的則是讓人感覺舒服;古舊福音 的主角是上帝,和他如何對待人;新福音的主角則是人,以及上帝如何幫助他。這是天差地別的不同。”          當我們傳福音的面向從神得榮耀,轉移到 人得祝福,那麼,贏得這種“自私”的基督徒,也就不足為怪了。這正應驗了一句話所說的:“你用來得著人的,就是你要他們去得著的。”(What you win them with is what you win them to)。 福音的確是神要給人的祝福,但是跟隨主是需要付代價的。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4-35)          我們所傳的福音如果缺少這個對人的吩咐,我們所傳的就不是真的福音。虛幻的福音,所得到的只是自我欺騙與未經重生的生命。真正的福音才能得著人對福音的委身和忠誠。          如果我們看《路加福音》14:25,我們知道耶穌說這話時,是對著一大群听眾說的。“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他轉過來對他們說。”(《路》14:25)。按今天的話說,這就是耶穌所做的“福音預工”。這對我們今天傳福音的方式,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          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在傳福音時,敢不敢對人發出這種挑戰和要求?我們是否害怕這種要求會得罪人,會把人嚇跑?然而,主耶穌的羊會被要求他們舍己的聲音所冒犯嗎?當然不會,他們會心甘情願地听從 的話。          當代西方、美國的“福音派”(注2)以被造物為中心的“福音”,是非常令人擔憂的。2006年巴拿組織(Bar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