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下事

“我們不怨恨他”(鄭鴯璇)2017.11.17

 

 

鄭鴯璇

本文原刊登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7.11.17

 

11月5日在德州薩瑟蘭泉(Sutherland Springs)第一浸信會教堂發生的大規模射殺事件,有一個家庭同時失去了9名晚輩親人。

86歲的喬•霍爾康(Joe & Claryce Holcombe)夫婦在此槍撃事件中,失去了兒子兒媳,孫兒孫媳(懐孕中),三位孫兒女及曾孫女等9位家庭成員。當記者採訪他們時,他們在痛苦中仍表逹了堅定的信仰。

喬表示,他們很堅强,週日的事件並未動摇他們的信仰,他們感覺此刻更接近上帝,且深信在不久的將來,他們要和這些逝去的家人在天堂相見,他們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當記者問他們想對涉案凶手的家人説些什麼,他們説不知道,但從他們的話語中可以總結出驚人的寛恕。

至於對凶手,喬説:“我們不怨恨他,我希望他没有這樣做。但我只能説,他將會自食其果。”“我絶不恨他,我只是為他感到難過。”

喬說,他的孫子約翰·霍爾康(John Holcombe)失去了懷孕的妻子,未出世的胎兒和3個孩子,他仍然在聖安東尼奧的一家醫院裡,醫生正在觀察他5歲的女兒。

最後,喬說,可能有人會問:一個慈愛的上帝怎麼會允許這樣的屠殺?

“上帝不希望我們理解祂,祂希望我們信靠祂。”我想我會告訴他們。“我們不明白上帝如何工作,但我們相信祂所做的一切。”。

請特别記念在困難時期的Holcombe家庭,也請為所有失去親人或受傷的家庭禱告。

 

附録:重大槍擊案後最常被引用的4節經文

根據《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報導,重大槍擊案後,最常被引用的經文如下(註):

  1. 《約翰福音》16:33:“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2.《詩篇》34:18:“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

3.《羅馬書》12:19:“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4.《詩篇》11:5:耶和華試驗義人,惟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他心裡恨惡。”

 

註: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7/october/after-mass-shootings-top-bible-verses-psalm-34-18-las-vegas.html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北加州教會成為火災撤離者的救災中心(鄭鴯璇)2017.11.03

鄭鴯璇

本文原刊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7.11.03

 

根據《洛杉磯時報》10月23日的報導,自10月8日起在加州北部酒郷幾個縣市的大火,已経燒毁了8400棟包括住家在内的建築,有10萬人被迫遷離,死亡人數已高逹42人,破了加州歴史的記録。截至10月24日為止,火勢仍未撲滅,尚有5000名消防員在10處救火。

在這塲延燒的大火中,安顿被迫撤離的居民是個很艱難的工作。北加州的一些教會開始参與其中。

位於Petaluma的基督教會(Church of Christ),已打開大門幚助Santa Rosa及其周邊地區的避難者。教會許多房間都堆满了婴兒床及人們送來的食物和用品。

Petaluma教會的牧者喬治·羅伯遜(George Robertson)說,最先,他和教會一些成員打開家歡迎撤離家園的朋友和家屬。然而,隨著火勢持續延燒,顯然需要有其他安全的地方來安頓不斷撤離的群眾。

“我們的房子容納不下了,所以我們決定打開我們的教堂,”羅伯遜說。他告訴《基督教紀事報》,“這是很令人感傷的,一些我們認識的人必須撤離家園,失去所有,真不敢相信,這些我們曾經去過的地方已經不見了。”

教會會友和當地官員一起合作,將教會大樓設定為救災中心,心理專家和志願者配搭,思想如何幫助受災民眾的心理需要。

羅伯遜解釋說:“我們這裡有些人非常驚嚇,也有一些冷靜的人,他們意識到自己剛剛逃脫了死亡,但他們擔心是否還能回家。”

