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香

《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陳培德)2016.07.04

預計共出版三卷的“教義的詮釋”系列,第二冊《神學的阿基米德點:基督論,以及贖罪論、救恩論》新近面世,延續卷一《神學的發生》在論述神學的方法論、神論、人論及罪論之後,卷二以基督論、贖罪論和救恩論為主要內容,仍由李麗娟博士撰寫。卷三則是論述教會論、聖靈論和終末論,分別由魏連嶽、林榮華、張聖佳和曾念粵四位聖經學者執筆,不日面世。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塑造西方科學文明的至要主因──《科學的靈魂》書介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人們普遍認為,科學是客觀地尋求真理,宗教是主觀地經歷美善。科學是普及知識,宗教卻屬於個人感受的範疇。          然而,物理學家和哲學家孔恩教授(Dr. Thomas Kuhn)在他劃時代的《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中指出,科學的進步不是源於新的發現,而是基於科學家思想的突破。他以愛因斯坦劃時代的科學理論──相對論 為例,這偉大的發現,並非是實驗的結果,而出於思想的突破。愛因斯坦並未用實驗驗證過自己的理論,他只用大腦思索,就引發了物理學最大的革命!         孔恩的理論,自20世紀的60年代面世以來,成為科學歷史和科學哲學領域中的主流。 《科學的靈魂──500年科學與信仰、哲學的互動史》(註)一書進一步探討,為何基督信仰立場不單沒有攔阻科學的發展,反是孕育現代科學的沃土?其他地方性的文化傳統──如中國文化到阿拉伯文化,雖然因實用和常識,發展出比中古時代歐陸更先進的科技和學問,但是只有基督文化,孕育出一套系統性和自我矯正的現代 科學。 第一卷《新的科學歷史》         在第一卷《新的科學歷史》中,作者從多方面介紹了根據聖經而來的獨特世界觀,這些世界觀與其他文化糸統不一樣,且有助於科學的發展。作者引用科學歷史的證據,證明“信仰與科學互相抵觸”是完全錯誤的觀念。科學歷史證明,基督教對現代科學有正面的貢獻。         “宗教與科學之間的戰爭”的錯誤概念,源自實證主義。18世紀啟蒙時代第一代號稱反對基督信仰的哲學家,提倡以一套科學的哲學取代基督信仰。本書秉承孔恩的觀 點,闡明所謂的現代科學,並非基於實證的具體發現,而是基於人的理念──人會先入為主,以預設立場搜集論據。這種立場的危險是可能否認一切的超自然。 第二卷《第一場科學革命》         第二卷《第一場科學革命》講述古希臘哲學與基督信仰的相互關係,以及科學觀念經過的3種思潮:         1.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世界觀         這種觀念,將宇宙視為一個生物個體,認為大自然的所有過程,包括變遷,都有內在的目的。領悟其並以精簡的邏輯加以定義、闡述,就是科學知識。        這種理論注重神的理性:神乃偉大的邏輯學家。        科學革命中的主要人物,如現代解剖學的鼻祖維薩裡(Andreas Vesalius),和發現血液循環的哈維(William Harvey),都在亞里士多德的系統之下治學。         2.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後滿溢溫馨——簡介畢德生的《改變生命的54封信》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有人形容他身材削瘦、禿頂、滿臉鬍鬚, 像極了修道院的苦行僧,稱他為“凡塵中的曠野修士”。但是,這位靈修大師——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 ,卻以12年的時間,用現代人熟悉的語言,獨立完成了《信息版聖經》翻譯,如今銷售量已超過六百萬本。他還寫了30多本書,與傅士德(Richard Foster)並列為現今北美最具影響力的靈修作家。 牧師中的牧師         尤金‧畢德生,1932年11月6日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後來隨家人遷居蒙大拿州。