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下事

在加州DMV(車輛事務局)前大聲讀聖經的基督徒勝訴(漁夫)2017.03.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24

 

2011年,一位在美國加州DMV(車輛事務局)門前,大聲宣讀聖經的基督徒,被在場的警察拘捕。經過近6年的纏訟,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終於做出最後判決,確認這位基督徒勝訴。

2017年1月11日,第九巡迴庭推翻地方法庭的判決。原判決認定,因馬可∙麥坎(Mark MacKey)大聲宣讀聖經而將其逮捕的警察,沒有執法過當。麥坎在被捕後提出民事訴訟,控告警察非法逮捕他。這個民事訴訟要在刑事部分結束後才能進行審理。

麥坎的辯護律師柯奇思在聆聽宣判後說:“非常高興看到我們的司法制度仍能正常執行。我們所提供的視頻,明顯的與警察所宣稱的情況有相當的差異。我們一直上訴到第九巡迴法庭才得到正義伸張。這位警察以及DMV,必須面對他們忽視憲法保障自由的後果。”

2011年2月,麥坎與他的牧師科羅納多(Brett Coronado)還有一位朋友弗洛雷茲(Edward Florez),一大早來到加州一個小鎮何梅特(Hemet)的DMV,向在排隊等開門的人們傳福音。他們在離大門約40英尺的停車場,麥坎開始大聲地讀聖經。

不久,DMV的警衛就來到他面前,要求他離開。他們三個人表示,他們所做的是受美國憲法言論自由權的保障。麥坎就繼續大聲讀聖經。

約10分鐘後,加州公路警察梅耶爾(Darrin Meyer)來到現場。他搶走麥坎的聖經,將他扣上手銬。他告訴這三個人不得向“被迫聆聽的群眾”傳福音。

雙手被反扣的麥坎開始呼叫:“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梅耶爾說:“你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講道。”

科羅納多與弗洛雷茲問警察:“他犯了哪條法律?”

梅耶爾回答說:“你們也在傳福音嗎?你們再不離開,也要一起被捕。”

當這兩位繼續向另外一位警察詢問,為什麼麥坎的行為被視為非法時,這位警察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將他們兩也上了手銬。

當他們交保獲釋後,就與基督徒法律輔助機構“信仰與自由中保” (Advocates for Faith and Freedom)聯絡。然後向聯邦法庭,對梅耶爾及加州公路巡警局提出控訴。

但是,河邊郡檢察官澤樂巴赫(Paul Zellerbach)卻對麥坎及科羅納多起訴,指稱兩人沒有申請准證就在政府建築外“集會示威”。

檢方必須在法庭證明兩人“示威或集會” 並吸引群眾參與。由於檢察官無法證明在DMV前排隊的人群,與他們所做的行為有關,所以麥坎等人被判無罪。

麥坎在刑事案被判無罪後,要求對他所提的民事案恢復審理。2015年,地方法院法官朱茉莉(Molly Gee)判決梅耶爾勝訴,因為他當時有足夠理由逮捕麥坎,因此可以得到執行公務的豁免權。

麥坎不服判決,上訴聯邦巡迴法庭。1月11日,第九巡迴法庭推翻地方法官朱茉莉的判決,認定梅耶爾在逮捕麥坎的事上執法過當。判決也指出梅耶爾的陳述,與視頻所顯示的情況不合。

判決書指出:“當梅耶爾到達時,麥坎在一土堆上大聲讀聖經,他並沒有阻擋,也沒有威脅在排隊的人群。梅耶爾宣稱當時麥坎‘對著排隊的人大聲喊叫,並且隊中的人與他發生口角。口角十分激烈,甚至有可能發生毆打。’”

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所陳述的情景與視頻所顯示的狀況完全不同。視頻中沒有任何的對抗,反而只見到麥坎在與排隊的人有相當距離的地方讀聖經。”

巡迴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根本沒有質問麥坎是否有准證。因此,指稱因為他沒有准證而逮捕他的說法,完全沒有法律根據。

巡迴法庭的法官們將本案其餘部份發回更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用仁慈除滅仇恨——一位黑人說服200位種族歧視白人退出三K黨(漁夫)2017.03.0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03

 

戴維斯在3K黨焚燒十字架的現場

 

