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苦難前的“不倒翁”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吳蔓玲 苦難,最討人厭,人見之,莫不遠避。然而苦難防不勝防,避之不及。 在驚嚇、悲痛中,有些人一厥不起,倒在苦難的鐵蹄下;有些人一日度一日,苟延殘喘。然而,有些人卻像絕壁上的花朵,不懼風霜,不怕苦難的欺壓,反倒綻放出美麗的光彩,甚至成為他人的大祝福。 唐美和泉特 唐美·泉特(Tammy Trent)嗓音甜美、輕柔,有說不出的磁性。她是小有名氣的福音歌手,自己寫詞作曲,很有才氣。泉特其實不是她的姓,而是她丈夫的。她丈夫是她的經紀人,音樂事奉是他們共同的事奉。 她15歲那年第一眼看見他,就被吸引。後來發現他也喜歡她,更是喜不自勝。等到她滿了16歲,他們才開始正式約會。唐美曾想用更親密的行為來肯定他的愛,但他委婉地拒絕了:“我愛你……我曉得我們將會在一起,我曉得上帝對我們有個計劃,並且等候是這計劃的一部分……我想得到上帝給我們的、最美好的。” 他們談了7年半的戀愛,才步入禮堂。 他們婚後的感情,比婚前更好。他在各方面大力支持她。他從未對她臉紅脖子粗、發脾氣。有許多次,她做錯了事,他可以對她大吼,但是他就是不動氣。她問他怎麼不生氣?他回答:“因為我永遠不要傷害你!”他這個人說到,做到。 他們是一體的。在靈性、情感、生活、事業上,都是密不可分的。他也一直是她信仰生活的支柱。然而,他們的婚姻生活在第11年嘎然而止。2001年8月,他們一起去牙買加服事。就在回國的前一天,泉特想潛水,一探當地著名的藍礁湖。泉特是潛水能手,唐美就坐在岸上,看著他潛游,等他回來。 然而,40分鐘過去了。海面上看不到他的蹤跡。唐美心裡有不祥的感覺。泉特從來不會惡作劇嚇她。她趕緊呼救。當地派潛水隊員去找他。隨著時間分分秒秒過去,她全身發顫。在這樣的時候,她選擇向上帝──她唯一的倚靠呼求。不管身邊的人怎樣看,她唱著自己想得起來的讚美詩歌,一首一首地唱。 隔天,搜索隊找到了泉特的屍體——那一天,正好是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改變了世界的911事件當天。 她的美好世界隨著泉特的死,崩潰了。她一個人在旅館,看著911事件的報導,不斷地哭泣──為911事件的死傷者哭泣,為自己的失喪哭泣。 她內心有太多的問題。她曉得從上帝的話語中可以找到答案,但她無力查考聖經,只能對上帝說:“主啊,我無法面對這一切。我必須現在就有答案……我沒有耐性搞清楚,也不想猜謎。我不想翻遍整本聖經找答案,我就是必須馬上知道。” 然後,她翻開聖經,答案就在眼前——主一一回答了她內心的問題。她對主說:“謝謝你!” 因為要處理後事,她獨自待在旅館。有一次,她腳軟得走不動,眼睛也昏花。想上廁所,結果摔了一大跤。她坐在地上大哭。為了自己的孤寂,她向上帝要求,差遣一位天使來抱抱她。 不曉得哭了多久,她起身,看見自己的床好亂,就想找清潔女工來鋪床。一打開門,清潔女工就站在門口。清潔女工說,她一直想找她,因為聽到她在哭。接下來,這位女工就抱著她,讓她盡情哭泣,並陪著她哭,為她禱告(這位女工也是信徒)。唐美知道,這正是上帝對她的懇求的回應! 沒有泉特的日子,一片慌亂。唐美花了一年時間重整自己,再次出發。出發的腳步不是快速的,卻是穩定的。