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妻子

老婆堅持不讓我去教會,怎麼辦?(符鏑)2016.07.13

文/符鏑

本文原刊於《舉目》78期及官網2016.07.13

BH78-39-8052-圖1-By margot pandone-photo-1414604582943-2fd913b3cb17 W1000

信主快3年了。正當我熱心服事教會時,一場試探卻悄然臨近。

 

我錯了嗎?

每週,我有兩個晚上帶小組聚會,另一個晚上到教會學習。平時教會若有講座,我也都參加。主日還有領會、講道,非常忙碌。

孩子正要高考,妻子住在孩子學校附近陪讀。我跟妻子在一起的時間,自然少了。等孩子考完,我發覺妻子有點不對勁——她對我參加教會服事有了抱怨。

我甚為驚訝——雖然她不信主,但主在我們家豐豐富富的恩典,她是親身經歷了的。她也知道,沒有主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我覺得,這肯定是因為她沒有活在基督的恩典中,以自我為中心。我參加教會服事又沒錯!

有一天,我要去教會時,她強力阻攔,說出很難聽的話:“如果你再去,我就……”我極力辯爭,爭吵開始了。

我驚訝地發現,雖然她和我去教會、團契多次,但她的觀點一點也沒變,仍覺得信主只是精神寄託,太投入會不顧事業、家庭,會走火入魔!

我不能接受這種觀點!可是,我越辯解,她情緒越激動:“你看你信主還跟我爭,倒不如不信!”我只好閉嘴。

接下來是冷戰(很多年沒這樣了)。我跪下,流淚禱告:主啊,為什麼會這樣?夫妻爭吵是你不喜悅的。可是我去教會錯了嗎?求你引領我。

“唯用愛心說誠實話”(《弗》4:15),這是主給我的回答。

 

無地自容

等雙方平靜一些,我試著與妻子交流。但只要一提到教會,她就情緒激動。我心裡堵得慌啊,為什麼會這樣?只好繼續冷戰。

然而,妻子整晚地哭泣!這可要了我的命。

我信主後,有主的恩典,不論白天遇到什麼困難,我心裡都有平安,從不影響睡眠。現在她硬是把我哭醒,讓我也睡不好,講又講不通,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我祈求主給我足夠的耐心和毅力。我硬著頭皮,輕聲與妻子溝通。得到的回答是:“你去教會,就不要再回來!”

我只得再次跪下,向主禱告求問。我堅信,只有主能解決我們的問題。祂看顧我,就一定看顧到底。

當我再次求問主時,心中又想起“唯用愛心說誠實話”。仿佛有個聲音在問我:你真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嗎?

我重新思考《以弗所書》4:15:“唯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愛心”,不是迫不得已的善行,不是對人的施捨,而是像耶穌基督那樣溫柔謙卑,是用心靈與誠實表達的愛。

而這種愛,只有活在基督裡面才能得到,生命才能有長進。

想到這些,我開始反省:我與妻子交流時,是用心靈和誠實嗎?我效法主耶穌的溫柔與謙卑了嗎?

信主後,我覺得主是我的唯一,而去教會就等於服事主,其他一切都靠邊。包括跟妻子的交流,我也顯得不耐煩。我經常用敷衍的方式,回答她的信仰問題,覺得主會轉動她的心,我只要禱告就行。

為了領會、講道,我在家裡讀經、開車聽道,在店裡工作的時間,也查經改稿。我自己感覺很充實、喜樂,卻沒在意妻子異樣的眼神。有幾次為了準時參加教會的學習,我讓生病的妻子自己搭公車回家……

我進一步反思:我平日讀聖經,渴慕上帝的話語,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能講給別人聽,顯得自己知道的多?還是為了改變自己的生命,而後影響身邊的人?

如果我的行為不能讓妻子感受到愛,她怎麼會相信我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如果我只能用理性說出聖經的道理,自己卻完全做不到,那我還有什麼臉去教會講道?

想到這些,我無地自容。我決定先靜下心來反省、悔改,再與妻子好好交流。

BH78-39-8052-圖2-Dorcas攝-Sea Lion. W1000

誠懇道歉

一天晚飯禱告後,我敞開心扉,把自己的反思,坦誠地講給妻子聽。並就自己不夠關心、體貼她,表達了誠懇的歉意。

她也平靜下來,把心裡的顧忌道了出來:她雖不信主,但因我的改變,她對我的信仰產生了好奇,願意陪我去教會禮拜,參加小組聚會。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發現,教會裡有的信徒的做法,她不能接受。特別是為了信仰而離婚、放棄家庭的,讓她倍感緊張。

有一次,我與海外一位姊妹通微信,她在旁邊聽,那位姊妹說,有位弟兄為做傳道,遠走他鄉,留下妻兒整日以淚洗面……這更加深了她的顧慮。

看到我那麼熱心教會的事,她覺得照這樣發展下去,我也會不顧家庭,會離開她。她不願看到那樣的結果。她要給我踩剎車!