戴若爾∙戴維斯(Daryl Davis)是位很特殊的黑人。一般黑人對持白人至上的3K黨避之唯恐不及,他卻與這些種族歧視的白人交往,甚至說服了其中200位退出3K黨。

他從1980年代開始,就在美國南方各州到各處去會見3K黨的成員。開始時,3K黨的成員對他會採取肢體攻擊。他說,他曾經不得不回擊,痛打了兩個攻擊他的3K黨成員。他於2017年將出版一本書《3K黨的秘密關係》(英文原名為Klan-destine Relationships,有一語雙關的意義)。這本書裡他詳細地敘述了他這些年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

戴維斯住在芝加哥,是個音樂家,喜歡藍調音樂,與一些美國的知名樂手,甚至前總統克林頓一起演奏過。他說:“音樂絕對是幫助人跨越種族鴻溝的好媒介。有次,我在一個白人的場合演奏傑瑞∙李∙路易斯(Jerry Lee Lewis)的歌。在中場休息時,一個白人走到我面前,把他的手搭到我的肩膀上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黑人能像路易斯那樣的彈奏鋼琴’。”

“我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深受黑人藍調鋼琴師的影響。這個白人不相信我說的。我就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是我的好朋友。是他親自告訴我他怎麼學習這種鋼琴的彈法。”

“他還是對我的彈法感到更多興趣,想要多認識我。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個3K黨成員。我們繼續交往。漸漸地,我們成了好朋友。最後,他退出了3K黨。”

戴維斯說,他每次到3K黨的場合總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面對暴力行為。他也確實碰到了這類的場面。有人會來威脅他的安全,其中有兩次,他還不得不真的打了起來,他說,還好,兩次他都打贏了,不但如此,其中一次威脅打他的人被送進醫院,另外一次,被送進監獄。

“這類的事偶然會發生,也是意想中的事,因為你面對的是恨你的人,他們僅僅因為你的膚色而對你施行暴力。”

“有些人非常惡劣,他們只要看到黑人就想要傷害對方。他們最核心的問題(雖然他們不會承認)就是他們嘴巴上號稱白人至上,其實,心裡卻有非常的自卑感。為了要提升自己,就要把別人往下推壓。”

黨戴維斯會見馬里蘭州的3K黨大龍頭(Grand Dragon)羅傑∙凱利(Roger Kelly)時,他心裡預備好了可能會有暴力。

 

 

為了這次會見,戴維斯特別把所有找得到的有關3K黨的書都讀了一遍。他說:“我對3K黨的了解比絕大多數的3K黨成員還要清楚。知識,資訊以及你如何傳達它們,其實比暴力或致命的武器還要有用。它可以將敵人的意識形態徹底地瓦解。我在這方面做了充分的準備。有個認識凱利的人告訴我,凱利會殺了我。我有自信,只要沒真動武,我一定可以得勝。很幸運的,我果然勝了。”

事實上,戴維斯與凱利的會談,使3K黨在馬里蘭州的“分會”正式解散。現在3K黨已經沒有馬里蘭州分會。

戴維斯說:“看到這些人突然想通了,他們打電話來告訴我要退出3K黨,這種感覺實在無法形容。我從來不勸任何人退出3K黨,我只會問他們一個問題:‘你連認都不認識我,怎麼會恨我呢?’我就只是簡單的給他們一個機會來認識我,並且用我希望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來對待他們。他們因此會得到一個結論:3K黨的意識形態不再合適他們。我只是一個催化劑,讓他們得到這個結論。但是,我很高興,由於我常與他們見面,建立友誼,才能有這樣的結果。”

戴維斯的父親從前在美國外交界服務,他小時候跟著父母親到處搬遷,經歷了許多不同的文化。這讓他明白種族歧視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他說:“小時候,我每兩年回國,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人會用膚色來論斷其他的人。馬克吐溫有句話,我覺得真是金玉良言。‘旅行對偏見,歧視及狹隘的觀點,是個致命的‘良藥’。許多人都急需這副藥方。寬大的心胸與慈善的觀念,是不能只靠一生在地球一個小小的角隅,像植物那樣生存可以達到的。’”

戴維斯在一次3K黨焚燒十字架的場合。

 

