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失業

如果失業了(冬青)2017.07.13

冬青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13

 

身為教書匠,我很享受每個學期期末考試結束後、假期開始前的短暫時光。這段時間裡,沒有緊張、忙碌的授課任務,只要做些輕鬆的收尾工作,安靜等待假期開始。

可是今年的6月底、7月初,我的這段美妙時光卻蒙上了一層陰影。學校通知我,由於國家教育政策的調整,下個學期,要削減我的科目課時的一半。而且一年之後,根據情況,甚至可能撤銷這個科目。也就是說我可能失業!

聖經《箴言》說:“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箴》3:25)然而,我不但驚恐,而且害怕。

 

人生失敗了?

 

一想到可能失業,我就覺得,我的人生好失敗!人過40,當年的同學、朋友都在升官、晉級、加薪,我卻失業,以後怎麼在微信朋友圈、同學群裡混呢?父母、公婆年紀漸長,身體狀況不樂觀,經濟上需要貼補貼補。少了我這份收入,我家怎麼維持愜意的生活呢?如果幾年前沒有任性,我現在還在以前的學校工作,我教的是重點科目,絲毫不會受教委政策的影響,現在又怎麼會面臨失業呢?

好在我畢竟信主10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面對這些如潮水般湧入的負面想法,我立刻從聖經裡翻到經文:“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不要毀謗,不要爭競,總要和平,向眾人大顯溫柔。”(《多》3:2)

和同學、朋友比物質、財富,並不榮耀上帝,不可取。“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路》12:22)我的生活,父母和公婆的生活,上帝會看顧。祂必然會養活我們全家,無需我操心。“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箴》3:5)我唯一需要仰賴的,是上帝。

 

更大的驚恐

 

想到這裡,我彷彿定了心。然而沒想到,不久,內心更大的驚恐接踵而至,再度將我淹沒。

我不是信主10多年了嗎?怎麼會因為一個未確定的消息而驚恐、害怕呢?這10多年我是怎麼信的?看來失敗的不是我的“人生”,而是我的“基督徒生”!

然而我控制不了自己。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想聖經經文,或者翻看經文了。我垂頭喪氣地對上帝說:“主啊,怎麼辦呢?”因為不知該如何禱告,我翻來覆去地說:“主啊,我讚美你!”

在難過和歎息裡,我反反覆覆地說著這兩句話。

終於,我的心完全平穩、安靜了。先前的焦躁、擔心、掙扎、埋怨,不知去了哪裡。後來我明白,我是經歷了傳說中的“屬靈爭戰”(參《腓》1:28-30)。在我完全承認自己的無用、來到上帝面前時,祂替我爭戰,祂讓我經歷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戰勝了控告我的、定我罪的,並且已經得勝有餘(參《羅》8:32-37)。我的人生、我的“基督徒生”,因耶穌的得勝,已經不再一敗塗地。

要不要抗爭?

 

同事聽說我的情況後,好心勸我:“你要和學校談條件,要據理力爭,不能任學校宰割。”孰不知,我雖然感謝同事的關心,卻怕聽到這類的建議。

因為,抗爭實在有違我膽小、怕事的性格。網上購物,偶爾向賣家投訴時,對著電腦打字,我都會面紅耳赤、心臟狂跳。我實在不敢想像,如何和領導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何不灑脫些,“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呢?再說,聖經上也有以撒讓井的例子在先(參《創》26:12-23)。如果真的失業了,我就安靜等候上帝幫我找新工作吧,不要抗爭了!

可是不抗爭的原因,我也非常清楚,是出自內心的膽怯,害怕與人產生任何衝突。聖經上有“按才受託”的教導:人有5千兩銀子,還是1千兩銀子,並不重要。上帝要的是人的忠心(參《太》25:14-30)。我現在的工作,是我在38歲“高齡”、以我的基本條件不可能被公立學校錄用的大背景下,上帝給我的。我怎麼可以不盡心竭力地保住它呢?