她引用兩處經文:1,上帝說妻子是丈夫的幫助者(參《創》2:18),她要幫助我不誤入“歧途”。2,上帝說,做丈夫的要愛妻子(參《西》3:19)。我的行為,讓她感受到的,不是更多的愛,而是不安。因此她強烈反對。

聽了她的傾訴,我明白了她不讓我去教會的原因。我為她能記得聖經上的話而竊喜!我沒有對她強調:去教會不要看人,要看上帝;也沒有跟她解釋:做傳道人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的。

我表示理解她的擔憂,同時告訴她:人的愛是最靠不住的(你看現在那麼多離婚的)!沒有上帝的愛,人永遠活在自私中。我讀聖經,就是想更明白上帝的愛,更好地經營我們的婚姻。

活在上帝的愛中、明白上帝的話語,並去遵行的信徒,會越過越好。

上帝確實說妻子是丈夫的幫助者。不過,妻子是按自己的主觀意願幫助丈夫,還是按上帝的話語幫助丈夫呢?我告訴她:信主最大的好處,就是凡事有了標準。上帝賜下聖經,成為我們行事為人的標準。

以往我們有爭執時,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說服不了誰。現在,我們只要認可聖經是唯一真理,就不會有爭執,只會有溝通——大家都按聖經教導辦,不就行了?

唯有上帝的愛,唯有聖經的教導,能讓我們合而為一。

她同意了我的觀點!

BH78-39-8052-圖3-談妮攝.IMG_3072 W1000

比初戀更美

那天晚上散步,我牽著她的手,與她分享上帝的話語:妻子是丈夫的幫助者,丈夫是妻子的頭(《弗5:23》)。上帝說做丈夫的要愛妻子,也說了做妻子的要順服丈夫(參《西3:18》)。

上帝說丈夫是頭,是指做丈夫的責任重大,要吃苦在前頭,擔責在前頭。而作為妻子,只要丈夫的決定不違反聖經原則,就應該順服丈夫。她點頭認同。

我說:“你看我們按聖經守主日(週日把店門關了,去教會做禮拜)一年多了,營業額並沒減少。自己的身心也得到了調整。《希伯來書》10:25說:你們不可停止聚會……”

“好了”她打斷我:“我想清楚了。教會的禮拜,和週三的小組聚會,你都可以去。我也陪你去。其他時間,還是多考慮店裡和家裡的事。”

感謝主!有這樣的結果,我已經很感恩了。

教會知道我的情況後,勸我以教會的服事為重——連時間都不能擺上,還談什麼服事!有的老姊妹,更是以自己的經歷勸我:要抗爭!要積極投入教會服事!

如果以前聽到這些話,我會熱血沸騰。現在聽了,我只是淡淡一笑,因為我明白這不是聖經的教導。

耶穌基督在地上傳道3年半,無時無刻不是以溫柔、謙卑的形象示人。我們服事主,不單要有火熱的心,更要在生活中,效法耶穌。抗爭是對抗,只能加劇矛盾。處理家庭問題,如果用抗爭的方法,到最後甚至可能婚姻破裂。

如果連家庭都不和睦,又怎麼為主作見證?

主的愛,長闊高深。我原來那麼壞,主都愛我。我為什麼不能把這份愛傳遞給自己的家人,讓他們也感受主愛?

如何處理好配偶不信主的問題,是很多弟兄姊妹面臨的大問題。信仰不同步,很多事都難協調。

為什麼最難給家人傳福音?因為他(她)最瞭解你!你信主後,只是多了些宗教活動,還是生命發生了變化,他們一清二楚。他們如果感受不到你的生命改變給家庭帶來的益處,任憑你怎麼講,他們都不會信。

生命改變容易嗎?當然不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的經歷,讓我越來越強烈地認識到:唯有活在主的愛中,依靠上帝的恩典,我們才可能改變,才可能影響別人。

聖經中最大的誡命就是愛!愛上帝!愛人!《馬可福音》12:30-31:“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唯有愛可以完全律法,唯有愛可以改變生命!

有位老傳道人說得好:“什麼叫服事?就是不論是生是死,不論順境逆境,耶穌基督在你身上顯大。”只要你身上能散發基督的馨香,只要你能傳達出耶穌的愛,你就是在服事主。

我們常常強調:要拿出你的時間、你的精力,去教會學習、靈修、禱告。從某種角度看,在實際生活中服事人更難!因為,若沒有耶穌捨己的、不求回報的愛,人憑著一腔熱血,是很難做到的。

感謝上帝,讓我經歷了這件事,引導我思考,讓我更明白,愛我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祂帶領我走的每一步都讓我喜樂,也有所收穫。

從此,妻子陪我參加週日的教會禮拜和週三的家庭聚會。女兒在西安讀大學,主日在教會司琴。她放暑假回來,我們就一起家庭敬拜。晚飯後,唱詩敬拜,分享上帝的話語,交通屬靈的感悟,同心合一地禱告、祈求……那種感覺實在美妙。

我和妻子,又找回了初戀的感覺,甚至比初戀更美!