雖然戴維斯做了這些事,但是,對他去與這些極端份子交友的事,還是有些不贊成的意見。他說:“不論是白人還是黑人,都有些人對我所做的無法同意。而絕大多數這樣的人根本不認識我,也沒有想要理解為什麼,或者去查查我的資料,或聽我的演講。

“尤其在黑人當中,有人稱我為‘出賣族群者’ ‘湯姆叔叔’‘夾心餅乾(奧利奧)’,甚至還有更難聽的名字。我不得不把這些黑人與3K黨相比。他們除了膚色不同外,觀點跟這些白人至上的極端份子沒有什麼不同。他們的所作所為,與他們控訴的種族歧視份子一樣。”

戴維斯說,今天的美國種族歧視比較沒有像以前那麼嚴重,但是,他還是每天都持續這個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愛荷華州教會因事奉難民而得到轉變與復興(漁夫)2017.02.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24

 

錫安路德會緬甸Mizo族的詩班

 

美國愛荷華州德蒙市(Des Moines)的錫安路德會(Zion Lutheran Church),是間有150年歷史的教會。他們原來雖不能稱之為死氣沉沉,但至少可以說是老態龍鍾的教會。當時他們面對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教會關門了,還有人會想到我們曾經存在過嗎?

2010年,當他們祈禱,想要決定這個教會的未來時,上帝給了他們一個意想不到的回答。這個回答使他們成為了一個24/7(一天24小時,一週7天)的差傳教會。

現在的錫安路德會已不再是一個一般性的教會。在每個主日,他們都有四種不同語言的崇拜儀式。會眾當中可以聽到15種以上的方言(母語,不是靈恩的方言)。

主任牧師克萊恩(John Kline)說,上帝將《路加福音》14章放在他們的心中。他感受到上帝要他們將教會變成宴席的地方。他說:“我們在《路加福音》14章學到,主要我們成為一個祝福他人的地方,而這些人可能無法回報我們的祝福。

所以,他們做了中飯的飯盒,帶到附近低收入的公寓去。這些公寓裡住著從世界各地來到美國的難民。他們見到每一個人就問他們說:我們可以帶給你什麼祝福嗎?

克萊恩師母葛麗絲說:“我們沒有做任何的準備,就去到那裡,但是,我們相信上帝的帶領,一件一件的事就隨之展開了。”

如果你今天去到德蒙市,你會看到一個非常復興的錫安路德會。不但他們有許多聚會,還有很多團契,也經常有聚餐。

7年前,這個有150年歷史的教會,是在掙扎著還要不要繼續存在。他們感覺在他們的社區沒有任何影響力。禱告後才知道,他們必須要做徹底地改變。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6-07-29 17:00:47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錫安路德會禱告的手

 

這個憑信心走出去的行動,完全翻轉了這間教會。不久,從不同國家來的難民開始來到這個教會。他們因而成為了一個有不同文化背景及語言的信仰社區。

有許多緬甸Mizo族的難民來到這個教會。教會特別聘請了一位會說緬甸語的牧師,來牧養這群會眾。

 

緬甸Mizo族的分佈區(紅色)

 

Mizo族是居住在山區的少數民族。他們分佈在緬甸西部山區,孟加拉東邊及印度東北地區。他們的語言是屬西藏-緬甸語系。由於基督教宣教士的影響,他們的人口中有88%是基督徒,分屬不同的宗派。

 

會眾的轉變

錫安路德會開始時每個星期都去那些低收入公寓,最初是帶他們的孩子到教會,幫助他們的功課。後來,他們所做的事傳開了,吸引了一群緬甸Mizo族基督徒難民的注意。這些Mizo族的基督徒已經在一間小公寓裡面聚會,正需要有比較大的空間來容納所有的信徒。錫安路德會歡迎他們使用,並且給了他們一段合適的崇拜時間。

一位Mizo難民露西內彌(Lucy Hnemi)說:“當我第一次與克萊恩牧師談話時,他告訴我們,你們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這是上帝的家,不是我的教會,也不是任何人的教會。這是上帝的家。”

錫安路德會更進一步差派人到緬甸,請了一位會說他們母語的副牧師來。內彌說:“ 第一次的聚會真是讓我情緒激動,無法平靜。”

