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親口之呼喚(下) ──試論《約翰福音》的婦女角色

吳瑩宜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馬大與馬利亞(《約》11:1-44,12:1-8)          在描述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的這段經文中,約翰沒有以拉撒路為故事的焦點,倒是以身為姐姐的馬大以及馬利亞為經文的重心。拉撒路是她們的兄弟(《約》 11:2)。這段經文貫穿于馬大,馬利亞,以及耶穌的對話中。作者不但要帶出耶穌就是復活,就是生命的主題,更要顯出兩姊妹在信仰過程中的表白。          在《約翰福音》第十一章中,馬大是積極而且主動的對話者,而馬利亞則是安靜的被動者,就是見了耶穌說出的話,也與馬大的類似(《約》11:21,32)。兩 姐妹的信心在此時是不完全的,因為她們只相信末日的復活。在這不完全的信心中,馬大回應耶穌是復活、是生命的宣言,認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         馬大的認信,與當日在該撒利亞腓立比境內的彼得一樣。R.E.Brown 認為,因為對基督的認信,馬大取代了彼得在這方面的地位。R.E.Brown的結論是:”如果有些基督徒群体認為彼得是基督的認信者,也是遇見復活主的的 第一位,那麼約翰的基督信仰群体,則認為馬大是基督的認信者,而抹大拉的馬利亞,則是遇見復活主的第一位。”(註2)          馬大認信耶穌為基督的寶貴,乃在于她的認信並不建基于拉撒路復活的神蹟上,她的認信純粹是針對耶穌宣言的回應。          在這兩段經文中,馬大與馬利亞互相輝映,由她們所言所行,顯示出對耶穌基督的愛以及信心。          在拉撒路復活的事件中,馬大的認信突顯。在《約翰福音》第十二章逾越節前的筵席中,馬利亞用香膏抹耶穌,又帶出另一種高峰。馬利亞對耶穌的愛與感恩,是不可 以金錢計算的。因著拉撒路的復活,馬利亞拿著一斤極貴的香膏,在筵席中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的頭髮去擦。馬利亞不但願意付上極高的代價,並且以謙卑的態度 表達對主的感恩。她豐富的情感,流露在約翰的描述中。          反觀,加略人猶大卻以濟貧為藉口批評馬利亞。而由耶穌對馬利亞的辯護,可以知道,馬利亞獻香膏,除了表示感恩之外,她似乎對耶穌”時候”的來到,有某種屬靈程度上的了解,于是開始了為耶穌安葬的膏抹(而到了尼哥底母以及約瑟的手中,才完成了膏抹的儀式)。          馬利亞對耶穌謙卑的服事,成了耶穌以身作則,謙卑為門徒洗腳的前影。馬利亞以香膏抹耶穌的行動,是耶穌為門徒洗腳,樹立彼此謙卑服事榜樣的具体實現。          在馬大與耶穌的互動中,我們看見耶穌願意將自己是復活、是生命的深奧真理,向婦女信徒啟示。在耶穌的心意中,婦女也是深奧真理啟示的對象。她們不但有權明白 信仰的真理,她們也有極大的屬靈能力,對耶穌的啟示作出正確的信仰回應。她們與耶穌的門徒一樣,是耶穌基督真實的跟隨者。在耶穌為馬利亞的辯護中,更可以 看出耶穌對婦女愛祂心意的接受與讚賞。 抹大拉的馬利亞(《約》20:十1-18)          在這段經文中,約翰以抹大拉的馬利 亞,彼得,以及耶穌所愛的門徒三個人物,交織成一篇主復活的見証。抹大拉的馬利亞不但在耶穌受死時,陪伴在十字架的旁邊,她更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就來到 耶穌的墳墓前。當她發現墳墓已空時,她急忙通知彼得以及耶穌所愛的門徒。兩位門徒快跑到墳墓,仔細調查一番之後,相信馬利亞所說的耶穌被挪去了,就回去自 己的住處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親口之呼喚(上) ──試論《約翰福音》的婦女角色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對人物的描述非常仔細豐富。他的筆下有各色各樣的人物。他們具有不同的社會地位,不同的教育水準,不同的性別,不同的種族,不同的立場,不同的需要,甚至不同的性格等。約翰透過耶穌與這些 人物的互動,帶出耶穌基督愛世人的心腸,也帶出人對耶穌的拒絕或接受。          《約翰福音》一書,普遍呈現對婦女角色正面性的看法,表明在耶穌基 督的信仰上,不會因性別而有不同的地位。在耶穌基督裡,男女是平等的。由約翰對男與女的對照描述,例如尼哥底母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伯大尼馬利亞與賣耶穌的 猶大,抹大拉馬利亞與彼得及約翰等,可以看見約翰在信仰的屬靈生命層面,給予婦女的積極肯定。          在女性地位顯然比男性地位低的時代中,《約翰福音》對婦女信徒的重視與肯定,對後代教會和社會具有深遠的歷史影響。           本文將從《約翰福音》中有關婦女的經文,耶穌基督和婦女的互動,觀察約翰如何了解耶穌的心意,在當時的新信仰群体中,為婦女信徒定位。如此可以使今日的信徒,更明白耶穌基督在信仰上,對女性的肯定,以及教會各樣服事中的託付。 耶穌的母親(《約》2:1-12,《約》19:25-27)           在迦拿水變酒的婚宴上,耶穌稱祂的母親為“婦人”。婦人代表對一個女性中性的稱呼。耶穌如此稱呼祂的母親,乃是要表明祂是神的兒子。當祂開始在地上的事工時,祂展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啟示一個本質上全然改變的信仰,給世人一個不再被傳統與律法轄制而充滿恩典與真理的生命。          