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吾曾丈諸天 ——記現代天文學和光學之父開普勒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王申得 不幸的身世         1571年12月27日,開普勒(Johannes Kepler),出生在德國一個風景如畫的鄉村小鎮,是家中的長子。開普勒是早產兒,羸弱多病,4歲時染上天花。雖撿回一條小命,但留下後遺症,包括一手半殘,視力低下。        然而,開普勒以此殘軀,竟成為近代天文學和光學的先驅!        開普勒從小飽嘗生活的辛酸,父親既不識字,又無正當手藝,且言談粗鄙,道德低下,動輒對家庭成員施以暴拳。後來當兵,隨軍駐紮在外,最終徹底拋棄了家庭。        開普勒的母親靠替人占卜、算命謀生,是有名的“長舌婦”,終日搬弄是非。曾因無法與婆婆和睦相處,隻身遠走他鄉。開普勒和弟弟們寄居在祖父母家中,靠著親戚的接濟長大。 信仰的力量         開普勒自小隨家人在路德宗教會做禮拜。心靈迷惘的他,在天父的懷抱裡,找到了愛和安慰。終其一生,開普勒從未忘記上帝的恩典。成名後,他追憶往事,不勝感慨地說:“靠著上帝,我才能度過少年那一段令人難以忍受的時光。至今想起來,我心謙卑,我靈感恩!”        開普勒的弟弟海因克,也是一個苦命兒。然而,他和開普勒經歷雖相同,人生結局卻大不同。根據傳記作家的記載,海因克長期生活在苦悶和壓抑中,自暴自棄,最後精神分裂,鬱鬱而終。        同為一母所生,同嘗世間炎涼,人生結局竟有如此天壤之別,正驗證了一句聖經古訓:“因為尋得我的,就尋得生命,也必蒙耶和華的恩惠。”(《箴》8:35) 出眾的才華         開普勒7歲時,到拉丁文學校上課。當時,拉丁文是學術界的官方語言,非常時髦。學校成了開普勒的“避難所”,枯燥的課業成了他排遣心靈寂寞的良藥。他會流利地使用拉丁文聽、說、讀、寫。人們漸漸注意到這個有天賦的殘疾兒童。        13歲的開普勒,選擇了攻讀初級神學院。畢業後,繼續攻讀高級神學院。17歲榮獲神學士學位。神學院通常從凌晨4時上課,包括拉丁文、希臘文、修辭學、語法、邏輯學、音樂和聖經課等。開普勒大段大段地背誦《詩篇》和其它聖經經文,熟記於胸,一有時間便沈思默想。         作為神學院的必修課,開普勒在杜賓根大學修讀了2年的自然科學,紮下了堅實的數學根基。當時的天文學,以托勒密的“地心說”為主導思想。不過,一位同情哥白尼“日心說”的基督徒科學家梅斯特琳, 對開普勒起到了重大的影響作用。 事業的改變         1591年,年僅20歲的開普勒獲得碩士學位後,決意做路德宗教會的傳道人,遂進入神學院進一步深造。1594年,正當他全力以赴,準備畢業考試時,一封從奧地利的格拉茲大學發出的邀請函,意外地改變了他人生的軌跡。        格拉茲大學是一所基督教大學。該大學一位數學教授離世,留下了教職空缺。這職位很難找到合適的人選。開普勒的母校杜賓根大學的教授們,深為瞭解開普勒的才華,聽到消息後便毫不猶疑地舉薦了他。        這封突如其來的邀請信,使年輕的神學生陷入了兩難境地。一方面,開普勒在神學院的課程,眼看就要結束(他對事奉上帝一直懷抱著崇高的熱情)。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擁有一些特別的才能,應該使用出來。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和禱告,開普勒決定接受格拉茲大學的邀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