我左右為難,於是又來到了上帝面前。翻開聖經,按照每天的讀經進度,正好到《路加福音》第10章。當我讀到第42節:“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我豁然開朗。

抗爭或是不抗爭,都沒關係,唯一不可少的,是如馬利亞一樣“在耶穌腳前坐著聽祂的道”(《路》10:39)。當我就近耶穌,安息在祂的腳前,到時候,祂自會引導我或去抗爭或不抗爭。

 

如果真失業……

 

如果一年後,我真的失業了,我可能還是會驚恐、害怕。然而愛我的上帝,一定會帶我脫離恐懼,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

 

作者現居上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我買不起您的門票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耶利米

1_091029123827_1           無論這個世界科技如何進步,國家如何發達,福利如何完善,占據金字塔底部的窮人總是大多數。究竟上帝的祝福是讓人富有,還是貧窮?上帝更保佑富人,還是窮人?這些問題我一直想不通。

舊約裡面反復要求以色列人善待寄居的人(或稱外邦人),而且理由非常簡單:以色列人在寄居埃及的時候,約瑟時代的法老也善待他們。寄居的人,沒有土地,沒有房產,無論有沒有手藝,其困難可想而知。中國人常說:搬家10年窮。我移民到加拿大,別的民族的情況,我不甚瞭解,華人新移民的苦衷,我有實在的切膚之痛。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夫妻帶著孩子,從踏上加拿大的土地開始,就沒有工作,也就沒有收入。國內的積蓄,要除以6來用(6塊多人民幣,才能換1加拿大幣)。沒有了工作,如同舊約時代的人沒有土地、沒有羊群;沒有房子,如同沒有了帳篷。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還可能為寄居的人提供一段時間的居住和飲食。加拿大這裡的居住和飲食,卻完全靠移民本來就不豐富的積蓄。更糟糕的是,我們國內的學歷、工作經驗,沒有人、沒有公司承認,滿腹經綸,卻沒有人理睬。

           舊約要求以色列人收割糧食時,必須留下一些給窮人撿。這裡的窮人,包括寄居的人、寡婦和沒有父親的孩子。新移民到加拿大來,撿別人的舊傢俱、舊電器、舊衣服、舊鞋子的,不是少數。這些事,要是國內的父母聽了,一定傷心透頂──孩子在國內有讓人羡慕的學歷、工作,卻放棄了,到海外去幹苦力、撿破爛。

           話題再叉開一些,有一次,我們去參加一個著名佈道家的佈道。他在講台上“訓斥”信徒,說信徒的奉獻裡面有很多硬幣,是對他這個“著名”佈道家的“看不起”。

           作為受洗多年、一直渴慕上帝真道的基督徒,我傷心到了極處。新約中耶穌對窮人如此憐憫,寡婦的兩個小錢,讓祂如此稱讚。可是,現在的牧師討厭硬幣。碩士、博士在加拿大幹苦力的,比比皆是。有時還能聽到華人同胞跳樓。他們的壓力,無論是心理的,還是物質的,都到了“不如一了百了”的地步。卻還有人計較他們奉獻的是硬幣。我如何能不傷心?

           如果你經歷過長時間沒有收入,儲蓄一點點減少如同沙漏,孩子要這樣、那樣,你只是重復“No”(不)的時候,你也會有我這樣的感受。

           身為基督徒卻沒有工作,心裡格外難過。做禮拜的時候,奉獻袋傳到你身邊,非常矛盾:一方面,不能空手來見上帝;另一方面,不知道下一個月房租如何對付。給少了,怕牧師瞧不上眼,更怕牧師在講台上“訓斥”;給多了,實在給不起。這樣的貧窮並不榮耀上帝,卻不知這樣的貧窮還要持續多久。

           我的移民到加拿大,是想讀神學院、做牧師。可是我們夫妻沒有工作。神學院的學費,再加上生活費,會讓我們雪上加霜。多次的禱告,多次的祈求,最後決定放棄讀神學院。

           雖然我明白,自己有潛質成為“有使命感的華人牧師”,但是加拿大神學院的門檻,對我而言,太高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在垃圾箱中,撿到渴慕已久的兩種版本的聖經,這樣我就不用拿孩子麵包、牛奶的錢去買了。我不明白這是上帝的恩賜,還是嘲諷。