Santa Rosa地區其他教會的會眾也參加準備餐點,捐贈衣服和其他基本必需品。

羅伯遜說,周圍的社區並不富有,只是普通家庭。

他表示,能為這些家庭服務感到很榮幸,盼望能幫助這些家庭走過這段困難的日子。

他說:“我們與災民們一起禱告,聆聽他們的心聲。” “看到社區間彼此真實相愛,這是基督的愛真正地彰顯。”

請大家在禱告中記念失去家園的人們,盼望他們都能找到心靈的家園。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教宗方濟各被指傳講異端(漁夫)2017.10.2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0.27

 

2017年9月23日,教廷公佈了一份25頁的文件。這份文件上有超過60位天主教傳統保守的聖職人員,神學教授及其他的人簽署。送呈教廷的日子是8月11日。他們指責教宗方濟各在2016年4月所頒發的使徒勸勉文告《愛的喜樂》(Amoris Laetitia中,允許再婚的天主教徒可以領聖體,是違法教理的異端思想。

有趣的是,這個文件是以“孝敬更正信”(filial correction)的方式向教宗提出。天主教按照《馬太福音》18:15-17的教導,有所謂的“弟兄更正”的方式。但是,這60幾位天主教的聖職人員與學者,使用“孝敬”的字眼表示他們對教宗地位的尊敬,所以,他們是以屬靈的子女的身份來寫這封信。

上一次天主教內以這種方式要求教宗更正是在1333年,教宗若望22世在世時。也就是說,天主教已經有將近700年沒有這麼嚴肅地去挑戰教宗的權威。

這封信指出教宗在《愛的喜樂》中有7點是異端的說法,因為這些說法與“天主教徒必須接受相信的天主所啟示的真理相抵觸。”其中最嚴重的是對再婚的人可以領聖體的提議。

教廷公佈了這封信後,在天主教內引起不同的迴響。有些專家指認這封信只是教內少數人的看法,教宗大概不會回答。維拉諾瓦大學神學教授馬西莫∙法吉歐理(Massimo Faggioli) 說:“這只是一小撮反對方濟各的極端份子,天主教現有200多位樞機主教,5000多位主教,但其中沒有一位參與簽署。”

福特丹大學 (Fordham University)   宗教與文化中心主任大衛∙吉普森 (David Gibson) 則認為,這封信就像一般網上的請願書,大概不會有任何效應。

但參加簽署的牛津大學學者蕭約瑟 (Joseph Shaw) 則發表一篇文告,宣稱這封信的目的就是要強調在這些事上採取正確立場的急迫性。

教宗方濟各一方面被人稱讚在許多方面有開明的思想;另方面被一些人指責違背天主教的傳統。而最近,這些保守黨羅馬天主教神學家與神父們,更進一步批評他所提出的是異端的立場。迄今,教宗本人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但至少有一位樞機主教認為,他應該對這個指責採取一些行動。

“信仰教義會眾”的榮休會長繆勒樞機主教(Cardinal Gerhard Müller, the prefect emeritus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認為,教宗方濟各應該與這些指責他的團體進行一次“神學論證”(theological disputation)。所謂的神學論證,是天主教的一個名詞,即用辯論的方式來發現並建立神學或科學上的真理。繆勒在9月份美國最老的《全國天主教報導》(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上說,這個論證是針對教宗《愛的喜樂》文告第8章的不同解釋進行辯論。

其實,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在教宗發表《愛的喜樂》之後的數月內,有45位天主教學者,主教及神父,就已經向樞機主教團提出上訴,希望教宗能夠否定這些主教與學者宣稱的“一些可以被解釋為違反天主教信仰與道德標準的語句”。

2016年9月,4位樞機主教正式提出質問,要求澄清在《愛的喜樂》中一些引起爭議的語句,希望在教會教導上能得到清楚的解釋。過去兩年中,一共有6次類似這樣的陳情。但截至目前為止,教宗還是沉默無言,沒有做出回答。

繆勒呼籲雙方應有“更多的對話與互信”,而不是“對立與兩極化”。他強調教宗個人與神授予他的地位應該受到尊重,而同時,批評他的人也應該有令人信服的答案。他建議召開一次由提出正式質問的四位樞機主教,以及這次提出“孝敬更正書”的代表,與教宗進行辯論。

