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三明治家庭:何去何從?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在錯綜複雜的人倫關係中,每一個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些人像是“三明治”:對上要照顧父母,對下要教養兒女,中間還要維繫夫妻關係。如此,要如何同時完成這些責任呢? 親密關係         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是其他人倫關係不能相比的。聖經形容這親密的關係為“二人成為一體”(《創》2﹕24),是由兩個“我”變成一個“我們”。亞當形容他 與妻子夏娃的親密關係,為“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創》2﹕23),可見夫妻是密不可分、親不能隔的。這種親密關係,不僅是身體上的,也是心靈上的。         要達至這親密關係,雙方要花時間、努力、設法、互相開放、彼此聆聽、彼此幫助,還要認識自己的的思想、感覺或經驗,瞭解彼此信念和期望的異同,以及可以為對方做什麼。        親密的關係,是在上帝話語的基礎上建造的,而且不能單靠一方,需要雙方配搭。使徒保羅教導人怎樣建造和維繫這親密的關係時,說:“丈夫當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顯然,夫妻之間,是擁有大致相等的權柄的。心理學家認為,唯擁有相等的權柄時,雙方才能放膽分享個人的感受和看法,並尊重對方的看法和興趣。這樣,雙方才能有效地在愛中建立親密的關係,也在愛中互相轉化。         有些人懼怕與配偶建立親密的關係,認為這會使自己處在受傷害的危險中:“如果讓配偶知道自己(包括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他或她可能藉此反對我”。同時也不願意分享權柄,“家中的事,誰應該做最後的決定?在婚姻中,哪一個角色是首要的?”         有人認為,任何時候,都必須以丈夫的意見為優先,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弗》5﹕23)。這樣的理解,似乎有點不妥。聖經一方面說:“丈夫是妻子的 頭”,因此“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弗》5﹕22,24)。另一方面,聖經形容妻子是丈夫的身體,因此“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丈夫也當照樣愛妻 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 (《弗》5﹕25,28)。         以上經文告訴我們,夫妻之間應是“妻子順服丈夫,丈夫愛妻子”。這裡所說的“順服”,並非貶低妻子的身分,也不是軍隊中“外在性的順服”。外在性的順服可能是不自願的,是破壞人自由的,甚至以權力去強迫人順服。但是,聖經在婚姻生活中所指的順服,是出於內在的。         保羅在談妻子順服丈夫之前,先提“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5﹕21)由此可知,妻子對丈夫的順服,是出於內心對基督的敬畏,而不是外在的 強迫。 “丈夫愛妻子”,也不是“規管或治理”的意思,是丈夫要以基督“犧牲的愛”去愛妻子──基督因著愛,甘願成為教會的僕人。丈夫也要因著愛,甘願像僕人般服 事妻子。這就是愛,這愛與順服是互通的。這愛與順服是達至夫妻親密關係的必要途徑。         這觀念,在離婚率極高的21世紀,值得人慎重思考。 可以離婚嗎?        […]

事奉篇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

劉愛儉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前年回中國,發現在我們縣城的西北角,修了一個大湖,成了美麗的風景區。許多婚紗照公司,都帶新郎、新娘去那裡拍照。        有一天,一位新娘在取景時後退,一下子掉進湖裡。緊急關頭,她的弟弟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救她。當弟弟把姐姐推上岸之後,弟弟卻上不來了,剛剛被救的姐姐又一次跳入了水中……最終,弟弟被救,可是身披婚紗的姐姐卻失去了生命。         這是一個手足情深的動人故事。可是,在這整個過程中,新郎呢?他也許有過救新娘的衝動,但在自己的生命面臨危險時,卻始終沒有下去。於是人們都說,關鍵時刻,還是血濃於水。 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聽說:中國妻子常問丈夫的一個問題是: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你會先救誰?”對很多男人來說,答案很明顯:在都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媽是首先捨命要救的!         再把問題反過來,問:如果男人落水了,誰會捨命救他呢?是媽,還是妻子?媽會捨命!妻子呢?難說!        有句老話:,“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還有一句名言: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這觀念是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比較重視孝道,對那種“娶了媳婦忘了娘”的行徑,是深惡痛絕的!         在傳統的中國婚禮中,結婚當天,婆婆家大擺宴席,娘家父母卻躲在家中哭——女兒將要從家中的小公主、掌上明珠,變成受氣的小媳婦,怎不令父母傷心落淚!        所以,傳統的中國婦女就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只等著“媳婦熬成婆”的一天! 中國特色的“三明治”         1949年新中國建立後,婦女與男子接受同樣的教育,做同樣的工作,拿同樣的工資。 “婦女能頂半邊天”,使中國人的家庭關係,面臨新的衝突、新的挑戰!        婆婆抱著老式思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媳婦熬成婆的這一天,卻發現,現在的媳婦與自己當年不一樣了。現在是婆婆怕媳婦了。婆婆只好傷心、落淚!         媳婦呢?享受著新社會的男女平等,揚眉吐氣。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一邊馴服丈夫。誰知,婆婆看不慣媳婦指使兒子,更難忍受自己幾乎成了保姆:於是,媳婦給婆婆一個臉色,婆婆給兒子一把眼淚,平時順服的丈夫要給妻子一個巴掌了: “你欺負我可以,欺負我媽,不行﹗”        […]

