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姜洋

小利不爭,小恩不躲(姜洋)2017.06.07

 

姜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6.07

 

小利不爭,小恩不躲

 

一日,我帶兒子看了一場美國大學籃球賽。通常,在比賽暫停期間,為了活躍現場氣氛,主辦方都會送給觀眾一定數量的免費贈品。可是這天卻有些特殊,而有趣的一幕就這樣發生了。

第一次贈送的,是免費的pizza (比薩餅)。現場許多觀眾高高地舉起了雙手,對免費的pizza表現出強烈的興趣。第二次,是免費的短袖衫。同樣有許多觀眾舉手歡呼,為得到短袖衫做最大的努力。

第三次,工作人員手舉開口的小盒子,走向觀眾席。這次,仍然有眾多的觀眾高舉雙手。可是當工作人員走近時,他們才發現,這次不是發放免費物品,而是要他們從腰包掏錢,為球隊捐款。

許多觀眾恍然大悟後,紛紛放下高舉的手,仿佛那些遞過來的盒子根本不存在。而此時,一些在前兩次沒有舉手索要免費贈品的觀眾,卻舉起了手,向募捐箱中放入了自己的愛心。

這一幕所反映出來的,不難理解吧?然而,我想分享的是:有一些小利,可能對其他人來說很重要,我們不必去爭;而一些小恩,或許可以給當事人很大的幫助,我們不妨欣然去做。這並不是因為我們對小利、小恩不屑,而是為彰顯主耶穌對人的愛。

“小利不爭,小恩不躲”,其實不難。你我都可以做到,只需常常提醒自己。

 

多些積極,少些消極

 

我看到過兩篇報導,都是講述某支中超(中國足球超級聯賽)球隊的冬季備戰情況,口氣卻截然不同。

其中一篇的標題是,“XX球隊冬訓不敗戰績增加至7場”。另一篇卻是,“XX球隊過招,7支中超隊無一戰勝績”。客觀來說,這兩個記者反應的都是實情——該隊戰績不佳。然而這兩篇文章給讀者所帶來的“氣息”卻截然不同。前者讓人感到一種積極和鼓勵,具有建設性。後者卻使人壓抑和洩氣,具有破壞性。

如果說“真實性”反映的是報導者的專業水準,那麼,“建設性”體現的是報導者的價值取向——懷著善意,助人為本。是的,對於我們不滿意的人或事,我們有自由說出自己的感受,可以發牢騷、說怪話。但是,這樣的做法,對於正處於困難中的當事人,有何幫助呢?

何況現實中,很多問題就如“皇帝的新衣”,一目了然,無需我們再去煽風點火、添油加醋。 可惜的是,有很多人就是這樣做的。

對於困難中的人,我們能夠做的,是助人為本,且管理好自己的口舌和情緒,多些積極,少些消極。 我想,這也算把聖經教導的“愛人”落實到生活中吧。

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

 

“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呢?”兒子抱怨道。

作為父母,是不是常常聽到這種抱怨啊?對此,我們的回答多半是:爸爸和媽媽正在說話!實際上,真正的理由可能是:“你所說的並不重要。聽不聽、回應不回應,都無所謂。”

不知你是否注意到,上帝也常常問祂的子民:“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呢?”其實,我們不是沒有聽到,而是有意選擇“聽不到”。比如我聽到一些恰好點到我的痛處的話,我會選擇回避。因為我害怕他人指出我的缺點、問題,至少我害怕上帝透過有形的方式顯現我的問題。目睹自己的缺陷,讓我害怕。所以,我選擇躲避,“眼不見,心不煩”。可想而知,這樣的做法根本行不通。我的內心只會更加煎熬。

當我不再躲避,選擇面對和接收上帝的教導時,我的內心反而敞亮了。錯誤(或罪)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對錯誤(或罪)的敏感,認為自己是完人,不思改進。那才是最可怕的。

 

信仰的商業化

 