繆勒說:“天主教在基督裡團結合一的基礎是,現任的教宗方濟各以及所有與教宗有完全團契的主教們。我們必須避免再一次的分裂,或脫離天主教的行動。”他似乎意味著,唯有教宗與批評他的人能夠坐下來,好好的解決他們之間的不同,才有可能不造成分裂。

“孝敬更正書”提出許多天主教主教與樞機主教,對離婚後再婚的信徒是否可以領聖體,有不同的解釋。他們反對教宗對四位樞機主教在2016年9月所提出正式的質問,一直保持緘默。他們認為教宗輕視了領聖體的莊嚴。

梵蒂岡國務卿帕柔林樞機主教(Cardinal Pietro Parolin)於9月28日,作出回應,呼籲天主教內部能有更多的對話。他說,不同意教宗的人士可以自由表達他們的看法,“但在這類事上,我們必須用理性找到彼此互相了解的方法。”這是梵蒂岡第一次對這封“孝敬更正信”做出回應。

按照天主教的教導,除非天主教會給一份“婚姻廢除”的證明,離婚的天主教徒就不得領聖體。因為,從教會的觀點,這個信徒是犯了淫亂的罪。

其實,教宗方濟各並沒有說再婚的信徒可以自動的參與領聖體。他只是用了含糊的字眼建議,若是主教或神父覺得在屬靈的路上帶領一個再婚的信徒,他們可以按照個別情形來處理是否允許這個信徒領聖體。

也有些評論認為,教宗是有意地製造這樣的空間,因為他相信上帝的慈悲恩典是給罪人的。領聖體並不是給完全人的獎品,而是給軟弱信徒的“營養”。

方濟各在對耶穌會的修士們的一個演講中,間接地提到這個問題。他堅持所謂的道德標準,並不是一個標準適用所有的人,他覺得天主教“博士”阿奎那的方法較為合適,即按個別的情形去幫助各人屬靈的需要。

按照耶穌會的期刊《天主教文明》(Civilta Cattolica)的報導,9月初,他在哥倫比亞告訴耶穌會的修士們,希望他們幫助那些道德要求一成不變的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考古學家發現可能是彼得家鄉伯賽大的遺跡(漁夫)2017.10.20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0.20

 

《馬太福音》4:18-19,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行走,看見弟兄二人,就是那稱呼彼得的西門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裡撒網,他們本是打魚的。 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

在以色列加利利海北岸挖掘的考古學家相信,他們找到了彼得、安德烈及腓力的家鄉伯賽大。(伯賽大的意思是“漁獵之家”)。

在過去數十年,考古學家一直在找伯賽大這個漁村的遺跡。這個漁村是耶穌的門徒彼得,安德烈及腓力的家鄉(參《約翰福音》1:44,12:21)。在尋找過程中,他們找到一些可能的地方,但都無法達成結論。

2017年夏天,來自以色列金內瑞學院的考古隊,在連續兩年的挖掘後,發現有羅馬時代的公眾澡堂,陶瓷碎片以及第一到第三世紀的硬幣。

這些發現與第一世紀猶太人歷史學家約瑟夫所記載,希律腓力將伯賽大改建為尤里亞城(Julias)的記載相符。

金內瑞學院加利利考古研究所所長莫底改ˑ亞夫安(Mordechai Aviam)說:“約瑟夫並沒有特別指明尤里亞城是直接蓋在伯賽大村之上,還是在旁邊。但是,找到羅馬時代的公共澡堂,證明這裡曾經是個城市。”

 

 加利利海北岸伯賽大的地圖

 

亞夫安說:“這個城市大約是在一個拜占庭時代的城市之下6尺深。我們從所發現鑲嵌的地板證明,這是羅馬時期的澡堂。”

考古隊還發現了一個鑲金玻璃的鑲嵌板塊。顯示這裡曾經有間“重要”的教堂存在。

亞夫安認為,這也證明第8世紀一位基督教朝聖者所記載的,在“伯賽大之家”有一間記念“彼得、安德烈”的教堂。

亞夫安很有把握地認為,下次再來挖掘時會發現更多有關伯賽大與尤里亞的物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孩子們死了會上天堂嗎?(漁夫)2017.10.1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0.13

 

聖經裡清楚的教導說上帝愛小孩子們。但是,從什麼年紀開始,他們要為自己的罪負責呢?

