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苦难前的“不倒翁”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吴蔓玲 苦难,最讨人厌,人见之,莫不远避。然而苦难防不胜防,避之不及。 在惊吓、悲痛中,有些人一厥不起,倒在苦难的铁蹄下;有些人一日度一日,苟延残喘。然而,有些人却像绝壁上的花朵,不惧风霜,不怕苦难的欺压,反倒绽放出美丽的光彩,甚至成为他人的大祝福。 唐美和泉特 唐美·泉特(Tammy Trent)嗓音甜美、轻柔,有说不出的磁性。她是小有名气的福音歌手,自己写词作曲,很有才气。泉特其实不是她的姓,而是她丈夫的。她丈夫是她的经纪人,音乐事奉是他们共同的事奉。 她15岁那年第一眼看见他,就被吸引。后来发现他也喜欢她,更是喜不自胜。等到她满了16岁,他们才开始正式约会。唐美曾想用更亲密的行为来肯定他的爱,但他委婉地拒绝了:“我爱你……我晓得我们将会在一起,我晓得上帝对我们有个计划,并且等候是这计划的一部分……我想得到上帝给我们的、最美好的。” 他们谈了7年半的恋爱,才步入礼堂。 他们婚后的感情,比婚前更好。他在各方面大力支持她。他从未对她脸红脖子粗、发脾气。有许多次,她做错了事,他可以对她大吼,但是他就是不动气。她问他怎么不生气?他回答:“因为我永远不要伤害你!”他这个人说到,做到。 他们是一体的。在灵性、情感、生活、事业上,都是密不可分的。他也一直是她信仰生活的支柱。然而,他们的婚姻生活在第11年嘎然而止。2001年8月,他们一起去牙买加服事。就在回国的前一天,泉特想潜水,一探当地著名的蓝礁湖。泉特是潜水能手,唐美就坐在岸上,看着他潜游,等他回来。 然而,40分钟过去了。海面上看不到他的踪迹。唐美心里有不祥的感觉。泉特从来不会恶作剧吓她。她赶紧呼救。当地派潜水队员去找他。随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她全身发颤。在这样的时候,她选择向上帝──她唯一的倚靠呼求。不管身边的人怎样看,她唱着自己想得起来的赞美诗歌,一首一首地唱。 隔天,搜索队找到了泉特的尸体——那一天,正好是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改变了世界的911事件当天。 她的美好世界随着泉特的死,崩溃了。她一个人在旅馆,看着911事件的报导,不断地哭泣──为911事件的死伤者哭泣,为自己的失丧哭泣。 她内心有太多的问题。她晓得从上帝的话语中可以找到答案,但她无力查考圣经,只能对上帝说:“主啊,我无法面对这一切。我必须现在就有答案……我没有耐性搞清楚,也不想猜谜。我不想翻遍整本圣经找答案,我就是必须马上知道。” 然后,她翻开圣经,答案就在眼前——主一一回答了她内心的问题。她对主说:“谢谢你!” 因为要处理后事,她独自待在旅馆。有一次,她脚软得走不动,眼睛也昏花。想上厕所,结果摔了一大跤。她坐在地上大哭。为了自己的孤寂,她向上帝要求,差遣一位天使来抱抱她。 不晓得哭了多久,她起身,看见自己的床好乱,就想找清洁女工来铺床。一打开门,清洁女工就站在门口。清洁女工说,她一直想找她,因为听到她在哭。接下来,这位女工就抱着她,让她尽情哭泣,并陪着她哭,为她祷告(这位女工也是信徒)。唐美知道,这正是上帝对她的恳求的回应! 