事奉篇

從此就過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馬志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目前華人教會中常見一些課程,雖說是與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有關,但內容卻是以夫妻之間的關係為軸心,認為人際關係中以夫妻之關係最難處理,若能駕馭,就能增進人際關係及個人的成長。但筆者由神學研讀,進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發出兩個問題:一是這類課程是否有足夠的聖經基礎?二是在培訓之後,是否就是如童話故事的結局:“他們就永遠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輔 導課程若缺乏釋經基礎,就容易偏重心理學的僅僅關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對今世使命的回應,就是宣教。        而家庭輔導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於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礎仍是上帝的說話(釋經)。因此,“二人成為一體”(參《創》2:24–25),僅僅是談“和諧、美滿的婚姻及家庭”嗎?有沒有宣教方面的意義?難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諧美滿”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麼、重點在哪裡?        “二人成為一體”,出自《創世記》1:24–25,是該卷書作者講述了整個創造事件後,給予的結語。《創世記》中的創造,以人的創造為高潮,而人的創造又以造男造女為高峰(參《創》1:26–31,2:18–24)。        上帝為何要造男造女?其實答案可以在《創世記》1:26–27找到:“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學家萊特的分析:“照著我們的形象 ”一語是副詞性的(描述上帝創造我們的方式),而非形容詞性的(把這描述成我們有的一種特質)。成為人,就是成為上帝的形象。這並非外加於我們的,而是界 定我們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後被造的物種(人類)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為了這明顯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這物種,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種。        故此,“男與女”(人類)、“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這3者關係密切。《創世記》1:28用“治理這地” 及“管理萬物”,進一步詮釋人的使命。“治理”可譯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個強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會在自己的領土範圍內,豎立自己的雕像。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們對於這片領土及百姓的統治權。        故此可知,人類(墮落之前)是於受造的範圍內作為上帝的代表,不僅以君王的身份進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屬於創造主。       《創世記》第2章似乎重覆創造的記載,但重點有所不同。第1章說及人類(男與女)對萬物的王權管治,第2章出現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念。《創世記》2:5中“也 沒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譯作“服事”。《創世記》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類的第一個使命,就是以僕人的心態,實踐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這樣的經文脈絡中,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2:18)。這裡的重 點,不一定在於“陪伴”,而是這配偶的使命,是“幫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們彼此建立關係,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為了他們彼此幫助,落實上帝託 付給人的使命。可惜,這身份、關係、使命,在人類犯罪後,被扭曲、破壞了(參《創》第3章)。         沿此脈絡,經文中就有了這結語,“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以及附註式的話語:“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2:25)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丈夫們,請舉起聖潔的手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郭易君         “姊妹多,弟兄少;姊妹剛強,弟兄軟弱”,是大陸許多家庭教會的真實寫照。我和妻子,一開始的狀況也是如此。 隔三差五鬧一鬧         2005年初,我和女朋友談戀愛時,信主不到一年,她卻已經信主5年,靈命自然比我好很多。由於初信,我自己的生命正在極深的對付中,拆毀、重建、拔出、栽植,每一步都伴隨著舊生命歇斯底里的反抗。         她已經是教會的同工,我還在教會邊上“打醬油”。牧師講道,我常在下面睡覺,講道一結束,馬上精神起來。我從來不知道服事別人,被別人服事還覺得理所當然。         2005年中旬,教會在北京五道口成立了學生聚會點。我稀裡糊塗地被選作同工,開始有一些打掃衛生、擦馬桶的服事。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和女朋友鬧上一鬧。原因很多,如,我覺得在教會裡,大家都尊重她,不尊重我;即使有人尊重我,也是看在她的份兒上,我沒面子。我怪她只顧服事教會,不管我死活!         每次這樣大鬧,都造成兩人很深的痛苦,她也為此流了很多眼淚。         這樣大約2年時間,我邊服事邊打退堂鼓,一邊想著教會,一邊念著世界。然而,在經歷被基督醫治釋放的神蹟後,我心裡有了負擔,如火熊熊燃燒。聖靈催促我去北京的各個高校禱告、傳福音。有許多人竟然聽到福音就信了主,我真實地經歷了福音的大能,信心慢慢變得紮實。         2007年,因上帝的恩典,學生聚會人數增加,我和女朋友開始單獨帶領一堂聚會。那時弟兄姐妹平均信主時間不到半年,可以說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嬰兒。於是服事陡然增加了許多,我們到了連軸轉的地步。 她是如此軟弱         2008年底,我們結婚了。婚後不久,便開放家庭,帶領二、三十個同工在家查經。         結婚後3個月,我才發現,妻子遠沒有我想像的剛強。在婚後的朝夕共處中,我意識到,這個女子竟是如此軟弱,需要我的遮蓋!         這是我始料不及的。以前我只知道她是學生團契的領袖,帶了一串一串的人信主。平時說話溫柔又堅定,在艱難的時候非常有信心。可為什麼結婚之後,完全變了樣?         我白天上班,她在家裡辦公,處理影視事工的各種事務。由於她從小生活在父母關係極不健康的家庭,父親抽煙、酗酒、不管家,母親辛勞、痛苦、常抱怨,所以她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童年,從3歲開始就是家裡的另一個大人。         從我認識她開始,就知道她每年父母都會鬧離婚,需要她回家處理。由於上帝超然的憐憫,也因她這個女兒的祈求,這個家庭一直沒有破碎。但她自幼受的傷害和深深的不安全感,也帶到了我們的婚姻中。我們結婚一、兩個月之後,一到傍晚,她就會抑鬱、流淚,晚上還做噩夢。         我心碎、苦惱又無助。想尋求幫助,卻不知道找誰?教會的弟兄姊妹都比我們小,還眼巴巴地看著我們。有段時間,每到傍晚,我還正上班,她就哭著給我打電話,讓我趕回家,為她禱告。她擔心自己的婚姻會像父母一樣,她也恨普天下的男人。         當時,我真覺得自己撐不住了。教會裡一大堆事:從探訪到講道……除了工作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服事上。我很虧欠自己的妻子,沒有時間陪她。她也一樣忙著影視事工和教會服事,家裡有時亂糟糟的。我心裡也會有抱怨,但是不能說什麼,因為我知道她比我難。         […]

