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以福音为召命的社会参与

黄药师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近年来,鼓励基督徒重视社会参与的呼声,在华人教会中似乎愈来愈响。也有愈来愈多的基督徒,在社会各处,勇敢地表达意见和价值观。这实在是可喜可贺的。         然而,也有福音机构及教会,因为参与社会及关怀社会,而渐渐忽略了福音的使命(如台湾绝大部分的基督教医院)。还有的教会热衷于政治,使讲台变成政见发表 会,或政党的拉票台(如台湾某大教派)。更有教会,因为政治立场产生纷争,甚至分裂(我服事过的教会,就有两间发生过这样的事),等等。         圣经始终强调的,是我们要成为怎样的人,以及对神、对他人应该抱持怎样的态度,而非要做什么以及参与什么。所以,关键不在于基督徒应不应该参与社会、关怀社会,而是对社会的态度,以及参与社会、关怀社会的动机是什么。 积极的福音召命         使徒彼得和保罗,都鼓励我们不分人、时、地,要积极向外传福音。(参《林前》9:22-23;《提后》4:2;《彼前》3:15)         有些基督徒,因为其他宗教团体在社会关怀上大有影响力,所以不甘势弱,积极推动社会关怀行动。的确,我们基督徒是要好好反省,为何我们对社会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我们也不能用世界的价值观及诉求为标准,来和其他宗教或商业团体竞争。        基督徒爱人、关怀社会,当然能让人由此感受到神的爱。然而,若不能使人得着救恩,则一切都是枉然。就如台湾佛教团体慈济,再怎么帮助人,都不能把人带进天国。         所以我们要学习从神的角度,而不是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世界。否则,慈济人已有这么好的行为,还有必要信耶稣吗?人需要耶稣,就是因为无论人怎么做,都达不到神 的善。因此,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必须先问自己:这是否出于爱灵魂的心?是否因为被基督“十字架”的爱所感动?若只是为了表现或证明我们可以做什么,那就本 末倒置了。 社会责任比传福音更有影响力?         有些基督徒认为,福音唯有透过参与、关怀社会,才有大能。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后,灾区有一位在台湾超过20年的西国宣教士,对我们在灾区传福音的行动大为不满,她大声疾呼:“现在不是传福音的时候!”因为她认为,灾民需要的是救助与关怀,而不是福音。 印度宣教士 K.P. Yohannan曾严厉判批了“若不先喂饱他,他的耳朵就不会打开来听福音。” 的错误观念;他不否认要有社会关怀,但是他提醒我们思考:“社会关怀或责任”的能力,是否大于福音的大能(《罗》1:16)?(注)        到底是“唯有先解决人类饥饿、贫穷、疾病等社会问题,福音才有大能”?还是“唯有福音才能真正解决人类饥饿、贫穷、疾病等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相信的是前 者,那么在贫穷地区,面对随时会饿死的人群,我们就永远无法传福音了,因为光是“永远无法解决”的饥饿问题,就让我们忙不完了。但如果我们深信后一种观 念,就会先传福音,如果他们信了,就算明天死了,也到主那里去了。         这世界注定是将要败坏、灭亡的。如果一个不认识神,而且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垂危的时候,我们是要拼命救他,还是要拼命向他传福音呢?我们得认清楚,什么是金、银、宝石,什么是草、木、禾稭(《林前》3:12)。        当然也有人认为,世界又不会立刻毁灭,基督也不会明天就再来。可是,如果我们缺乏末世的迫切感,我们也会失去传福音的迫切感。可能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请全职传道人?(陈济民)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读完“贺聪的去与留”一文(《举目》48期,2011年3月,p. 4),心中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类似的事确实发生过。与西方教会一、两千年的历史相比之下,我们华人教会只是在儿童时期,有许多可以成长的空间。其中一个经常发生的问题,就是全职传道人的问题。          常有人问﹕一个没有聘请传道人的教会中已经有许多爱主、有恩赐和服事经验的信徒在其中,他们愿意摆上许多业余时间,来全力运作教会,周日则请一些牧者、神学 学者来讲道,甚至有些过路的名牧也常常在讲台上露面。