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父母与配偶,两难?

在我居住的老年公寓,华裔老人逐年增加,很快将超过全体住户的10%。因语言障碍和文化隔阂等原因,这些老人很难适应美国主流社会的生活方式,不时发生文化上的碰撞……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钥匙又不见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岚 要送儿子去上跆拳道课了。我拎起皮包,打开抽屉拿车钥匙。伸手往抽屉里一摸,“咦?”再摸,不祥的预感彷如乌云罩顶。于是我将周边的柜子、桌子、台面,快速地扫过。还是没有! “千万不要又找不着了!”我心里嘀咕著。 打开皮包,朝地毯上一倒,皮夹、记事簿、手机,散落了一地。甚至还有儿子的功课和文具。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钥匙。 钥匙,又不见了! “妈咪!快点!要迟到了!” 头皮一阵阵发麻。没钥匙,怎么开车出门呢?更糟糕的,万一钥匙落入歹人手里,该怎么办?我站在客厅正中央,努力回想最后一次使用钥匙的位置。应该是随手搁在哪儿了。 “妈咪!快点啦!”屋外传来儿子一阵阵的催促。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我快步穿梭在不同房间,翻遍每个可能的角落,但还是连个影子也找不着。 老公从书堆抬起头问:“怎么了?” “你……看见我的钥匙没?”实在很不想承认。 “没有。”他淡淡地回。“先用我的。回家以后再找好了。” 我火速地拿了他的那串钥匙,飞也似地冲出门。 对于某一类型的事,我特别容易患上失忆,例如某个人的名字,或钥匙在哪儿。再加上先天随性,又有临时起意、随手搁物的特质,因此类似的戏码,在我家已不知道上演过多少回了。 老公则相反。他自律又谨慎,总是依计划而行,凡事打理得有条不紊。交往至今,已17个年头,印象中他不曾丢失过一件东西。 可想而知,性格上悬殊的差异,导致我们婚后屡屡爆发口角。他抱怨我的大而化之,折损了他时间和心力;我不满他本末倒置,竟然每次因芝麻小事,把人骂得一文不值,害我这个远渡重洋的小媳妇,装了一肚子委屈。 争执、冷战、搁置、再争执的恶性循环,让我的婚姻生活,倍感压力,浓情转淡。仍死守住婚姻,应该与某年某日的午后,我俩在教堂内的盟誓有关吧。 奇怪的是,一动怒就张牙舞爪的老公,发飙了数次之后,却扮起侦探来了。如福尔摩斯的剧情发展,为了找回我遗失的物品,他追溯我之前的行动,调查我穿过的衣服、行经的路线、做了何事、见了何人。有时因为我仍在气头上,拒绝配合,干扰办案,他只好另找线索。经过他抽丝剥茧的侦察,最后多半能找回我的失物。例如: 最后,他在某件外套口袋里,摸到我的手表。 最后,他在某间超商柜台,讨回我的信用卡。 最后,他在客厅沙发夹层里,抽出卡住的钥匙。 最后,他在流理台上发现我的眼镜。 最后,他在拥挤的星巴克、地板的一角落,拾起已关机的手机。 最后,他默默地将皮夹递给我,却不告诉我在哪儿找到的。 为了找到东西,他甚至会到垃圾桶去翻。 不仅如此,更令我讶异的是,老公的性情,变了。今日他的淡定、包容,与过往的剑拔弩张,简直是一大对比。这巨变后面的推手,想必,就是“爱”吧! 孩子正在上课。我摇下车窗,温柔的清风,由窗外阵阵地吹入了心间。回忆中的点点滴滴,似诉说著,那人已成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他细腻而坚持的精神,确实令我折服。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熟悉的旋律突然自脑海中响起。一股甜蜜涌上,我的内心充满了愧疚与感谢。他工作量如此繁重,并且,为了家人能过得舒适些,总是省吃俭用,把好的都留给老婆和儿子。我却状况百出,添他麻烦,实在亏欠。唉!真不知该说什么! “上帝啊!求你让我尽快找回钥匙,也帮助我做事更细心些。还有,谢谢你把他赐给我。” 回家后,那串遗失的钥匙,已静悄悄地躺回原处。老公仍旧坐在书桌前专心地办公,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在哪儿找到的?”我轻声地问道。 “厨房的锅盖下。”他头都没抬。 我吸了一口气,走到他身后,搂着他,“谢谢喔!” 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并用我认错的眼神,看着他。 […]