           再見了,神學院,我實在買不起您的門票。

           而且,我內心多次祈求,不要讓我說:再見了,教堂,因為我無法面對您的奉獻袋﹗

 

作者來自江蘇,移民來到加拿大多倫多。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在失業中成長

梁梅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xpic8793         我的先生又要失業了,已接到公司正式通知。先生的收入是我們家的主要經濟來源,他失業對家裡的衝擊極大。

(一)

        我先生在高科技行業工作,行業競爭激烈,不時遇上公司外移,或縮減開支,或關閉……屈指一算,從他完成博士學位至今十幾年,已七次覓職,其中四次是因為失業。

        然而,每一次失業,對我們而言,都是經歷神信實的機會。正如聖經說的:“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這個益處就是讓我們的靈命成長。

        記得14年前,我剛信主,而先生還是個慕道友。他因過不了“神是否真實存在”這一坎,仍在救恩的門外徘徊。那時他在英國讀博士,論文早已寫好,尋找工作也近一年。雖有過幾個面試的機會,卻未得到任何工作。

        一天晚上,我從查經班回到家,興高采烈地對先生說:“耶穌說:‘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太》18:19)讓我們一起為你找工作的事禱告吧。”

        於是,他與我一同閉上眼睛、低下頭向神求。從此,我倆每天晚上都為這件事禱告。在我們一同禱告的第五天,先生拿到了第一個聘用通知,兩天後又有一個。一個月內,他共得到美國、南非和新加坡的四個工作機會,而且連面試都省了。美國的兩個工作,甚至都不是他本人直接申請的。

         對此,我們實在難以用“巧合”來解釋。這是神憐憫我們,讓我這個屬靈的嬰孩經歷他的信實,讓還在懷疑的先生看到他的又真又活。

        我倆手拉著手走在劍橋河畔的林蔭道上,向著藍天感謝神!

(二)

         到美國後,我先生在俄亥俄州立大學,跟從一位教授做研究。這位教授不喜歡手下的人離開他的實驗室另謀高就,但又遲遲不肯為這些研究員申請綠卡,想以此迫使人在他的實驗室長期工作。

        一年多後,先生準備另找出路。老闆得知後,命他立刻結束工作。這下可麻煩了,我剛生下女兒不久,買的是學校的廉價保險,醫院帳單還未理清。更嚴重的是,先生若不在短期內找到工作,身分不保,就得馬上離開美國。可我們連買三張回中國的機票的錢都不夠,怎麼辦?

         我們所在的哥城華人教會普通話團契的弟兄姊妹,用主內的愛心和禱告支持了我們。團契的沈弟兄得知我們的狀況後,送給我們一張$2,500的支票,支票上寫著“gift”(禮物)。李弟兄則對我們說:“你們若有什麼需要,團契的弟兄姊妹會想辦法幫助你們的……”

        我的心,被主內弟兄姊妹的愛溫暖著,更加願意親近神。我每天早起,讀經、禱告、尋求神帶領。神也特別恩待我們,一週後,先生在另一位教授的實驗室,找到了工作。

(三)

         幾年後,我們搬到了加州矽谷。我們想買房,但不想買太貴的房子。那年頭房價節節高升,同一幢房子,一年竟然漲了十多萬。我們雖然看了不少房子,可是越拖就越 買不起,心境也因此常受影響,甚至有時心生不滿。我們知道這樣的心境是不討神喜悅的,卻無法戰勝。我倆就一同求神帶領我們離開矽谷。

        不久,先生去德州奧斯汀市面試新工作。那是兩家半導体公司的合作研發項目。先生對奧斯汀市感覺不錯,也挺喜歡那份工作。但神沒有開那扇門。

        在面試先生的人中,有一位對他很感興趣,把他調到了奧斯汀工作。先生是做研發的,現在要轉行做客戶的技術支持,自然不太適應。客戶公司的經理又常訓斥人,先生感到壓力很大。我們就問:“神啊,這既是你所帶的路,為什麼這麼難行?為什麼不開那扇研發工作的門呢?”