会众中,也不乏有上过神学课程或是勤勉自修的信徒,能将查经带得有声有色,成人主日学花钱买些现成的 教材,再加上网络和参考书的搜寻,自己也可以开班,这样,何需另外花钱“养”一个传道人在教会里?         深一层地思考,这问题本身其实很有问题,它反映的是美国和华人社会中,功利主义的思想和经济挂帅的价值观。圣经谈到这问题时,却不是从这一种角度出发。        根据四本福音书,主耶稣在加利利传道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召一些学生跟从祂,而主耶稣给他们的应许是要使他们成为得人的渔夫。福音书又说﹕最初听到主耶稣呼召的4个人,本来就是打鱼的渔夫。他们都放下了工作跟从耶稣,也就是说,他们转行了。(《马》1﹕14-20)         主耶稣在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传神国的福音,同样,祂的学生最重要的使命也是如此。所以,他们跟着主耶稣四处游行传道。虽然,偶而还会打鱼,却绝不是像以前一 般,靠打鱼养生。圣经没有明言这些人转行以后,如何解决生活的问题。但是,我们知道主耶稣到各处传道时,有人会接待他们(参《路》10﹕38-42),甚 至有一些妇女跟着他们,用自己的财物供应耶稣和门徒(《路》8﹕1-3)。         为什么大能的主耶稣需要学生们与祂一起工作呢﹖《马太福音》记 载说,有一次,主耶稣看到许多人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就对他们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 稼。”(《太》9﹕37–38)神国工场广大,需要众多,主耶稣在世也受时空的限制,自己一个人全时间投入都做不完﹗在《使徒行传》,我们就看到教会发展 到一个地步,12个使徒全时间投入。都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在牧养的事工上,初代教会出现了行政上的漏洞,有些人得不到适常的照顾而引怨言。在这种情形 下,教会进一步地分工合作,使徒们的工作更加专业,只是负责传讲上帝的道(《徒》6﹕1-4)。         在新约书信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分工合作的事奉模式。在《以弗所书》,当保罗谈到教会的时候,他同样是讲到教会中不同恩赐互相配搭,除了使徒以外,当时的教会还有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 这一些与传讲真理有关的人(《弗》4﹕1-16)。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在他的同工团队中,亚波罗的恩赐和工作是属于培养性的,而自己则是开拓性的 (《林前》3﹕6),并且提到主耶稣在世时,就立下传道者靠福音养生的原则(《林前》9﹕14)。         在新约中,我们看到的是﹕由于神国的福 音必需广传,主耶稣就全心全力投身于这工作,祂也呼召学生如此行。这并不是要排除一般信徒的参与,而是神国本身需要许多人全心全力的投入。如今,各地方的 教会都是神国的一部份,事奉模式也应以此为基准。事实上,有许多人发现,在教会中,即使所有的信徒都投入事奉,再加上几位全职的传道人,神国的工作仍然做 不完。         在1970年代以前,北美华人教会为数不多,而且多是讲广东话的老移民教会,根本无力在留学生中间传讲福音。在神的恩典中,神兴起 了查经班,也感动了一些传道人,开始了学生工作的机构帮助这些查经班。当留学生学成就业,而且查经班的人数增长的时候,他们就成立教会,也邀请传道人成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差传 ——大使命的第三重工作

刘杰垣 本文原刊于《举目》42期          《举目》第28期(2007年11月),与第35期(2009年1月),登载了我写的大使命的第一和第二重工作——传福音及植堂。本文将继续叙述第三重工作——差传(Missionary-Sending): 一、使徒时代的榜样           安提阿教会,是使徒时代第一个差派传道人到其他地区传福音,继之植堂的教会。为了推动这项巨大的工作,主差派圣灵,赐他们能力、智慧、知识与策略。            安提阿教会之所以能成为第一间“差传的教会”,与其具备的属灵条件有关。