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大齡單身,不賤賣

大貓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由於我36歲才結婚,我有幸成為傳說中的“大齡女單”。我的“名聲”,不僅親朋好友遍聞,還在親朋好友的親朋好友中被廣泛提及。他們會在茶餘飯後,好奇又簡略地過問一下:“你那個姓梁的朋友,還沒有男朋友嗎?” 據我觀察,女人30歲以後的約會指數,伴隨著年齡的增長,呈嚴重的反比關係。紅娘隊伍也驟減。我特別記得35歲那年,我的家人和朋友已為我描述“孤獨終老”的凄慘“藍圖”了。 說真的,作為普通人,面對這些,我的心不是不傷痛的,甚至經歷了波瀾壯闊的掙扎。最終,我將我內心的苦澀、無望和焦慮,交給了上帝。上帝讓我在堅定和平安的信心中,抬起頭來。 苦澀、酸楚  我們很多人都讀過《清心守候的女人》,然而守候是伴隨著掙扎的。大多數人沒機會“晉級”到我這種級別的“大齡女單”,不能體會我的壓力和羞恥感——那種感覺,不亞於古代中東女子婚後多年無子所承受的羞恥感,以及家族和社會給予的壓力。我內心的苦澀和酸楚,也不亞於聖經中的拉結和哈拿,在上帝面前傾倒的苦澀和酸楚。 受著親人微妙或直接的嘲諷,看著所謂“成功”人士對我流露的、夾雜著同情和可憐的複雜眼神,有一段時間,我的心情遭透了。我不參加任何婚禮或朋友聚會。我將自己大大貶值,不見任何人,完全封閉。 “閉關”之際,我盡情地與上帝“摔跤”。我將自己徹底地擺在祂面前。上帝啊,我就是這樣,沒有魅力為自己尋找一個如意郎君!我只能用虛偽的自尊把自己包裹起來,不讓人看到我的“失敗”。 狗尾巴草 有一天,我望著草地發呆的時候,上帝讓我看到,過往行人踐踏著狗尾巴草。這些草,被人踩壓之後,又堅強地直立起來。一次次地被踐踏,一次次地挺立起來。沉默已久的上帝,終於開口對我講話:“你看啊,即便是一株狗尾巴草,也有生命的價值!” 是啊,人可以踐踏不起眼的狗尾巴草,但它內在的生命可以讓它重新挺立起來。我一下子醒悟了!讓我的生命有價值的,不是那些在我成功時送上鮮花和掌聲的人,也不是在我落魄時嗤之以鼻的人。我的生命的價值在於上帝!上帝愛我。我完全可以抬起頭來。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勵。那天以後,我“趾高氣揚”地穿梭於親朋好友之間。我不再看他們的眼神,不再聽那些不懂事的人對我的粗魯嘲諷。我深知道,有值得驕傲的東西讓我活著。 過年時,我也誠懇地對父母說:“人生總有不盡人意的事,但也有值得慶幸的事。應當多看看那些值得慶幸的——至少我們有健康,有工作,有吃,有穿,還有我們這一大家人。更神奇的是,我的信仰使我珍視自己。我為自己看到生命的價值而感到滿足、激動!” 他們雖然沒有完全聽懂我的肺腑之言,但我那不同尋常的堅定和平安,多多少少觸動了母親。她附和:“是啊,怎麼都是活著,別太跟自己過不去就行了。你的婚姻,隨你吧。若一輩子不結婚,就跟媽過吧。” 趕快賤賣? 有人說,我是因為太挑剔,才一直未嫁的。這話其實也對。我以前的挑剔,多帶著世俗的標準。但後來的挑剔,是我正視我自身價值後的挑剔。我沒有像家人和朋友所催促的那樣:“過期食品,趕快賤賣吧!”而是堅定心志,向上帝求一個愛上帝的人。 不過,考驗也馬上來了。 在我們家相當有影響力的嫂子,給我介紹了一位年齡相當、有自己企業的成功人士。在她的安排下,我們見面了。這位大哥竟然還對我一見鍾情。然而我發現,他不是基督徒。這樣不行啊!一個沒有基督信仰的生意人,我沒有信心跟他過一輩子。儘管這個人看起來溫文爾雅,但我看過太多失敗的婚姻,決定不鋌而走險。 我真誠地拒絕了這位男士,也向嫂子表示了歉意和謝意。我的這一舉動,激怒了家人。他們以往以為,我不結婚是沒有機會,現在眼看著這一“大好機會”竟讓我白白放棄了!我的母親因此不跟我說話好幾個月,直到我遇到了Ted。 小我7歲 我和Ted認識了2年左右,但我從未想到他能成為我的男朋友。我比他大7歲。他也是一個相當害羞的人。我們倆的性格都不夠自信和豪爽,所以,我們的關係經歷了相當長的朦朧期。 我覺察到他想跟我約會,遂禱告:主啊,我一點都沒想過他,也不瞭解他。在戀愛上,我不想走太多彎路。如果你看我們倆合適,你就讓我的心喜歡他。 首先我要確定,他沒有誤會我的年齡。我在一個合適的機會,向他透露了我的年齡。他沒說什麼,繼續給我發短信。於是我再次趁著合適的機會,強調了我比他大7歲的事。然而我們的關係還在朦朧發展著。 沒有了年齡顧慮之後,我開始全方位地觀察他這個人了。在一個聖誕節前夕,我們一群朋友要準備一些點心。他邀請我去他們的男生公寓做點心。我們做了很多,他熱得滿頭大汗。我們走之前,他給每個幫忙的朋友裝了幾塊餅乾,並開車把我們安全送到家。 他還喜歡講他學來的一點中文。他那有趣的聲調和憨憨的笑容,終於打動了我的心。我真的喜歡他了。 接下來,上帝帶領Ted,他也明白了我的心意。在新的一年裡,我們開始了正式的約會。同年的夏末秋初,我們結婚了。美好的夕陽映照著婚禮的草坪,我們3個人的手,緊緊地牽在了一起——上帝,Ted,和我。 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美好,只有在經歷了很多不好後,人才能真正懂得。單身的弟兄姊妹,打開你的心,靠著上帝來行走這一美好的單身之旅吧,因為精彩不容錯過! 作者定居加州聖荷西。