在所有失去孩子的父母心中,很自然的會期盼,這些在世上只有短短生命的孩子能進入天堂。絕大多數的基督徒都相信,人是罪人,必須清楚認罪決志,罪才能得到赦免。但我們也相信上帝是仁慈的,尤其當孩子們還沒有長成到可以為自己的罪求赦免時,就離開了這個世界。難道上帝可以破例,不需要他們認罪悔改就拯救他們嗎?

歷史上,許多教會領袖及神學家都試圖去回答這個困難的問題。奧古斯丁與安布羅修都認為,由於嬰孩承續了罪,所以,只有受過洗的嬰孩才能得救。這是將嬰兒洗禮的重要性提到最高層次的說法。加爾文與司布真則認為,上帝的揀選是包括嬰兒與小孩。所以,他們可能是預定可以得救的。

這些看法或許在神學上說的過去,但都缺乏聖經經文的支持。其中有些只能為部分的孩子找出路。在福音派當中,解決這個問題最值得去思考的是“責任年紀”的觀念。也就是說,到底孩子在什麼時候需要為自己負責任。

這個看法認為,在孩子還不能有足夠的道德觀念來辨認自己的罪之前,上帝不會要他們為自己的罪負責任。因此,凡是低於這個年齡的孩子,如果死了,上帝會讓他們進天堂。也就是說,上帝不會要孩子對自己都不明白的罪行負責。

這個立場頗受歡迎。但有關“責任年紀”的看法,有聖經根據嗎?有些經文段落似乎肯定這個觀念,但這些經文並沒有直接支持這個看法。

《申命記》139: “並且你們的婦人孩子,就是你們所說必被擄掠的,和今日不知善惡的兒女,必進入那地。我要將那地賜給他們,他們必得為業。”

這節經文的上下文是在講由於希伯來人的悖逆,他們被懲罰要在曠野流浪40年之久。那一代的人不得進入應許之地。但是,對於他們的兒女,卻被允許進入迦南地,因為他們“今日不知善惡”。

因為上帝沒有要希伯來人的兒女為他們父母的罪去負責,所以,有人用這節經文來支持“責任年紀”的看法。問題是,在這段經文中,所謂的“兒女”是指當時還沒到當兵年齡的兒女。也就是說,大概是20歲以下。當然,年輕人都有成長的空間,但是說十多歲的孩子還不知善惡,恐怕有些誇大其詞。

《以賽亞書》715-16:“到他曉得棄惡擇善的時候,他必吃奶油與蜂蜜。因為在這孩子還不曉得棄惡擇善之先,你所憎惡的那二王之地必致見棄。”

這兩節經文是承接7:14 “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這裡說的“子”,在年幼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不曉得棄惡擇善。由此可見,聖經的作者至少明白孩子會有一段時間並不知道道德性的善惡。但這段經文所講述的是上帝未來的救贖,而不是在建立孩子什麼時候對道德需要負責任。

《撒母耳記下》1223:“孩子死了,我何必禁食,我豈能使他返回呢?我必往他那裡去,他卻不能回我這裡來。”

這段大衛為別示巴所生孩子死亡的故事,可能是很多人都熟悉的。當孩子因為大衛所犯的罪而垂死的時候,大衛禁食禱告,祈求上帝的慈悲拯救。但當孩子死後,他卻不再悲痛。大衛知道,唯有在他自己去世後,才能再見到這孩子。

這節經文似乎顯出幼年的孩子死後是平安的在上帝的懷抱裡。可惜,它還是沒有清楚講明到底什麼年紀需要為自己的罪行負責。

即使聖經有清楚的支持“責任年紀”的經文,要確切的決定一個孩子什麼時候到達責任年紀,還是個近乎不可能的事。絕大多數的人認為,孩子應該在4歲到12歲之間某個時刻達到能為自己負責的狀態。但這種看法還是基於聖經以外的傳統。