現在,錫安路德會有緬甸,阿拉伯及非洲施瓦西里(Swahili)語言的聚會。也同時有各族群的青年團契。

克萊恩牧師說:“我們的教會是個‘你若渴了,我們有水給你喝;你若餓了,我們有食物給你吃;你若無處可歸,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地方給你;你若沒有家庭,我們歡迎你來加入’的地方。”

這些不同語言文化的族群,不單是使用這個教堂,他們已經成為整個教會的一部份。

剛果敬拜的領袖波阿茲恩慶吉(Boaz Nkingi)說:“當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們語言不通,又不認識任何人,沒有人能幫助我們。但是,現在我們有這個社群,他們在我們四周幫助我們。”

當難民到達後,不論他們的語言與宗教信仰,錫安路德會都幫助他們的孩子學習,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家,在他們的新家裡帶給他們溫暖的友誼。

一位來自伊拉克的穆斯林難民卡林加達(Karim Jawda)說:“當我進到這個教堂,馬上就快樂起來。我感覺這就是我的家。”

每天都有人帶著捐獻的東西來到教堂大門內的前廳。難民可以隨時來拿他們覺得需要的物品。克萊恩師母說:“當難民到達時,有一段是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間。當你在那段時間幫助他們的生活,告訴他們耶穌愛你。就好像這些敘利亞人,告訴他們,我知道你們在上帝眼裡的重要性,我們也關心你永恆的去處。”

 

事奉上的挑戰

這樣的事奉並不容易。錫安路德會的新信徒中,有許多在戰亂中失去了家人,也有來自內戰不同邊的難民,要一起相處。克萊恩師母說:“沒有人願意經受苦難。進入這些人的生活,就是進入他們的苦難,以及他們國家的戰亂之中。”

但是,對教會原來的信徒來說,他們也藉著看到這些難民的苦難,幫助了自己的信心。其中一位信徒說:“我知道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卻還能如此的敬拜上帝,這讓我非常感動,對我的信心是一個真實的挑戰。讓我真正的感受到上帝的存在。”

錫安路德會在財務上也經歷到神蹟。當2010年他們開始向難民伸手時,他們建堂的房貸還欠130萬美金。雖然這些新的會眾不能經常在金錢上奉獻,他們的房貸目前只剩下15萬美金還沒還清。

克萊恩牧師說:“我知道,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即使跌倒,祂也會扶持我。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就會有美好的事讓我看到。我們希望看到其他的教會也能如此做。因為需要是如此的多,就這麼簡單。”

錫安路德會的口號是“萬國敬拜的場所”。很多人來到這裡都感受到像是嚐到了天堂的滋味。剛果敬拜的領袖恩慶吉說:“我們或許有不同的詩歌,有不同的腔調,也用不同的樂器,但我們敬拜的是同一位上帝。”

 

1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挪威施行政教分離(漁夫)2017.02.1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17

 

政教分離的觀念是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基礎。美國在1789年立憲,1791年就通過了10條修正案。所以,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明文規定政教分離的國家。

而在同樣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西歐國家,有許多在不同程度上是政教合一的。在這些國家的憲法或法律中,都承認“國教”。有的國家幫教會抽所得稅,也有的國家承認教會神職人員為國家公務員。

挪威國會在8年前通過法律,決定實施政教分離的政策。在一系列的改革後,從2017年1月1日起,挪威正式進入政教分離的新局面。

據報導,從改教以來,挪威的福音路德宗教會與挪威政府,有將近500年關係特殊。在施行政教分離後,挪威福音路德宗的1,250位牧師與主教,將不再具有政府公務員的資格。

雖然這個決定會有深遠的影響,但是,也有不少的人覺得不會有明顯的改變。從2017年起,挪威政府將不再稱呼福音路德宗為“國家公有的宗教”,但是,政府還是會稱福音路德宗為“挪威的國教”(National Church)。政府也會繼續支持國教。

挪威人文協會(Norwegian Humanist Association)的秘書長,克里斯丁∙邁爾(Kristin Mile)解釋說: “挪威的憲法還是規定挪威的教會是國教。所以政府必須支持一個有國教地位的教會。而事實上,由於這次法律的變更,直接地提到福音路德宗,而不只是泛泛的說一個國教,因而政府與福音路德宗的互動,會更加親密。”