扫罗在大马色路上遇见了主,生命改变,满足了被差遣者的先决条件(参《徒》 9:1-9,22:14);他成为主所拣选的器皿,领受了福音(《林前》15:1-4);在迦玛列门下受教(《徒》22:3);在亚拉伯三年,回顾且审思 明辨;主借着种种的过程装备他,以便日后为主所用;他去耶路撒冷,与雅各、彼得同住了15天,确信“神已经立他[耶稣]为主为基督了” (《徒》:2:36),这福音是神的大能,为要拯救世人,并“叫我把他传到外邦人中”(《加》1:16)……从此,保罗就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徒》26:18-25)。           安提阿教会还有一个人,巴拿巴,是教会中的先知和教师(《徒》13:1)。他以往的经历,少有记载。但他与保罗合作无间,至为显著,《使徒行传》14与15章,曾多次提起他与保罗“二人”。 二、几点重要的原则          《使徒行传》13章1至4节,原则性说明了:           1. “在教会中”,说明差传工作是教会集体性的事工。           2. “有几位先知和教师”,说明不是一人事奉,但事奉者同心合意,各尽其职。           3. 在安提阿教会中,有保罗、巴拿巴、古利奈人、西面、路加等,说明这是一所多族裔的教会,无种族歧视,也没有教育程度与职业方面的歧视。           4. “他们事奉主的时候”,团队的事奉至为融洽,同心等候神的灵感动与引导。           5. “圣灵说”,对圣灵的感动、引导、启示与呼召,至为敏感。           6.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光脚的罗马士兵

晓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38期       几年前,当我为自己的人生去向祷告时,主不断地把一个画面放在我的脑海。在这个画面里,有一个罗马士兵,正如《以弗所书》里讲述的一样,披戴了神所赐的全副武装(《弗》6:10-17)──只是光着两只脚!           神藉这个画面光照我属灵的光景:即使我已有完全的装备,但若没有传福音的心志,就是没有穿上“预备走路的鞋”,我将永远无法得到真实的操练,也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坚强的战士。           正是这个光脚的罗马士兵,最终让我和家人作出回中国传道的决定。如今几年过去了,在中国实打实战的福音事工,把我从一个胆怯小信的平信徒,转变成更坚强,更老练的基督精兵。我禁不住提起笔,与主内弟兄姐妹分享一些感受。 一、重提大使命            基督徒大概都很熟悉这段被称为“大使命”的耶稣升天前告别门徒的经文: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如果我们不得不与亲朋好友惜别,我们最后想说的,一定是心里最惦记的事;当知道自己即将不在人世,我们在遗嘱里写的,一定也会被亲人看重。“大使命”是耶稣 留给跟随他的人的“临终遗嘱”,它是耶稣最看重,最记挂的事。世人留下的遗嘱尚且以法律的方式被严格执行,何况神给他儿女留下的临近末日大审判的嘱咐!         耶稣的门徒和初代教会的信徒,非常明白“大使命”是每个跟随耶稣的人无可推诿、必须履行的义务。所以无论他们悔改信主前是什么背景,从事什么职业,认识基督后,他们的人生就只有一个重点,一个目标,那就是“使万民作耶稣的门徒”。         新约从《使徒行传》到《启示录》,充分体现了早期圣徒对大使命的恪守、专一和热忱。保罗对继承他事工的提摩太说:“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 他当兵的人喜悦”。(《提后》2:4)在他的眼里,耶稣的受难与复活,等于是吹响了世界末日神与魔鬼大决战的号角。这就好比在和平时期,人可以吃吃喝喝, 各行己意;一旦战争来临,人的所有行为计划,都必须作出全新的先后主次的调整。        同样,耶稣对“大使命”的宣告,就是正式拉开了末日之战的 序幕。在这场争战中,人的立场──不管人自己愿不愿意承认──真是像耶稣所说的:“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 12:30)所以人一旦蒙召成为基督徒,就加入了神的军营,正如保罗所说,就不应再“将世务缠身”,要逐渐训练成为“耶稣基督的精兵”。          早期圣徒非常清楚,他们是站在神的一边,为神而战。所以保罗在《以弗所书》里描绘的全副武装的罗马士兵,成为早期教会一个鲜明的代表形象。为大使命所驱动,教会得到了蓬勃的发展。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对大使命是怎样看的呢? 二、“娱乐宗教”?           当今世界的很多基督徒,是在“享乐文化”中浸淫的一代。现代社会任何一个领域的努力和发展,似乎都只有一个目标:让人过得更自由、更享受。现代人的每个需 要,无论是生理上还是精神上的,都被细致地照顾到。层出不穷的新产品,也给人提供更讲究,更广泛的选择。在这种“享乐文化”的影响下,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也开始出现“娱乐宗教”的倾向。           首先是基督徒在娱乐生平的氛围中,逐渐失去了“战争危机感”,大使命不再成为基督信仰的重点。“救世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国宣教的心志与装备

