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我的風景,因你不同——我有兩個唐氏綜合症兒

教會有些弟兄姐妹對我們說,感謝上帝,苦難是祝福,這是上帝給你們的祝福。我聽了極度生氣,心裡忿忿地想: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臨到你頭上,看你要不要!

也有一些弟兄姐妹說:如果我是你,就不要這孩子。上帝是祝福人的,祂不會要我們留一個唐氏綜合症的孩子。我也嚇了一跳。

那兩個月,我處在激烈的思想鬥爭中。我的第一反應是:不行,不能要!滿腦子都是將來家裡會多辛苦,負擔會多沉重,外面的人眼光會多麼異樣,以後孩子還會被欺負…… […]

No Picture
成長篇

香山宋尚節墓前親聞記

天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神在20世紀30至40年代中,興起忠僕宋尚節博士,用他那充滿聖靈的能力,復興了整個中國的教會。         小時候,屢聽母親說,宋博士的講道極有能力,神藉宋博士叫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後,亦在《靈歷集光》讀到宋博士的日記,深受感動,心靈震撼。        2003年10月,筆者偕同另一弟兄同遊北京。宋博士墓在北京香山,筆者決心去瞻仰神僕墓地,了卻心願。         書上記載,宋博士墓地離香山公共汽車終點站非常近,但出租車司機帶我們去了3個陵園,都未找到。翻閱隨身攜帶的《靈歷集光》,書上記載了宋博士離世歸主時,安放在南營51號。我想,先找到南營51號,再打聽,可能會找到宋博士墓。        北京發展很迅速,南營51號是否拆遷或改名,不得而知,但這是最後的希望。        沿途打問,終於遇到一位老公公,知道南營51號,“是信耶穌的人的房子吧?”經他指引,我們終於找到南營51號,居然還沒有拆遷。我按了幾下門鈴,有一個大媽來開門。得知我們想看宋博士的墓地後,這位79歲的大媽,欣然帶著我們去到一個巷子裡,進入一個院子。 院子正中央立了一個墓,墓碑上有一個紅色十字架,這就是主僕宋尚節之墓了。院子裡凌亂地堆放著廢棄的門窗,和一些樹幹。        院子的主人對我們說,她剛剛為這墓,和別人打了一架。本來信主之人不應該和別人打架,可是隨著“搞活經濟”、迎“旅遊節”,有關單位想把房屋連墳墓一併鏟平,改作停車場。順著主人所指,可以看到,挖掘機已經把土地挖了3米餘深……         宋博士墳在史無前例的文革中,早已遭到破壞,花崗石的墓碑被挪移,拋棄在外面。後人用水泥把碎角修復平整(見圖1)。墓碑現在基本完好,上面刷了白灰,刻有“耶穌基督的僕人,宋尚節安息之所”,以及“是了,我必快來,阿們”等字樣。        墓旁邊栽有鮮花,鮮豔的紅花朵正在綻放。院中綠樹成蔭,還有幾棵樹有百年樹齡。南邊約1米處,是宋博士的大女兒宋天嬰之墓,墓上有紅十字架,“宋天嬰”3字好像是用玻璃拼成的,周圍用紅漆畫成長方形。兩墓似安穩在主懷中。 正是: 香山福地埋忠僕, 圃園靜地叢花簇。 靜思十架高瞻囑, 甘步宋僕永依主。        墓前思想宋博士為福音付出了一生,按他的聰明和才能,如投身在科學領域上,必定有所建樹、名垂青史!他拋棄了一切,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就如《腓立比書》 3:8:“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墓前彷彿聽見了古老感人的詩歌,也是忠僕宋尚節最愛唱的歌: 近主十架歌 一﹑我心依傍主十架,在彼有生命泉,基督寶血已流出,洗我萬眾罪愆。 二﹑十架旁我信雖小,救主總不丟棄,他祂賜下聖靈亮光,照我昏昧心裡。 三﹑十架旁我祈求主,默念羔羊宏恩,每日不論往何處,靠主十架指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