事奉篇

好男人也會中招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吳蔓玲         色情媒體的魔手,早已經伸進教會。我說的色情媒體,是指那些載乘淫穢情態,甚至性暴力、性虐待的影像或圖文的電視、印刷品(書籍、雜誌)、影片、網絡等。         若是你認為我聳人聽聞,那麼聽聽著作等身(120多本)的護教學家喬希‧麥道衛牧師(Josh McDowell)發出的呼籲:“色情媒體是教會第一大威脅!”他大聲疾呼:教會走下坡,不會是因為缺乏護教學的教導,而是網絡色情導致家庭解體,這是教會當前要面對的問題。 教會未能倖免         《領導雜誌》(Leadership Journal)早在2005年3月號上,就發表過“基督徒與性”的研究。該研究對680名牧師進行了問卷調查,有57%的牧師認為:會友對色情影片和書刊上癮,是當前教會牧養中,最具破壞性的問題。         2006年8月,一份研究調查指出,50%男性基督徒和 20%女性基督徒,看色情刊物和影片上癮。回答問卷調查的女性,60%承認自己有淫慾的問題,40%承認自己在過去一年中,在性上犯錯(註1)。         守約者組織(Promise Keeper)在某次聚會中的調查顯示,50%以上的男性與會者,在一星期內看過色情媒體(註2、3)。該組織也對牧師做過問卷調查,其中有51%的牧師認為,網絡色情是一大誘惑,而37%承認有網絡色情的癮疾。 已成普遍現象          教會的網絡色情問題,不過是社會現象的縮影。2009年,麥克‧理希(Michael Leahy)發表了一份統計調查:在接受調查的2萬9千名北美大學生中,51%的男性學生和32%的女性學生,12歲以前即接觸到色情媒體;而35%的學生頭一次看色情媒體是在網絡或電腦上看的;11%男性學生和1%女性學生,每週花5到20小時沉迷色情網頁與網絡的性上(註4)。         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發現,21%的男性大學生,幾乎天天看色情刊物或影片。另外還有27%男性學生,“每週看一或二次”色情刊物或影片(註5)。         不僅是大學生受色情媒體的污染,就連上班族,也不能倖免。2004年,英國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對美國、英國、澳洲的350個企業員工做了調查,結果指出, 28%的人承認自己曾在工作時間下載色情圖片或影片,50%說自己看過同事提供的色情圖片或影片。(註6、7)         讓人驚訝的是,在看色情刊物和影片上,女性也是不讓鬚眉。根據統計,造訪色情網站的男女比例是:72%男性,28%女性(註7、8、9);固定上色情網站的網民當中,女性佔17%(註6);根據2004年一份統計資料顯示,每個月有930萬婦女上成人網站(註7)。13%女性承認,自己曾趁工作之便,看色情圖片或影片(註7、8、9)。 可是小事一樁?         以上的統計告訴我們:社會病了,連教會也不例外。一位教會朋友,捉到自己青少年兒子造訪色情網站,找老公一起處理,老公嫌她大驚小怪,回她一句:“哪個男人沒看過?” […]