命名權的風波,把某小鎮上的一所基督教大學,推到了風頭浪尖上。

早在幾年前,該學院的命名權已經出售給個某個大家族。近日,一個大銀行有意用一筆可觀的贊助費,購買該學院的命名權。為了得到這筆不菲的資金,該校校長親自出面,與已擁有命名權的那個大家族商談讓出命名權。簡而言之,最終該學院的命名權易主。學校如願得到了那筆巨額贊助,但是商談的過程卻見不得光。

在這場交易中,學校得到的是贊助費,而贊助商是得名又得利,卻很少有人關心在這場名與利的交易中,這所基督教大學無形卻真實的損失。似乎,這並不重要。在一些決策人的眼裡,政績和生存高過信仰和誠信。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信仰的商業化,並不是個別問題,而是一種普遍現象。在現今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許多福音機構都在絞盡腦汁讓財務報表上的紅字變成黑字。 何去何從,是向世俗靠近,還是堅守信仰,這的確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對此,福音機構的領導者,應該有清楚的思考和準備,設立明確的界限。否則,今天是名與利的交換,明天就可能出賣自己的信仰。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不能”與“不願”(姜洋)2017.04.20


姜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4.20

 

一、“不能”與“不願”

 

面對困境,我們到底是“不能”勝過,還是“不願”勝過?

七八年前,因為婚姻的問題,我們夫妻一起去尋求基督徒輔導員的幫助。記得我說:“我已經很努力了!我真的不能再承受那些重擔了!”輔導員心平氣和地問了我一句:“你可否問問你自己,你是真的‘不能’承擔,還是‘不願’承擔?”

人的罪行或者惰性常常蒙蔽人。一句“不能”,可以輕而易舉地掩蓋內心的“不願”。時日至今,我們夫妻仍常常為輔導員的話獻上感恩。如果沒有那句話,麼我沒有反思。沒有反思,我們的婚姻也許早終結了。

在困境中當捫心自問:我是“不能”,還是“不願”?這樣的問題,也許能改變你的一生。

 

二、要求更多

 

情人節,我給老婆買了一盒巧克力。為了避免兒子“挑理”,給他也捎帶了一瓶飲料。

看到意外的禮物,兒子非常高興。可是,當他看見媽媽的巧克力時,他有些沮喪地說:“為什麼媽媽的巧克力有好幾顆,可以吃好幾天,而我只有一瓶飲料?”

這種抱怨,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我在心裡問。

是的,聽起來很熟,是因為我們都那樣抱怨過。我們總是在得到之後,還想要更多、更好的。

我問過這樣的問題:人性的貪婪到底有多大?一位學者如此回答:一個人的心臟只有拳頭大小,但是,即使你把整個地球都裝進去,也裝不滿,還會有空隙。這就是人心的貪婪。

如果我們可以學著為我們所擁有的感恩,而不是一味地渴望得到更多,那麼,我們會過得更開心。

 

三、籃球賽

 

教會裡的幾個弟兄,相約週六打籃球。本是聯絡感情的好事,卻因為一個不愉快,導致不歡而散。

應約而來的一位弟兄,性格比較強勢,凡事喜歡較真。面對比他矮小很多的對手,他防守動作很大,而且小動作不斷。對此,對方起先寬容,接著好言相勸,均未奏效。最後發展成為以牙還牙式的“肉搏戰”。一場本是增進友誼的籃球賽,就這樣如此狼狽收場了。

基督徒的屬靈生命,本應該是鮮活的。基督徒日常生活中,應該表現出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9種屬靈的果子(參《加》5:22)。如果根本沒有這些果子,我們還敢聲稱自己是有生命的基督徒嗎?我是不敢。

四、我知道了

 

在自助餐店排隊、等候拿食物的時候,我前面的一位男子,對在一起的小男孩說:“拿一些蔬菜,不要只拿肉。”“我知道了,知道了!”小男孩嘴上回答,可卻根本不碰任何蔬菜。那位男子有些生氣地問:“你既然知道了,為什麼卻沒有做呢?”面對這樣的追問,小男孩只好隨便選了幾片蔬菜葉,快速地跑掉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我想到了我們基督徒。在聽講道的時候,我們常常想:“這些資訊,我都知道了!可不可以講些有新意的東西?”然而我們做到了沒有呢?