No Picture
成長篇

失戀報告——尋回我自己

依琢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我們分手了。 塵埃裡的灰姑娘 戀愛之路走得很辛苦。 有一天,你說,為什麼我們彼此吸引,在一起卻不快樂呢? 哎,相貌超過你的要求了,人品也超過了,你就急切地希望我的能力、才幹也達到你的標準。可是,我卻覺得受傷,覺得被挑剔、嫌棄,覺得在你的眼中,我不夠有能力、不夠有品位、不夠獨當一面……總之,達不到你的標準。 同樣,我也在挑你這樣不是、那樣不足,也在傷你。兩個人這樣彼此挑剔、彼此傷害,怎麼可能快樂呢?  當敞開心扉得到的不是接納,而是挑剔時,兩顆心,都受傷了;當彼此都要極力去達到對方的標準,而不能在欣賞和包容中放鬆作自己時,兩個人,都累了。 終於,走不下去了,我們分手了。 我是不是很糟糕?過了麻木期,才忽然發現,原來,心好痛,連帶自我形象也碎了一地。那個樂觀、自信的女孩,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我迷失了自己,不認識自己了。我成了低到塵埃裡的灰姑娘。甚至,不是灰姑娘,而是塵埃。 我確實看到自己一大堆的問題、一籮筐的毛病。我自責、頹喪。但是,將我擊倒的,不是問題本身,是我用受了傷的眼光挑剔自己,我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能、很不行。我走到了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的低谷。我哭著問上帝:天父,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真的很爛啊?  自卑到這個地步 曾經的我是多麼的自信、自視甚高啊!我被大家寵愛著,被誇讚聲包圍著。卻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自卑到這個地步。 ·一無是處 我覺得自己一塌糊塗——丟三落四、缺條理、拖拉、大條……我很無力,我對自己失望。 看到自己興趣不廣,我自卑;看到別人有我所沒有的才華,我沮喪。看教會裡的姐妹對音樂的熱忱,對調色的自信……比較她們的熱情、才華、美,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我問上帝:我呢?什麼才是我的獨特,什麼才成其為我? 我用興趣、愛好衡量自己的價值,用能力、才幹判定自己的地位。沒有找到有意思的嗜好,我就不夠獨特;沒有顯露能力、才華,我就沒有價值。 像孫猴子被五指山壓住那般,我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壓住了,站不起來。 ·我癱瘓了 以前興奮、喜歡的事情,我都興味索然了。那個享受燒飯做菜的我,不見了。那個時不時玩性大發,做點菜餚犒勞自己,成品出爐時會興奮得拍著手跳,也會自得其樂地拿著手機,不停地拍照的我,不見了。 看著冷落在一旁的鍋碗瓢盆,我黯然神傷地想,我的生活果然缺少趣味。 本能夠出色完成的工作,我也徬徨退縮了。那個迎著挑戰向前衝的我,不見了。之前,我膽子大得不得了,什麼工作都敢接,知道靠著上帝一定可以做。現在,接手新的工作,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成一團,彷彿在搬一塊搬不動的石頭。 猙獰的聲音在黑暗中嘲笑我:瞧,這更加證明你不能、你不行! ·打碎自傲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有更加依靠上帝,求祂憐憫我。我靠著恩典,鼓勵著那個卑微的自己:上帝沒有放棄你,你也不可以放棄你自己!上帝,祂沒有對你灰心失望,你也不可以對自己灰心失望! 一天,看到教會地板上有紙屑,我就認真撿起來,心裡想著:“天父,我沒有能力,沒有才華,我什麼都不會做!撿起紙屑我還可以做,我就忠心做吧!我知道,這是你喜悅的。” 導師說,這樣的打擊對你是好的,打掉了你的驕傲——先拆毀你,再重建你,然後,你就可以看自己合乎中道了! Doing和being 我跟導師說,原本還以為我的自我形象很好呢,卻發現,原來這麼差。導師說,你的自我形象確實很好,只是,根基錯了,所以不穩。 是啊,我用眾人誇讚的目光為自我形象的基石,確實太不穩了。當我很在乎的人用不贊同的眼光看我時,或當我看到我的不行時,那原本優秀的自我形象,便垮了一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