末雁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英国剑桥七杰之一的施达德(C.T. Studd)曾经说过:“有人喜欢住在教堂的附近,听教堂悠扬的钟声和唱诗班优美的歌声,但我却要在离地狱门口一尺的地方,建立一个抢救站!”这就是宣教的心志:对失丧灵魂有强烈的负担,迫切地要把主耶稣的救恩和爱分享给人。 一、宣教的心志必须落实到行动         当我们听了宣教士的分享,参加宣教大会,宣教祷告会,或者主日传讲宣教的信息后,我们会有宣教的感动。感动不是冲动,冲动只能带来灾难。冲动是“票友”的心 态:我喜欢,有新鲜感,有刺激,又可以表现自己。所以我高兴就上去唱几句,没空或心情不好就算了,“玩票”的人没有办法委身。         真正的感动是从神而来,即便有困难,挣扎也不会消失;感动带来委身的行动,包括:         1. 有明确的目标。我们的呼召要清楚,不是看需要而行(因为有太多太多的需要,你不可能满足所有的需要),而是听神对你的呼召──去哪里?做什么?         2. 有明确的时间。例如:我准备一年有两次短宣;我准备五年后到达工场长宣;我准备两年后提前退休,开始在工场带职宣教等。         3. 明确的步骤。从现在到到达工场之间所要做的准备工作。当我们有了明确的宣教目标、时间及步骤后,就能避免亚伯拉罕在哈兰的经历──“一半的宣教心志”:他听从了神的呼召,也出了家乡吾珥,但走到哈兰却停住了,迟迟进不了迦南,直到神再次呼召他。         今天有许多弟兄姊妹听到神的呼召,在宣教的路上起行,但因为各样的缠累──经济需要、家庭生活、儿女教育、个人事业等问题,就在“哈兰”停留了,进不了神要我们去的“迦南”。求神帮助我们。 二、道成肉身的心志         生活在海外多年,渐渐地我们的观念、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与在国内的人脱节。我们能不能超越这些与他们打成一片,成为当地人中的一份子,真心地爱他们,让他们接纳我们,从而有机会接纳我们的信仰,我们的神呢?这是极大的挑战。         每天我都要在网上看中国国内的新闻,看完后心情总是难以平静。一方面国内经济快速腾飞,一方面人们的价值观,道德观急速下滑,对比是如此强烈。假、丑、恶正 在吞吃真、善、美,甚至连一块遮羞布都不用。我们愿意像耶稣那样住在他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吗?这是我每天问自己的问题。 三、宣教的装备         第一是生命的装备,包括与神与人的关系。我们与神要有个人的、直接的关系,而不是二手信仰。到了工场,牧师讲道没有了,团契生活、祷告会、培灵会也没有了, 少有人供应你属灵的需要,相反你要大量的输出。如果没有每天与神有新鲜活泼的交通,很快你的灵命就枯竭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培养自己读经、研经、祷 告、独处的习惯,操练靠主争战得胜,操练面对困难、压力的耐力及操练常常有喜乐的生命。        2000年在云南短宣,一位资深宣教士对我说: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华人教会宣教现况与突破

林安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马礼逊来华已二百年,华人教会从嗷嗷待哺,到如今渐渐强壮,可以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积极参与,这是可喜可贺的进展!然而,目前华人的宣教实况仍是困境重重,问题多多;不少教会的人才、钱财被困在四壁墙内,无法突破重围,这是十分可惜的事。         兹按笔者在各地的观察及有限的资料,试把华人教会的宣教实况,及宣教士数目,作一整体的分享及统计:新加坡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新加坡是华人差传的重镇,新加坡布道宣教中心(Singapore Centre for Evangelism and Mission – SCEM)在2000年作过一次调查,在2002年4月发表如下:新加坡共派出454位宣教士(指在宣教工场超过2年的服事)。在约400间教会中,有 43%是差派的教会,25%认领了一个未得的群体,70%宣教士来自英语教会。