在現如今的資訊時代,可以說,只有我們想不到的,還沒有我們Google不到(搜索不到)的。所以,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我們知道多少資訊,而在於我們能否在生活中活出那些教導。只有我們活出來,信仰才是活生生的,否則就是死的知識。

一位滿腹經綸的教練,未必是出色的運動員——理論與實踐是有差距的。實踐能驗證理論的正確,這樣才會吸引更多的人接受你的理論。同理,美好的見證,是福音廣傳的利器。

你我信仰的成長路上,如果在說出“我知道”之前,能夠自問一下:“我做的怎麼樣?”那麼,你我可能收穫不一樣的心態,選擇不一樣的道路。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小和事佬(姜洋)2017.03.30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姜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30

 

敲上一棒

 

週六的下午,我們一家人圍著餐桌吃點心。8歲的兒子熱了奶、烤了麵包,妻子則從冰箱裡拿出杏仁巧克力。兒子見到,有些不服氣地問道:“為什麼你們總可以吃糖,而我只能偶爾吃一顆?這很不公平!”

說實話,兒子的話有道理。可是為了維護大人的臉面,妻子與我還是一唱一和,給兒子“擺事實”、“講道理”。一個說,巧克力並不完全是糖。另一個則說,杏仁是很有營養的堅果,對健康有好處……

可想而知,我們的這番“歪道理”,並沒有說服兒子。反倒是在兒子面前,我們當家長的又一次作了壞榜樣。

我們常常希望別人對我們能够一視同仁,老闆在我們面前能以身作則。可是,我們自己卻慣性地厚此薄彼,言行不一。不過可喜的是,不經世事的小孩子,常會給我們敲上一棒,使我們不至於完全迷失。

 

好了傷疤

 

我家原有個查經小組,每週聚會一次,學習聖經、分享、禱告。

一次,一位慕道友說出他的苦衷。他在美國一所大學做細胞研究,最近幾個月,研究進展緩慢,就連分離細胞這樣簡單的程序,他也無法順利完成。他的老闆不願見他,同事也質疑他的工作能力。這讓他的情緒更加低落。他希望我們一起為他禱告,求上帝幫助他度過難關。

兩個星期之後,他興高采烈地來到了我們家,一進門便說:“搞定了!”

“什麼搞定了?”我們一頭霧水。

“實驗!實驗搞定了!”他興奮地答道。

“你看,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幫你度過難關了。”另外一位慕道友道。

“也沒有啦!我只是仔仔細細地把實驗重新做了一遍,就成功了。其實,只要嚴格地執行步驟,實驗就不會有問題了。”他自信地說著。

我欲言又止,只能在心裡感慨我們的無知。“好了傷疤,忘了痛”是我們人的通病。苦難中,我們祈求上帝,希望上帝幫助我們。當我們順利度過難關之後,卻常常忽略上帝的恩德,認為那是自己的功勞。

 

你有幾色

 

在我的大學畢業留言册中,一位同學這樣寫道:“人生有7彩,你有幾色?”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我一度以此為榮。可是那位同學的留言,卻點醒了我,使我認識到,我正過著不平衡的生活。

我們基督徒需要平衡的生活。除了信仰,我們也需要家人、朋友、運動,需要話話家常、娛樂消遣。如果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能够多一些色彩,也許更能够活出上帝的生命,流露出更多的真實的喜樂,並且更好地為上帝作見證。

當然,基督徒平衡生活的色彩組合因人而異,需要自己摸索出適合自己和家人的一種。

 

小和事佬

 

8歲的兒子,是我們全家的和事佬。

伴隨著輕輕的敲門聲,兒子推門進來,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你應該向媽媽道歉。最好的辦法是彼此合作,而不是相互抵制。”

看了兒子寫的紙條,我別提多慚愧了,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為了一點無關痛癢的小事,我們夫妻二人爭得不可開交……

一個8歲小孩子的紙條,點醒了我們兩個糊塗的大人!