 

作者是攝影師。現在長沙,經營自己的攝影工作室。

3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耶德遜之3位為宣教獻上生命的妻子(吳世芳)2016.07.06

文/吳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78期以及官網2016.07.06

BH78-36-8088-圖1-Adoniram_Judson_1846 W

每一位宣教士的座右銘,都應該是“奉獻全部生命的事奉”。(耶德遜)

1812年,美國傳道士耶德遜(Adoniram Judson, 1788-1850)夫婦,由North American Missions 差派,輾轉赴緬甸,開始了一場有去無回的宣教事工。

筆者在過去4年中,6次去緬甸中部、海拔近4千英尺的深山宣教,每次停留45天,教導年輕的華人傳道者聖經課程。

筆者深感,許多人忽略了耶德遜先後有3位遠離故國,與他在緬甸叢林不顧性命、一起宣教的妻子。筆者因而整理相關資訊,寫下本文,讓更多讀者認識這3位拓荒宣教的巾幗英雄。

 

笫一任妻子——Ann Hasseltine Judson, 1789-1826)

BH78-36-8088-圖2-ann-judson-missionary W800

耶德遜19歲畢業於美國東岸的布朗大學。後以優秀成績畢業於安道活神學院(Andover Theological Seminary)。1812年,他同妻子安(Ann Hasseltine Judson, 1789-1826。亦稱Nancy ),偕二位宣教同工,一起前往當時尚未開化的緬甸宣教。工作伊始,十分艱辛,前6年僅一人歸主。

安出生於美國麻省的 Bradford。在青少年時期,就接受基督。她立志被上帝使用,禱告說:“在事奉中,我不祈求個人地位、工作地點,只要讓我知道你的旨意,我願意順服。”

1812年2月5日,就在婚禮後的第二日,安跟丈夫耶德遜以及另外六位宣教士,由麻州Salem出發,開始宣教生涯。

在向安求婚時,耶德遜寫信給安的父親:“我不知道您是否會允許讓您的女兒和您離別,可能在明年的春天就永遠的離別了;我不知道您是否會允許讓您的女兒去遠方異教之地,去蠻荒之地承擔宣教的重擔 ……去承擔長途航海的危險? ”

安在婚前就深切知悉,婚後要去遠方異地宣教。她不曾退縮。他們最初的目的地是印度。最後輾轉到了一山之隔的緬甸。

1824年,耶德遜被關入監獄受苦刑。安帶著孩子,跟他從一個監獄換到另一個監獄,設法打動獄卒,供應食物給丈夫,保住耶德遜和其他幾名獄友的性命。耶德遜坐牢兩年後被釋放。

1826年,耶德遜離家數月,幫助英國政府與緬甸國王談判。在歸家途中,接到宣教中心傳來噩耗——“耶德遜師母已安息歸回天家”。安因為數年在監獄旁邊照料丈夫,艱困的生活,使她健康大受虧損,忽得疾病猝死,年僅38歲。

同甘共苦的愛妻忽然離世,耶德遜悲痛逾恆。他經歷了嚴重的沮喪,瀕臨崩潰。他坐在愛妻墳旁,數月喃喃自語:“上帝是我最大的謎團!我相信祂,可是我找不到祂。”

BH78-36-8088-圖3-19世紀停在港口的船。

笫二任妻子——莎拉Sarah Hall Boardman Judson, 1803-1845)

1803年,莎拉(Sarah Hall Boardman Judson , 1803-1845)出生於美國的新罕布什爾州。她從小立志,要當一名到遠方宣教的宣教士。13歲時,她寫了一首詩,悼念耶德遜和安在緬甸所生,不幸在強褓中過世的嬰兒Rodger Judson。

莎拉作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嫁給耶德遜,繼承她所崇敬的安的遺志,在緬甸疫癘之地宣教。

1825年,莎拉先嫁給了鮑德曼(George Broadman)牧師,婚後立即與耶德遜夫婦連袂前往緬甸宣教。鮑德曼夫婦在克倫族(Karen)中工作,辛勤但有收穫,一度為38名歸主者在河裡行浸禮。

因為工作勞累,並且缺乏醫療供應,鮑德曼牧師健康迅速惡化而離世。耶德遜從遠方來信安慰莎拉:

“你當知道,你所愛的人,他的眼淚已被擦乾。現在他額上的冠冕光耀勝過太陽。小莎拉和孩子們與他們的父親重新見面,不是地面上短暫而會死亡的,是永遠不滅亡的。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好的?所以,當你流出傷心的眼淚時,另一方面也應流出一些喜樂的眼淚。”

由於兩人都失去至親的配偶,而且兩人共同的目標都是帶領克倫族人信主,隨著同心事奉,二人情愫漸生。在鮑德曼牧師逝世3年後,耶德遜和莎拉結婚了,生了8個孩子。有二子在嬰孩期過世。

在第8個嬰孩出生後,莎拉的健康直線下降,耶德遜的健康情況也很差。1845年,夫婦二人帶著3個大的孩子回美國養病。

船行半途,在聖海倫(St. Helen)休息時,耶德遜問莎拉:“你仍然愛你的救主嗎?”莎拉回答說:“是的,我永遠愛我的救主耶穌基督。”

耶德遜又問她:“你仍然愛我嗎?”她親吻一下丈夫作為回答。過一會兒,莎拉 安息了。當日就葬在聖海倫港。

耶德遜回到美國後,獲悉他們留在緬甸的孩子,有一個比母親莎拉早26天回到天家了。他在天堂歡迎母親。

 

笫三任妻子——艾米莉Emily Chubbuck Judson, 1817-1854)

