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我買不起您的門票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耶利米            無論這個世界科技如何進步,國家如何發達,福利如何完善,占據金字塔底部的窮人總是大多數。究竟上帝的祝福是讓人富有,還是貧窮?上帝更保佑富人,還是窮人?這些問題我一直想不通。 舊約裡面反復要求以色列人善待寄居的人(或稱外邦人),而且理由非常簡單:以色列人在寄居埃及的時候,約瑟時代的法老也善待他們。寄居的人,沒有土地,沒有房產,無論有沒有手藝,其困難可想而知。中國人常說:搬家10年窮。我移民到加拿大,別的民族的情況,我不甚瞭解,華人新移民的苦衷,我有實在的切膚之痛。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夫妻帶著孩子,從踏上加拿大的土地開始,就沒有工作,也就沒有收入。國內的積蓄,要除以6來用(6塊多人民幣,才能換1加拿大幣)。沒有了工作,如同舊約時代的人沒有土地、沒有羊群;沒有房子,如同沒有了帳篷。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還可能為寄居的人提供一段時間的居住和飲食。加拿大這裡的居住和飲食,卻完全靠移民本來就不豐富的積蓄。更糟糕的是,我們國內的學歷、工作經驗,沒有人、沒有公司承認,滿腹經綸,卻沒有人理睬。            舊約要求以色列人收割糧食時,必須留下一些給窮人撿。這裡的窮人,包括寄居的人、寡婦和沒有父親的孩子。新移民到加拿大來,撿別人的舊傢俱、舊電器、舊衣服、舊鞋子的,不是少數。這些事,要是國內的父母聽了,一定傷心透頂──孩子在國內有讓人羡慕的學歷、工作,卻放棄了,到海外去幹苦力、撿破爛。            話題再叉開一些,有一次,我們去參加一個著名佈道家的佈道。他在講台上“訓斥”信徒,說信徒的奉獻裡面有很多硬幣,是對他這個“著名”佈道家的“看不起”。            作為受洗多年、一直渴慕上帝真道的基督徒,我傷心到了極處。新約中耶穌對窮人如此憐憫,寡婦的兩個小錢,讓祂如此稱讚。可是,現在的牧師討厭硬幣。碩士、博士在加拿大幹苦力的,比比皆是。有時還能聽到華人同胞跳樓。他們的壓力,無論是心理的,還是物質的,都到了“不如一了百了”的地步。卻還有人計較他們奉獻的是硬幣。我如何能不傷心?            如果你經歷過長時間沒有收入,儲蓄一點點減少如同沙漏,孩子要這樣、那樣,你只是重復“No”(不)的時候,你也會有我這樣的感受。            身為基督徒卻沒有工作,心裡格外難過。做禮拜的時候,奉獻袋傳到你身邊,非常矛盾:一方面,不能空手來見上帝;另一方面,不知道下一個月房租如何對付。給少了,怕牧師瞧不上眼,更怕牧師在講台上“訓斥”;給多了,實在給不起。這樣的貧窮並不榮耀上帝,卻不知這樣的貧窮還要持續多久。            我的移民到加拿大,是想讀神學院、做牧師。可是我們夫妻沒有工作。神學院的學費,再加上生活費,會讓我們雪上加霜。多次的禱告,多次的祈求,最後決定放棄讀神學院。            雖然我明白,自己有潛質成為“有使命感的華人牧師”,但是加拿大神學院的門檻,對我而言,太高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在垃圾箱中,撿到渴慕已久的兩種版本的聖經,這樣我就不用拿孩子麵包、牛奶的錢去買了。我不明白這是上帝的恩賜,還是嘲諷。            再見了,神學院,我實在買不起您的門票。            而且,我內心多次祈求,不要讓我說:再見了,教堂,因為我無法面對您的奉獻袋﹗   作者來自江蘇,移民來到加拿大多倫多。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在失業中成長