生活与信仰

爱,死亡不能隔绝

谢荣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爱”,因为爱在生命中连结了行动、情感和心思,也蕴含了信任、帮助、鼓励、保护、接纳、饶恕、自由、平安、喜乐,以及一切在爱中的元素。           爱,让我们连结在一起。夫妻、家人、朋友、同事,彼此之间都存在着不同的爱。即使是办公室同事,我们也需要在爱中一同把工作完成。如果没有爱,我们的灵魂会枯竭,生命会失去色彩。           虽然我们知道爱是不可缺少的,但在生活中,常常因为遭遇太多的患难、逼迫、痛苦、伤害和错误,隔绝了我们之间的爱!原本彼此相爱的人,因自身的、环境的种种问题,爱变质了、褪色了,最后消失了。           我们教会的王伯伯,刚刚过世。王伯伯和王妈妈,结婚57年。王妈妈追忆:“虽说不上浓情蜜意、如胶似漆,却也相知相惜、互敬互谅、同甘共苦、相伴偕老。”中国人对爱的表达,是含蓄、细腻的。虽没有西方人强烈,但也琴瑟和谐,相伴到老。他们彼此相爱近60年,我相信“效法基督”是他们最大的秘诀。           前天,我看到一幅连环漫画:          一个浅咖啡色的马铃薯,对红色的蕃茄说:“我爱你!”           蕃茄含情脉脉回答说:“我也爱你!”           马铃薯又说:“但是,我们不般配!”他想了想,说:“等一下……”然后他就消失了。          过一会儿,马铃薯出现了,变成了一包炸过的“薯条”。          这个时候,红蕃茄也消失了。过一会儿,红蕃茄回来,变成了一包“蕃茄酱”!          真正的爱,是牺牲、奉献,是改变自己,显明对方的宝贵和价值。          谁能使我们与耶稣基督的爱隔绝呢?谁能使王伯伯与耶稣基督的爱隔绝?谁能使王伯伯与王妈妈和家人的爱隔绝呢?          答案是,没有。          因为上帝舍了祂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为王伯伯(及所有的人)死在十字架上,赦免了他的罪,拯救他脱离死亡。上帝已经称王伯伯为义,并且把他接回天上、安息主怀、与主同在。          王伯伯信主将近60年,上帝爱他、拣选他,使他成为上帝荣耀的儿子。他既是上帝所爱,就没有任何事能让他与基督的爱隔绝。包括死亡。          感谢、赞美上帝,王伯伯和王妈妈信靠耶稣基督,数十年如一日。他们的人生中,必定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艰难和软弱,但都没有拦阻他们到上帝的面前。他们的信心是宝贵的,上帝的拣选更是荣耀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国之路(四) --日子如何

谢语嫣采访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吴丽芸,上文《不是易路》中被访者林梓之妻。林梓回中国时,她因学业、工作的缘故,有两年独自留在美国。对于林梓回国工作,她有什么感受呢?记者就此采访了她。         (记者)问:你觉得林梓去中国工作过两年后,有什么变化?        (吴丽芸)答:我觉得灵命上退步了。比如后来回美国后,他对聚会不太热心了,不拖他,他不去。直到有一天,他参加了一个只有两个人的查经班,得到了一对一式的帮助,接着又参加了一个退修会,大受感动,才重享和神亲近的快乐。          问:你对有意回中国发展的人,有什么忠告?          答:我丈夫单独回国,对我们的家庭,影响是很大的。我不仅觉得孤独,而且还担心丈夫在国内变心,担心他嘴甜,讨女孩子喜欢。我只好祷告,把他交给神。         所以,我给要回国的人的忠告是:最好夫妻一同回去。至少,夫妻不要分开太久,而且,双方对孤独寂寞要有特别的忍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