至於這次的改變會不會影響信徒上教會的人數,那又另當別論了。由於近年來,國家撥款給教會的一個重大因素,是在於教會出席人數的多寡,許多教會都虛報人數。政教分離後,或許這個現象會有某種程度的改進。

挪威實際上教堂的信徒非常少,大約只有百分之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在英國的穆斯林難民見到耶穌顯現(漁夫)2017.02.10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10

 

自從中東近幾年的動亂以來,許多在中東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士都發現,他們有位意想不到的同伴:耶穌基督。

越來越多的報導指出,耶穌會親自向成千上萬的穆斯林顯現,有的是在異象中,有的是在夢中。這些成為基督徒的穆斯林都宣稱,見到一位“穿白衣的人”出現。這個現象在伊拉克、敘利亞及伊朗,層出不窮。

筆者認識一對剛從伊拉克回來的華人醫生夫婦,他們在伊拉克從事醫療宣教。他們回來後也非常興奮地分享這類的見證。

英國謝爾頓聖馬可教會的難民事工(右一為主任牧師史密斯

 

不久前進一步的報導聲稱,在英國的許多穆斯林難民也有類似的經歷。耶穌也在異象或夢中向他們顯現,帶領了許多人歸主。

對在英國的許多穆斯林難民來說,2016的聖誕節是他們成為基督徒後的第一次聖誕節。按照英國網上刊物《今日基督徒》(ChristianToday.com)的報導,在謝爾頓(Shelton)的聖馬可教會,在服事難民及帶領他們信耶穌方面,有特別的恩賜。

該教會的主任牧師莎莉史密斯牧師說,他們本來是個暮氣沉沉的教會。但是,當英國內政部將數十位難民遷入附近社區後,情況突然大有改變。

聖馬可教堂

該教會現在有個專門歡迎新遷入的穆斯林的事工團隊。這個團隊使得整個社區都生氣蓬勃。雖然事工團隊的同工盡量不主動要求難民相信福音,但是,由於他們的熱忱,許多穆斯林因此接受了基督為救主。

另外還有許多人都作見證說,他們在異象中或夢裡看到了耶穌。史密斯牧師分享說:“有一位叫做哈山的難民,在夢中見到耶穌像光那樣向他顯現。祂說,到這個教會來接受洗禮。他知道這個光就是主耶穌。祂將他四圍抱住。”

“還有一位在夢中見到耶穌。耶穌拿出這個教堂的圖樣給他看。”

穆斯林歡喜的接受洗禮

聖誕節期間,聖馬可教會門前有個活人扮演的耶穌降生馬槽。其中的演員,除了一位外都是最近才信耶穌的穆斯林。其中還有些是當天才受洗的新基督徒。

穆斯林在異象中見到耶穌的報告,不斷地出現。這是21世紀非常特別的事。但是,這樣的事不但在中東伊斯蘭的國家發生,在西方的國家也開始出現。這應該是個新的宣教模式。但是,這個模式也提醒我們:我們在事奉的時候,是主耶穌的幫手;我們在宣講福音的時候,是主耶穌的管道。

《約書亞記》5章13-14節:“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做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什麼話吩咐僕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聖墓教堂的大門鑰匙交給穆斯林保管(漁夫)2017.02.0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03

 

很多基督徒都有個心願,希望能到聖地遊覽。當然,到了聖地可以看到許多古蹟。其中包括猶太教的哭牆(西牆),這是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唯一還存在的與古猶大國有關的遺跡。

此外,在希伯倫有亞伯拉罕的墳墓,因為他同時是猶太人也是阿拉伯人的祖先,所以,他的墳墓受到猶太人及穆斯林共同的尊重。當然,穆斯林也有建在聖殿山上的金頂清真寺。

從基督徒的角度來看,伯利恆的聖誕大教堂,相傳是耶穌降生的所在。而在耶路撒冷有個聖墓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lchre)則更是一個必去的地方。聖墓是在受苦之路(Via Dolorosa)的終點。據說受苦之路就是當年耶穌背著十字架上加略山所走的路。

這條路的終點,就是稱為骷髏地或各各他的加略山丘。聖墓教堂就建於此。它的內部分為兩大部份。一部份就是加略山,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另外一部份則是耶穌的墳墓,也就是耶穌埋葬與復活的所在。這個教堂在很多基督徒心中,是最神聖的地方。