不錯,孩子們都會逐漸成長,遲早他們要面對為自己的罪以及道德行為負責。但如果說孩子對是非對錯毫無分辨的能力,似乎與所有做父母的經驗相悖逆。我們都知道,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如果做了壞事,自己馬上知道,甚至會躲避父母的眼光。

根據耶魯大學嬰幼兒認知中心的文凱倫(Karen Wynn)的觀察,嬰兒在3個月大就會有選擇,喜歡對他們友善幫助的成人,而避開可能會傷害他們的成人。另外一個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所做的研究也發現,嬰兒在8個月大就會對“壞人”受懲感到高興。文凱倫的丈夫,耶魯大學心理教授布魯姆(Paul Bloom) 則說明,嬰兒所具有的道德感是非常有限度的。但是,嬰兒確實是有這樣的感覺。

由於缺乏聖經經文的支持,而且,心理學研究認為孩子們很小的時候就有分辨善惡的能力,或許,我們不應該以責任年紀來作為我們希望兒女得救的根據。

作為福音派的信徒,我們相信救恩是唯獨靠信心。但我們也有很好的理由相信,上帝的救恩應該包括還沒有能力做決志的孩子們。

我們之所以可以抱持這樣的希望,是因為神是公義良善的審判者。亞伯拉罕在《創世記》18:25講:“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這個觀念也在《申命記》32:4,《西番雅書》3:5出現。因此,我們相信上帝一定會做那良善,公義與完美的事。

事實上,《馬太福音》18:2-5,記載主耶穌特別對小孩子講的話:“耶穌便叫一個小孩子來,使他站在他們當中,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可見,上帝對孩子們有深刻的愛與關心。耶穌說,我們要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才能進入天國。”

主耶穌還警告人不得輕看孩子們。他在《馬太福音》18:10繼續說道:“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裡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又在18:14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祂甚至警告,讓小孩子跌倒的人,將會受到嚴重的處罰,《馬太福音》18:6:“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裡。”

如果耶穌是如此的看重小孩子,我們應該可以相信,死去的孩子在祂的懷裡會得到安慰。我們應該有信心,祂對孩子的看顧是高於我們想像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柬埔寨基督教的神蹟式進展(漁夫)2017.08.18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8.18

 

數十位牧師與總理洪森一同正襟危坐在台上合影。這是柬埔寨總理史上第一次與基督徒會面。

去年夏天洪森與2,500名教會領袖見面,在柬埔寨歷史上是首見。柬埔寨是個佛教徒佔絕大多數的國家。十幾、二十年前,基督徒還被迫害,被強迫走入地下。

一個基督教超宗派的組織,柬埔寨福音團契的執行主任德布∙薩姆南(Tep Samnang)認為,這次的會見代表柬埔寨政府願意公開地接受基督教團體。”

這在東南亞各國中是少見的。很多其他的國家仍然會迫害基督徒。但柬埔寨的改變讓基督徒從國家領袖及鄰居之間,看到一線的盼望。

洪森在金邊迅速發展的市中心“鑽石島”科匹區(KohPich)與基督教的牧師們會面時說:“我向柬埔寨所有的宗教呼籲,不要去騷擾你們。”雖然在這次的會面中,基督徒並沒有被允許在會中禱告或發表感言,但是德布說:“至少,這次會見讓我看到了點燃光明的火種。”

在柬埔寨全國一千六百萬的人口中,基督徒只佔2.5%。在70年代的越戰過後,柬埔寨成為共產國家。但絕大多數的人民都是佛教徒,到處都是廟宇。每年有十幾個佛教的慶典,人們都聚集在佛教廟宇裡慶祝。不論是在共產政權或佛教的眼中,基督徒都是異類。

但這一代的基督徒領袖終於有接受培訓與傳福音的自由。在柬埔寨最大的宗派,宣道會估計從2010年起,基督徒的人數增長了50%,現在大約有30萬信徒。

柬埔寨福音團契發起了柬埔寨宣教2021的計劃,準備在每一個村莊都植堂。而在金邊最大的教會網絡“新生命教會團契”(New Life Fellowship of Churches), 預備在同一時期開始500間新的教會與細胞小組。截至目前為止已經在全國24個省份中的13省,開始了200間教會或細胞小組。