         雖然我們不甚明白,但我們願意尋求。從那時起,我們倆養成了清晨一同禱告的習慣,把先生的工作帶到恩主座前,求幫助和引領。

        五年之後,當先生離開這個職位時,客戶公司的經理和同事為先生開歡送會。而先生當初申請的那個合作研發項目,則於二年多前,外移到亞洲了。若先生得到的是那 份工作,他早已失業了。正在奧斯汀讀書的我,或許完成不了學位,就得搬家了。神雖然沒有按我們所求的成就,但他賜的,超過了我們所求所想。神的旨意高過我 們的旨意,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

(四)

        如今,先生又一次面臨失業。雖然接到裁員通知後,我們也經歷了輾轉不眠的一夜,但我們不再問神“為什麼”,而是馬上請求弟兄姊妹為我們禱告,求神使我們有堅定信靠主的心,不因環境而改變,相信神有他的計劃和美意。

        神並沒有應許天色常藍、花香常漫,不論我們是否信主,都可能面臨人生各樣的困難與逆境。但是,信主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主已應許:“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我們是主耶穌用寶血買贖的人,我們有永生和盼望。我們在地上不過是寄居的,再大的苦難都是暫時的。我們在經歷苦難時,有創造宇宙萬物和掌管明天的神與我們同行。

         當然,我們也要盡自己的本分。失業了,要努力找工作。但我們相信主做事有定時,主在每一個兒女的生命中都有美好的計劃,就如聖經說:“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必賜力量給他的百姓,耶和華必賜平安的福給他的百姓。”(《詩》29:10-11)

作者來自廣州,現住美國芝加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2747162756,2810167337&fm=24&gp=0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one thing(你不可能知道每一項新技術,但是少了一項你就可能全盤皆輸)。特別是目前經濟衰退,IT行業全軍潰敗之時,如果你不是IT方面的能手、資深專家,幾乎沒有人會理你。

        這種人間的職業尋求、技巧學習,不禁令我聯想到人類心靈上對神的探索。You don't have to know everything to be saved. You get all if you only know Jesus(你不必知道一切,只要你認識了耶穌,你就得到一切)。

        這是何等的不同啊,于是我開始更認真的讀經。有一天我在聖經中讀到: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語(《詩》39:9)。這便成了我的禱告。

漫漫等待的日子

        高科技經濟泡沫的破滅,加之經濟衰退,無疑給IT行業帶來遠超過雪上加霜的衝擊。這個時候找到一個滿意合適的工作,簡直就像中“樂透獎”一樣的難。

        據報導:“通過報紙廣告找到工作的機會約有5%,通過職業介紹所30%,通過私人及朋友介紹找到工作者約55%左右。”我所認識的人中,大部分正如報導所 言,是通過朋友介紹、私人信息,看準機會找到工作的。但是誰是那“牽線之人”?誰又是那“穿針引線”的妙手?失業的人往往當局者迷,茫然又無奈。

        帶領我們失業團契的一位林弟兄,他失業過好幾次。但他堅定地告訴我,只要相信神是掌管宇宙萬物的主,順從神的帶領,你一定會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他的話,對我是很大的安慰。

        失業第二個月,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朋友,把我的簡歷給了他的公司老板。當即他們就對我的經歷和技術很感興趣。儘管A公司離我家很遠,而且政府部門申請手續複雜,但穩定的工作是很吸引人的。于是我決定,如果A公司要我,我一定去。

        剛好,失業團契的一位弟兄,也送了一個e-mail給我,說離我家很近的B公司在招人。一打聽,他們所招的職位正符合我,只是要求的J語言我沒有做過。儘管 我有相似的C語言的經歷,變通為J語言也不為過,而且符合B公司的條件。經考慮再三,我想我應該誠實以對,只寫C語言的經歷(雖然我知道這意味著我也許得 不到這份工作)。果然我的簡歷送到B公司,就沒有了消息。

        失業後第三個月,A公司特別加了一個符合我經歷的職業,並正式張貼出來。我也立即按政府部門職位申請程序,親自跑到A公司遞上我的申請表格。接下來我又去A公司參加職位所需要的技術考試。儘管面試有難度,但考完後我還是很自信,大有志在必得之勢。