成長篇

愛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塵埃          把2個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兒所出來,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車場。            幾陣冷風襲來,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在休士頓的第6個冬天了﹗已經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頓這才開始有點冬天的感覺──一點像北京冬天的感覺。 一            我的腦海浮現出2006年的最後一天,北京那場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紛飛,全地都白了,清華園格外美麗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來看我,我們約了清華團契的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園裡拍照。朱自清筆下的荷塘,結了厚厚的一層冰。周圍的雪樹絨花,使整個景緻是那樣聖潔、寧靜。然而,這寧靜很快被孩子們歡快的滑冰聲打破了,冰天雪地裡湧流出生命的溫暖氣息,和躲藏在我心裡的甘甜期冀裡外相映: L今天回國了﹗            事情要從2001年的春天說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著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漣漪,心裡祈盼上主能為我預備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侶,讓我成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們彼此的心門不打開,直到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自從在青年聚會上,聽師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後,我就祈求主讓我成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帶到為神國爭戰的大能勇士俄佗聶面前。            這樣的禱告,伴隨我好多年。無論是荷花綻開的夏日,或是桂花飄香的金秋,或是臘梅爭艷的冬天,我踏過的地方都抹不去這個禱告的痕跡。 二             2003年,我離開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開的日子,從麗都飯店到四德公園那一段路徑,落滿了白色的花瓣,兩邊大樹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頂”,就像是漫步在聖潔的婚禮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約的時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麗,不過,有時候,也會有一點點的急躁和疑惑:“他”怎麼還沒有出現呢?當我動搖的時候,主耶穌就溫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嘗祂的甘甜、榮美的愛,才可能在祂裡面有地上完美的愛情;要先和祂完全聯合,才可能贏得在祂裡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撫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穩地與祂同行。於是,我懇求主幫助我,順服於祂的陶造,成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夠做弟兄最好的幫助者。            大約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個冬日夜晚,我在操場上禱告:求主在大洋彼岸,為我興起一位弟兄﹗這樣禱告有兩個原因:首先,周圍和教會裡的弟兄本來就寥寥無幾,而且這些弟兄要麼已婚、要麼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齡、背景相當的男生都出國了。其次,出國本來就是我努力卻未實現的願望。            我禱告的時候,很有信心,覺得上帝會成全我(L後來告訴我,那個時候他正在辦赴美讀博的手續)。 三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夠了,夠了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吳蔓玲          雪莉趴在我的肩頭哭泣,鼻涕、淚水抹在我新白毛衣上。老實說,我還真搞不清狀況──我只是好久沒見到她,誠懇地問了她一聲:“你好嗎?” 沒想到她頓時紅眼、大哭不止。          我輕撫她的背,忖度著,是什麼事,讓一向溫柔、婉約的她無法自制。一定有極端難言之隱﹗            她哭聲漸緩,才吐出頭一個字,淚水又奔流而出。她結結巴巴地告訴我,丈夫尼克承認自己過去多年性侵大女兒,並且還性侵孫女。她終於明白何以大女兒一到獨立年 齡就離家,再也不願意回家,並且多年小姑獨處。而丈夫性侵孫女更是匪夷所思,想不懂他怎麼做得出這種悖逆人倫的事。現在孩子們讓她做選擇,要爸爸,還是要 她們。一夕之間,她的世界全毀……然而,她又放不下這段30多年的情感。          聽著她的遭遇,不禁想到最近身邊幾位朋友的家變,故事各有不同,但男方都涉及色情刊物的癮疾。我眉頭深鎖,問雪莉:“尼克是否對色情刊物或影片上癮?”          她輕輕地點頭:“婚前,尼克就看色情刊物。近幾年,一到睡覺前,尼克就上網,看色情網站。之後,他會上床,找我做愛。我常覺得陰森森的。一回,他在看色情網站後上床,手伸過來,我好害怕,拼命禱告,求主保護我。結果,他手居然停止了。我總覺得他身上有邪靈。”           雪莉用幾乎難以聽見的細聲,告訴我:“每回他看了色情網站,上床會找我做他看到的性愛動作。有些動作真的……我一直覺得很羞恥﹗”            看著四週人來人往,不方便深談,我們移師,到她家續攤。             踏進她小小的公寓,飄送著輕柔的讚美詩歌。雪莉憶起從前說:“我18歲認識尼克,沒多久就結婚。尼克是白手起家的,我一直很尊重他,他從小就喪父,由寡母獨力扶養他和他哥哥。弟兄倆感情很好。他哥哥不是很贊成他娶我,他哥哥說我的姿色不過是乙下。”           她一臉苦笑繼續說:“‘姿色乙下’這4個字就一直跟著我。他們兄弟倆從青少年起就擠在一起看色情刊物,結婚到現在,尼克從未斷過看色情刊物或影片。”           看著雪莉把丈夫的色情癮疾歸咎於自己缺乏姿色,我不由得怒火心升。我那些在家變中的姐妹,都把丈夫的出軌和色情癮疾,歸咎於自己的身上,像﹕缺乏性感、不能滿足丈夫性需要。           我愈想愈氣。猛然站立。把雪莉拖到廁所,要她看鏡中的自己。但雪莉眼神下垂,就是不直視前方。我催促雪莉看鏡中的自己,說:“你看看自己,怎麼會是姿色乙下呢?”但她只是輕快飛眼一瞄,眼神又回到洗手槽,輕聲回答:“我已經幾十年不照鏡子,不看自己了。”           我點點頭,沒再強逼她。我明白在40年婚姻中,她的自我評價完全取決於尼克怎樣看她。要內心碎成片片的她認識真我,還有一段復原的長路要走。           我沒接口,只是輕嘆一聲:“來禱告吧﹗” 有太多需要禱告的。她前面還有一條長遠的路。不禁忖度著,我們身邊的人預備好陪她們走一程嗎﹖           […]