為了基督徒之間的和睦、團結,我們不也需要這樣的和事佬嗎?更何况,真正愛主的基督徒,能够平衡愛與真理,不會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與人爭執不休;真正愛人的基督徒,能够理解他人的傳統和文化,在真理的基礎上,用愛心接受對方。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

文/姜洋

BH75-17-7648-hotblack攝宽600

“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呢?”兒子抱怨道。

作為父母,是不是常常聽到這種抱怨啊?

對此,我們的回答多半是:“爸爸和媽媽正在說話!”

實際上,真正的理由可能是:“你所說的並不重要。聽不聽、回應不回應,都無所謂。”

不知你是否注意到,上帝也常常問祂的子民:“你們怎麼不聽我說話呢?”

其實,我們不是沒有聽到,而是有意選擇“聽不到”。

比如,我聽到一些恰好點到我的痛處的話,我會選擇回避。因為我害怕他人指出我的缺點、問題,至少我害怕上帝透過有形的方式顯現我的問題。目睹自己的缺陷,讓我害怕。所以,我選擇躲避,“眼不見,心不煩”。

可想而知,這樣的做法根本行不通。我的內心只會更加煎熬。

當我不再躲避,選擇面對和接受上帝的教導時,我的內心反而敞亮了。錯誤(或罪)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對錯誤(或罪)的敏感,認為自己是完人,不思改進。那才是最可怕的。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有趣短文, 童言稚語

愛,脫離不了生活

BH69-30-6746-小C攝.IMG_3636r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愛與不愛

“愛”與”不愛”的定義,因人而異。

鄰居Mike常常抱怨他那不長進的兒子。兒子從小不愛學習,中學即退學;現年近40,沒房、沒車、沒工作,不僅酗酒、濫用違禁藥物,而且長期不務正業,靠父母接濟。

近期,他的生活更加放蕩。 Mike夫婦於是決定停止對他的接濟。對此,兒子很是不解和憤怒。“你們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這是他憤然離去之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刺痛Mike夫妻最深的一句話。

不難發現,Mike夫妻先前對兒子的“愛”,是溺愛,不能建造人。而之後,兒子眼中的“不愛”,卻是Mike先生夫妻無奈的真愛。

對於天父,我們基督徒是不是也會因為自己的私欲沒有得到滿足,而憤怒地喊出:“你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

我們的罪,使我們無法分辨愛的真偽。而且,我們也不願意去接受那拆毀和重建的愛,寧願選包裹著華麗糖衣的毀滅。當我們選擇毀滅,上帝會哭泣,而我們的親人的心會流血。

 

幻想和武俠

曾在《舉目》上讀過一個小笑話,至今記憶猶新:

一位男子到圖書館借書,他問圖書館的女職員:
“請問《婚姻的幸福生活》放在哪裡?”
“是幻想小說,到右邊第三排櫃子去找。”女職員答道。
“那麼《夫妻的相處之道》又放在哪?”那位男子繼續問道。
“是武俠小說,到左邊第一排櫃子找吧!”女職員又答道。

雖然只是一則笑話,卻反映出了人對於婚姻的普遍觀點——幸福的婚姻只存在於幻想中,而真實的婚姻生活則如武俠片,血雨腥風。

幸福婚姻的確來之不易。不過呢,也並非“幻想小說”。每個婚姻都有問題,可是有的夫妻懂得用正確的方法去解決,有的夫妻卻不懂。這或許就是世俗婚姻中的幸與不幸的區別吧。

以基督耶穌的愛為根據的婚姻,比世俗之愛的婚姻能夠更長久,更經得起歲月的衝擊。很多家庭如果沒有主耶穌的愛、沒有在主裡的夫妻之愛,世俗之愛早就消耗,婚姻解體了。這就是在基督裡的幸福婚姻,和世俗幸福婚姻的本質區別吧。

 