一位在新生命教會接受耶穌的英語教師,尼克∙范納(NeakPhanna)說:“現在是真正開放的時代,但我們不知道會開放多久。我們看到基督教在這個社會的影響。上帝就像我們在聖經所讀到的那樣,在這個國家做工。”

柬埔寨的人民80%居住在農村。因此,對絕大多數的地方而言,基督教最多不過是一個小教堂。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7-05-17 20:56:29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這個有25年歷史的教堂包括一個有29個孩童的孤兒院

但在另一方面,金邊每年有一個基督徒的聯合特會。高棉特有的敬拜音樂甚至可以把外面的大雨聲都淹沒。穿著牛仔褲的年青人高聲的唱“我舉起手來敬拜袮”。

新生命教會在1994年柬埔寨剛開始允許外國宣教士進入時,就在查理邁克爾的帶領下創立。現任的主任牧師約西∙麥考爾(Jesse McCaul)是查理的兒子。他們所辦的聯合特會在2016年吸引了4,500人參加,教會還出動了550 位學生義工來支援。

這次的特會在金邊的科匹區會議中心舉行,是柬埔寨最大的一次基督徒聚會。參加的教會領袖與青年人都迫切的為信佛教的家人與鄰居禱告。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7-05-17 20:56:30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ÿKo1žª

新生命堂的特會

由於1970年代赤柬屠殺人民的結果,現在柬埔寨60%的人口都在30歲以下。據說在1979年底,柬埔寨只剩下200位基督徒。當時宣道會及世界宣明會的同工就轉移工作對象,到柬埔寨與泰國交界的邊界難民營。在難民營裡他們得到了許多的新信徒。今天在柬埔寨信耶穌比較久的基督徒都是從難民營裡開始信仰的。

孔約瑟(Joe Kong)在赤柬“解放”之前一個月,辭掉他當時在政府林務部門的工作,移民到美國奧立根州。在那裡,他成為宣道會的同工,幫助許多講高棉話的會眾。1990年代初期,柬埔寨開放讓宣教士進入。孔約瑟是最早回到柬埔寨的宣教士之一。

他現在帶領一個團隊,在金邊的大型佈道會後,他帶著團隊到各個村莊挨家挨戶的敲門。在3個星期內,就得到500位新的信徒。他現在是柬埔寨福音團契的董事主席。他說:“我願意將我的生命獻給上帝,因為祂將我從赤柬的屠殺場中救拔出來。祂用福音拯救了我的靈魂。”

現在,柬埔寨本土的教會領袖可以接受正式的神學教育及其他的培訓,柬埔寨的教會已經轉型到由柬埔寨人自己帶領,而外來的宣教士只需要搭配支持。

現在已經45歲的柬埔寨福音團契執行主任德布說:“年輕的這一代的領袖,他們熱情又受過好的裝備。他們具有長期戰略性的眼光。年老的一代沒有這些機會。但是,他們還是可以貢獻他們的經驗。年輕的領袖們需要知道尊敬老一輩的教會領袖。而老一輩的長者也需要知道不要限制年輕人的發展。”

 

從領取福利到真信徒

早期,柬埔寨人通常都是經由宣教士的一些外展方式來接觸教會:兒童營,電腦課,或英語課。

新生命堂的植堂部主任洪蘇他(HengSotha)說:“一般人以為教堂是一個發展機構,因為他們是為了得到福利而來教會。但最近他們來教會是為了求神蹟。”

柬埔寨的教會充滿了靈命更改與其他很難令人置信的轉變:一位瞎眼的婦人在宣教士為她禱告後竟然恢復視力;一個建築工人在被毒蛇咬了之後居然沒有受到傷害;窮苦的修鞋匠現在在帶領英語學校。