BH78-36-8088-圖3-EmilyJudson W800

艾米莉(Emily Chubbuck, 1817-1854)出生在美國紐約的Eaton。因為家貧,必須以打工幫助父母,學校教育時輟時續。因為天性好文學、喜寫作,她以筆名Fanny Forester寫通俗小說,成了知名作家。後蒙尤蒂卡女子神學院(Utica Female Seminary)免費收錄為學生,進修一年。

莎拉過世後,經朋友Dr. Gillette的介紹,耶德遜認識了艾米莉,邀請她為剛剛過世的妻子莎拉寫傳記,艾米莉欣然同意。

在他們討論寫作內容時,艾米莉透露,她在小時候讀過耶德遜第一任妻子安的傳記。她當時就決心,將來有機會,她也要效法耶德遜夫婦,作遠渡重洋的宣教士。

愛情在兩人討論的過程中慢慢地成長了。

1846年6月22日,他們結成夫婦。艾米莉不顧親友的反對,在1846年7月11日,與丈夫啟程去緬甸宣教。她盡心照顧耶德遜前妻所生的孩子,自己也生了兩個。

1849年,耶德遜因肺炎病倒了,而且病況日趨嚴重。對此,耶德遜慨然說道:“我對工作不感覺疲勞,對世界也不感覺疲憊。但如果主耶穌呼召我回家,我要像放學的孩子,一路蹦跳回家。”

醫生建議,讓耶德遜乘船出海,吸收新鮮的海洋空氣,避開叢林的瘴氣,以挽救他的生命。

1850年耶德遜上船時,已無法走路,也幾乎無法說話。艾米莉雖迫切地禱告祈求,但內心明白,丈夫距離回天家不遠了。數月之後,艾米莉才獲悉,丈夫耶德遜4月11日死在海上,回到天家,安息在耶穌的懷中,唯不知葬於何處。

在丈夫過世後,艾米莉帶著孩子,坐船9個月回到新英格蘭。她收集資料,寫了耶德遜的傳記。

1854年6月1日,艾米莉也安息了,年僅36歲。艾米莉短暫的一生,全部奉獻給了緬甸宣教事工。

 

結語

耶德遜死時,沒有看見許多的緬甸人歸主。他留下一本獨力完成的緬文聖經,至今仍是經典之作。

然而160多年後,緬甸有200萬基督徒,300多位傳道者。他們追念耶德遜夫婦,及其他一起來緬甸開荒的傳道者。譽耶德遜為“緬甸使徒”、“緬甸差傳先鋒”。

今日緬甸教會的收成,是他們搏全家人的性命,宣教換來的。

 

本文參閱資料:

1. Askew, Thomas, “Judson, Adonriam” EDWM, 528-9.

2. Clasper, Paul, “Judson, Emily (Chubbock)”BDCM. 346.

3. Judson Edward, The Life of Adoniram, (New York: Randolph, 1883).

4. Neely, Alan, “Judson, Sarah (Hall) Boardman”BDCM 346-7.

5. Robert Dana L, “ Judson, Ann (‘Nancy’)(Hasseltine)” BDCM 346.

編註:

EDWM: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

BDCM: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ristian Missions

作者來自台灣,退休牧師,現從事聖經培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

比珍珠更寶貴——從人妻到人母(蒼蘭)2016.05.03

文/蒼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5.03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31:10

圖1-BY qiye-jewelry-420018_1280

黃慕仁、春華夫婦,多年來擔任教會青年團契的導師,用上帝的話語餵養年輕人,幫助年輕人在信仰上紮根。他們的信心、愛心和行為,影響了很多人。在他們帶領下,團契不斷成長。

作為團契導師、醫生的妻子、4個孩子的母親,春華是怎樣平衡事奉和家庭之間的關係?在子女教育和金錢奉獻上,她又有什麼樣的原則呢?帶著這些問題,我採訪了她。 

那是週二的晚上。慕仁因帶領預查不在家。他們11歲的女兒麗百佳開門將我迎入,迎面而來的是香噴噴的烤火腿和孩子們的笑臉。共同進餐後,麗百佳懂事地帶弟弟、妹妹在一旁玩耍,而春華和我分享了一路走來上帝的預備、祝福,以及她所學習的功課……

天堂和地獄的油畫

父親帶我去教會的時候,我還小,不知道信仰是什麼。教會裡有一個老媽媽對我很關心,經常請我到她家裡作客,並教我彈鋼琴。

我10歲的時候,老媽媽帶我去參觀美術館。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前,我們停了下來。這幅畫的一邊是絢麗的天堂,一邊是陰森的地獄。老媽媽問我,是要去天堂,還是地獄?我當然選擇了天堂。地獄的場景嚇壞我了。這就是我的初信。

這以後,老媽媽給我講了很多聖經的故事,幫我明白信仰的含義。

我的第一個神學“老師”,是讚美詩。當時,我隨父親參加中文堂的聚會。然而,我的中文不夠好,聽不懂牧師的講道。而讚美詩集有中英文對照,容易讀懂。那些深奧的神學理論,就隨著悠揚的聖歌,流入我的心中。