當地的湖光山色,孕育出他質樸、真誠的生命。         1962年,他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郊區,創建教會,擔任牧師長達29年,直至1991年退休。他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維真學院,擔任靈修神學榮譽教授,直至2006年退休。         他集牧師、學者、作家、詩人等身分於一身。 所寫的一系列有關牧養的書,使他有“牧師中的牧師”之稱。近幾年,他專心從事“聖經靈修學系列”寫作,預計完成5本,包括《聖經好好吃》。         畢德生的著作,已有多本翻譯成中文,包括《建造生命的牧養藝術》、《重拾無私的禱告祭壇》、《全備關懷的牧養之道》、《追尋呼召的探索之旅》、《聽主微聲》、《詩情禱語》、《改變生命的54封信》、《與馬同跑》、《天路客的行囊》、《顛覆靈性》等書。        其中,《改變生命的54封信》一書(註)是他積35年的牧養經驗、20年的寫作經驗,以54封書信的形式,與朋友“阿谷”討論信仰與教會生活。         這些信件,按照畢德生所討論的主題,分為:屬靈生命,讀經禱告,信仰與成長,教會與服事,大自然之美等5個部分。能使讀者深深體會到,生活中上帝的恩典無所不在。 屬靈生命 畢德生對於什麼是“屬靈”有很獨到的見解。屬靈不是情緒高漲的氣氛或外表的敬虔,屬靈是聖靈所堅定的人,擁有的內在生命實質。他用《約翰壹書》4:8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來測量人的屬靈狀況。         至於如何開始屬靈生活,關鍵不在於“我要做什麼”,而是“聖靈在我生命中做了什麼”。信徒的成長或屬靈的塑造,是神在基督裡,藉著聖靈在我們生命裡工作,這 是恩典。是“照你旨意成就在我身上”。每天像孩童一樣,憑信心領受與順服。自己越做越少,讓聖靈越做越多。聖靈會在屬於你的特有環境中,在你心中塑造基督 的生命。         基督徒的生命,是在家常日子中汨汨而出的。正如救贖的神隱身於馬槽與十架,就在生活的真實情境中,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漸漸成形。 讀經禱告         畢德生認為聖經最平易近人、最有生命氣息、最能建立群體。當你有順服、禱告的心,神就在你生命的諸般情境中對你說話。 […]

No Picture
成長篇

與蘇恩佩跨越時空的相遇

羅博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香港的淑潔老師,送給我一本蘇恩佩前輩的文集。厚重的一本,裝幀卻格外樸素,封面是幾枝中國畫的寫意竹葉(大約隱喻著清潔高貴的操守),左上方是豎排的繁體字──《蘇恩佩文集》。         蘇恩佩在我出生前4年,便已在香港病逝,那是1982年4月11日。她早年以極大的熱情投身於青年學生工作,擔任台灣《校園》雜誌總編輯。她於上世紀70年 代創辦的《突破》雜誌,風靡全港,如今已發展成為香港最具時尚氣息的多媒體全人關懷運動(仍以關懷香港青少年為宗旨),集圖書出版、心理輔導、影音傳媒為 一體,體現出信仰的廣度和力度,呼喚青少年心靈歸依,成為眾多迷惘青少年被更新和建立的平台。          我想,若是恩佩老師有知,必定深深喜悅。她雖然離開我們許多年,她的作品也不像同時代許多作家的作品常被搬上螢屏,時間卻證明了她前瞻的視角和先知般的呼聲,是遠遠超越這個時代的。          她在70年代初,便發覺香港和大陸的動亂,勢必給青少年帶來諸多的精神災難。她看到,生命的突破尤為重要,這關係到人的未來與幸福。因而,她著手幫助青少年進行自我認知,發掘潛力,建立與創造主的生命關係。          許多大陸人對“蘇恩佩”這個名字感到陌生,然而,如果你看過70年代的《突破》刊物,再前往現今的“突破”機構走訪一番,你定會心生景仰,你會深深發現神的智慧何其高,如同我們看到了彩虹,便想起了一份遠古卻又溫馨的約定。 黑白影像         捧著恩佩老師的文集,我深信文如其人,書如其人。         許多時候,我對閱讀失去興趣,總覺在閱讀中找尋不到生命的真實養料。家中的四萬餘冊藏書,曾經視若至寶,如今無法再給我任何感動。和各名家的散文著作,更是漸行漸遠。         