今天的她,除了繼續寫詞、作曲,唱詩讚美主,出版專輯外,還常應邀在婦女聚會裡講述自己的經歷,見證耶穌是人隨時的幫助。 卡車司機傑瑞 也許你會說,唐美全職服事上帝,因而上帝給她“待遇特殊”。其實類似的經歷,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有過。 就拿我的朋友傑瑞來說,他是貨運車司機,天南地北地跑。開貨運車的日子是苦悶的,他於是在工作中找樂子:遠遠看有人在舉行婚禮,他就故意放慢速度,然後在靠近時,突然按喇叭,驚嚇新人和賓客……他還把喇叭改造成馬的嘶叫聲。 在傑瑞開朗笑容的背後,有不少傷心事。20年前,他曾因憂鬱症自殺過,但奇蹟出現,沒死成。他想,上帝讓他活著一定有原因,自己的生命是有價值的。他決定好好活下去。從此,他隨身攜帶一條燙金字的藍色緞帶,提醒自己是自殺的倖存者,要珍惜生命,要活出主要自己走的一生。 幾年前,他開車出門,幾天後,收到妻子的電話留音,告訴他,他不用再回家,她已經把他所有的東西搬出去。原來,她在臉書上與自己少時的戀人又聯絡上,重譜戀曲,因而決意離婚。 他一個人開著貨車,沒人可傾聽他內心的痛苦。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曉得:要隨事隨地,倚靠耶穌。 後來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的膝蓋痛到無法走路,更別提開車送貨。不知這是否是長途貨運司機的職業病,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丈夫也是長途貨運司機,也因類似的腿疾,無法開車。對中年人來說,自己變得“無用”了,是極其痛苦的。我朋友的丈夫因而自暴自棄,離家出走。 相形之下,傑瑞儘管日子更加艱難,仍堅定倚靠耶穌。他不被環境打倒,笑口常開。並且,他愛開口見證上帝的良善,鼓勵別人。 前年,傑瑞開刀治癒了腿疾,又開著貨車到處跑了。他還記得當年他痛苦不堪時,在加油站、貨運司機休息中心遇見其他貨運司機,大家都是各顧各的,沒人傾聽他的傷痛。因此,他現在在加油站休息時,總是刻意找其他的司機聊天,聽他們傾訴心事。他還積極推展貨運司機崇拜,鼓勵長年出門在外的司機依時、依地參加主日崇拜。 葛蕾絲夫婦 我的另一個朋友葛蕾絲,患多發性硬化症。這10年來,在教會裡,我看著她從攙扶下邁著軟綿綿的步伐,到完全以輪椅代步,現今甚至必須有人亦步亦趨地推著她,包括幫助她上廁所。 然而每回問好,她總是含笑點頭。她老公羅勃也是笑臉盈盈,總是回答說,一切“好極了”。 仔細觀察他的臉,他沒有自卑,也沒有自憐。就算哪天他滿臉寫著疲憊,也沒有埋怨,仍面帶微笑。我覺得,他大概是禮貌性回應。這樣的生活狀況,怎麼可能常保喜樂? 隨著病況嚴重,葛蕾絲愈來愈安靜。她不再主動開口說話,因為她口齒不清了。不過她的臉總是常帶微笑。很難想像她也曾歌聲美麗、熱心服事,並且熱情好客。 前些日子聽到羅勃的分享,才曉得他們的喜樂是真的。羅勃說,葛蕾絲剛開始發病時,還能夠自理,能照樣打理家務。然而漸漸地,變得衣服要他來洗,廁所要他來清,家裡裡裡外外要他打理。除了上班外,他還要每天煮飯。 他愈來愈煩,也不甘心。他埋怨主:這種日子何時結束?然而他聽見主說:“你可以選擇埋怨,也可以選擇愛葛蕾絲!”他當即做了一個決定,就是無論如何,他都要愛葛蕾絲。 […]

