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上限與下限──基督徒該如何關心政治?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于明捷           “基督徒應該關心政治嗎?”大哉問﹗這實在是個既重要,又實際,卻又頗有爭議,更相當敏感的話題。欲解此疑,不妨先說個小故事:十幾位大陸背景的基督徒一起聚餐,有說有笑,其樂融融。其時正值台海關係再度緊張,菜過五味後,自然聊到這一熱點話題。一時間群情陡漲,目標一致,你出謀,他劃策,大有“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之爽。             突然間,有女聲道:“它要獨,就讓它獨唄﹗”此語一出,頓時鴉雀無聲。良久,忽有男聲答:“你再說一遍,我就揍你﹗”其後的情形,大家可想而知──不歡而散。            這是筆者親身經歷的事。其後得知,類似情形在北美華人教會中可謂司空見慣。             這給了我們什麼啟發呢? 四個啟示             啟發一:在現實中,基督徒對政治,可能不是“該不該關心”的問題,而是“如何關心”的問題。生而為人,欲與政治絕緣,實非易事。誠如孫中山先生所言:政治就是眾人之事。也就是說,兩三人之間,就難免有政治。             啟發二:生活在資訊化時代的我們,比古人更難“兩耳不聞窗外事”,而窗外事中少不了政治。因此,現今的基督徒更難遠離政治。             筆者兩次親身感受美國大選的氣氛,目睹許多美國基督徒對總統選舉的熱衷。其狀若非親見,實難想像。             啟發三:中國社會以官為本,中國文化以民族和國家為重,所以才有“學而優則仕”、“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位卑未敢忘憂國”之說。欲叫中國的基督徒不談政治,可謂難上加難﹗難怪在中國有“文化基督徒”、“政治基督徒”。更何況眼下,中美關係、中日釣魚島爭端,國內的貪腐、民主化等問題,正難解難分呢﹗            啟發四:基督徒的政治觀點可能不同,有的甚至截然相反。這有可能導致爭端,危及在主裡的合一。所以,“如何關心政治”,就更要重視了。             怎樣理解?             既然現實如此,為什麼還有基督徒主張遠離政治呢?             古往今來,有不少基督徒不僅主張遠離政治,而且這樣做。從主後3、4世紀的沙漠教父們(Desert Fathers),到流傳至今的“修道主義”(monasticism)者;從宗教改革時期興起的重洗派(Anabaptists),到至今遍佈世界各地的弟兄會(Brethren);從深受時代論神學(Dispensationalism)影響的美國教會,到中國的“聚會所”,及許多家庭教會,基本上都屬於這一類。究其原因,與對如下經文的理解有關:              第一,基督徒是客旅,是寄居的(參《來》11:13;《彼前》2:11),像主耶穌一樣不屬於這世界(參《約》17:16)。              第二,現階段這個世界的王是魔鬼(參《約》14:30;《約壹》5:19),是黑暗在掌權(參《路》22:53)。              第三,所以,基督徒不應愛世界和世上的事(參《約壹》2:15),應思念天上的事(參《西》3:2)。             […]

時代廣場

面對美國大選,咋辦?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一位美國華人教會的牧者來信詢問:        我最近正在禱告,也在教會禱告會上請眾同工禱告,盼望當會眾問到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時候,教會可以有一個符合聖經原則的回答。        目前看到的是共和黨的候選人是摩門教徒,民主黨候選人是現任的總統奧巴馬,他和副總統以及教育部長先後表明認可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不知道《海外校園》雜誌和《舉目》雜誌有沒有收到這方面討論的文章,如果沒有,是否可以組織一些敬虔的資深傳道人討論討論,給眾教會一個引領和啟迪?        因此,《舉目》57期特在美國大選前夕,特請兩位牧者就此議題發表短評。同時,在2013年將就基督徒與政治這個主題,作較深度的探討,敬請讀者關注。 見: 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 http://behold.oc.org/?p=2415 回應二:與其坐而嘆,不如起而行  http://behold.oc.org/?p=2412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美國近來在經濟與國勢上稍顯衰退,但仍然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而美國總統的信仰、倫理、道德、人生觀、世界觀等更直接影響美國及全世界。