這是一個審美疲勞、閱讀膚淺的時代。         當我手捧這本書,沉甸甸的,且為繁體、豎排的,似乎有不想去讀的念頭。         我這麼想時,淑潔老師的話卻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相信你會喜歡的。”         午夜時分,打開書。窗外奔騰的車輛,也不能攪擾靈魂與靈魂的對話。我看到了恩佩不同年代的舊照片,她穿著旗袍,和六七十年代中國清一色的服裝系統大相徑庭。         這些散發著獨特的時代氣息的影像,是一個青春生命的完整寫照。而她的高雅氣質,略帶微笑的面孔,顯示出成熟基督徒內在生命的溫柔與喜樂。         照片顯示出她積極、活躍的社會參與,比如有一張,是她1981年在北京天安門,和搖籃裡的嬰兒合影。還有一張,是她向學生佈道……這些黑白影像,訴說著她在困難時期所走過的歲月。 如此言說         書內的文字,是恩佩前輩在動蕩的時局、繁忙的工作學習、每況愈下的健康下,為後來者留下的。僅僅這種精神,就不能不令人感動。這樣的文字,我便徑直讀了下 去。出乎意料的,居然比平時閱讀簡體版書籍還要輕省。我沒有系統學過繁體字,但是閱讀此書竟十分流暢,極為生僻的字也可瞬間領悟,這全然屬於恩典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態度勝於雄辯──讀《當神學家的意見不同時》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在《舉目》第39期,陳濟民牧師的文章《當神學家的意見不同時》,開篇提到的問題: “我敬重的兩個神學家對同一段經文的意義有不同看法時,我該怎麼辦?”也一直困擾著我。我曾和主內的弟兄討論過這個問題,大家普遍的看法是:各人根據自己 對聖經的理解,選擇自己認同的觀點。        從學術研究角度,陳牧師在文內對該問題的解答,值得借鑒。但從實際應用來說,筆者有些個人觀點,願與大家探討如下(如有不當,敬請在主內擔當):         其一,如陳牧師所述,出現這種現象,是由於主觀問題(神學系統引起的問題:不同教派的解經不同),和客觀問題(象徵性語言引起的問題:聖經本身描述模糊)引 起的。而且,每個人都聲稱自己是以聖經為根本。筆者因此認為,雖然“唯獨聖經”的觀點本身,絕對是正確的,但是由於人為的主觀偏見和客觀模糊的介入,絕對 變成了相對,失去了“唯獨”的特點。所以陳牧師其後提出的“唯獨聖經”的權威性或力度,就被大大地弱化了。         其二,恕我直言,陳牧師所提出 的解經的基本原則較學術化。何為有“學術水準”的解經書籍?誰又是鑒定那些標準的權威機構呢?事實已經證明,頭銜的大小、資歷的深淺,與學說的可靠性、正 確性,並不一定成正比。此外,“看看誰說得比較有理”的原則,更多的是依賴於主觀喜好,而非客觀事實。所以,這個原則並不適合作為選擇的標準,更不應該用 於鑒別聖經真理。         其三,陳牧師列出聖經中的一些基本教義,作為“包容”解經差異的底線。我很贊同陳牧師在主要問題上不妥協、次要問題上可包容的觀點。可問題是,我們是否有能力列出聖經中的所有基本教義,並且達成一致呢?況且,你認為重要的教義,別人未必認同;而別人認為的主要矛盾,在你這 可能只能算是次要問題。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分歧,而這種分歧,既可以建造人,也可以拆毀人。         其四,如陳牧師所述:“當我們進入這個層次解經的時候,我們便會發現釋經學中討論的一個現象會呈現,就是個人的背景、世界觀和靈命的情況,都會影響我們的看法,因此同樣嚴謹解經的神學家,還是可以有不同的結論。”可見解經者的主觀差異是很難避免的,甚至是必然的。         基於以上幾點可知,過多地強調解經的“準確性”和“一致性”,並不能夠解決理解差異問題,而且真理也並不總是越辯越明的。更何況,誰又能說自己的理解就是最正確、最全面、最可靠的呢?無休止的爭論,不僅浪費了時間、精力,更可能傷害了彼此的心。         因此,我傾向於用正確的態度,緩解問題和面對問題,而非一謂地考慮如何解決問題。很多問題本就是我們無能為力的。陳牧師在文章最後提出的三種態度,值得借 鑒:“……信徒對不同意見的神學觀點也就要有三種態度:第一是承認有差異;第二是學習接納不同意見的人;第三是為他們禱告,求聖靈繼續光照引領。”