聖墓教堂內部圖。在十字架的地方就是加略山。在左半部則是耶穌安葬的墳墓所在。

 

由於這個教堂是如此的神聖,所以,歷史上許多的教派都爭先恐後的要在這教堂裡事奉。最後決定這個教堂由六個不同的基督教派共同管理:希臘正教,羅馬天主教,亞美尼亞使徒教會,敘利亞正教,伊索比亞正教及科普特正教。

這六個教派對如何維持這個教堂的運作,有過多次的爭議,甚至在不同教派的神父與修士間,還發生過大打出手的事。

mosaics in the 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 the withdrawal from the cross of Jesus Christ , Jerusalem

大門內不遠的壁畫鑲嵌,描繪亞利馬太的約瑟用油膏耶穌的身體的景況。

 

由於彼此間缺乏信任,所以從12世紀以後,這個教堂大門的鑰匙是交給一個穆斯林家庭保管。

每天早晨,一個基督教派的神父必須來到聖墓教堂,等候持有鑰匙的穆斯林來打開大門。這個習俗是從1187年開始的。那個時候,由於各個基督教派無法同意任何的事物,所以,在蘇丹薩拉丁的規定下,聖墓教堂的大門鑰匙交給了一家穆斯林保管。

800多年來,這個穆斯林家庭很忠心地保管著這個大門的鑰匙。現在保管鑰匙的穆斯林叫做尤德(Adeeb Jawad Joudeh)。

保管大門鑰匙的尤德清晨站在聖墓教堂門口。

這個基督教最神聖的教堂之一,卻淪落到大門鑰匙要交給穆斯林保管,其核心問題就在於各教派的神父,經常堅持不同的意見。

教堂裡有個“不可搬動的爬梯” (immovable ladder)。這個爬梯從1757年(美國還沒有獨立)就沒有搬動過。這是因為各教派之間有個不成文的協議,除非六個教堂都同意,不然教堂裡什麼事物都不可移動。

從1757年來,各派對移動這個爬梯無法達成一致的意見。這個爬梯竟然成了正教與公教之間分裂的代表物。 結果,教皇保祿六世正式要求,在羅馬公教與各正教派系無法共享聖餐之前,不得移動這個爬梯。

這也是為什麼基督教最神聖的教堂,卻要由穆斯林保管大門鑰匙,而且由猶太教警察來維持秩序之因。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的記者李伯曼(Oren Liebermann )特別採訪了尤德。尤德帶了一把鑄鐵鑰匙來見他。這把鑰匙有500年之久,長12英寸,有個三角形的把手以及一個方形的底。

尤德手上所拿的就是聖母教堂的大門鑰匙

 

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信徒從世界各地來到聖墓教堂。但是,極少有人知道尤德的重要性。他的家族從1517年就一直保管著聖墓教堂大門的鑰匙。他的家裡還有個當年所簽訂的合約。尤德帶著微笑說:“這是我們家族的傳家寶。是我們家唯一共同擁有的東西。這是個榮譽。不只是我們一家的榮譽,並且是全世界穆斯林的榮譽。”

 

他把兩把鑰匙交給記者看。一把比較”新”,只有500年。另外一把則有850年的歷史。

 

當年鑰匙之所以交給尤德的祖先,主要是要求他們家,能作為在基督教各派之外的一個保持中立的,聖墓教堂的守護者。他們家一代傳一代。尤德從他的父親那裡學習到保護這大門鑰匙的責任。他以後也會傳給他的兒子。“我們所傳下去的不只是鑰匙,更是要對不同宗教的尊重。我們家族與基督教所達成的協議,也是一個宗教合作的典範。”

 

尤德說:“就我而言,穆斯林與基督徒的和平共存,起源於聖墓教堂。在1400年前,當烏瑪爾(伊斯蘭王國的第二位哈里發Umar ibn Khattab)允許這一帶的基督徒可以繼續在耶路撒冷敬拜時,我們就一直和平共存,互相友愛。” 對尤德來說,這個歷史事件在今天仍然存在意義。這也是他的責任去繼續維持這個關係。

 

亞美尼亞正教的神父修士在聖母教堂內面對耶穌的墳墓禱告。

 

其實,尤德並不是唯一有這個責任的人。雖然他掌管鑰匙,但是,有另外一家穆斯林家庭負責打開門,帶領信徒進入教堂。這個開門的責任現在的負責人叫做牛賽北(WajeehNuseibeh)。