No Picture
成長篇

王的第一戰

關俊雄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大衛是人們熟悉的聖經人物。不少人對大衛的認識,始於他戰勝了非利士巨人歌利亞。大衛成為以色列和猶大的王以後,他以王的身份參與的第一場戰役,敵人同樣是非利士人。雖然,這場戰鬥並不如他戰勝歌利亞的故事那樣廣為傳頌,但非常值得深思。 故事           這段歷史的相關記載,可見於《撒母耳記下》5:17-25和《歷代志上》14:8-17。這兩處的文字相若,但《歷代志上》的記載,多了第12節大衛焚燒偶像,和第17節大衛的名傳揚列國。下面引述《歷代志上》,幫助我們瞭解大衛王的第一戰:          “非利士人聽見大衛受膏作以色列眾人的王,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出去迎敵。非利士人來了,散佈在利乏音谷。大衛求問上帝,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裡嗎?’耶和華說:‘你可以上去,我必將他們交在你手裡。’          “非利士人來到巴力毗拉心,大衛在那裡殺敗他們。大衛說:‘上帝藉我的手沖破敵人,如同水沖去一般。’因此稱那地方為巴力毗拉心。非利士人將神像撇在那裡,大衛吩咐人用火焚燒了。          “非利士人又布散在利乏音谷。大衛又求問上帝。上帝說:‘不要一直地上去,要轉到他們後頭,從桑林對面攻打他們。你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就要出戰,因為上帝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大衛就遵著上帝所吩咐的,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從基遍直到基色。於是大衛的名傳揚到列國,耶和華使列國都懼怕他。”簡而言之,非利士人聽說大衛受膏成為以色列的王,就故意來找碴。大衛2次求問上帝如何應對,順利擊退了敵人。 求問           這時候的大衛,已經是以色列的君王。他的身份雖然改變了,但他積極尋求上帝的同在和引導的心志,並未減退。在牧童時期、流亡時期、君王時期,他始終如一,不因環境、地位的變遷,而改變對上帝的信靠。他沒有因成為君王而剛愎自用,依然謙卑地向上帝求問,因為他明白,上帝才是真正的君王。          求問的結果,是他得到上帝的應允,順利打敗了非利士人。          大衛並未驕傲自滿。他依然把榮耀歸給至高者。他如實言明:是上帝藉他的手擊破敵人,他不過是上帝使用的器皿。          故事並未就此完結。非利士人重整旗鼓,來了第二回合。入侵地點依然如故——利乏音谷。          這時候,換了是我們,很可能想:上次在這個地方,面對同樣的對手,已經打了勝仗。況且,自己是上帝膏立的王,不太可能會在這第二回合失利。所以,不需要多此一舉,為同樣的事情,再次去求問上帝該怎麼辦。          然而,大衛卻沒有假設上帝的指引總是一樣。他“又求問上帝”。結果,非利士人再次敗北。不過,第二回合和第一回合的過程稍有不同——上帝沒有像第一次那樣,回應大衛“我必將他們交在你手裡”,而是應許大衛,祂“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比起第一次,上帝大能的作為更顯性化。          大衛不僅透過信心的眼睛知曉上帝的同在, 他的感官也體驗到上帝的臨在——他“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知道萬軍之耶和華已經向非利士人的軍隊進攻。勝利的果實,比起第一回合的戰役,更為豐盛。“於是大衛的名傳揚到列國,耶和華使列國都懼怕他。”           如果大衛再度迎戰非利士人時,不求問上帝,靠著以前的經驗去應戰,結果會怎麼樣?是打勝仗,還是打敗仗呢?我想,即使他獲勝,他也會失去一些很寶貴的東西,沒法經歷“上帝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那種體驗,那種求問上帝後得上帝應許的感受,那種對祂信靠、和祂緊貼的關係。           不僅如此,還開創了依靠自己的經驗,而不求問上帝的先例。 唯一可靠的經驗           […]

No Picture
成長篇

王的賓客

【八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51-68篇】 王的賓客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當我們聚集來到主的筵席,有四件事是我們所紀念的:(1) 我們是屬主的,因著他替我們受死,因著他以擘開的身體與流出的寶血,為我們的罪擔當刑罰;(2) 他愛我們到底,在仇敵面前,不斷地守護我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23:5);(3)當我們一同 享受主餐的時候,我們將與一切蒙他恩典救贖的人,同成為神家中的一份子;(4) 當主再來的那日,將宣告教會是他的新婦,並為他一切的仇敵帶來最後的審判(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參《林前》11:26)。            大衛王,亞當的後裔,知道身為罪人卻蒙恩典得救是什麼意思;他知道要依靠神的安慰與保護;他知道在面對仇敵攻擊——不論是肉體上或情感上——的時候,要宣告 神的得勝。同時,大衛也是基督的預表,知道如何與不配的、軟弱的、無助的人分享筵席(《撒下》9:3,6-7,13)。            這個月我們所要閱 讀的詩篇(51-68),除了第66與67篇外,我們可以從小字標題知道,皆是大衛所寫,即便是第66與67篇,讀起來也和大衛的心思與筆觸相近。當我們 閱讀這些詩篇的時候,讓我們一起呼求神來對我們的心說話;讓我們一同咀嚼他的話語,從我們是主筵席的賓客這個角度,為著每日與主同行,來思想本月的詩篇。 第1日 神拯救罪人 經文:《詩》51:1-12           要點:直到我們初次看見,自己是多麼可惡地頂撞他,且無視於我們對人可能造成的傷害,我們才能領會神的恩典是何等奇異、他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說明: ‧ 除了上帝無盡的愛/恩慈/憐憫/寬厚,大衛知道自己別無指望;罪人在聖潔的神面前,唯一的盼望是,他不僅僅將罪人身上的每一個罪污除去,甚至在他正式的紀錄中,也將這一切的記憶完全抹去(1-2,7-9節)。 ‧ 一個與神正確的關係必須藉著認清,我們與神隔絕,不只是因著我們所犯的罪,乃是由於我們徹徹底底在母腹時就是罪人(3,5-6節)。 ‧ 歸根究柢,我們是按著神的形象所造,且他是聖潔的,因此,每當我們無法忠實反映出神的形象時,都是頂撞神,我們也配受神公義的定罪。大衛必須承認這點,儘 管他的罪對其他人造成了可怕的影響:烏利亞,拔示巴,她所生的嬰孩,那些他代表神所帶領的子民,以及他自己這個人(4節,參《撒下》11章)。 ‧ 在神的寬恕裡包含了恢復與重造(7-12節)。 […]

No Picture
成長篇

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