梁梅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我的先生又要失業了,已接到公司正式通知。先生的收入是我們家的主要經濟來源,他失業對家裡的衝擊極大。 (一)         我先生在高科技行業工作,行業競爭激烈,不時遇上公司外移,或縮減開支,或關閉……屈指一算,從他完成博士學位至今十幾年,已七次覓職,其中四次是因為失業。         然而,每一次失業,對我們而言,都是經歷神信實的機會。正如聖經說的:“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這個益處就是讓我們的靈命成長。         記得14年前,我剛信主,而先生還是個慕道友。他因過不了“神是否真實存在”這一坎,仍在救恩的門外徘徊。那時他在英國讀博士,論文早已寫好,尋找工作也近一年。雖有過幾個面試的機會,卻未得到任何工作。         一天晚上,我從查經班回到家,興高采烈地對先生說:“耶穌說:‘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太》18:19)讓我們一起為你找工作的事禱告吧。”         於是,他與我一同閉上眼睛、低下頭向神求。從此,我倆每天晚上都為這件事禱告。在我們一同禱告的第五天,先生拿到了第一個聘用通知,兩天後又有一個。一個月內,他共得到美國、南非和新加坡的四個工作機會,而且連面試都省了。美國的兩個工作,甚至都不是他本人直接申請的。          對此,我們實在難以用“巧合”來解釋。這是神憐憫我們,讓我這個屬靈的嬰孩經歷他的信實,讓還在懷疑的先生看到他的又真又活。         我倆手拉著手走在劍橋河畔的林蔭道上,向著藍天感謝神! (二)          到美國後,我先生在俄亥俄州立大學,跟從一位教授做研究。這位教授不喜歡手下的人離開他的實驗室另謀高就,但又遲遲不肯為這些研究員申請綠卡,想以此迫使人在他的實驗室長期工作。         一年多後,先生準備另找出路。老闆得知後,命他立刻結束工作。這下可麻煩了,我剛生下女兒不久,買的是學校的廉價保險,醫院帳單還未理清。更嚴重的是,先生若不在短期內找到工作,身分不保,就得馬上離開美國。可我們連買三張回中國的機票的錢都不夠,怎麼辦?          我們所在的哥城華人教會普通話團契的弟兄姊妹,用主內的愛心和禱告支持了我們。團契的沈弟兄得知我們的狀況後,送給我們一張$2,500的支票,支票上寫著“gift”(禮物)。李弟兄則對我們說:“你們若有什麼需要,團契的弟兄姊妹會想辦法幫助你們的……”         我的心,被主內弟兄姊妹的愛溫暖著,更加願意親近神。我每天早起,讀經、禱告、尋求神帶領。神也特別恩待我們,一週後,先生在另一位教授的實驗室,找到了工作。 (三)          幾年後,我們搬到了加州矽谷。我們想買房,但不想買太貴的房子。那年頭房價節節高升,同一幢房子,一年竟然漲了十多萬。我們雖然看了不少房子,可是越拖就越 買不起,心境也因此常受影響,甚至有時心生不滿。我們知道這樣的心境是不討神喜悅的,卻無法戰勝。我倆就一同求神帶領我們離開矽谷。         不久,先生去德州奧斯汀市面試新工作。那是兩家半導体公司的合作研發項目。先生對奧斯汀市感覺不錯,也挺喜歡那份工作。但神沒有開那扇門。         […]