        然而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沒有任何A公司的消息。我能做的只有讀經、禱告、仰望主。在那段漫漫等候的日子裡,有一段經文使我特別受益:“你便知道我是耶和華!等候我的必不至羞愧。”(《賽》49:23)

真在最後一星期

        失業後第六個月,還有一週就要過聖誕節了,A公司終于打電話,要我聖誕節前一天去面試。

        在我準備A公司面試時,那個久無音訊的B公司,突然打電話要我馬上去面試。于是我就先去了B公司。J語言仍被重點提了出來,我還是如實回答,並強調我在C語言方面的工作經歷。面試後他們告訴我,還有一些候選人要面試,要我回去等候答覆。

        聖誕節前一天。我去了A公司,面見了公司大小老板及IT部門所有成員。面試很順利,相互都很滿意,只是此職位似乎不是立即需要招人,仍舊要我回去等候。

        整個聖誕節、新年,都在一種希望與等待、信心與不安中度過,但在心底深處我相信,不管結果如何,神會幫助我。

        失業後第六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也就是我可以領取失業救濟金的最後一週,我外出回來,聽到留言機中B公司秘書要我立即回電話的錄音。我打給她時,她告訴我: 我被錄用了,隨時可以來上班。我當時是多麼興奮啊!因為我的神是一位真實可靠的朋友,祂知道並在意我的需要,我等候到了祂。

        如今我工作已有半年多了,因為B公司離我家很近,我同時可以照顧家和兒子。而那個當時我很確定的A公司,後來卻再也沒有回音。

         最近我在《海外校園》雜誌上,看到一位弟兄的見證,講到心中有神的人,遇到黑暗來臨的時候,他心裡的燈就亮了。這句簡單淺顯的話實在講出了基督徒面對失敗、挫折時的特質!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德克薩斯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翻滾列車

撒母耳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u=3332252644,1209088378&fm=24&gp=0遊樂場上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們闔家到美國旅遊。在Six Flags(六旗魔術山)的遊樂場中,我們乘坐了翻滾列(Roller/Coaster)。當列車翻滾讓人突然失重時,遊人本能地發出驚叫,但卻沒有恐 懼。因為人們知道,乘坐翻滾列車是安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人們可不願意經歷這種“翻滾”或其它的驚險,因為那種經驗是沒有安全保障的。

         在生活中我們也常經歷一些驚險,因不知是否能安全通過,我們就有許多恐懼和抱怨。但我們若深知作為神的兒女,我們是生活在神的愛中,生活在神的日夜看護之中的,我們的心裡就有平安。雖然在突發事件來臨時,我們仍會本能地驚慌。但想到神不變的慈愛,我們便能安然度過。

林中靜思

         因為北美經濟的衰退,大批高技術人才下崗。我也在2001年10月,從電訊公司中下崗。我雖然知道神對我有新的帶領,但心理和生理上都對突然的失業有較大的反應。
恰好在我失業後的第一個週末,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社在渥太華舉辦“靈命塑造營”,在這個營會中,我有許多時間安靜默想。

         我獨自坐在樹林中思考自己的捆綁,並禱告求神將其一一拿去。但是我的禱告,就像是平時的謝飯禱告那樣膚淺,也沒有覺得我的捆綁消失。

         當我來到河邊靜靜地思考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時,一位教會弟兄來到我的身邊說:

        “你有很多重擔。”並且用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他走後我問自己:我有重擔嗎?仔細一想,我的確有許多重擔。家裡有八口人,其中一個還是未出生的嬰兒。我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四個多月後將失去收入,靠著失業金是不夠生活的。

         我雖然靠著主,常在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面前表現得很堅強,並且在自己失業時還能安慰其他失業的同事。而現在我在神面前有什麼可隱瞞的呢?面對微波粼粼的水面,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神面前我承認自己的軟弱時,包在我心上的硬殼碎掉了,神的真光照進了我的心。

        思考著自己的捆綁,它們已經在暗暗地破壞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雖然人們看到我是個不錯的基督徒,也有好的見證,但我內心裡的東西只有神才能看到。在神的真光照耀下,我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面,深深感到自己對神的虧欠。

         我在主的面前失聲痛哭,祈求主的赦免。此時我親身体會到了《路加福音》7:36-50節中,那個女人如何用眼淚給耶穌洗腳。耶穌對那個女人說:“你的罪赦免 了。”這話也是對我說的,我感到這些捆綁已經不再纏繞我了。我用先知以賽亞的話對神說:“神啊!求你用紅炭沾我的心思意念,潔淨我,差遣我!”