No Picture
成長篇

40歲的婚約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蘇彥輝         “情人節的主角是瓦倫丁神父,這表明:第一,情人節的焦點不是愛 情,是婚姻;不是蜜語,是誓言;不是私相授受,是公開見證;不是一見鍾情,是一生一世。第二,離開見證,就沒有盟約;離開盟約,就沒有愛情;離開教會,就 沒有見證;離開上帝,就沒有婚姻。第三,談戀愛卻沒打算結婚的朋友,其實今天不是你們的節日。” ——王怡的麥克風(博客) 於2012年情人節 26歲結婚           大紅的印戳,蓋在了剛剛沖洗出來的合影上。沒有誓言,沒有婚紗,一紙婚書帶領我走進了婚姻生活。           然而,圓圓的印章無法鎖住我那顆年輕而悸動的心。           沒有盟約的愛,是隨心所欲的。在“男女平等”的思潮裡長大的我,要過自己喜歡的婚姻生活。自由地去愛或者不愛自己的丈夫;自由地和任何人閒談、吃飯、看電影;自由地出入自己嚮往的場所。           剝去了婚姻的外殼,我依舊是我,我是自由的。           可是我自己到底是誰?我不知道,我沒有答案。           我迷茫,我徬徨,我尋找,我失望。           我思考。           我是一隻鳥,飛到天涯,才知道我的樂園不在那裡;           我是一朵花,隨意綻放,卻不知為誰美麗;           我是洄游的三文魚,竭盡全力只為尋找一片可安歇之地;           我是風,拼命搖動著枝葉,卻沒有人告訴我當去向何方;           我是雲,頃刻間化為狂風暴雨;           我是浪,在大海中咆哮,在船梢上窒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