No Picture
成長篇

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

No Picture
成長篇

翻滾列車

撒母耳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遊樂場上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們闔家到美國旅遊。在Six Flags(六旗魔術山)的遊樂場中,我們乘坐了翻滾列(Roller/Coaster)。當列車翻滾讓人突然失重時,遊人本能地發出驚叫,但卻沒有恐 懼。因為人們知道,乘坐翻滾列車是安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人們可不願意經歷這種“翻滾”或其它的驚險,因為那種經驗是沒有安全保障的。          在生活中我們也常經歷一些驚險,因不知是否能安全通過,我們就有許多恐懼和抱怨。但我們若深知作為神的兒女,我們是生活在神的愛中,生活在神的日夜看護之中的,我們的心裡就有平安。雖然在突發事件來臨時,我們仍會本能地驚慌。但想到神不變的慈愛,我們便能安然度過。 林中靜思          因為北美經濟的衰退,大批高技術人才下崗。我也在2001年10月,從電訊公司中下崗。我雖然知道神對我有新的帶領,但心理和生理上都對突然的失業有較大的反應。 恰好在我失業後的第一個週末,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社在渥太華舉辦“靈命塑造營”,在這個營會中,我有許多時間安靜默想。          我獨自坐在樹林中思考自己的捆綁,並禱告求神將其一一拿去。但是我的禱告,就像是平時的謝飯禱告那樣膚淺,也沒有覺得我的捆綁消失。          當我來到河邊靜靜地思考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時,一位教會弟兄來到我的身邊說:         “你有很多重擔。”並且用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他走後我問自己:我有重擔嗎?仔細一想,我的確有許多重擔。家裡有八口人,其中一個還是未出生的嬰兒。我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四個多月後將失去收入,靠著失業金是不夠生活的。          我雖然靠著主,常在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面前表現得很堅強,並且在自己失業時還能安慰其他失業的同事。而現在我在神面前有什麼可隱瞞的呢?面對微波粼粼的水面,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神面前我承認自己的軟弱時,包在我心上的硬殼碎掉了,神的真光照進了我的心。         思考著自己的捆綁,它們已經在暗暗地破壞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雖然人們看到我是個不錯的基督徒,也有好的見證,但我內心裡的東西只有神才能看到。在神的真光照耀下,我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面,深深感到自己對神的虧欠。          我在主的面前失聲痛哭,祈求主的赦免。此時我親身体會到了《路加福音》7:36-50節中,那個女人如何用眼淚給耶穌洗腳。耶穌對那個女人說:“你的罪赦免 了。”這話也是對我說的,我感到這些捆綁已經不再纏繞我了。我用先知以賽亞的話對神說:“神啊!求你用紅炭沾我的心思意念,潔淨我,差遣我!” 結局起伏         我本想這樣的禱告是討神喜悅的,因此,我就期望神會很快賜下新的工作,讓我不要失業。但紅炭是燙的,沾在心思意念上是痛的。不經歷實在的痛苦,是學習不到功課的,我也不能被神所用。          我開始了找工作的過程。我首先參加了一些轉換職業的訓練課程。學習如何分析自己的長處,如何寫履歷、如何面試、及如何商討薪水,等等。          因我有多年做醫學軟件的經驗,我便瞄準渥太華的醫學公司。神的確有預備,一個月後我便得到了一個公司的聘書,但薪水比我原有的薪水減少了許多,我反復禱告,問神是否可以與雇主重新商討薪水,並且希望神可以幫助我。禱告後感到很平安,我便試著使用課堂裡學到的樣板,和雇主商討薪水。但萬萬沒有想到,雇主因此而聲明聘書作廢。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失業”團契

顏妮娜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去年秋天,當位於北加州的“基督之家第五家”教會發現,自己教會內失業的弟兄姐妹逐漸增多, 便決定成立一個“工作轉換”小組,希望由此幫助失業的弟兄姐妹走過難關。這個小組的成員是由正在失業,以及有過失業經驗的弟兄姐妹組成。目的是藉著神給我 們每個人各式各樣的恩典,將祂的愛彼此分享,幫助有困難的弟兄姐妹。         該小組開了幾次籌備會議後,決定舉辦一系列活動,從靈性以及實際需要 上,來幫助弟兄姐妹。他們請了牧長去教導如何瞭解神的旨意,如何依靠神走過難關。另外也辦了一系列的講座,教授找工作的技巧,例如如何面試、寫履歷表等, 並指導如何申請失業救濟金,如何處理健康保險,以及如何在經濟上如何預備。該小組又邀請了在大公司任職的會友,介紹該公司文化、所需人才以及僱人管道。同 時更建立了自己的網站,介紹工作機會,提供相關資訊。         目前,我們成立了兩個小組:互助小組和科技小組。互助小組的目的,是彼此鼓勵,交換資訊。科技小組則每週有一個最新的科技專題短講和討論。希望藉著這些聚會、講座,使參與的人充實自己,裝備自己,用神的話彼此鼓勵。         這些方式顯然頗有成效。該教會有一位姊妹,從明尼蘇達州到當地找工作,卻長期未果。她參加了“工作轉換”的課程後,修改了履歷表,最後經由小組的網站,找到了一份合適的工作。         神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神是信實的,在眼下這段困難的時間裡,願弟兄姐妹們都能安靜等候神,並像這“失業”團契的弟兄姐妹一樣,“同心,彼此体恤”(《林後》3:8),就必能度過難關。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北加州,在IBM上班。