真正在基督裡成長,是在大學讀護士專業時。上帝帶我去了幾家教會,其中之一是浸信會。那裡的牧師文化程度並不高,講道也沒有太多花樣。他反反覆覆講的,就是耶穌的十架。我對耶穌和十架的認識,就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兩家教會,一家是路德會,一家是弟兄會。當時我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上帝通過這兩家教會,徹底改變了我。

我認識了很多柔和、順從的女士,被她們的內在力量和美麗所吸引。她們聰慧、能幹,卻選擇謙卑、順從,而她們生命滿足而快樂。相比之下,我作為女權主義者,總是在爭取權力,卻沒有她們那種快樂、滿足。

也是在大學期間,我與慕仁相識。嫁給他之後,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作一個順服的妻子很快樂。當然,慕仁也非常尊重我,凡事與我商量,聽我的意見。有他作為家裡屬靈的頭,是上帝對我的祝福。

非洲森林裡的雄獅

慕仁和我結婚後,到多倫多讀醫學院,我則開始找工作。當時護士的工作很難找,所以有7個月的時間,我沒有工作。上帝就用那段時間預備我。教會的董長老對我說:“春華,這段時間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時間,你還沒有孩子,也暫時沒有工作,你可以用全部的時間、精力來追求上帝。”

就這樣,我利用這段時間,閱讀了大量的神學方面的書籍,包括我最喜愛的神學家如Jonathan Edwards,Charles Spurgeon,John Piper,John MacArthur,JI Piker等的著作。通過聖經和這些屬靈書籍,聖靈不斷地餵養我、塑造我。

我和慕仁在教會的頭兩年,沒有參加任何事奉。我們雖參加主日學和青年團契,但是,總覺得沒有得到足夠的餵養。我們考慮換教會,並為此禱告了近一年的時間,卻一直沒有平安。

有一天,我看了一部電影《非洲森林裡的雄獅》。那天晚上,那些兇殘的雄獅,一直出現在我腦海中,令我輾轉難眠。我想到教會初期的信徒,被迫在鬥獸場中與這些殘忍的雄獅競技,最後被獅子撕碎、吞下。他們的信心,經受住了最殘酷的考驗。如果換成我,我能不能經受這樣的考驗? 

我突然意識到,我未必能。因此,我非常不安,不能入睡。 那天晚上,慕仁也睡不著覺。

我們深夜起來,分享、禱告了兩個小時。上帝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罪。我們對教會有諸多批評,抱怨教會沒有給我們足夠的餵養,卻從沒有想過服事教會。為此我們流淚懺悔,並將自己交託給上帝,願意用上帝給我們的恩賜來事奉教會。

不久,青年團契的導師就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作為導師參與服事。幾個月後,教會也呼召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讓我們夫妻一同事奉。這時,我們清楚地知道,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這也是我們想要換教會,卻一直沒有平安的原因。

上帝把我們帶到這裡,並不只是讓我們得到餵養,還要我們事奉,帶領弟兄姊妹。

這才是重中之重

我和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後,把教導上帝的話語作為事工的重中之重。因為上帝的話語滿有能力,作為基督徒,最重要的就是在上帝的話語中紮根,這樣才能結出果子。

我們改變了團契原有的查經模式。每一次查經前,我們都要查考大量的資料,也下了很大工夫,培訓那些追求上帝的話語的弟兄姊妹成為查經小組的帶領人。

因為查經品質的提高,團契的成員參與查經的熱情也逐漸提高。漸漸地,查經成了團契中最受歡迎的活動。弟兄姊妹們的生命,也在上帝話語的餵養下逐漸成熟。經過5、6年的培訓,團契中很多弟兄姊妹成為教會各項事工的骨幹。

慕仁負責團契的總體帶領,尤其是上帝話語的教導工作。我作為女性的團契導師,主要是幫助姊妹成長,樹立聖潔生活的榜樣,並用上帝的話語教導姊妹。

《提多書》2:3-5中有我的使命:“又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不說讒言,不給酒作奴僕,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愛丈夫,愛兒女,謹守,貞潔,料理家務,待人有恩,順服自己的丈夫,免得上帝的道理被譭謗。”

除了配合慕仁工作外,我還對姊妹們進行一對一的門徒培訓。這十多年來,我每年都會挑選4、5個姊妹進行培訓。這些姊妹有的是初信需要餵養,有的是預備帶領事工,或每週一次,或兩週一次。另外,我還帶領婦女小組討論女性面對的問題,例如戀愛、婚姻等等。

最近6、7年來,團契中不斷有人邁入婚姻。我的事工中也就添加了婚前輔導。我和預備結婚的姊妹探討上帝所設立的婚姻的意義,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夫妻生活等等。

到目前為止,團契內每一位新娘,婚前都在我這裡進行過婚前輔導。感謝上帝,她们婚後都擔起了蒙上帝喜悅的妻子、母親的角色。

因為教導別人,我必須不斷提高自己。我堅持通讀聖經,每天讀一、兩章,默想上帝的話語,並用所讀的指導我的禱告。現在已經記不清通讀過多少遍聖經了。還有,就是讀各種神學書籍,以及信心偉人等的傳記,包括愛德華茲、戴德生等的傳記。