結局起伏

        我本想這樣的禱告是討神喜悅的,因此,我就期望神會很快賜下新的工作,讓我不要失業。但紅炭是燙的,沾在心思意念上是痛的。不經歷實在的痛苦,是學習不到功課的,我也不能被神所用。

         我開始了找工作的過程。我首先參加了一些轉換職業的訓練課程。學習如何分析自己的長處,如何寫履歷、如何面試、及如何商討薪水,等等。

         因我有多年做醫學軟件的經驗,我便瞄準渥太華的醫學公司。神的確有預備,一個月後我便得到了一個公司的聘書,但薪水比我原有的薪水減少了許多,我反復禱告,問神是否可以與雇主重新商討薪水,並且希望神可以幫助我。禱告後感到很平安,我便試著使用課堂裡學到的樣板,和雇主商討薪水。但萬萬沒有想到,雇主因此而聲明聘書作廢。

        這樣的起伏對我是個傷害,因我感到被拒絕。我沒有做錯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後果?

         理性上我相信,神愛我,神既然允許此事發生,一定有祂的美意。但實際經歷起來也不容易。

         聖誕節期間我很難過,渥太華各家醫學工業公司都不聘人,其它各公司也都關門放假。我只好緊縮開支,待在家裡。

        這期間我更多地思考神的話語,並且禁食禱告,長時間與神親近。聖經的話語給了我安慰:“你們是有大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叫你們的信心既被 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得前書》1:6-7)

         神也帶領我更多地思考,如何將身体獻上當作聖潔的活祭,作為理所當然的事奉(《羅馬書》12:1)。

特別聘書

         我沒有擔憂吃什麼穿什麼,因為堅信神會供應我的生活所需。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也給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持。有些基督徒朋友願意無息借錢給我,但我仍然相信,神會通過幫助我找到工作,來提供我的生活所需。

         我求神賜給我智慧,並開始在全北美找工作。但是,我若在外地工作,如何照顧妻子的生產和老人的生活,這便成了我擔憂的事。

         因為一直讀經、禱告,因各公司都凍結招聘,我只好等待。在等待工作期間我生活得很充實。

         時間月復一月地過去,眼看儲蓄將用盡,失業已經將近四個月了。也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公司聘請我作醫學軟件顧問,大部份時間我都可以在家裡工作。這項工作也能完全使用我的技術專長。神為我預備的是超出我所求的。

         從這件事,我体會到神的恩典不是叫我們一帆風順,而是在我們經歷艱難時給我們力量,使我們的生命更加成熟。

作者來自中國,現住加拿大渥太華,從事醫學軟体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失業”團契

顏妮娜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去年秋天,當位於北加州的“基督之家第五家”教會發現,自己教會內失業的弟兄姐妹逐漸增多, 便決定成立一個“工作轉換”小組,希望由此幫助失業的弟兄姐妹走過難關。這個小組的成員是由正在失業,以及有過失業經驗的弟兄姐妹組成。目的是藉著神給我 們每個人各式各樣的恩典,將祂的愛彼此分享,幫助有困難的弟兄姐妹。

        該小組開了幾次籌備會議後,決定舉辦一系列活動,從靈性以及實際需要 上,來幫助弟兄姐妹。他們請了牧長去教導如何瞭解神的旨意,如何依靠神走過難關。另外也辦了一系列的講座,教授找工作的技巧,例如如何面試、寫履歷表等, 並指導如何申請失業救濟金,如何處理健康保險,以及如何在經濟上如何預備。該小組又邀請了在大公司任職的會友,介紹該公司文化、所需人才以及僱人管道。同 時更建立了自己的網站,介紹工作機會,提供相關資訊。