No Picture
成長篇

失業中的預備

王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我失業了。這次失業,嚴格講起來並不是第一次。1990年從學校畢業的時候,我就已經嚐過了“畢業就是失業”的滋味。然而,與上次不同的是,我有了信仰,我看到了神給我的豐富的預備。因而我能通過“失業”這件“不幸”,在這半年中,對神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生命上的預備          十年前,神憐憫我,把救恩賜給我,使我有了耶穌基督的新生命。正是這個新生命,使我懂得了“在世上有苦難,在主裡有平安”,使我在主裡有盼望;使我不再依靠自己,而依靠主。 家庭上的預備         我失業以來,我太太從來沒有說過抱怨的話,也沒有講“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她只是一再地安慰我,說這次失業是神讓我休息一段時間,“神要你休息,你就 休息;神要你工作,你就工作。”並且,她也主動出去找事做,神就給她一個基督教學校教師的工作,讓她有機會向小孩子傳福音。我為此非常感謝神。(我的另一 個深刻的体會是,親愛的朋友,如果你的親人失去工作,你的安慰對于他們度過這段困難時間,是非常寶貴的。) 教會中的預備         教會的牧長和弟兄姐妹對我失業非常關心,為我禱告,與我交通,替我介紹工作,向我傳遞消息,教我寫個人簡介。有一次,還有一個曾經失業很久的弟兄,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是不是有時心會痛?我知道!”當時,我真覺得受到很大的安慰。         我失去了工作,卻有了時間。怎樣可以不浪費寶貴的時間呢?神有一系列預備。神讓我用更多的時間來讀聖經,神也給我預備兩門神學課程:《基督教倫理學》和《以弗所書》,還有一門《新約希臘文》。我也參與了更多的服事。說老實話,如果不是失業,我是根本沒有辦法完成的。 金錢上的預備         這次失業有一點意外,因為公司本來宣佈已經有資金了。所以,我們就決定拆換我家屋頂。就在我們與承包商簽合同幾天後,我就接到裁員的通知,使我能夠及時撤銷合同,省下一萬多元來幫助我們度過這個難關。         失業後,我在院中開墾出一塊種蔬菜的地,挖了兩個樹坑。我們家座落在小山坡地,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開荒挖坑”的工作真讓我流了不少的汗。我和太太還把家中的一些地方,包括廚房浴室的櫃櫥都重新油漆一遍。我身上的肥肉去掉了很多。         失業幾個月後,神給我預備了一個短期的合同工作。這一方面使我們有一些收入,另外我也能學到一些以前未有機會接觸的知識技術。 新工作的預備         半年後,在世界經濟一片蕭條的景況下,神卻出人意外地為我預備了一份正式的工作。有意思的是,原本人事部門安排我于11月16日上班,後來卻因電腦和家俱沒 有準備好,就讓我延遲到感恩節後再上班。我相信,神這樣做是要我先感恩,再工作。于是,我就在教會感恩節的聚會上,向大家做了這個見證。         聖經上說:“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意思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人們看到了亞伯拉罕的信心,亞伯拉罕看到的是神的預備。那就是當神允許我們遇到難事或各樣事情時,祂為我們有豐富的預備。親愛的弟兄姐妹,神為你、為我、為 亞伯拉罕所預備的或有不同,但只要我們帶著信心來到神的面前,我們就會像亞伯拉罕一樣知道,“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北加州任資料庫管理(data b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