長女麗百佳出生後,孩子們相續到來。10餘年來,我在主日崇拜不能專心聽道,因為要在嬰兒室陪伴孩子。所以,我通過讀書和聽道來補償。我經常聽John Piper等人證道的錄音。開車時沒有孩子們的打擾,是聽證道的最好時間,所以我喜歡上了開車。

圖2-by Peggy_Marco-coconut-1201240_1280

身體疲乏,精神滿足

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是我生活的準則,也是我教育孩子的準則。我們不會因為孩子影響事工,而是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總是第一位的。

孩子從小就在我們的事工中長大。我們帶他們去教會、參加團契。他們也習慣了叔叔、阿姨們常來家裡。我進行門徒培訓的時候,他們就在周圍玩。家裡有小組聚會的時候,孩子們也參與。

我們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並有一套系統的教育方法,希望幫他們從小養成合乎聖經的人生觀。聖經上非常明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首要責任!

從孩子學會說話開始,我就教他們背聖經。

有幾句聖經,在他們只有3、4歲的時候,我就要他們牢記。第一句就是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 然後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再就是“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羅》6:23)。

這幾句話概括了福音。我要孩子們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並牢記,奠定一生的信仰基礎。

長女麗百佳3歲時,我們開始了家庭讀經禱告。每天晚上,慕仁都給孩子讀一段聖經,並與孩子討論。至今我們已經和孩子一起通讀了兩遍聖經。我們的家庭讀經,從兒童版的聖經故事開始。現在女兒麗百佳和安娜(9歲)已經聽得懂NIV成人版本,所以這一年我們開始讀NIV版。

在孩子上床前,有15分鐘的時間和父親玩耍。慕仁把小兒子思提(6歲)和思敏(4歲)放到床上時,會給他們讀兩句兒童版的聖經金句。

我非常認真地選擇孩子讀的書籍、看的節目、讀的學校。我為孩子購置了大量兒童版的信心偉人的傳記和屬靈書籍,也經常帶他們到大自然中玩耍,或到博物館參觀,讓他們認識上帝,包括上帝奇妙的創造。

慕仁除了醫生的工作之外,還有科研的任務。他更在團契和教會的事工上花大量的時間。為了支持他,我擔起了教導孩子的主要責任,也擔起了幾乎全部的家務。

從長女出生起,這10多年的時間,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5、6個小時。但是,看到弟兄姊妹不斷成長,就是我最大的滿足。尤其是弟兄姊妹遇到困難時相信我們,與我們分享,並徵求我們的意見,讓我們感到一切付出都不是枉然。所以,我身體經常感到疲乏,但是精神上確實非常滿足。

一次艱難的挑戰

兩年前,我和慕仁經歷了一次艱難的挑戰。那時,他正忙於科研經費的申請(每年申請經費的時候,他都異常忙碌)。即使是在家的時間,他也幾乎都用在了工作上。

可是,團契裡有一位弟兄,每天打電話來與慕仁談心,有時甚至一天幾次,每次都很長時間。這佔據了我們寶貴的家庭時間。更令人頭痛的是,這個弟兄雖然打電話諮詢,卻並不聽從慕仁的意見,而是反覆在同樣的問題上轉圈子。

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慕仁出於愛心,不願意提醒那個弟兄,打電話要有適當的限度。我是一個很少抱怨的人,但那段時間,我確實覺得,慕仁在乎所有弟兄姊妹的感受,唯獨忽略了我。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走出低谷。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夫妻都學到了功課。對我來說,要學會更善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對慕仁來說,要學習有意識地留出時間和我分享、交流。因為,家是我們事奉上帝的根基,必須要小心維護。

這以後,電話裝了留言和來電顯示,來保護晚餐和家庭讀經、禱告的時間。電視也束之高閣,因為我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看電視上。

每天孩子入睡後,我們會留點時間,吃些水果,聊聊天。另外,除了孩子放假時,慕仁會休假之外,他在每年春天和秋天,也安排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專門用來陪伴我,花很多時間陪我採購和整理房屋。

經過這次考驗,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好,因為我們更用心地維護家庭了。

更有價值的用法

我小時候,因為看到父母為金錢問題吵架,就下決心,長大後一定不讓金錢束縛我。我12歲的時候,開始為未來的伴侶禱告,求上帝給我的伴侶是合上帝心意的人,也是慷慨大方的人。

上帝答應了這個禱告,將慕仁給了我。我們從來沒有為金錢煩惱過。長女出生後,我辭去了工作。當時,慕仁還是學生。我辭職,就意味著失去護士的收入,全家要靠慕仁研究生的獎學金生活。

然而,我們都覺得,孩子教育是最重要的。錢可以慢慢賺,但是孩子教育的時光卻是一閃即失。所以,我們決定,我全職在家撫育孩子、服務教會。

後來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正是因為捨棄了職場上的工作,我才有可能擔當起家裡和教會的各種服事,並全力支持慕仁的工作和事工。

我們有4個孩子,孩子又都在私立教會學校讀書,所以,經濟上並沒有多少剩餘。但是,除了十一奉獻外,我們還支持了4、5個宣教士。可以說,我們的金錢奉獻沒有上限。只要上帝的國度需要,在我們可能的範圍內,我們都願意支持。