但絕大多數的教會(尤其是鄉村的教會)所依靠的還是傳福音的工作。顯李普(Siem Reap)第一聖經長老會的師母田顯萊(Tieng Sienglai)講他們如何傳福音:“我們透過學生來與他們的父母交談。”他們的教會分佈在西北省的十個村莊,其中包括吳哥窟的所在地。

柬埔寨的國旗上有吳哥窟的圖樣,佛教是這個國家的國教,基督教是洋教。雖然很多人這麼看基督教,但是,教會的鄰居都不會拒絕教會所提供的醫療診所或兒童教育。柬埔寨農村的窮人一天只有幾塊錢過日子,他們經常沒有錢看醫生或交孩子的學費。這些窮人的孩子就會到教會來學習與玩耍。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7-05-17 20:56:30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ÿ2ozžŸ

在柬埔寨中部的巴雷水庫宣聖會(BarayNazarin Church)每天都有村裡的孩子來上課。孩子的母親們也到這個教會來。她們看孩子們學高棉文,在院子裡玩遊戲,甚至學跳柬埔寨的傳統舞蹈。孩子的母親們都是佛教徒,但是,她們顯然對孩子能有機會在教會上課感到高興。

2006年,巴雷教會的牧師辛朴龍(Sin Prom)因為收聽福音節目而接受耶穌為救主。幾個月後,他就邀請附近的鄰居到他家來。2013年,在世界宣明會的幫助下,他在家的前院蓋了一個木頭房子作為教會。當教會在社區能做這樣的事情,鄰居們對教會就會有正面的看法,而不再懼怕教會懼怕。

柬埔寨人信了耶穌就需要面對家庭與上帝之間的關係問題。由於柬埔寨的家庭傳統都是圍繞著廟宇及祭拜祖先的活動。許多快要接受耶穌的慕道友自然的會問他們是否還可以參與這些活動。如果牧師告訴他們以後不可以再參與這類的活動,這些慕道友很可能就不再來教會,更遑論成為基督徒。因此,牧師所能做的就是要求他們自己去讀聖經,看看上帝是如何說的。一位牧師說:“當初也沒有人告訴我不可以拜偶像。我們的目標是一步一步的建立關係。當一個信徒真的認識上帝了,他就會自己把偶像拉下來。”

基督教的全球性讓許多柬埔寨人視為是一種文化上的威脅。但也因此吸引許多人來到耶穌面前,因為他們知道耶穌是全球的救主。柬埔寨人發現基督教對“誰創造了世界?”及“誰創造了人”這類的問題有答案,而不像佛教那樣對生命的起始無法交代。

一位以前是學園傳道會同工,現在負責一所基督教孤兒院的信徒歐薩舫(OuSavorn)說:“我以前以為佛祖是柬埔寨的神,耶穌是美國人的神。但是,耶穌是全世界的神。祂死了,又復活了。佛祖死後復活了嗎?沒有。”

在上聖經學院之前,歐薩舫曾經當過少年兵及小沙彌。他說,這樣的背景讓他很容易明白一般柬埔寨人的思路。因此,他比較容易與他們分享福音,改變他們的觀念。

還有一位牧師,索格索蓬(SokSophon)他久經沙場,甚至曾經擔任過赤柬的指揮官。有次,他到訪一所難民營,有位傷兵給他一本聖經。最初,他有點不情願,但還是收下了。

索格索蓬牧師

然而,讀了聖經後,這位波爾布特政權的官員對其內容感到興趣,決定去參加教會的崇拜。現年63歲的索蓬說:“我記得我第一次是繞道走去教堂。我不想讓人知道。我感到去那兒有點羞愧。”

索蓬年輕時曾是佛教僧侶,他花了6周的時間相信上帝。

索蓬說:“那時我有個情婦,又不斷抽煙,還有酗酒問題。因此,我便問牧師,我該怎麽辦。他告訴我:‘繼續來教會吧,上帝將給你答案’。”

“我懇求上帝,感到需要淨化自己,並盡力做好事。所以,我戒了烟酒,並與情婦分手。”

