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下事

威斯康辛州教師因在幼稚園使用碟仙板而被停職(漁夫)2017.05.26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26

 

一位美國威斯康辛州公立學校的教師,因為在她的幼稚園班上使用碟仙板(Ouija Board)而被學區委員會停職。

這個事件是在威斯康辛州最大城市密爾瓦基發生的。這位教師承認,在去年萬聖節時帶碟仙板到學校,擺在幼稚園教室內。

幼稚園班上一個5歲的男孩回家後告訴家長,說老師把教室的燈關掉,拿出碟仙板,然後,開始講可怕的故事,令他非常害怕。

這位教師辯稱:“孩子們自己要聽鬼故事,所以,我才拿出碟仙板。然後,我為了回答他們的一些問題,採取移動板上的迴紋針。孩子們問了一些電影裡恐怖角色的問題。這些都只是一些玩笑的活動。”

但是,她也表示了解家長的關心。她表示會把這個碟仙板帶回家,不再做這樣的遊戲。

男孩的母親說,自從那天起,男孩常常作惡夢。“他現在不敢自己上床,怕黑,不願意單獨自處。”她認為幼稚園的孩子根本不應該接觸碟仙這樣的事。

 

美國碟仙板的模樣

學校當局在調查這件事的期間,決定將這位教師停職。

孩子的母親告訴當地的電視台記者:“我很高興她現在被調查。或許,她以後對這樣的事會三思而後行。”這位母親現在要求學校開除這位教師。

2014年12月,谷歌公司曾發表一份調查報告,說明從“碟仙”這部電影上映以來,美國人中玩碟仙的人數增加了三倍。雖然這個電影在最後提醒觀眾“有些事還是不要隨便去碰觸”,但是,這個電影明顯地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心。

一位靈恩派的傳道人說:“如果有人想在上帝所祝福的靈界以外去尋求接觸靈界的事物,很可能就會接觸到邪靈。所以,像碟仙之類的事物並不是一種無害的遊戲,它會讓玩的人受到屬靈的害處。”

聖經中明說“占卜、觀兆、用法術、行邪術、迷術、交鬼、行巫術、交鬼”等,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參《申命記》18:10-12),基督徒切忌因好奇而陷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修殿節登山客發現稀有的山洞刻畫(漁夫)2017.05.05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05

 

今年初,在節慶期間去徒步登山的三位猶太青年,在一個山洞中發現第二聖殿期的石灰石刻畫,包括一個十字架及一個七根蠟燭的燭台(猶太人修殿節使用)。

當局將地點保密,以免聞者群至。

 

2016年12月在猶大低地的一個水池旁發現七枝燭台的石刻畫 (以色列古物署SaʽarGanor提供)

 

三位山洞探險者在一次徒步的探尋中,發現重大歷史意義的石壁刻畫。在最近猶太人慶祝修殿節(Hannukah)期間,三位年青人巴爾卡(Mickey Barkal),吉旺尼(SefiGivoni)和莫洛茲(IdoMeroz),到猶大低地(JeduanSpehpelah)的山洞去探尋搜索。

他們在一個山洞裡的水池旁發現一些石刻。其中有一個十字架,以及一個有七枝蠟燭的燭台(猶太人慶祝修殿節所使用的燭台)。他們立刻就體認到這些石刻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莫洛茲說:“就在我們準備離開時,我們突然注意到,這些石刻中似乎有一個是修殿節用的燭台刻畫。當我們體認到這可能是古舊的石刻畫時,我們感到非常興奮。這個刻畫的形象非常特別。我們離開後,馬上向以色列古物署通報了這個發現。”

歷史學家及考古學家都認定,這是在第二聖殿時期的刻畫,大約是公元前530年到公元70年間的事。

2016年12月,莫洛茲在一些山洞中發現的石壁刻畫前留影。(巴爾卡經以色列古物署提供)

以色列古物署亞實基倫地區考古學家葛諾爾(Sa’arGanor)說:“能夠發現燭台的石壁刻畫是非常罕見的,因此,這次的發現令人振奮,尤其在修殿節期間發現,更是證實在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定居的所在地。這個燭台可能是在第二聖殿或巴科克巴時期(巴科克巴在公元132年帶領猶太人再次反叛羅馬的統治),在水池挖掘成功後刻畫在石壁上的。十字架則可能是第四世紀拜占庭時期的刻畫。”