這意味著我們不會有多少存款,也沒有多餘的錢維修、保養房子。然而,我相信上帝會將各樣恩惠加給樂於給予的人,使他凡事充足(參《林後》9:6-8)。

在個人的花費上,我儘量節省,因為錢可以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尤其在購買衣物等可有可無的商品時,我總是買打折的,或5折,或3折,從不買原價的。若上帝的旨意要我們支持某個宣教士,而我們沒有做的話,我即使給自己買東西,都會覺得不安。

《詩篇》90篇摩西的禱告提到,一生一世轉眼飛去。我們都有一天要面對上帝。我時時禱告,求上帝讓我得到智慧,知道數算自己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夠對上帝交帳。我也常常在上帝面前省查自己,不斷地與自己肉體上的軟弱開戰。我盼望見主面的時候,祂能對我說,忠心的僕人,你的一生沒有虛度。

在那個再也沒有罪的束縛的世界裡,與主同在,得到主的肯定,是我最深的盼望。而現在的每一天,我相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其他的一切,上帝都會保守、祝福。

尾聲

結束採訪時,已經是晚上10點。慕仁還沒有回來。春華邀請我參加她的家庭讀經禱告。小思敏從《生命聖詩》中選了兩首歌,我們一起唱。從孩子們熟練的歌聲中,我知道這些當初將上帝的真道灌到春華心中的聖歌,現在也成了孩子生命的一部分。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她丈夫心裡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在慕仁的眼中,春華就是《箴言》中的“才德的婦人”。

慕仁說,他感謝妻子的關愛、禱告和陪伴,更感謝她的辛勤勞動和勤儉持家。正是因為有春華犧牲自己的事業,全力支持他,他才能在追求事業的同時,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服事教會。

多年來,春華的言傳身教,也給團契裡的姊妹樹立了“合上帝心意的女子”的榜樣。

“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讚她,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她享受操作所得的;願她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她。” (《箴》31:28-31)

作者來自中國遼寧,神經科學專業。現在加拿大多倫多, 在病童醫院做博士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從此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的生活(林雙)2015.12.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2.17.

文/林雙

7286-圖1-By vnyberg-file000518197515 RRRR我們基督徒都熟知這樣的故事:上帝照著祂的形象造了亞當,又從亞當身上取了肋骨造夏娃。亞當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創》2:23)。

同樣,我們也熟知這段話:“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西》3:18-19)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卻可能從小目睹父母終日吵架,自己與配偶也是一對怨偶……

太落後了!

“妻子要順服自己的丈夫?”那些拿著碩士、博士學位、智商130以上的女士,紛紛跳起來了:“這是哪個朝代的舊規矩了?太落後了!誰對,就聽誰的!夫唱婦隨那一套,不是早掃進歷史的垃圾箱了嗎?”

丈夫們在一邊或垂頭喪氣,或磨拳擦掌、預備和太太吵一架。

然而,智者捋著長長的白鬍鬚發話了:“順服,從來不是因為妻子在智商、才華、為人處事等任何一方面不足,更不是出於‘女人不如男人’的判斷。女人順服的對象,僅僅限於自己的丈夫,而不是所有的男人。

 “你們看,哪個人成為領導之前,沒有先遵守過領導的命令呢?哪有不曾做過追隨者的領導人呢?一個不順服、隨心所欲的人,怎麼能做領導呢?不都成了暴君、很快被推翻或替代了嗎?

“要知道,順服是來自軍方的詞彙,表達秩序感,表明人的心態,即謙卑、溫順,是信心的表現。只有有信心的人,方可表現出來順服。沒有信心的人,反而更有不必要的傲氣,會因為‘不妥協’而不妥協。

“你們要知道,受侮辱和傷害而信心不失的人,在人間地位可能是最低的,卻是離天上的國最近的。所以,僕人其實是領袖。”

不論是非曲直?

妻子們不服氣:“難道不看事情的是非曲直、誰對誰錯嗎?當我們女士的看法比較全面、正確的時候,我們也要順服男士——那可能錯的一方嗎?”

丈夫們也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妻子們哪,人際關係中也需要順服,不能仗勢壓人(參《弗》5:21)。”智者說:

“即使妻子在某一方面比丈夫優秀,仍然要態度謙虛、溫柔。請優秀的妻子記住,你們的優秀也是上帝賜予的。而且上帝愛人,不在於人是否優秀。

“男人,有一種與生俱來、不可推脫的責任。這種責任,是男人基於男人身份,對女人的一種順服。男人為家庭而戰,為妻子而戰,為兒女而戰。男人要負責,不能懶惰。男人在家裡做了僕人的同時,做了領袖。

“因此,請女人幫助男人。幫助,意味著需要貢獻一切,特別是口氣要溫和。當丈夫說:“我要吃比薩(pizza)。”請妻子不要一口氣頂回去:“不要,我要吃麵。”請說:“我有點想吃麵。”因為吃比薩還是吃麵,並不重要。

要知道,如果只剩下一碗飯,丈夫應該留給妻子吃。丈夫要捨己,像基督為教會捨己,像泰坦尼克號沉沒時,男人把生的希望留給妻子和孩子。”