目前,這位前指揮官與“基督徒與傳教士聯盟”在柬埔寨的辦公室成員一起工作。同時,他也是柬埔寨首都金邊一所教堂的牧師,他希望事奉此牧職至死。

薩舫與索蓬只是數以千計歸信基督的柬埔寨人中的兩個個例子。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歐洲空蕩的教堂因穆斯林新信徒得到重生(漁夫)2017.07.28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7.28

在德國漢堡舉行的對伊朗與阿富汗穆斯林的佈道會

基督教在歐洲起死回生——最主要的原因是新信耶穌的穆斯林。

從敘利亞、伊拉克及阿富汗湧入歐洲的難民中,有大量的人信了基督。這批新的信徒給原來空蕩無人的基督教堂帶來一股生氣。這些穆斯林大量地進入基督教的各教派,不分新教或天主教。

歐洲許多國家近年來逐漸世俗化,以致基督教的會眾大批的離開了教會。但是,這兩年來,新近接受耶穌的穆斯林,卻帶給了一些原來在生存邊緣的教堂新的氣象。

西雅圖福勒神學院的教授柯明可(Matthew Kaemingk)告訴福克斯新聞:“最近數十年來,歐洲的教會一直在努力要將福音分享給世俗化的現代歐洲人。但他們發現,穆斯林新移民對基督教的信息更為開放,更願意接受。”

柯明可曾經針對荷蘭的穆斯林移民做過特別研究,他的研究寫在今年秋天要出版的“在一個恐懼的時代看基督徒的待客與穆斯林的移民”(Christian Hospitality and Muslim Immigration in an Age of Fear)。這本書中提到,世俗化的歐洲人很難會覺得需要醫治與救恩,而教會所提供的卻是這種深刻地需要救恩的信息。

柯明可說:“歐洲人富有,舒適,健康又有權勢。換言之,他們不覺得需要上帝。但是,穆斯林移民正好相反。他們非常注重靈性。因為不同的原因,他們現在選擇離開原來的信仰。”

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報導,有些穆斯林在歐洲定居後,或許以為作基督徒比較容易得到政治庇護。但許多其他的穆斯林,在原來的國家就有意接受基督教,只是在中東的許多國家,那是是法律嚴禁的事,甚至會讓全家成為攻擊的目標。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一些聖戰組織,包括伊斯蘭國,會特別針對基督徒進行謀殺的行動。還有一些穆斯林是為了要能融合於新的國家而改信基督教。

柯明可說:“一個剛到歐洲的穆斯林會受到極大的社會壓力。他們經歷生活困難,被排擠,受歧視,還有語言與文化上的障礙,以及離鄉背井的一種深刻的孤單感。他們那種無家可歸的感受不只是地域的差異,更是深深感覺到屬靈的需要。那些真誠接待這些穆斯林的教會,現在開始看到出人意外的結果。”

德國在2016年接受了大約90萬的難民。根據公開的報導,其中大多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及阿富汗。在柏林與漢堡的教會,由於有太多的難民要求受洗,他們不得不用市裡的游泳池或者小湖來進行洗禮。

穆斯林排隊接受洗禮

德國的教會正式發行了一本如何為新信徒施洗的手冊。這個手冊的引言提到:“在過去幾年中,政治庇護尋求者,不論是個人還是整個家庭,不斷地轉向基督的信仰。他們來教會問是否可以受洗。這不但對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是一個挑戰,對教會的牧者也同樣是個挑戰。牧者們需要花許多的時間來帶領引導這些申請受洗的人。”

在奧地利,天主教會在2016年的前三個月就收到了300份欲受成人洗禮的申請。其中3/4 是來自穆斯林的新信徒。一位伊朗人告訴《衛報》說,想要受洗成為基督徒,卻受到不斷地騷擾。

他說,一次在查經班結束後,有人來打他與查經班其他的朋友。由於改信基督是被排斥的事,所以,他只告訴了他的姐姐,他要成為基督徒的決心。他解釋自己為什麼要放棄伊斯蘭的信仰:“一個由暴力開始的宗教不可能帶領人得到自由與愛。但是,耶穌基督說:‘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參《太》26:52)這句話徹底地改變了我的思想。”

 

 

3 Comments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