        目前,我們成立了兩個小組:互助小組和科技小組。互助小組的目的,是彼此鼓勵,交換資訊。科技小組則每週有一個最新的科技專題短講和討論。希望藉著這些聚會、講座,使參與的人充實自己,裝備自己,用神的話彼此鼓勵。

        這些方式顯然頗有成效。該教會有一位姊妹,從明尼蘇達州到當地找工作,卻長期未果。她參加了“工作轉換”的課程後,修改了履歷表,最後經由小組的網站,找到了一份合適的工作。

        神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神是信實的,在眼下這段困難的時間裡,願弟兄姐妹們都能安靜等候神,並像這“失業”團契的弟兄姐妹一樣,“同心,彼此体恤”(《林後》3:8),就必能度過難關。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北加州,在IBM上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失業中的預備

王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2841815291,2124478182&fm=24&gp=0        我失業了。這次失業,嚴格講起來並不是第一次。1990年從學校畢業的時候,我就已經嚐過了“畢業就是失業”的滋味。然而,與上次不同的是,我有了信仰,我看到了神給我的豐富的預備。因而我能通過“失業”這件“不幸”,在這半年中,對神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生命上的預備

         十年前,神憐憫我,把救恩賜給我,使我有了耶穌基督的新生命。正是這個新生命,使我懂得了“在世上有苦難,在主裡有平安”,使我在主裡有盼望;使我不再依靠自己,而依靠主。

家庭上的預備

        我失業以來,我太太從來沒有說過抱怨的話,也沒有講“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她只是一再地安慰我,說這次失業是神讓我休息一段時間,“神要你休息,你就 休息;神要你工作,你就工作。”並且,她也主動出去找事做,神就給她一個基督教學校教師的工作,讓她有機會向小孩子傳福音。我為此非常感謝神。(我的另一 個深刻的体會是,親愛的朋友,如果你的親人失去工作,你的安慰對于他們度過這段困難時間,是非常寶貴的。)

教會中的預備

        教會的牧長和弟兄姐妹對我失業非常關心,為我禱告,與我交通,替我介紹工作,向我傳遞消息,教我寫個人簡介。有一次,還有一個曾經失業很久的弟兄,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是不是有時心會痛?我知道!”當時,我真覺得受到很大的安慰。

        我失去了工作,卻有了時間。怎樣可以不浪費寶貴的時間呢?神有一系列預備。神讓我用更多的時間來讀聖經,神也給我預備兩門神學課程:《基督教倫理學》和《以弗所書》,還有一門《新約希臘文》。我也參與了更多的服事。說老實話,如果不是失業,我是根本沒有辦法完成的。

金錢上的預備

        這次失業有一點意外,因為公司本來宣佈已經有資金了。所以,我們就決定拆換我家屋頂。就在我們與承包商簽合同幾天後,我就接到裁員的通知,使我能夠及時撤銷合同,省下一萬多元來幫助我們度過這個難關。

        失業後,我在院中開墾出一塊種蔬菜的地,挖了兩個樹坑。我們家座落在小山坡地,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開荒挖坑”的工作真讓我流了不少的汗。我和太太還把家中的一些地方,包括廚房浴室的櫃櫥都重新油漆一遍。我身上的肥肉去掉了很多。

        失業幾個月後,神給我預備了一個短期的合同工作。這一方面使我們有一些收入,另外我也能學到一些以前未有機會接觸的知識技術。

新工作的預備

        半年後,在世界經濟一片蕭條的景況下,神卻出人意外地為我預備了一份正式的工作。有意思的是,原本人事部門安排我于11月16日上班,後來卻因電腦和家俱沒 有準備好,就讓我延遲到感恩節後再上班。我相信,神這樣做是要我先感恩,再工作。于是,我就在教會感恩節的聚會上,向大家做了這個見證。

        聖經上說:“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意思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人們看到了亞伯拉罕的信心,亞伯拉罕看到的是神的預備。那就是當神允許我們遇到難事或各樣事情時,祂為我們有豐富的預備。親愛的弟兄姐妹,神為你、為我、為 亞伯拉罕所預備的或有不同,但只要我們帶著信心來到神的面前,我們就會像亞伯拉罕一樣知道,“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北加州任資料庫管理(data base manager)的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