對此, 筆者還想補充幾點個人體會:        第一,我們當有一顆謙卑的心。基督徒不論外在和內心,都要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能力的有限。我想這一點,是處理不同意見的最重要原則,是重中之重。        其二,明白每個人對真理的認知程度不同。每個基督徒的內在生命的發展程度不一定相同,因此每個人對基督信仰的理解也未必相同,強求一致是不實際的。例如,有 的基督徒認為天主教是異端,而另有一些基督徒視天主教如弟兄。對這樣的問題爭執得不亦樂乎,場面上很是熱鬧,可是對基督徒的生命又有何意義呢?解決了這樣 的問題,對於提升基督徒的生命又有什麼幫助呢?集中精力建造生命,豈不是更有意義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書評:《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

提摩太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衝突?哪間教會沒有衝突?怎麼樣面對衝突?教會怎樣在衝突之中不四分五裂?……我相信這是每個教會領袖都感到棘手,也是每個教會急需解決的問題。游宏湘牧師和邱清萍女士合著的《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註),正是針對這些問題而寫的。 四部分           此書共分四個部分:一、瞭解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一、二章)。二、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三~六章)。三、化解教會衝突(七~十章)。四、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十一、二章)。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指出:“張力”普遍存在於信徒靈命的軟弱、犯罪事件、會眾不同的需要、教義與聖經亮光的差異、領袖之間不同的異象、個性、作風與領導方式 不能兼容等之中。這些存在教會內的種種張力,如果處理得好,能成為教會發展的助力;但如果處理不好,則可能演變為教會的衝突。故此,教會的領袖必須正視 “張力”,力求化干戈為玉帛、化坎坷為坦途。           作者分析,形成張力的原因,是由個人因素、人際因素、教會因素和文化因素所組成。清楚地認識問題的成因,承認困難的存在,是解決問題的起步。           第二部分“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中,作者就教會對傳道人的徵召、待遇、評估、權柄的運用、行政的運作、配搭事奉中的道德品格等方面,分析了張力與衝突的潛 在因素。要想預防這些張力與衝突的產生,首先要加強領袖自身的素質建設,清楚自身的方向與使命,心平氣和地制定事奉的方案,等等,如此可以有效地預防和減 少張力和衝突。            第三部分“化解教會的衝突”裡,作者討論了衝突的演變過程,以及如何處理,解決時應持何等態度等。當衝突發生後,逃避問題或使衝突升級,都不是解決的方法。解決的關鍵是,持不同立場的雙方要從大局出發,將不必要的損失降到最低點。            在這一部分裡,作者沒有紙上談兵,反而考慮到許多教會的實際情況,包括“萬一拆夥”時,如何講究“拆夥”的原則,以減低傷害的程度。           第四部分“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作者將衝突看作“戰事”,將善後處理稱為“療傷”。“療傷”對於恢復力量、增加士氣,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假如教會不幸發生了衝突和傷痛,教會領袖必須痛定思痛,認真分析原因,找出破口,杜絕傷害再次發生。 得與失          本書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各種張力和衝突產生的原因,同時也羅列出許多聖經的原則,給讀者提供了解決的途徑,讓那些正處在衝突之中的教會有方針、原則可循; 對於那些尚未發生衝突的教會來說,也有著預防的作用,使其面對張力和衝突的時候,不至於恐懼和緊張,可將損失或危害降至最低點。