没有泉特的日子,一片慌乱。唐美花了一年时间重整自己,再次出发。出发的脚步不是快速的,却是稳定的。今天的她,除了继续写词、作曲,唱诗赞美主,出版专辑外,还常应邀在妇女聚会里讲述自己的经历,见证耶稣是人随时的帮助。 卡车司机杰瑞 也许你会说,唐美全职服事上帝,因而上帝给她“待遇特殊”。其实类似的经历,我身边不少朋友都有过。 就拿我的朋友杰瑞来说,他是货运车司机,天南地北地跑。开货运车的日子是苦闷的,他于是在工作中找乐子:远远看有人在举行婚礼,他就故意放慢速度,然后在靠近时,突然按喇叭,惊吓新人和宾客……他还把喇叭改造成马的嘶叫声。 在杰瑞开朗笑容的背后,有不少伤心事。20年前,他曾因忧郁症自杀过,但奇蹟出现,没死成。他想,上帝让他活着一定有原因,自己的生命是有价值的。他决定好好活下去。从此,他随身携带一条烫金字的蓝色缎带,提醒自己是自杀的幸存者,要珍惜生命,要活出主要自己走的一生。 几年前,他开车出门,几天后,收到妻子的电话留音,告诉他,他不用再回家,她已经把他所有的东西搬出去。原来,她在脸书上与自己少时的恋人又联络上,重谱恋曲,因而决意离婚。 他一个人开着货车,没人可倾听他内心的痛苦。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晓得:要随事随地,倚靠耶稣。 后来有好几年的时间,他的膝盖痛到无法走路,更别提开车送货。不知这是否是长途货运司机的职业病,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丈夫也是长途货运司机,也因类似的腿疾,无法开车。对中年人来说,自己变得“无用”了,是极其痛苦的。我朋友的丈夫因而自暴自弃,离家出走。 相形之下,杰瑞尽管日子更加艰难,仍坚定倚靠耶稣。他不被环境打倒,笑口常开。并且,他爱开口见证上帝的良善,鼓励别人。 前年,杰瑞开刀治愈了腿疾,又开着货车到处跑了。他还记得当年他痛苦不堪时,在加油站、货运司机休息中心遇见其他货运司机,大家都是各顾各的,没人倾听他的伤痛。因此,他现在在加油站休息时,总是刻意找其他的司机聊天,听他们倾诉心事。他还积极推展货运司机崇拜,鼓励长年出门在外的司机依时、依地参加主日崇拜。 葛蕾丝夫妇 我的另一个朋友葛蕾丝,患多发性硬化症。这10年来,在教会里,我看着她从搀扶下迈著软绵绵的步伐,到完全以轮椅代步,现今甚至必须有人亦步亦趋地推着她,包括帮助她上厕所。 然而每回问好,她总是含笑点头。她老公罗勃也是笑脸盈盈,总是回答说,一切“好极了”。 仔细观察他的脸,他没有自卑,也没有自怜。就算哪天他满脸写着疲惫,也没有埋怨,仍面带微笑。我觉得,他大概是礼貌性回应。这样的生活状况,怎么可能常保喜乐? 随着病况严重,葛蕾丝愈来愈安静。她不再主动开口说话,因为她口齿不清了。不过她的脸总是常带微笑。很难想像她也曾歌声美丽、热心服事,并且热情好客。 前些日子听到罗勃的分享,才晓得他们的喜乐是真的。罗勃说,葛蕾丝刚开始发病时,还能够自理,能照样打理家务。然而渐渐地,变得衣服要他来洗,厕所要他来清,家里里里外外要他打理。除了上班外,他还要每天煮饭。 他愈来愈烦,也不甘心。他埋怨主:这种日子何时结束?然而他听见主说:“你可以选择埋怨,也可以选择爱葛蕾丝!”他当即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无论如何,他都要爱葛蕾丝。 […]