小小紙條

W020120703577080195256在我的婚姻中,妻子與我有一種特殊的交流方式——紙條傳情。

妻子在讀博士期間,通常都是白天在家,晚間上課。我則因為工作早出晚歸。所以,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有限,交流也很少。於是,一種特有的傳遞愛的方式,在我們之間誕生了……

妻子在晚間上課之前,幾乎每天都會在書桌上留下一個紙條:“飯菜在鍋裡,請熱熱吃吧。”“我會晚些回來,請照顧好自己。”……

對我而言,這些寫在小小紙條上的句子,代表了夫妻之間的親密無間。我視這些小小的紙片為至寶,悉心珍藏。這紙條傳情,甚至在我們所服事的學生團契中,傳為佳話。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之間的溝通方式特殊,而是因為在主裡我們有無限的愛,通過小小的紙條來傳遞,讓我終身受益。

細心留意,你也會找到一種屬於你的傳遞愛的方式。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謊言的區別(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姜洋

      OLYMPUS DIGITAL CAMERA有一天,7歲的兒子突然對我說:“爸爸,您知道有兩種謊言嗎?”
     “有哪兩種啊?”我好奇地問。
     “一種是,你有,可是你卻說沒有;另一種是,你沒有,卻說有。前一種謊言,比後一種嚴重。”兒子認真地說道。
     “你從哪裡知道的?”我問道。
     “我自己想的。”兒子自信地回答。
     小孩子的天真,常常是我們成年人的鏡子和警鐘,照出我們的真實,警示我們的偏離。有時,我們不知是過於自信,還是過於天真,總是希望通過語言的修飾,扭轉自己謊言或者過錯的本質。而謊言就是謊言,無論你如何用華麗的外衣去掩飾,謊言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無論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謊言付出代價。所以,不要說謊,要坦坦蕩蕩地活著。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獻得恰到好處──讀《朱門酒肉》有感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姜洋

BH62-30-5527.圖1-談妮攝.IMG_2915 - Copy20       在《舉目》第39期中,《朱門酒肉》的作者小曾,提出了一個很普遍,又值得注意的“基督徒獻愛心”問題。對此,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加上耳聞目睹,筆者認為 ,基督徒獻愛心是職責所在,但是在熱心助人時,也應該注意一些事項,既保護自己和家人,更榮神益人。

量力而行

         基督徒,特別是非常敬虔的基督徒,超負荷服事並不新鮮。在我們周圍,常常可以看見某基督徒非常熱心服事他人,自己卻陷入危機中(例如:經濟,情感,家庭,工作,人際關係等),反要別人來幫助他,不僅讓別人的期待落了空,自己的自尊心也受損,服事熱情亦受打擊。

        這給熱心服事的基督徒提了個醒:作為基督徒,服事雖然要盡心盡力,但更要量力而行。

        我知道一個基督徒學生,學業很差。對此,他給出的理由有些可笑,不過,仍值得深思——他有1份全職的工作,另外還做2份兼職,並且參加教會很多服事。

        一個人的精力和時間都是有限的,所以他的學習成績可想而知。

        他無法跟上課程,不得不退掉幾門課。我想,這是沒有量力而行的典型例子了。

        在我們的生活中,儘管有許多事情是有意義的,值得去做。但是,如果它使你無法專心於你的本職工作,或者使你身心疲憊,那麼你就需要做出調整,甚至有所取捨。

        就像這位基督徒,沒有三頭六臂,不會72變,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是很實際的。如果他選擇參與教會服事,就不要承擔除此以外的更多責任;如果選擇學習,就要盡到一個學生的職責,好好學習。

        我不清楚,他在教會服事得如何,也不知道他的工作表現,但是作為一個學生,他是失職的。積極上進、多追求、多做事,是好的,但是如果把目標設得太高、太廣,不僅不利於培養自己的熱情和興趣,而且很容易挫傷信心和服事熱情。更糟糕的是,人會迷失在服事當中,不知道是為了榮耀上帝,還是滿足於自己的虛榮心。