總之,使教會不因為張力與 衝突,失去本來的方向與目標。所以,本書可以說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但是,身為牧者,我同時亦感覺到,本書過於注重原則的分析,而忽略了實際例子的處理。如,作為一個教會的領袖,如何處理領袖的酗酒、毆妻、人際關係、品格等私人之事宜?當有了這種衝突的時候,應該委屈求全,還是應該堅持原則?           另一方面,在中國教會中,目前最大也是最普遍的衝突,就是“三自教會”與“家庭教會”的衝突。這種衝突受政治因素、傳統因素等影響。信徒何去何從?什麼是該堅持的組織原則?什麼是該放棄的個人立場?……如何化解這類衝突,實在值得我們繼續探討。 註: 邱清萍、游宏湘合著。美國中信出版社,2002年8月。 作者為牧者,目前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

晨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9.11之後,“聖戰”成了熱門的話題。西方社會在通過電視直播,目睹狂熱的恐怖分子劫持民航客機,撞入紐約世貿大廈,導致數千人死於非命後,也逐漸發現這些恐怖分子是以“聖戰”的名義,屠殺無辜的平民百姓。            基督徒在譴責本拉登等恐怖分子暴行的同時,多少會尷尬地意識到,舊約聖經中記載,以色列百姓征服迦南地時,也採取了類似的不分性別、年齡的種族滅絕方式。這 些戰爭,被學者稱為“雅威的戰爭”(編註:雅威,Yahweh,有可能是希伯來文YHWH[《出》3:14]的讀音)。           更使人困惑的是,以色列百姓是在上帝的指示下,發動這些戰爭的。那麼,這位策劃“雅威的戰爭”的上帝,是新約中那位差遣耶穌基督降世為人、在十字架上為罪人流血捨命的天父上帝嗎?舊約中的聖戰、上帝的性情,與新約中的爭戰、上帝的性情,有沒有連續性?還是完全不連續的?            在 《不可憐恤他們──關於上帝和迦南屠殺的四種觀點》(Show Them No Mercy: 4 Views on God and Canaanite Genocide,註1)這本書中,四位舊約聖經學者就上述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並對其他三位作者的看法做出了回應。 這四位學者分別是:C. S. Cowles, 加州波音特洛瑪基督大學(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的聖經及神學教授;Eugene H. Merrill,達拉斯神學院 (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舊約教授;Daniel L.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聆聽大師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典範難尋       近日因著全球溫室效應,南加雨季不但晚到,而且失常。本應如唐詩中所形容,細細霏霏,撲面如雲的“雲雨”,現卻常煞有脾氣的成了疾風驟雨。        在雨中,我最喜愛春雨,因為春雨予人一股“新”的味道。“新雨”一詞,也常讓人聯想翩翩。在新雨中,草色青青,青松如膏沐,大地一片清澈乾淨。         若再配上空山,千萬毛尖襯著濕潤青山無聲飄下……,特別讓人覺得空靈、澄靜。我家後山,就曾有過空山新雨的景象。有時,陰雨天色中,天邊還飛著一隻孤獨的黑影,是鷹。那盤旋身影,似勾劃出一些心中不斷兜轉的念頭。        比如說“風雨如晦”四字。然而,我想的不是天氣,而是這個世代。        尼采曾宣稱:“上帝死了,所以宇宙一片漆黑。”他亦曾自稱哲學家是“文化的醫生”。但當他這位醫生如此宣判文化時,就好像為文化關上了燈。自那以後,“黑暗”便常成為我們對所生存世代的形容。        雖然尼采當初批評的,只是針對僵化、社會化的宗教。但在後現代這個世代裡,放眼望去,推翻偶像也擊垮了英雄,取消傳統又遺忘了傳說,價值觀泯滅,人心暗昧,若再沒有可以仰視的神,真真好像掉入一片黑暗深淵。       因此,尼采說人們只能提著燈籠,到處去尋找上帝。      