男人可能有小三

有位太太發話了:“丈夫也許能在關鍵時刻,趕走強盜保護我們,但為什麼也會喜新厭舊呢?”這話引起了笑聲。還有一些女人憤憤不平。

智者道:“你們作妻子的,不要只依賴戴金飾、穿美衣為妝飾,要追求內在美,有溫柔、安靜的心靈,以聖潔為妝飾,那麼,能鬥過任何小三!(參《彼前》3:3-4)。

“溫柔,並不是弱者或愚人的專利,而是有能力、剛強的人,表示的節制,是有智慧的人內在的謙卑。

“不可否認,儀容、外表也要合宜,因為人愛美是天性,女人不能只講內在美,蓬頭垢面地鬥小三。

 “安靜,是內心的平靜、安寧,棄絕浮躁,絕不會像刺猬,更不會像炸彈,因一丁點外在的刺激即爆炸。要知道缺乏內心安靜的人,若是員工,即使拿了諾貝爾獎,也不一定被老闆喜歡;若是妻子,即使付出再多,也不為丈夫所喜愛。

“請妻子們說服丈夫,而非與丈夫爭辯。要像水而非火。請你們不輕易動氣,不要一語不合,即怒髮衝冠。爭吵的妻子如雨連綿。她的丈夫,寧願呆在大太陽底下,在高溫的屋頂上曬死,也不願在雨裡淋透。”

很多男人都點頭稱是。有的女人低下了頭。

做得到嗎?

有個女人半信半疑地問:“你所說的,女人可能做到嗎?”

智者說:“若出乎人,當然很難,甚至不可能。但妻子如果以耶穌基督為生命之主,而不是被人的本性所控制,就能做到。

“妻子對丈夫,要像撒拉對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因信心,願意獻上自己的兒子作為祭品,而他的妻子撒拉恭敬地服從他,稱夫為主。”

還是覺得不公平

很多妻子說:“還是覺得這樣不公平,一點也不公平!對女人要求高,對男人要求低。不是天天都遇到沒飯吃,或者泰坦尼克號沉沒的呀,甚至一輩子也遇不到一回呢!”

聽了這問題,丈夫們收斂起榮光煥發的笑容,把眼睛投向智者。

智者說:“做一個好丈夫很不容易,要做很多。丈夫要很通情理,要對妻子有足夠的瞭解,瞭解她的個性,瞭解她的軟弱,明白她的擔心、壓力和情緒(參《彼前》3:7)。

“有些丈夫下班回來,即去看電視或上網,見妻子累也不問原因,見她煩就無視或躲開,甚至直接發號施令,所以造成妻子不聽他的。

“好丈夫要關心妻子的身(身體)、心(心理或心情)、靈(靈魂,與上帝的關係),要幫助和安慰她。

“這一點,我個人覺得,上海男人做得很好。他們溫柔體貼,家裡來了客人,由妻子出面招待。丈夫在廚房忙活半天,還懇切地對妻子和客人說:‘實在對不起,菜晚了5分鐘,讓你們久等了。’表現出來的,是對妻子的一種尊重。”

還要做什麼?

有幾個丈夫低下頭去,妻子們終於第一次露出輕鬆的表情:“那,請問您,好丈夫還要做到什麼呢?”

智者看見自己的觀點逐漸被大家認可,微笑著說:“丈夫要敬重妻子。敬重,可是要用尊重上司的方式對待妻子呀!要懂得她的價值,因為她實在很重要。

“丈夫要敬重妻子,還因為她比你軟弱。也就是說,她體力比較弱,在社會上也可能因性別被輕視,受到異樣的對待,所以需要丈夫的保護。

“男人敬重女子,更因為女子也出於上帝,和男子一起承受上帝的恩典。女子幫助男子,與男子在身體和靈魂上合一。男子也有軟弱的一面,需要妻子的幫助。只有敬重來自於上帝的妻子,才會繼續得到上帝的恩典。

“婚姻原本就是上帝的計劃和祝福。

“不敬重妻子的丈夫,如同沒有光照的世界,即使讀聖經也會毫無所得,禱告也會受阻,因為他沒有按照上帝的話行事——他不敬重妻子影響了他和上帝的關係。他因有罪而與上帝隔絕。”

7286-圖2-by McLac2000-bench-press-1013857_1280 W590

誰先認錯呢?

不少男人開始露出焦急的神情,還有幾個在悄悄擦汗。看著女人們喜笑顏開,智者又說了:

“有人問我,兩人爭辯,誰先認錯呢?在我看來,丈夫應該先認錯,因為丈夫是頭,是領導,領導應當做事一馬當先。睡覺前不與妻子和好的人,一定睡不好覺,因為他沒有與妻子和解,也沒有與上帝和好。

“還有,他一定頻頻起來小解,因為他心裡有事啊!”

丈夫和妻子們都哄堂大笑起來。有個妻子說:“既然如此,我們也願意先認錯,因為謙卑是值得驕傲的。”

然後,丈夫和妻子們有的手挽著手,有的肩並著肩,回家去了。

他們也許還會爭吵,還會發怒,但他們也會不時想起智者的話。

註:筆者根據黃嘉松牧師的講道內容,及筆者的感想,編寫而成本文。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加州,為加州註冊律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