祂不再受管于地上肉身的母親,祂以父神為父,取代了有血肉關係的母親。祂對母親說:“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祂不再按自己和母親的意思行, 乃是按那差祂來者的意思行。當耶穌將水變為酒時,祂的身份也從馬利亞的兒子轉變為神的兒子(註)。這個身份本質改變的宣告是必然的,因為耶穌已開始邁向祂 來到世上的使命。           耶穌的母親沒有斥責耶穌,她接受耶穌在關係上與她的分離,在耶穌面前,她的身份是與其他的門徒一樣。但也因她對耶穌的信心,她吩咐僕人照耶穌所說的去行。因為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顯出了耶穌的榮耀,門徒就信祂了。           在即將成立的新信仰群体中,成員聯繫的關係不再是肉身家庭的關係,而是與耶穌基督聯結為一体的屬靈新家庭。           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只以“耶穌的母親”稱呼馬利亞,可見約翰強調耶穌與母親的關係。在約翰的眼中,她是耶穌的肉身母親,她每次的出現都提醒了讀者,她因與 耶穌的關係而存在。反之,耶穌每次以“婦人”稱呼自己的母親,在迦拿的婚宴上如此,在十字架上還是如此。可見耶穌強調與馬利亞肉身關係不再的心意。以神的 兒子來到世上為世人捨己,是耶穌要帶出來的信息。           約翰藉著“耶穌的母親”與“婦人”二詞的交替運用,顯出兩者之間關係的轉變。當耶穌在十 字架上將母親交給所愛的門徒時,所愛的門徒成為一家之主,負起照顧耶穌的母親以及其他信徒的責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託付,不但確定了所愛門徒的權威,更為 祂的母親在新的屬靈家庭中,建立了重要的地位。          自《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耶穌的母親,從耶穌開始地上的事工,到最後十字架上高峰結束, 都出現在耶穌的旁邊,可見約翰對耶穌母親角色的重視。她雖因父神的旨意,必須割捨與兒子的肉身關係,卻因著順服,成為神家庭中重要的一員。因著她的信心, 她成為了一個蒙神大恩的女子,也為後代信徒留下了一個觸動心弦的榜樣。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離婚女人

陳繼紅   作人難,作女人更難,作一個離婚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在我所認識的單身朋友中,還沒有人是自願單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當我們還沒有從離婚的沉重打擊中醒來,我們就要面對嚴酷的生活現實了。這對一直做家庭婦女和年紀較大的人就更加困難。   我們要獨自承擔生活和教養兒女的重擔。從換燈泡、開車,到報稅、打官司,都要我們自己動手或自作主張。是的,生活把我們磨練得堅強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學中,有不少人在教養子女的同時,完成了學業,或在事業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績。人們佩服她們的堅強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們的苦悶呢?   一個朋友曾說:“有時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傷住了院怎麼辦?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不是嗎?如果單身在美國,在那生與死的關頭,誰能幫你出主意、 替你擔責任呢?也有人說:“有時悶得真難受。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快樂、悲傷都沒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場。”又有人說:“將來兒女們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業,只剩自己形孤影單,連個說心裡話的伴兒都沒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敗,改變了我們,有人變得成熟、堅強了,也有的人變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們輕視與嘲笑她們,但有多少人理解他們孤獨的痛苦與獨自面對人生的恐懼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上帝的愛和醫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悶迷茫時,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擔,賜給我平安喜樂;在 我軟弱時,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乾我的眼淚,給我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嚴酷的現實與人生。並且我的周圍有親人和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獨的感覺還是時常襲擊我,有時會使我的情緒低落消沉。這是我的軟弱,我還擺脫不了肉體、世俗和私慾的糾纏。