No Picture
成长篇

王的第一战

关俊雄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大卫是人们熟悉的圣经人物。不少人对大卫的认识,始于他战胜了非利士巨人歌利亚。大卫成为以色列和犹大的王以后,他以王的身份参与的第一场战役,敌人同样是非利士人。虽然,这场战斗并不如他战胜歌利亚的故事那样广为传颂,但非常值得深思。 故事           这段历史的相关记载,可见于《撒母耳记下》5:17-25和《历代志上》14:8-17。这两处的文字相若,但《历代志上》的记载,多了第12节大卫焚烧偶像,和第17节大卫的名传扬列国。下面引述《历代志上》,帮助我们了解大卫王的第一战:          “非利士人听见大卫受膏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非利士众人就上来寻索大卫。大卫听见,就出去迎敌。非利士人来了,散布在利乏音谷。大卫求问上帝,说:‘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吗?你将他们交在我手里吗?’耶和华说:‘你可以上去,我必将他们交在你手里。’          “非利士人来到巴力毗拉心,大卫在那里杀败他们。大卫说:‘上帝藉我的手冲破敌人,如同水冲去一般。’因此称那地方为巴力毗拉心。非利士人将神像撇在那里,大卫吩咐人用火焚烧了。          “非利士人又布散在利乏音谷。大卫又求问上帝。上帝说:‘不要一直地上去,要转到他们后头,从桑林对面攻打他们。你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就要出战,因为上帝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大卫就遵著上帝所吩咐的,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从基遍直到基色。于是大卫的名传扬到列国,耶和华使列国都惧怕他。”简而言之,非利士人听说大卫受膏成为以色列的王,就故意来找碴。大卫2次求问上帝如何应对,顺利击退了敌人。 求问           这时候的大卫,已经是以色列的君王。他的身份虽然改变了,但他积极寻求上帝的同在和引导的心志,并未减退。在牧童时期、流亡时期、君王时期,他始终如一,不因环境、地位的变迁,而改变对上帝的信靠。他没有因成为君王而刚愎自用,依然谦卑地向上帝求问,因为他明白,上帝才是真正的君王。          求问的结果,是他得到上帝的应允,顺利打败了非利士人。          大卫并未骄傲自满。他依然把荣耀归给至高者。他如实言明:是上帝藉他的手击破敌人,他不过是上帝使用的器皿。          故事并未就此完结。非利士人重整旗鼓,来了第二回合。入侵地点依然如故——利乏音谷。          这时候,换了是我们,很可能想:上次在这个地方,面对同样的对手,已经打了胜仗。况且,自己是上帝膏立的王,不太可能会在这第二回合失利。所以,不需要多此一举,为同样的事情,再次去求问上帝该怎么办。          然而,大卫却没有假设上帝的指引总是一样。他“又求问上帝”。结果,非利士人再次败北。不过,第二回合和第一回合的过程稍有不同——上帝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回应大卫“我必将他们交在你手里”,而是应许大卫,祂“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非利士人的军队”。比起第一次,上帝大能的作为更显性化。          大卫不仅透过信心的眼睛知晓上帝的同在, 他的感官也体验到上帝的临在——他“听见桑树梢上有脚步的声音”,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已经向非利士人的军队进攻。胜利的果实,比起第一回合的战役,更为丰盛。“于是大卫的名传扬到列国,耶和华使列国都惧怕他。”           如果大卫再度迎战非利士人时,不求问上帝,靠着以前的经验去应战,结果会怎么样?是打胜仗,还是打败仗呢?我想,即使他获胜,他也会失去一些很宝贵的东西,没法经历“上帝已经在你前头去攻打”那种体验,那种求问上帝后得上帝应许的感受,那种对祂信靠、和祂紧贴的关系。           不仅如此,还开创了依靠自己的经验,而不求问上帝的先例。 唯一可靠的经验           […]