2016年12月,在猶大低地一水池中發現的十字架石刻。(以色列古物署SaʽarGanor提供)

猶太人的燭台是記念在公元前165年,馬加比家族成功地推翻希臘西流古王朝統治後,清理修建聖殿的事蹟。在這一帶另外發現過兩個燭台刻畫。

以色列古物署拒絕公開這個山洞的準確位置,他們害怕聽到消息的群眾大批擁至,造成破壞。

葛諾爾說:“精確的追溯日期幾乎不可能。這不是陶器,所以不能用炭14的方法。”但是,在附近考古場所的發現,可以追溯到拜占庭時期。在那段時期,這一帶顯然有猶太人與基督徒混雜定居。

但是,為什麼他們要在一個很難到達的水池附近刻畫這些事物,目前還沒有答案。

葛諾爾說,由於這個水池非常難到達,而且刻畫的內部嵌有青銅,再加上這與附近地區歷史狀況符合,所以這些刻畫應該是真跡,而不是現代人仿造的。

以色列古物署已經開始對這些刻畫進行研究,希望能找出更多的解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昆蘭附近發現新的古卷洞穴(俞安至)2017.04.28

 

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4.28

 

希伯來大學考古隊在一個新的洞穴中,發現存放古卷的陶土瓶罐,但其中原存儲的古卷均已被盜,只殘存一件碎片。

考古學家細心的在昆蘭附近的Q12山洞中挖掘(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在將近70年後,希伯來大學的考古學者,再次發現了一個原存有古卷的洞穴。這個山洞被命名為Q12,是在昆蘭附近發現的第12個存有古卷的山洞。可惜的是,原存於這個山洞的古卷,已在20世紀中葉被盜一空。

由於在市場有人販賣被盜取的古卷,且在2016年夏天,在集林母山谷(Zeelim Valley)的骷髏洞(Cave of the Skull),當場抓到有人正在洞中偷竊。所以以色列古物署在11月宣佈,將在昆蘭附近發動大規模搜索計劃,希望可以找到尚未發現卻存有古卷的山洞。

這次的發現並沒有找到任何新的古卷。但是,考古學家在洞中找到至少七個儲存瓶罐,以及一頁殘存的古卷。這七個瓶罐與在其他昆蘭洞穴所發現的,是相同的樣式。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洞穴與其他11個洞穴都曾經藏有古卷,只是原來在這裡的古卷已經被盜竊了。

在這山洞中所發現的古卷殘頁以及其他一些有機的物品,經過化驗證實是公元第一世紀的遺物。另外,在山洞裡還有一個斧頭,應該是1940年代的物件,可能是阿拉伯貝都因人用來偷盜古卷使用的工具。

從瓶罐中找到的一古卷殘頁(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這次的發現是60餘年來最接近發現新的古卷的一次考古挖掘。在此之前,一般公認的是,認為死海古卷只存在11個山洞之中。現在,毫無疑問的至少有12個山洞曾藏有古卷。”

在Q12山洞中所發現的破碎瓶罐殘片 (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最早的一批古卷是在1947年,以色列的學者在黑市從貝都因人的攤位購買到。隨後的數年,又再有一些古卷在當時屬約旦領土的西岸黑市出售。1967年以阿戰爭後,許多原收藏於東耶路撒冷洛克菲勒博物館的古卷,被轉藏於以色列博物館。

這些古卷總數在1,000份左右,都是在猶太人第二聖殿期間所存留的書卷。包括有歷史及猶太教的文件,其中大約1/4是希伯來聖經最早的抄本。另外還有1/4記載當年昆蘭社區的獨特哲理觀念。

這次的發現震撼了原有的觀點。由於發現了第12個山洞,還有沒有其他的山洞存有古卷,成了新的學術研討專題。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L) and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R) listen to as Director of the Israel Museum James S. Snyder explains about the Dead Sea Scrolls, during their visit at the Shrine of the Book, at the Israel Museum in Jerusalem on March 21, 2013. Obama arrived in Israel yesterday for a 3-day official state visit to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Photo by 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2013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參觀死海古卷 (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在Q12所發現的古卷殘頁並沒有任何文字。此外,在這個洞中還發現了一個皮帶,可能是捆綁古卷用。其他的物件包括火石,箭頭,以及一個瑪瑙印鑑。