 

當牛賽北清晨來到教堂時,他從尤德的的手中拿到鑰匙,然後,爬上一個小木爬梯,在門的上端打開上面的鎖,再下來打開下端的鎖。他在這個時候將大門推開少許,宣佈遊客可以進入。晚上,他再重複這個過程,將教堂的大門關上。

 

這兩家穆斯林在過去的幾百年間,分擔保管鑰匙、開門關門的責任,使這個教堂能繼續開放給基督教的信徒進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葛培理佈道團進入緬甸佈道(漁夫)2017.01.20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1.20

yangon-love-joy-peace-festival

在仰光的愛樂和平節慶有成千上萬的人聚集聽葛福臨的佈道大會

2016年,葛培理佈道團在一向封閉的緬甸,公開舉辦了兩次大規模的佈道活動。這個佈道活動的名稱是,“愛樂和平節慶” (Love, Joy, Peace Festival)。10月22日在仰光的緬甸國家會議中心(Myanmar Convention Center)先有一次兒童佈道大會。然後,在11月18日到20日由葛福臨牧師主領了3天的佈道大會。這兩次的佈道活動都非常成功。

unnamed

兒童佈道大會

10月的兒童佈道大會有超過16,000 名兒童參加。在講完福音信息後,有1,400名兒童決志,接受耶穌基督為他們個人的救主。這些孩子的跟進事工急需代禱。這次的佈道是緬甸首次有超過一萬名兒童的聚集。

現場有一位同工看到這麼多的孩子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不禁流下眼淚。他說:“這些原來要進入永死的孩子,現在可以進入天堂。我為這些新得救的靈魂感謝上帝。”

Myanmar mandalay3

在佈道會帶著歡笑的兒童

兒童佈道會後11月18到20日,有連續3天的佈道大會,由葛福臨牧師主講。每天都有數萬的聽眾出席。這現象在緬甸這個佛教國家是絕無僅有的。

這次的佈道大會是由緬甸全國440間教會協辦。有些教會的參與者從邊遠的山區來,他們中有些人需要花兩個禮拜的時間才能到達仰光。這些教會為了這次佈道會禱告超過了一年。他們也邀請了親友來聽福音。對處境困難的緬甸基督徒來說,這是個歷史性的事件,幾乎所有的教會都動員了。

葛福臨的信息著重於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祂為了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凡信耶穌的人,他們的罪都能得到赦免。

最後一晚,葛福臨說:“今晚在這裡的許多人都過著盲目的生活。如果你今天晚上不改變你的方向,你將會毀掉自己的生命。但是今晚,你有機會來到耶穌基督的面前。祂會潔淨你的心,保守你、帶領你。如果你今晚願意相信耶穌基督,祂會赦免你的罪。你將得到一個新的生命,一個新的開始。”

根據葛培理佈道團的報告,3天下來,共有近17萬人次來聽福音(第一晚有4萬2千,第二晚有5萬6千,第三晚人數最多,有7萬1千人),其中有7,600人接受了基督為救主。

franklin-graham-yangon-love-joy-peace-festival-in-myanmar-on-nov-19-2016

葛福臨在仰光愛樂和平節的3天佈道大會吸引了17萬人次的聽眾

葛福臨在他的臉書寫道:“我為成千上萬的緬甸人接受耶穌基督獻上感謝。我感謝上帝親自做工,願將榮耀歸給上帝。我們確信在天上,每一個靈魂的得救都有天使天軍在歡呼慶祝。”

葛培理佈道團的報告指出,接受耶穌的人中有一些是已經接觸過基督教的信息,但是絕大多數都是從來沒有進過教堂的人。

大會的執行主席基紹馬蓋牧師(Rev. Dr. Saw Mar Gay Gyi)說:“決志的人數超過我們的預期。聖靈大大的做工,使用了葛福臨牧師。我想這真是上帝給我們同胞的奇異恩典。我真希望經由這次的聚會,我們的國家能夠得到豐盛的祝福。”

葛福臨也利用他在緬甸期間,分發了“撒瑪利亞荷包” (Samaritan Purse)準備的鞋盒,給數百位貧困的兒童做為聖誕禮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