No Picture
成长篇

王的宾客

【八月份每日圣经研读材料:诗篇51-68篇】 王的宾客 本文原刊于《举目》44期 文:Bruce Christian 译:晴米           当我们聚集来到主的筵席,有四件事是我们所纪念的:(1) 我们是属主的,因着他替我们受死,因着他以擘开的身体与流出的宝血,为我们的罪担当刑罚;(2) 他爱我们到底,在仇敌面前,不断地守护我们(“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诗》23:5);(3)当我们一同 享受主餐的时候,我们将与一切蒙他恩典救赎的人,同成为神家中的一份子;(4) 当主再来的那日,将宣告教会是他的新妇,并为他一切的仇敌带来最后的审判(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参《林前》11:26)。            大卫王,亚当的后裔,知道身为罪人却蒙恩典得救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要依靠神的安慰与保护;他知道在面对仇敌攻击——不论是肉体上或情感上——的时候,要宣告 神的得胜。同时,大卫也是基督的预表,知道如何与不配的、软弱的、无助的人分享筵席(《撒下》9:3,6-7,13)。            这个月我们所要阅 读的诗篇(51-68),除了第66与67篇外,我们可以从小字标题知道,皆是大卫所写,即便是第66与67篇,读起来也和大卫的心思与笔触相近。当我们 阅读这些诗篇的时候,让我们一起呼求神来对我们的心说话;让我们一同咀嚼他的话语,从我们是主筵席的宾客这个角度,为著每日与主同行,来思想本月的诗篇。 第1日 神拯救罪人 经文:《诗》51:1-12           要点:直到我们初次看见,自己是多么可恶地顶撞他,且无视于我们对人可能造成的伤害,我们才能领会神的恩典是何等奇异、他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说明: ‧ 除了上帝无尽的爱/恩慈/怜悯/宽厚,大卫知道自己别无指望;罪人在圣洁的神面前,唯一的盼望是,他不仅仅将罪人身上的每一个罪污除去,甚至在他正式的纪录中,也将这一切的记忆完全抹去(1-2,7-9节)。 ‧ 一个与神正确的关系必须借着认清,我们与神隔绝,不只是因着我们所犯的罪,乃是由于我们彻彻底底在母腹时就是罪人(3,5-6节)。 ‧ 归根究柢,我们是按著神的形象所造,且他是圣洁的,因此,每当我们无法忠实反映出神的形象时,都是顶撞神,我们也配受神公义的定罪。大卫必须承认这点,尽 管他的罪对其他人造成了可怕的影响:乌利亚,拔示巴,她所生的婴孩,那些他代表神所带领的子民,以及他自己这个人(4节,参《撒下》11章)。 ‧ 在神的宽恕里包含了恢复与重造(7-12节)。 […]

No Picture
成长篇

等候

大卫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在美国工作,“失业”是司空见惯的词汇。特别是近几年,因高科技泡沫经济的破灭,失业率持续上升,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峰。常听见的一句戏言是:失业的程式员比扫大街的工人还多。足见经济形势之险峻。 六个月,太长吧?         我是在资讯(IT)革命轰轰烈烈之时,转行投入IT行业的。起初,“失业”只是一个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严肃的老板,下午四点钟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递给我解雇信,失业才变成一个残酷的现实。从那时起,我才感受到失业所带来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么地刻骨铭心和难以接受。         离开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里,接二岁的儿子。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却变了样子。天不再蓝,心情不再轻松,前面的日子还是未知。但儿子看见我时,笑脸依旧,喜乐而纯真,没有一丝的阴影……         接下来的几周,确实很忙碌,为了省钱,自己做起儿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讲故事,趁他看图书馆借来的卡通时,我就打开计算机上网,改写简历,在各个职业信息网站上张贴,发传真到一些我认为在征才的公司,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登记,寻求面试机会……         周末在团契和教会里,许多热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业,有的为我祷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经验,有的向我引荐相关人士寻求机会。一位弟兄说:“不要着急,我们 为你祷告,神会安排看顾的。我的太太去年失业在家,拿失业救济金快六个月时,神就给了她一份工作。”六个月是失业救济补助的最长期限。我想,六个月啊!那 不是太长了吗?         慢慢地,日子似乎变得漫长起来,每天上网找事,打电话给职业介绍所……可发出的几百封简历都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偶然有一个技术测试或面试,谈完后也都不了了之,音讯全无。         失业前,我和妻子本来计划一起回中国探亲访友。尽管失业给了我很多空闲时间,但却使我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感叹。于是我劝妻子自己带儿子回国,我则留下来找工作。         妻儿走后,一人留在家中,日子变得更寂寞难熬。虽然每天都尽量学一点新概念、新技术,但是在IT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