由於以色列古物署的計劃是要大規模的在昆蘭一帶,尋找是否還有新的古卷,希伯來大學的學者們相信,不久就會有類似的發現。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在加州DMV(車輛事務局)前大聲讀聖經的基督徒勝訴(漁夫)2017.03.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24

 

2011年,一位在美國加州DMV(車輛事務局)門前,大聲宣讀聖經的基督徒,被在場的警察拘捕。經過近6年的纏訟,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終於做出最後判決,確認這位基督徒勝訴。

2017年1月11日,第九巡迴庭推翻地方法庭的判決。原判決認定,因馬可∙麥坎(Mark MacKey)大聲宣讀聖經而將其逮捕的警察,沒有執法過當。麥坎在被捕後提出民事訴訟,控告警察非法逮捕他。這個民事訴訟要在刑事部分結束後才能進行審理。

麥坎的辯護律師柯奇思在聆聽宣判後說:“非常高興看到我們的司法制度仍能正常執行。我們所提供的視頻,明顯的與警察所宣稱的情況有相當的差異。我們一直上訴到第九巡迴法庭才得到正義伸張。這位警察以及DMV,必須面對他們忽視憲法保障自由的後果。”

2011年2月,麥坎與他的牧師科羅納多(Brett Coronado)還有一位朋友弗洛雷茲(Edward Florez),一大早來到加州一個小鎮何梅特(Hemet)的DMV,向在排隊等開門的人們傳福音。他們在離大門約40英尺的停車場,麥坎開始大聲地讀聖經。

不久,DMV的警衛就來到他面前,要求他離開。他們三個人表示,他們所做的是受美國憲法言論自由權的保障。麥坎就繼續大聲讀聖經。

約10分鐘後,加州公路警察梅耶爾(Darrin Meyer)來到現場。他搶走麥坎的聖經,將他扣上手銬。他告訴這三個人不得向“被迫聆聽的群眾”傳福音。

雙手被反扣的麥坎開始呼叫:“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梅耶爾說:“你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講道。”

科羅納多與弗洛雷茲問警察:“他犯了哪條法律?”

梅耶爾回答說:“你們也在傳福音嗎?你們再不離開,也要一起被捕。”

當這兩位繼續向另外一位警察詢問,為什麼麥坎的行為被視為非法時,這位警察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將他們兩也上了手銬。

當他們交保獲釋後,就與基督徒法律輔助機構“信仰與自由中保” (Advocates for Faith and Freedom)聯絡。然後向聯邦法庭,對梅耶爾及加州公路巡警局提出控訴。

但是,河邊郡檢察官澤樂巴赫(Paul Zellerbach)卻對麥坎及科羅納多起訴,指稱兩人沒有申請准證就在政府建築外“集會示威”。

檢方必須在法庭證明兩人“示威或集會” 並吸引群眾參與。由於檢察官無法證明在DMV前排隊的人群,與他們所做的行為有關,所以麥坎等人被判無罪。

麥坎在刑事案被判無罪後,要求對他所提的民事案恢復審理。2015年,地方法院法官朱茉莉(Molly Gee)判決梅耶爾勝訴,因為他當時有足夠理由逮捕麥坎,因此可以得到執行公務的豁免權。

麥坎不服判決,上訴聯邦巡迴法庭。1月11日,第九巡迴法庭推翻地方法官朱茉莉的判決,認定梅耶爾在逮捕麥坎的事上執法過當。判決也指出梅耶爾的陳述,與視頻所顯示的情況不合。

判決書指出:“當梅耶爾到達時,麥坎在一土堆上大聲讀聖經,他並沒有阻擋,也沒有威脅在排隊的人群。梅耶爾宣稱當時麥坎‘對著排隊的人大聲喊叫,並且隊中的人與他發生口角。口角十分激烈,甚至有可能發生毆打。’”

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所陳述的情景與視頻所顯示的狀況完全不同。視頻中沒有任何的對抗,反而只見到麥坎在與排隊的人有相當距離的地方讀聖經。”

巡迴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根本沒有質問麥坎是否有准證。因此,指稱因為他沒有准證而逮捕他的說法,完全沒有法律根據。

巡迴法庭的法官們將本案其餘部份發回更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用仁慈除滅仇恨——一位黑人說服200位種族歧視白人退出三K黨(漁夫)2017.03.0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03

 

戴維斯在3K黨焚燒十字架的現場

 