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順心的事,很 灰心,覺得活得太累了。當時我多麼渴望有一隻大手輕輕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話,只要那麼一點點理解和鼓勵;或有一個寬大的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鐘,甚至幾秒鐘。上帝造男造女,要他們結為夫妻,原是要他們相互愛護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愛是父母、親朋之愛所不能代替的。當我們因種種原因 失去這一切,必須獨自面對人生時,孤獨往往成為噬心的痛苦。我們許多人用工作、事業、忙碌等來壓抑它,但一有機會,它就會鑽出來咬你一口。   並且離婚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孤獨。   記得一位朋友在談起做單身女人的苦惱時說:“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開party 時不會請你,說是怕你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心裡難受。有人對你避而遠之,像是怕你搶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憐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顧。”我覺得大多數人是不 知道怎樣對待、幫助或接近我們,但是在社會上甚至在教會中,對單身女人的偏見或歧視還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覺得離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們會面對或明或暗的指責。         其實,無論自願與否,在邁出離婚這一步時,每一個人都經歷了長期的痛苦掙扎。這是不得已的選擇,並且這痛苦會長期伴隨我們。許多人在面對新機會時,往往顧 慮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繩”。我們往往有很強的罪惡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愛最信賴的人拋棄傷害的姐妹們, 心靈上所受到的傷害是言語無力形容的,旁人也難以體會。   在人群中,我們往往拘謹,怕被人誤會。我們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們難與人交心。也許有人覺得我們孤傲,其實婚姻的失敗帶給我們深深的自卑感。一個朋友曾說:“我不太想去團契。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我們好像是異類,多彆扭。”   也有人覺得我們很可憐,其實能從困難中站起來的人往往更堅強。並且過多的憐憫,不只會使一些人更自憐、軟弱,甚至變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會更深深地刺傷一些人已受傷的自尊心。   現在破碎的家庭越來越多,使我們的隊伍不斷地壯大。這是社會的悲劇,嚴酷的現實。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人正走在這條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們,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愛帶給她們,尤其是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給她們一些理解、尊重、寬容、耐心和真誠的幫助與愛。當一 個孤獨的朋友找到你時,多聽她講,少講一些大道理,給她一個機會來發泄心中積鬱的苦悶。讓她們能從我們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愛,看到在這冷酷的世界 上,還有希望、溫暖、真誠與無私的。   單身的朋友們,時代、命運和罪使我們受到更多一點傷害。但我們不應停留在過去的陰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縛我們,折磨我們,使我們生活在痛苦煩躁之 中。只有來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們可以卸下這個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脫、平安和康復;我們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對人生與未來。我們也並不孤 獨。上帝會醫治我們的傷口,給我們足夠的愛和勇氣活出活潑全新的生命。上帝也會為我們開路,並陪伴我們走完人生之路。□   註:祥林嫂,魯迅的小說《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慘,她反覆地向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開始她得到許多的同情和憐憫,但人們逐漸地嫌棄她,躲避她,最後她孤單地死去。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新澤西州醫學院護理系畢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