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等待比翼鳥 ──關於大齡姊妹的婚姻思考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目前中國國內的大部分教會,弟兄和姊妹的比例為1:2左右,屬於嚴重失調。而且,學歷、能力等等的客觀條件,整体而言,姊妹們都要略高一籌。所以,現在教會普遍存在大齡單身姊妹的問題。並且,這問題成了許多大齡單身姊妹信心和生命的阻礙。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學會感情交托        上帝希望我們以祂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事實上,也只有祂,才是我們滿足和喜樂的泉源。         但是,對一些姊妹們來說,愛情很容易取代上帝在心中的位置。所以這些姊妹,婚姻問題若總得不到解決,就會失落、憂傷,甚至影響信仰。         當然按人的本性,要以神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是不容易做到的。許多人想這樣做,但發現做不到。        沒錯,在理性認識與真實生命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容易的路,反反復復,掙扎跌倒都會有。        拿我來說,也曾是一個唯愛主義者,把愛情看作人生的陽光。沒有它,白雲不再飄逸,藍天不再蔚藍,花朵不再鮮豔。         然而在實際生活中,那個我想與之一起分享人生的人,卻怎麼都不出現。出現了的,上帝也不讓我們靠近,並且把他帶走,把我拋在完全的絕望、極度的孤獨和痛苦的掙扎中。我曾為此質問上帝:為什麼,你要給我如此豐富的感情,而又讓我歷盡情感的孤獨?         我轉而追求獨身恩賜,因為我想,我既然得不到理想的愛情,那就請主把我內心處對愛情的渴望拿走。但主沒有聽我的禱告,祂就是長時間把我丟在掙扎中。         不過祂還是憐憫我。有一次在禱告中,祂讓我知道,愛情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偶像,我必須打破它。         我掙扎了一年多。         我想以主為完全和唯一的滿足、喜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理性上我能想得透透的,看得清清的。然而,當獨自一人行走在夜的街頭,看到地面上落下的孤單身影,心頭就油然升起縷縷的孤獨和淒涼,有那麼一種饑渴和不滿足。         但我又很清楚,這一關我必須過。必須有一天,我的內心不再為某個人的缺席,而絲絲縷縷地失落、惆悵。我生命中的滿足和喜樂,必須建立在神上面。因為我知道,其實即使那個人出現了,我依然會有惆悵和失落的。        感情這一塊,我必須交托給主。心目中那個愛人的位置,必須要讓給主。        我知道,只有依靠主,我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早晨跪在主面前禱告,淚流滿面:主啊,我請你進來,請佔據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懇求你的榮光充滿我,懇求你讓我以你為滿足和喜樂。你是主、是王, 你無限榮美、聖潔,有什麼樣的男人能代替你?可是你知道我軟弱,我做不到。我懇求你拯救我、幫助我。我真的真的求你,求你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獻身宣教的挑戰

李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女性——傳統社會的弱勢群体         從傳統及普世的角度來看,一般而言,女人一直是被壓制、被輕視的弱勢群体。中國傳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並要女人“三從四德”(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亡從子;婦德、婦 言、婦容、婦功);生兒子是弄璋、生女兒就變成弄瓦;兒子是萬金、女兒則是千金……真是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雖然在今日中國,女人號稱“能頂半邊 天”,但大部分骨子裡仍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農村常有溺死女嬰的現像。        傳統猶太人比中國人更加重男輕女,猶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與女人講話,甚至有一派連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時“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閉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臉腫,被稱為“鼻青臉腫”派。        東方社會重男輕女,西方社會也不例外,以致婦女們痛恨不平等之苦,極力鼓吹“男女平等”、高舉“女權主義”運動大旗。         再從宗教方面來看:回教規定女人要把臉蓋起來,全身到腳也都要遮住,以免引起男人不正當的慾望;《可蘭經》中規定:在法律事件上,兩個女人才等于一個男人。 至于印度教和佛教,也都把女人壓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來世”投胎做男人。故此,歷世歷代、古今中外,女性在傳統社會中受壓、掙扎,為肯定自己的角色, 爭取自己的地位,必須不斷辛苦地奮鬥。          根據2004年2月27日World Pulse(普世脈動)的報導:在全球“福音未及之民”及全世界“難民群体”中,百分之八十是婦女和孩童,其中每年有四百萬人被販賣為奴。婦女及女童被視 為世界上最沒價值、最不得溫飽、最沒機會受教育,也最常被拋棄、被凌虐、被遺忘的群体。又根據美國福音派2004年宣教手冊報導: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宣教機構專門針對這批最不幸的婦女為宣教的對像。         女人,何等可憐、可悲的弱勢群体? 二、從神的創造,認識神心目中姊妹的角色         根據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的記載,從神造女人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         1. 因為“男人獨居不好”(《創》2:18a),所以神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為使“不好”變成“甚好”(《創》1:31)的關鍵人物。         2. 因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幫助”(《創》2:18b),所以在神創造的設計中,祂賦與男女的角色是“相幫、相配、互補、互助”的關係。         再者,神造女人時,祂刻意地從男人最“貼心”之處,取出肋骨,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親密伴侶——女人。祂讓女人:         1. 與男人有同樣尊貴的生命價值,因為,男與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創》 1:26、27)。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在社会中         勿庸讳言,女人一直是社会中被压制、被轻视的弱势群体。         中国传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并要女人三从四德。这“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四德”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生儿子是“弄 璋”,生女儿就变成“弄瓦”;儿子是万金、女儿则是千金┅┅真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虽然今日中国,女人号称能顶“半边天”,但很多人骨子里仍有重男轻女的 思想,所以农村常有溺死女婴现象。         传统的犹太人,比中国人更加重男轻女。犹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与女人讲话。甚至有一派连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时“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闭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脸肿,故被称为“鼻青脸肿”派。         东方社会固然重男轻女,西方社会也不例外。以致後来妇女痛恨不平等之苦,极力鼓吹“男女平等”、高举“女权主义”运动大旗。         再从宗教方面来看,回教规定女人要把脸盖起来,并且全身到脚都要遮起来,以免引起男人不正当的欲望。可兰经中规定∶在法律事件上,两个女人才等于一个男人。至於印度教、佛教,也都把女人压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来世”投胎做男人。         故此,历世历代、古今中外,女性在传统社会中受压、挣扎,为肯定自己的角色、争取自己的地位,她们必须不断地、辛苦地奋斗。 在神心目中         从《创世记》,神创造人类的记载中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是∶         1. 因为“男人独居不好”(《创》2:18a),所以神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为创造过程中,使“不好”变成“甚好”的关键人物(《创》1:31)。         2. 因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的帮助”(《创》2:18b)。因此,在神创造的设计中, 赋与男女“相帮、相配、互补、互助”的关系。         再者,神造女人时, 刻意地从男人最“贴心”之处,取出肋骨,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亲密伴侣──女人。 让女人∶         1. 与男人有同样尊贵的生命价值,因为,男与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