(編註) 今年美國的選民須在下列兩位候選人中選舉一個為下任總統:         一、民主黨候選人為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Barak Obama),他要競選連任,他數年來支持墮胎合法化,最近公開贊成同性婚姻合法,並於6月15日邀請500位同性戀者在白宮舉行慶祝會(LGBT Pride Month)。         二、共和黨候選人為羅姆尼(Mitt Romney),他是一個摩門教徒。摩門教不相信三位一體真神、不相信耶穌基督的救贖,是徹頭徹尾的“異端”(詳閱《真道手冊》第5章“摩門教”)。         此種情況造成了若干基督徒心中的困惑與不安。在這非此即彼的情況下,基督徒如何選舉?而聖經的教導又是如何? 一、The lesser evil ── “小惡”之人       1.在這兩位極不理想的候選人中,哪一位是較為“小惡”?        2.基督徒是否可以擇其小惡而選之?(世上沒有完全人)。 二、在此兩難情況下,有些基督徒採取“不選”的方式。         但是放棄選舉是否什麼都不必作?我們的公民義務如何? 三、聖經的教訓        1.基督徒應當順服地上的掌權者。“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13: 1- 7)        2.但是當地上掌權者的法令與上帝的旨意有牴觸時,基督徒有責任遵守上帝的旨意,不論付任何代價。正如彼得和眾使徒在逼迫壓力下所作的宣告,“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參《徒》5:29)這是明明白白的反法令(不合上帝旨意的法令)。 四、在此複雜的問題上,人的意見很難作絕對的標準。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二:與其坐而嘆,不如起而行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最近和一些牧長談及美國今年總統大選時,不少人覺得要讓信徒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下作選擇,很是無奈。         其實,選舉總統不同於選聘牧師。我們不應單從“神學正確”(Theological Correct)的角度來看待總統候選人。說穿了,美國總統的選舉是一種政治“妥協的藝術”,是各種族、各群體、各宗教、各階層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決定了 選舉的結果;想要期待一位完全符合福音派信仰立場的總統出現,不太實際。         絕大多數候選人競選期間的政見,執政後會在現實中修正或“被和諧”;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民主體制下,美國總統雖然位高權重,也有重要人事的提名權,但最後決定國家政策和公共議題的(如墮胎、同性戀等),是聯邦及各州的議員和大法官。         與其把希望預存在一位總統身上,不如加勁使力在民意更可以改變的人事上。         如果,有專業見識的基督徒,在各類媒體平台中,大量表達合乎聖經價值觀的優質輿論;如果基督徒的選票人多勢眾,足以影響議員及法官對公共議題的決策;如果基督徒具有18世紀英國克拉朋聯盟(Clapham Sect)的公義能力,世道是可能撥亂反正的。         我盼望,一些福音機構成立智庫(Think Tank),幫助眾教會牧長和信徒,對公共議題作客觀合宜的辨識。各教會的信仰立場中,應附加對公共議題的共識。所有的基督徒父母都“從娃娃抓起”,從小 教導子女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婚姻觀,讓他們在世俗化的狂流中,膽敢與眾不同。我相信這是主耶穌要我們今日積極去作的事,是每個基督徒在公民社會中力挽 狂瀾的可行之道。         編註: 編註: 閱讀此文可同時參考: 談妮,《面對美國大選,咋辦?》http://behold.oc.org/?p=2419。 蘇文峰,《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http://behold.oc.org/?p=2415。 讀者亦可延伸閱讀,參考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於2011年12月出版的英文電子文選《如何選擇一位總統》(暫譯,原書名:How to Pick a President),及《信仰與美國總統》(暫譯,原書名:Faith and the Americ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