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共享互助,你呼我應 ——讀《基督徒寫博客》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讀了《舉目》34期,郭易君的《基督徒寫博客》(下稱《基》)一文,心有感觸,故撰文回應,更為呼應。       有人稱博客(Blog)是“五零”式(零体制、零編輯、零技術、零成本、零形式)的個人出版方式。而基督徒通過寫博客,更是一種網絡時代的傳福音方式。這種傳福音的形式是便捷的,傳播速度是驚人的,影響力是巨大的。        所以,基督徒在寫博客的時候,要慎之又慎。什麼可以寫,哪些事情不要涉及,都要三思而行。對此,筆者就博客的一般性問題,以及博客瀏覽者、博客主人所應注意的事項,簡要討論如下: 核心──共享與互助        博客是一種典型的民間文化(也有人稱其為草根力量),形式自由,題材自由。網民普遍認為,博客是個人性和公共性的結合体,共享和互助是博客的精神核心,也是發展的動力。 趨勢──基督徒寫博客是時代需要        基督徒寫博客是時代的產物,更是時代的需要——基督徒寫博客並不是因為想趕時髦,而是要使用一切可能的方法,通過一切可行的途徑,傳揚天國的福音。        基督徒博客,是一種發展迅速、很受歡迎的傳福音的形式,特別受新一代的年輕人歡迎。與坐在教堂裡被動的聽道相比,這種網絡上的互動更適合年輕人的生活節奏。基督徒博客的高點擊量,即驗証了這一點。        博客也成了一些牧師牧養教會,和教導會眾的輔助手段。“博客在教會內的興起,是一種趨勢。”某基督徒網友這樣總結。 博客——受限制的日記        筆者更喜歡稱呼博客為“受限制的網絡日記”。因為“寫博客”與“寫日記”有許多相似之處,也有不同之處。個人日記是可以無話不寫的,因為日記是純個人的空 間,珍藏著只屬於個人的小秘密,而博客則不同。從原則上來講,涉及到個人隱私或者是某些敏感的話題,是不適合在博客出現的。這並非是勇氣問題,而是正當的 自我保護——當然,如果個人選擇公開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如果我們選擇在博客中坦誠,我們要特別注意,這個世界是墮落的,我們的真誠和坦白,有時會被某些不道德的人利用和傷害。因此,保留一部分只屬於自己的空間,是明智之舉。 瀏覽──不吝欣賞和勉勵        許多事情或者現象,都有正反兩面。如果能夠從正面的角度出發,用積極的態度看待和分析,我們會有截然不同的感覺,以及意外的收穫,同時也更利於事情的發展。        例如,如何看待“點擊率”問題,一味追求點擊率當然不好,但從積極方面來說,高點擊率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網友普遍對何種話題關心或感興趣。我想,這也 是為什麼一些福音期刊網站也關心點擊率——藉此可以瞭解人們關心的話題、某些文章的影響力,以便出版時有的放矢、越來越精彩。        在某博客讀 到一段話,覺得頗有道理,引用在此,與大家共享:“世間萬物沒有絕對,那我們為什麼不擴大別人的優點、縮小別人的缺點呢?用欣賞的眼光去看待我們身邊的人 和事,那麼你會發現你的周圍會出現越來越多的笑臉,你會越來越感覺到生活的美好。欣賞別人的同時,也是對自己的鞭策和激勵,欣賞他人,既愉悅了別人,也愉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基督徒寫博客》一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我是個基督徒,也有自己的博客。我開博客的目的原本是為了讓大陸的親友可以看到我在國外華人報刊上發表 的文章。目的倒不是為了炫耀,雖然很容易被人如此誤會。為此我選擇了一個普通的,在大陸也可以收看到的網站,並以博客的形式轉載所發表的文章。後來也即興 地寫一些感想,因此認識了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博友。        上一期(34期,2008年11月號)的《舉目》雜誌中,郭弟兄的文章說基督徒 寫博客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討主的喜悅,為祂的國度做見證。此話很對,我也很讚賞。然而換了我,如果在開始給自己立下這樣的標準,便可能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因為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我是個軟弱的人,用筆記錄自己在這個主所安排的環境和世界裡所看到、聽到、所經歷、所感受的一切。好日子也罷,壞日子也罷, 我都如實地捕捉和記錄下來。它們不會和別的人一樣,只是一些屬於我自己觀察和体會到的腳步和印跡。這些腳步和印跡或快或慢,或對或錯,都体現了一個事實, 就是我生命的成長過程和自己與主的距離。         我所寫的是我生命的隨筆。通過它們,我認識到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不一樣,現在和將來也會不一樣;認識到在現實當中,一個基督徒的生命不會直線向上,而是曲線向上。從寫作中我得到反省,也從反省當中讓自己看到有主所賜下的平安和憐憫,保守和引領。        這是作為基督徒的我,對於寫博客的心態。自知很不成熟,僅以此參與讀者回應。 祝編安! 穆紫荊於朗潤園,2008-11-25。 作者來自上海,現定居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