        中國老傳道人王明道先生,在他的《五十年來》一書中談到“量力而行”:“我以前曾因為不知量力,以致做事有始無終,並且時常看見別人遭這種失敗,也受了警戒。”非常值得我們深思。基督徒服事要“量力而行”,不僅是誠實的表現,更是對人、對己負責任的態度。

10061516287da586ab設立服事界限

        沒有界限的服事,常常使得基督徒身心疲憊,結果是“種了別人的地,而荒了自家的田”。

        在學生團契中服事,帶學生買菜、幫學生搬家,是常有的。在許多人眼中,這些都是小事情。但做多了,小事情也成了大負擔。

        有一些人有意無意地利用基督徒的愛心,取得各種“免費服務”,或者是把這種無私的幫助當成習慣,認為基督徒理所當然為他們服務。有許多事情,他們完全可以自己做,可因為基督徒弟兄姐妹能提供免費的資源,他們就讓弟兄姐妹來為他們服務、承擔他們的責任。

        在一次校園團契同工培訓中,我結識了一位弟兄。這位弟兄非常熱心團契的服事,把自己的一輛車拿出來,無償地供團契公共交通使用。可是,有些人覺得他的奉獻“還不夠”,要求他做得更多一些。

        一次,團契中的一位學生對他說:你替我買菜吧!因為我要去踢球,沒有時間!儘管這位弟兄心裡很是不悅,可他還是答應了那位學生的要求,理由是:為了顯示基督的愛、無私的幫助,也為了這個學生能夠繼續參加團契。

        我們分析一下,為什麼那位同學會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呢?這恐怕與這位弟兄的服事界限模糊,不無關係──他沒有設立明確的個人服事界限,任別人隨意越界。

        對於教會和團契同工而言,獻愛心固然重要,但是也要學會分清責任界限:哪些事情是需要幫助的,哪些事情是別人可以自己完成的。正如《加拉太書》6﹕2-5所述,“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各人應當察驗自己的行為……因為各人必擔當自己的擔子。”

        有時我們明知對方越界了,可是為了對方繼續參加團契,而違心接受對方的無理要求,用免費的服務換取對方參加團契。 毋庸置疑,基督徒應該幫助人,但是,不要讓被幫助的人養成依賴的習慣,更不能無意中助長某些人的懶惰和不負責。

        因此,要學習說“不”,學會拒絕。

       在網上讀到一位網友的話,很受啟發:

       “……人真就是這樣的,對於已經習慣了的東西,會很自然地去接受。如果,某一天,有誰打破了這個習慣,會很不適應……

        “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強迫自己高強度、高頻率地去養成一種高壓的習慣。那樣,一旦自己因為疲倦想停下來,周圍的人就會有更多的抱怨和不解,自己也會苦惱不堪。”

有理性

        有些基督徒獻愛心到了狂熱的程度,甚至拋家棄子、摒棄正常生活。我所在的教會,一對美國夫婦遠赴非洲服事。後來,因為子女要上大學,一家人返回美國。意想不到的是,丈夫在沒有與家人溝通的情況下,獨自一人回到非洲傳道,留下沒有經濟收入的妻子和3個正在上大學的子女。至今,他也沒有與家人有過任何的聯繫,就好像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他太太、孩子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儘管教會和主內弟兄姐妹盡可能幫助他們,但那畢竟是有限的。

         有人說,信仰與生活是一隻手的兩面,信仰體現在生活之中。人的生活包括家庭、工作、社會3個主要層面,而家庭是基督徒信仰彰顯的首要地方。如果一位傳道人,只知道在外演講、宣傳愛心,回到家中,既不幫忙做家務,也無時間教育子女,這樣的人,是上帝所喜悅的嗎?他的家人,又該如何從他的行為中理解基督信仰呢?

        筆者認為,這樣的傳道人,沒有盡到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不能不說是一種失職。這樣的獻愛心,也不是基督信仰所要傳達的。許多佈道家、傳道人,都在書中或者講道中,表達過對家庭及子女的虧欠——他們因為常常外出講道,沒有時間陪伴家人,教導子女。想一想,這樣的致歉方式,可以補償對於家人的虧欠、對子女造成的負面影響嗎?