这反映出宣教的动员以英语教会为主力,华语教会对差传参与并不热切,差出的 宣教士也不多。 香港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香港的宣教统计最完善,资料也最新,这全靠香港差传联会每年所作的详尽调查统计,而且透过其出版的期刊及网页(www.hkacm.org.hk)对外报告。          香港约有1,200间教会,差出宣教士356位。可喜的是夫妇占71%,25%是单身女宣教士。他们大部分工作于亚洲,约占60%,其他地区包括欧洲有17%及非洲8.47%,其他少部分则差派到大洋洲、东亚、美洲;香港的宣教士可说是分布全球。 北美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北美华人教会约1,204间,美国基督使者协会出版的名录有785间,加上没有上册的教会,大约850间。加拿大华福会在2005年的统计是354间,普遍 都对差传有认识,短宣行动也办得如火如荼,因为在这区有约800个大小的西差会,其中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美南浸信会差会都有超过5,000位宣教士。          海外基督使团(前身是中国内地会)是影响华人教会最大的差会,其创办人是戴德生牧师。他们一家五代委身服事中国教会,感动了不少华人参与宣教,以记念过去宣教士的恩情。目前海外基督使团一千多位宣教士中,约有10%是从世界各地华人教会加入的华人宣教士。           西方差会的宣教大会如Urbana,及Ralph Winter创始的Perspectives宣教课程,均对华人教会的影响深远。今年的Urbana有30%亚裔青年参加,其中华韩各半,这反映出当前华 人第二代参与宣教的动力。华人教会中有不少专业人士、教会领袖及年青人皆研读Perspectives课程,因而对宣教有深入的认识及认同。除了宣教大会 及课程外,西方的宣教书籍及刊物,也提供了华人教会对这方面的认知。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同被建造──从大使命看教会的门徒训练

洪予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24期        笔者应邀外出布道时,常有机会接触到各地(尤其是北美)华人教会的牧者与同工。可以说,无论是私下交流或公开答问的场合,大家很少有不谈到“门徒训练”这个题目的。多年下来,笔者发现:从实践的层面上看, 当前华人教会的门徒训练也算是有点规模;不过若仔细检视,一般传统的门徒训练在观念、型态、与内容方面,似乎还是有值得再思之处。本文将在这三方面稍加评 析,期能抛砖引玉,大家一起来思辨探讨,好让华人教会的门徒训练在圣经启示的光照中不至走偏。 壹、观念:门训是不可或缺的事工,还是酌情办理的选项?        首先,门徒训练常被认为是教会众多事工中的一个选项。在许多教会中,门徒训练并不是基本的、优先的、必要的事工。        我们会听到基督徒彼此这样问:“你们教会做不做门徒训练啊?会众参与门徒训练的比例有多高啊?”让人觉得好像教会的门徒训练是可做可不做,会众也是可参加可不参加。         教会情况允许,就做门徒训练,如果情况不允许,就等到行有余力再做;会众如果有心,就接受门徒训练,要是没兴趣,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也就是说,事工如果有缓急先后,许多人的观念是:主日崇拜、各类团契、关怀探访,这些事工是会众共同的需要,所以非有不可;至于门徒训练,那是为教会中少数有追求、肯摆上的弟兄姊妹所特别开办的,因此优先级只好排在后面。         然而,根据圣经的教导,门徒的训练与造就不应该只是选项,而应该是必要的事工。主耶稣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太》28:19-20)。         多数基督徒一想到这段有名的“大使命”经文,就想到传福音。大使命是要传福音没错,不过大使命不是只有传福音,大使命同时包括门徒训练。         主耶稣颁布大使命时,除了要我们传福音之外,还将门徒训练的工作交给了教会——祂要教会负起“使万民作门徒”的责任。因此门徒训练不但是教会必须做的工作,事实上也应该是教会事工的重心。        更进一步说,主耶稣也很明显地强调:教会的任务不是要训练一部分人或少数人,而是要使“万民”有做基督门徒的心志,然后奉父、子、圣灵的名接受洗礼。         这让我们想起主耶稣所讲的另一句话。祂说:“我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1)。两相对照,我们可以确认教会的两大任务:其一就是对外传福音,使福音传遍天下;其二就是对内造就信徒,使信祂的人都成为跟随主耶稣的门徒。         