戴若爾∙戴維斯(Daryl Davis)是位很特殊的黑人。一般黑人對持白人至上的3K黨避之唯恐不及,他卻與這些種族歧視的白人交往,甚至說服了其中200位退出3K黨。

他從1980年代開始,就在美國南方各州到各處去會見3K黨的成員。開始時,3K黨的成員對他會採取肢體攻擊。他說,他曾經不得不回擊,痛打了兩個攻擊他的3K黨成員。他於2017年將出版一本書《3K黨的秘密關係》(英文原名為Klan-destine Relationships,有一語雙關的意義)。這本書裡他詳細地敘述了他這些年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

戴維斯住在芝加哥,是個音樂家,喜歡藍調音樂,與一些美國的知名樂手,甚至前總統克林頓一起演奏過。他說:“音樂絕對是幫助人跨越種族鴻溝的好媒介。有次,我在一個白人的場合演奏傑瑞∙李∙路易斯(Jerry Lee Lewis)的歌。在中場休息時,一個白人走到我面前,把他的手搭到我的肩膀上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黑人能像路易斯那樣的彈奏鋼琴’。”

“我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深受黑人藍調鋼琴師的影響。這個白人不相信我說的。我就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是我的好朋友。是他親自告訴我他怎麼學習這種鋼琴的彈法。”

“他還是對我的彈法感到更多興趣,想要多認識我。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個3K黨成員。我們繼續交往。漸漸地,我們成了好朋友。最後,他退出了3K黨。”

戴維斯說,他每次到3K黨的場合總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面對暴力行為。他也確實碰到了這類的場面。有人會來威脅他的安全,其中有兩次,他還不得不真的打了起來,他說,還好,兩次他都打贏了,不但如此,其中一次威脅打他的人被送進醫院,另外一次,被送進監獄。

“這類的事偶然會發生,也是意想中的事,因為你面對的是恨你的人,他們僅僅因為你的膚色而對你施行暴力。”

“有些人非常惡劣,他們只要看到黑人就想要傷害對方。他們最核心的問題(雖然他們不會承認)就是他們嘴巴上號稱白人至上,其實,心裡卻有非常的自卑感。為了要提升自己,就要把別人往下推壓。”

黨戴維斯會見馬里蘭州的3K黨大龍頭(Grand Dragon)羅傑∙凱利(Roger Kelly)時,他心裡預備好了可能會有暴力。

 

 

為了這次會見,戴維斯特別把所有找得到的有關3K黨的書都讀了一遍。他說:“我對3K黨的了解比絕大多數的3K黨成員還要清楚。知識,資訊以及你如何傳達它們,其實比暴力或致命的武器還要有用。它可以將敵人的意識形態徹底地瓦解。我在這方面做了充分的準備。有個認識凱利的人告訴我,凱利會殺了我。我有自信,只要沒真動武,我一定可以得勝。很幸運的,我果然勝了。”

事實上,戴維斯與凱利的會談,使3K黨在馬里蘭州的“分會”正式解散。現在3K黨已經沒有馬里蘭州分會。

戴維斯說:“看到這些人突然想通了,他們打電話來告訴我要退出3K黨,這種感覺實在無法形容。我從來不勸任何人退出3K黨,我只會問他們一個問題:‘你連認都不認識我,怎麼會恨我呢?’我就只是簡單的給他們一個機會來認識我,並且用我希望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來對待他們。他們因此會得到一個結論:3K黨的意識形態不再合適他們。我只是一個催化劑,讓他們得到這個結論。但是,我很高興,由於我常與他們見面,建立友誼,才能有這樣的結果。”

戴維斯的父親從前在美國外交界服務,他小時候跟著父母親到處搬遷,經歷了許多不同的文化。這讓他明白種族歧視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他說:“小時候,我每兩年回國,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人會用膚色來論斷其他的人。馬克吐溫有句話,我覺得真是金玉良言。‘旅行對偏見,歧視及狹隘的觀點,是個致命的‘良藥’。許多人都急需這副藥方。寬大的心胸與慈善的觀念,是不能只靠一生在地球一個小小的角隅,像植物那樣生存可以達到的。’”

戴維斯在一次3K黨焚燒十字架的場合。

 