        也許,許多人會讚許他們,會敬仰他們“為了上帝的大工場,而不顧自己的小工場”的犧牲精神。可是,又有誰想過他們家人的感受呢?對於傳道人,家人的感受和體會,才是最有價值和最有意義的。

        基督徒們,請理性地對待傳福音、獻愛心。因為,除了信仰,你還有自己的生活和家人需要愛護。

11344590370dff4997l有智慧

        最有智慧的服事,莫過於遵循上帝的旨意、做上帝讓我們做的事情。

        總體而言,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上帝的要求。但是,要將愛心恰到好處地行出來,就必須有智慧,否則可能弄巧成拙,好心辦錯事。

         古希臘哲學家德謨克利特(Democritus)說:“智慧有三果:一是思考周到,二是語言得當,三是行為公正。”這3條原則看似簡單,卻讓我們知道,智慧能使人的思、言、行,符合上帝愛的標準。

        筆者原先參加過的某華人教會,有一個“特點”,就是換牧師很頻繁,大約兩、三年一換。後來瞭解到,原來,某些元老級的同工很強勢,目光犀利,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並且當眾發表自己的見解時,往往氣勢逼人。牧師拿他們也沒有辦法,因此許多牧師只好選擇離開。比較嚴重的一次,是在同工會上,牧師當場心臟病發作,送進醫院。

        這些同工也許很愛主,真心想服事,也很聰明,看問題很準。但是,他們不夠有智慧。他們的聰明才智,沒有用來建造上帝的殿,而是在拆毀(雖然這不是他們的本意)。

        聰明人與智者的區別,一位網友總結得比較經典:“聰明人手中有劍,而智慧人則是心中有招。聰明人能從蘋果看到裡面的種子,智慧人還能從種子看到更多的蘋果。”

        基督徒為主服事固然可貴,但是如果能夠學習智慧的服事之道(例如,“智慧三果”),會事半功倍。

        當然,基督徒也要注意區分智慧與圓滑,以免走到另外一個極端。智慧是以集體為重,而圓滑多為謀求個人利益。

不做違背信仰之事

        基督徒在獻愛心,幫助別人的時候,一定要持守自己的信仰和道德準則,以免陷入不忠不義。

         我居住在一個小鎮上,中國人沒有幾個,但是中餐館(算上附近的幾個小鎮的),卻有5、6家之多。妻子與我很想傳福音給那些餐館老闆,於是常光顧這些餐館。一來二去,大家成了朋友。

        平時,我們夫妻常常幫助他們看英文的文件,協助他們處理事情。過年過節,我們也會送給他們一些小禮物,同時也分享福音。我們很喜歡這種服事。

        不久前,小鎮的一家中餐館更換了主人。大家見了面,彼此認識了。很快,那家餐館老闆夫妻,就不斷地打來電話,尋求我們幫助,包括:翻譯英文文件,打電話解決問題,預約服務等。

        起初,我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他們可能真的需要幫助。可是漸漸地,我們發現了不妥之處。有時,他們一天打來幾次電話要求幫助。更有甚者,他們開始要求我們做一些違背信仰的事情。

        儘管我們很明確地告訴他們,我們不能做違背基督信仰的事情,可是他們似乎不能理解,只是一味地催促我們幫他們解決問題。溝通了幾次,我們無法說服他們,最後只好委婉地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這件事情,使我們學到:服事、獻愛心,一定要持守自己的信仰和道德準則,要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而哪些不可以。不要為了獻愛心、幫助人,而是非不明,無意中使自己成為他人違法亂紀的工具。違背信仰的愛心,會玷污基督信仰的聖潔。

        最後,再次強調,基督徒獻愛心,要量“力”定“界”,有“理”有“智”。這並不是自私自利,而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更為了榮神益人。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北卡州,從事電腦功能方面的研究。

附錄:

圖片一為談妮攝。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