虽然这两项任务的对象不同,但传福音的事工和造就门徒的事工是必须紧密配合、一以贯之的──教会要把每一个人都完完全全地带到主耶稣、神的宝座前。         然而在许多教会里,门徒训练变成专为少数人特别安排的培训,好像开小灶那样。这情况说明了一个不正常的现象:教会若领了“万民”来信主,作主门徒的却可能只 有“百民”;不是“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而是“羊得生命,有些得的更丰盛”。为什么会这样?问题很可能就出在:我们将传福音、建立教会,与门徒训 练这两项本应一体相连的事工,割裂为相对独立的两个领域。       怎么割裂的呢?我们带领人信主,若不是跟“这人将来要成为门徒”的长远目标连在一起的话,所传的福音可能就有许多亏损。        当代教会在传福音时一个很大的欠缺,就是一味地讲主的爱。我们同意,为了照顾福音朋友脆弱的胃口,我们要先喂他们灵奶,不能一开始就叫他们吃干粮。但这个灵奶必须是为了他们将来能够吃干粮而作的预备;不但能喂饱他们,同时也必须是纯净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福音进中国,福音出中国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历史的巨门       1973年,笔者读到一本小册,深受感动和激励。其 书名是“When China Opens”(《当中国之门开启时》)。作者带着信心的远见,强调:不是“如果”中国的门开启,而是“当”中国这扇巨门打开时,许多在海外的基督徒,有否 预备好自己,去面对这一片广大的福音禾田?         果然,数年之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信心的远见变成了事实,中国这扇紧闭了将近三十年的庞然巨门,竟然于1978年对外开启。于是,每年数百万人次进出中国:探亲、学习、经商、寻根,同时也把福音带进中国,这全然是掌管历史的主奇妙的作为,因为祂顾念中国。 福音进中国         《约翰福音》3:16清楚地说明了神爱“全人类”的心意。也正因为“神爱世人”,复活的主在升天之前,向门徒颁布了“大使命”,要他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使人人有机会听见福音,得着救恩。          在万民之中,中国人的人数最多。根据廿一世纪初的普查显示,中国人口已超过十三亿。身为中国基督徒,向中国同胞传福音是第一职责。正如保罗的心态,虽然他所 领受的托付是作外邦的使徒,他却时时心系祖国。为了犹太人--他的骨肉之亲,得以认识基督,领受救恩,他心里忧愁、时常伤痛,宁愿牺牲自己、成全同胞。         回顾二千年教会历史,我们发现,西方宣教士曾四次将福音带进中国。虽然前三次福音行动,在悠久的中国历史中,如同昙花一现。然第四次则于1807年,借着英国的马礼逊宣教士,不但进入中国,而且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使中国人可以享受福音,将近二百年之久。         身为中国基督徒,当跨进廿一世纪的门槛,当眺望中国浩瀚的福音禾田,念及十三亿骨肉同胞的属灵饥渴,关怀五十五个少数民族的心灵需要时,怎能不从心底呐喊:“中国,中国,你何日才归向基督?”         西方宣教士已在中国的福音工场上劬劳了将近两百年,今天,身为中国基督徒,岂能继续袖手旁观?这是我们该当兴起,与西方宣教士一同配搭,齐心协力,把福音遍传中国的时候了。         身为中国基督徒,“福音进中国,人人有责!” 福音出中国         综览过去二百年中国历史时,发现中国在列强的侵略和不平等条约的伤害下,国家支离破碎、人民疾苦流离,可以用“苦难的中国”来描述。然而,在苦难与压力的背后,主奇妙的作为再次彰显:         十九世纪初,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带来中国,虽然工作艰辛,推展不易,但经过“生命”、“祷告”、“金钱”的献上,以及“流汗”、“流泪”、“流血”的见证,终于在中国的土壤上结出了扎实的果子。          到十九世纪末期,神已经在中国本土兴起一些传道人;进入廿世纪,更多神重用的仆人在各地兴起,领导中国教会继续往前;廿世纪四零年代,中国的大学生自沿海迁往内地,在圣灵奇妙的动工下,许多知识份子归信基督。          1945 年,一百五十三位来自各地的大学生聚集在重庆,参加第一届全国大学生夏令营;1947年,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夏令营在南京举行,四百位大学生前往参加。圣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