雖然戴維斯做了這些事,但是,對他去與這些極端份子交友的事,還是有些不贊成的意見。他說:“不論是白人還是黑人,都有些人對我所做的無法同意。而絕大多數這樣的人根本不認識我,也沒有想要理解為什麼,或者去查查我的資料,或聽我的演講。

“尤其在黑人當中,有人稱我為‘出賣族群者’ ‘湯姆叔叔’‘夾心餅乾(奧利奧)’,甚至還有更難聽的名字。我不得不把這些黑人與3K黨相比。他們除了膚色不同外,觀點跟這些白人至上的極端份子沒有什麼不同。他們的所作所為,與他們控訴的種族歧視份子一樣。”

戴維斯說,今天的美國種族歧視比較沒有像以前那麼嚴重,但是,他還是每天都持續這個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愛荷華州教會因事奉難民而得到轉變與復興(漁夫)2017.02.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24

 

錫安路德會緬甸Mizo族的詩班

 

美國愛荷華州德蒙市(Des Moines)的錫安路德會(Zion Lutheran Church),是間有150年歷史的教會。他們原來雖不能稱之為死氣沉沉,但至少可以說是老態龍鍾的教會。當時他們面對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教會關門了,還有人會想到我們曾經存在過嗎?

2010年,當他們祈禱,想要決定這個教會的未來時,上帝給了他們一個意想不到的回答。這個回答使他們成為了一個24/7(一天24小時,一週7天)的差傳教會。

現在的錫安路德會已不再是一個一般性的教會。在每個主日,他們都有四種不同語言的崇拜儀式。會眾當中可以聽到15種以上的方言(母語,不是靈恩的方言)。

主任牧師克萊恩(John Kline)說,上帝將《路加福音》14章放在他們的心中。他感受到上帝要他們將教會變成宴席的地方。他說:“我們在《路加福音》14章學到,主要我們成為一個祝福他人的地方,而這些人可能無法回報我們的祝福。

所以,他們做了中飯的飯盒,帶到附近低收入的公寓去。這些公寓裡住著從世界各地來到美國的難民。他們見到每一個人就問他們說:我們可以帶給你什麼祝福嗎?

克萊恩師母葛麗絲說:“我們沒有做任何的準備,就去到那裡,但是,我們相信上帝的帶領,一件一件的事就隨之展開了。”

如果你今天去到德蒙市,你會看到一個非常復興的錫安路德會。不但他們有許多聚會,還有很多團契,也經常有聚餐。

7年前,這個有150年歷史的教會,是在掙扎著還要不要繼續存在。他們感覺在他們的社區沒有任何影響力。禱告後才知道,他們必須要做徹底地改變。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6-07-29 17:00:47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錫安路德會禱告的手

 

這個憑信心走出去的行動,完全翻轉了這間教會。不久,從不同國家來的難民開始來到這個教會。他們因而成為了一個有不同文化背景及語言的信仰社區。

有許多緬甸Mizo族的難民來到這個教會。教會特別聘請了一位會說緬甸語的牧師,來牧養這群會眾。

 

緬甸Mizo族的分佈區(紅色)

 

Mizo族是居住在山區的少數民族。他們分佈在緬甸西部山區,孟加拉東邊及印度東北地區。他們的語言是屬西藏-緬甸語系。由於基督教宣教士的影響,他們的人口中有88%是基督徒,分屬不同的宗派。

 

會眾的轉變

錫安路德會開始時每個星期都去那些低收入公寓,最初是帶他們的孩子到教會,幫助他們的功課。後來,他們所做的事傳開了,吸引了一群緬甸Mizo族基督徒難民的注意。這些Mizo族的基督徒已經在一間小公寓裡面聚會,正需要有比較大的空間來容納所有的信徒。錫安路德會歡迎他們使用,並且給了他們一段合適的崇拜時間。

一位Mizo難民露西內彌(Lucy Hnemi)說:“當我第一次與克萊恩牧師談話時,他告訴我們,你們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這是上帝的家,不是我的教會,也不是任何人的教會。這是上帝的家。”

錫安路德會更進一步差派人到緬甸,請了一位會說他們母語的副牧師來。內彌說:“ 第一次的聚會真是讓我情緒激動,無法平靜。”

現在,錫安路德會有緬甸,阿拉伯及非洲施瓦西里(Swahili)語言的聚會。也同時有各族群的青年團契。

克萊恩牧師說:“我們的教會是個‘你若渴了,我們有水給你喝;你若餓了,我們有食物給你吃;你若無處可歸,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地方給你;你若沒有家庭,我們歡迎你來加入’的地方。”