基督徒當然知道上帝未死,死的只是世人心中燃燒的那一點火星。但不可否認,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而且愈來愈黑。       所以,在這沒有英雄也沒有偶像的時代,我們心中是否還有屬靈的典範可以效法?在我們身邊可有“燈籠”可以照亮呢?       或者,一切真如風中之塵,全飄落入夙昔? 愛的典範         幸運地,在我生命中曾有和兩個典範相遇的經歷。對我來說,他們不只是燈籠,他們是“火炬”,炯炯燃燒,照亮我生命中許多矇昧的角落。        這兩位某些方面來說,皆可稱為“大師”。我有幸能親聆教誨,瞻仰風範。他們撼動了我的生命架構,賦予我解讀人生的眼光,也影響我怎麼呈現信仰,怎樣盡力釋放出自己渺小的一點明燭之光。        一位是已過世的路易師•史密斯(Lewis Smede),倫理學大師,也是我過去富樂神學院的教授。        初識時,是在課堂上。當時孤陋寡聞,對他已是美國寫“饒恕”主題的權威,以及是《寬恕與忘卻》(Forgive and Forget)這本暢銷書作家的名人身分,一無所知。不帶任何期望地,我來到課室,赫然發現一位白髮紅顏的老頑童,立於教室前面。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擺渡與超越 ──讀程抱一的《天一言》

黃瑞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不知許多人是否跟我一樣,在拿起《天一言》這本書前,從沒聽過“程抱一”這個名字?         上世紀中葉,年方雙十的程抱一,由南京赴法留學。那時他連一句法語都不會說!熬過艱辛十餘年,他已在彼岸扎根,並結出文學與思想果子,傳遍歐美,傳回中國。         在法蘭西,程抱一成就了許多“第一”:他是第一個在法國獲得大學教授職稱的中國人;他的《中國詩歌語言》,是世界第一部以結構主義,研究古典詩詞的學術專論;他也是第一個獲得法蘭西學院終身院士榮譽的亞裔,等等。         多年來,程抱一在他鄉研究中國詩畫的同時,認真思考生命本質。他說,他心中長存一把火,從來沒有熄滅過。         1980 年代中期,他重病臥床,深感時不我待,開始創作小說。首部《天一言》,耕耘十年。這是部第一人稱長篇小說,以天一、玉梅、浩郎間的情誼為經,以抗戰到文革 初期的動蕩中國為緯,寫下作者對生命的質疑和反思。出版後銷售長紅,譯為多國語言,他的名字,Francois Cheng,在讀者中傳開。         小說中,我們看到,人在重重苦難浪濤中出脫:一個人經歷了苦難荒原、疾病深淵、罪惡險灘後,發現自己還活著,還願意回應知己那熟悉的話:“還不晚嘛!我們再做點兒什麼?”──就是這對生命意義“不放棄”的頑強探詢,讓《天一言》這闕苦難交響樂,至終保持上揚的基調。         主人公天一的旅程,象徵著當代中國人在歷史、現代、自我深淵中攀爬撲跌的痕跡,和在人性荒原間踽踽獨行的心路歷程。在不斷的前行與回溯,反思與觀照中,滌盪出生命的終極意義,彷彿焦黑殘壁上,掙扎出的一株小小的青青嫩草。 任是傷痛也動人         《天一言》不同於傳統小說,既沒有太多高潮起伏的情節,也少人物對話互動。這樣一部充滿哲思獨白的作品,究竟憑什麼打動讀者的心?         筆者認為,《天一言》的迷人處,在於程抱一對東西文化、對人性、對美、對語言的感應敏銳,又深掘內蘊,以致常能“先讀者一步,指點出心靈的繁華勝景”: 1. 東西方對話         地球村世代,許多人腳踏東西兩岸,常有和異文化接觸機會。但發言不等同對話。後現代表面眾聲喧嘩,多少是自言自語?操練多元眼光,與異文化深入對話,實是艱苦漫長的過程。《天一言》書中多處關於中西哲學、美學的精彩討論,反映了程抱一對東西文化的咀嚼︰         “我漸學會用包容精神和中西方雙重眼光來收納、審視東西兩種不同文化。用雙重眼光觀察,不僅可以瞭解他人價值和接受標準,還能返觀自身,在對方眼光下作更嚴 格、更明確的價值界定,從而有勇氣去掉不正確部分,去掉旁枝樹葉,保留主幹。西方人的批判眼光,可以不斷更新文明層次的追求……在藝術探求上,總希望達到 彼方,不停留在生命境界的此方……我從中國人追求圓滿和諧,向西方人逼近,追求突破、提升,而得以在小說中表現出一種豐富性。” 2. 對美的追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