這些不同語言文化的族群,不單是使用這個教堂,他們已經成為整個教會的一部份。

剛果敬拜的領袖波阿茲恩慶吉(Boaz Nkingi)說:“當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們語言不通,又不認識任何人,沒有人能幫助我們。但是,現在我們有這個社群,他們在我們四周幫助我們。”

當難民到達後,不論他們的語言與宗教信仰,錫安路德會都幫助他們的孩子學習,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家,在他們的新家裡帶給他們溫暖的友誼。

一位來自伊拉克的穆斯林難民卡林加達(Karim Jawda)說:“當我進到這個教堂,馬上就快樂起來。我感覺這就是我的家。”

每天都有人帶著捐獻的東西來到教堂大門內的前廳。難民可以隨時來拿他們覺得需要的物品。克萊恩師母說:“當難民到達時,有一段是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間。當你在那段時間幫助他們的生活,告訴他們耶穌愛你。就好像這些敘利亞人,告訴他們,我知道你們在上帝眼裡的重要性,我們也關心你永恆的去處。”

 

事奉上的挑戰

這樣的事奉並不容易。錫安路德會的新信徒中,有許多在戰亂中失去了家人,也有來自內戰不同邊的難民,要一起相處。克萊恩師母說:“沒有人願意經受苦難。進入這些人的生活,就是進入他們的苦難,以及他們國家的戰亂之中。”

但是,對教會原來的信徒來說,他們也藉著看到這些難民的苦難,幫助了自己的信心。其中一位信徒說:“我知道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卻還能如此的敬拜上帝,這讓我非常感動,對我的信心是一個真實的挑戰。讓我真正的感受到上帝的存在。”

錫安路德會在財務上也經歷到神蹟。當2010年他們開始向難民伸手時,他們建堂的房貸還欠130萬美金。雖然這些新的會眾不能經常在金錢上奉獻,他們的房貸目前只剩下15萬美金還沒還清。

克萊恩牧師說:“我知道,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即使跌倒,祂也會扶持我。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就會有美好的事讓我看到。我們希望看到其他的教會也能如此做。因為需要是如此的多,就這麼簡單。”

錫安路德會的口號是“萬國敬拜的場所”。很多人來到這裡都感受到像是嚐到了天堂的滋味。剛果敬拜的領袖恩慶吉說:“我們或許有不同的詩歌,有不同的腔調,也用不同的樂器,但我們敬拜的是同一位上帝。”

 

1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挪威施行政教分離(漁夫)2017.02.1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17

 

政教分離的觀念是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基礎。美國在1789年立憲,1791年就通過了10條修正案。所以,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明文規定政教分離的國家。

而在同樣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西歐國家,有許多在不同程度上是政教合一的。在這些國家的憲法或法律中,都承認“國教”。有的國家幫教會抽所得稅,也有的國家承認教會神職人員為國家公務員。

挪威國會在8年前通過法律,決定實施政教分離的政策。在一系列的改革後,從2017年1月1日起,挪威正式進入政教分離的新局面。

據報導,從改教以來,挪威的福音路德宗教會與挪威政府,有將近500年關係特殊。在施行政教分離後,挪威福音路德宗的1,250位牧師與主教,將不再具有政府公務員的資格。

雖然這個決定會有深遠的影響,但是,也有不少的人覺得不會有明顯的改變。從2017年起,挪威政府將不再稱呼福音路德宗為“國家公有的宗教”,但是,政府還是會稱福音路德宗為“挪威的國教”(National Church)。政府也會繼續支持國教。

挪威人文協會(Norwegian Humanist Association)的秘書長,克里斯丁∙邁爾(Kristin Mile)解釋說: “挪威的憲法還是規定挪威的教會是國教。所以政府必須支持一個有國教地位的教會。而事實上,由於這次法律的變更,直接地提到福音路德宗,而不只是泛泛的說一個國教,因而政府與福音路德宗的互動,會更加親密。”

至於這次的改變會不會影響信徒上教會的人數,那又另當別論了。由於近年來,國家撥款給教會的一個重大因素,是在於教會出席人數的多寡,許多教會都虛報人數。政教分離後,或許這個現象會有某種程度的改進。

挪威實際上教堂的信徒非常少,大約只有百分之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