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三明治家庭:何去何从?

方镇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在错综复杂的人伦关系中,每一个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些人像是“三明治”:对上要照顾父母,对下要教养儿女,中间还要维系夫妻关系。如此,要如何同时完成这些责任呢? 亲密关系         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是其他人伦关系不能相比的。圣经形容这亲密的关系为“二人成为一体”(《创》2﹕24),是由两个“我”变成一个“我们”。亚当形容他 与妻子夏娃的亲密关系,为“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创》2﹕23),可见夫妻是密不可分、亲不能隔的。这种亲密关系,不仅是身体上的,也是心灵上的。         要达至这亲密关系,双方要花时间、努力、设法、互相开放、彼此聆听、彼此帮助,还要认识自己的的思想、感觉或经验,了解彼此信念和期望的异同,以及可以为对方做什么。 亲密的关系,是在上帝话语的基础上建造的,而且不能单靠一方,需要双方配搭。使徒保罗教导人怎样建造和维系这亲密的关系时,说:“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显然,夫妻之间,是拥有大致相等的权柄的。心理学家认为,唯拥有相等的权柄时,双方才能放胆分享个人的感受和看法,并尊重对方的看法和兴趣。这样,双方才能有效地在爱中建立亲密的关系,也在爱中互相转化。         有些人惧怕与配偶建立亲密的关系,认为这会使自己处在受伤害的危险中:“如果让配偶知道自己(包括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他或她可能借此反对我”。同时也不愿意分享权柄,“家中的事,谁应该做最后的决定?在婚姻中,哪一个角色是首要的?”         有人认为,任何时候,都必须以丈夫的意见为优先,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弗》5﹕23)。这样的理解,似乎有点不妥。圣经一方面说:“丈夫是妻子的 头”,因此“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弗》5﹕22,24)。另一方面,圣经形容妻子是丈夫的身体,因此“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 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弗》5﹕25,28)。         以上经文告诉我们,夫妻之间应是“妻子顺服丈夫,丈夫爱妻子”。这里所说的“顺服”,并非贬低妻子的身分,也不是军队中“外在性的顺服”。外在性的顺服可能是不自愿的,是破坏人自由的,甚至以权力去强迫人顺服。但是,圣经在婚姻生活中所指的顺服,是出于内在的。         保罗在谈妻子顺服丈夫之前,先提“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1)由此可知,妻子对丈夫的顺服,是出于内心对基督的敬畏,而不是外在的 强迫。 “丈夫爱妻子”,也不是“规管或治理”的意思,是丈夫要以基督“牺牲的爱”去爱妻子──基督因着爱,甘愿成为教会的仆人。丈夫也要因着爱,甘愿像仆人般服 事妻子。这就是爱,这爱与顺服是互通的。这爱与顺服是达至夫妻亲密关系的必要途径。         这观念,在离婚率极高的21世纪,值得人慎重思考。 可以离婚吗?        由于人的软弱,夫妻关系未必亲密。即使基督徒的婚姻也不例外。夫妻若不能“二人成为一体”,再加上生活中的种种冲突,即使人相信他们的婚姻,是上帝在永恒中所“匹配”的,就好像夏娃是为亚当所预备的,婚姻仍难免破裂。面对这情况,基督徒可以离婚吗?圣经容许人离婚吗?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落水

刘爱俭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前年回中国,发现在我们县城的西北角,修了一个大湖,成了美丽的风景区。许多婚纱照公司,都带新郎、新娘去那里拍照。        有一天,一位新娘在取景时后退,一下子掉进湖里。紧急关头,她的弟弟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救她。当弟弟把姐姐推上岸之后,弟弟却上不来了,刚刚被救的姐姐又一次跳入了水中……最终,弟弟被救,可是身披婚纱的姐姐却失去了生命。         这是一个手足情深的动人故事。可是,在这整个过程中,新郎呢?他也许有过救新娘的冲动,但在自己的生命面临危险时,却始终没有下去。于是人们都说,关键时刻,还是血浓于水。 妈只有一个,妻子可以再娶?         听说:中国妻子常问丈夫的一个问题是: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落水,你会先救谁?”对很多男人来说,答案很明显:在都不会游泳的情况下,妈是首先舍命要救的!         再把问题反过来,问:如果男人落水了,谁会舍命救他呢?是妈,还是妻子?妈会舍命!妻子呢?难说!        有句老话:,“妈只有一个,妻子可以再娶。”        还有一句名言: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这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比较重视孝道,对那种“娶了媳妇忘了娘”的行径,是深恶痛绝的!         在传统的中国婚礼中,结婚当天,婆婆家大摆宴席,娘家父母却躲在家中哭——女儿将要从家中的小公主、掌上明珠,变成受气的小媳妇,怎不令父母伤心落泪!        所以,传统的中国妇女就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只等著“媳妇熬成婆”的一天! 中国特色的“三明治”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妇女与男子接受同样的教育,做同样的工作,拿同样的工资。 “妇女能顶半边天”,使中国人的家庭关系,面临新的冲突、新的挑战!        婆婆抱着老式思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媳妇熬成婆的这一天,却发现,现在的媳妇与自己当年不一样了。现在是婆婆怕媳妇了。婆婆只好伤心、落泪!         媳妇呢?享受着新社会的男女平等,扬眉吐气。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一边驯服丈夫。谁知,婆婆看不惯媳妇指使儿子,更难忍受自己几乎成了保姆:于是,媳妇给婆婆一个脸色,婆婆给儿子一把眼泪,平时顺服的丈夫要给妻子一个巴掌了: “你欺负我可以,欺负我妈,不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此就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马志星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目前华人教会中常见一些课程,虽说是与人际关系及个人成长有关,但内容却是以夫妻之间的关系为轴心,认为人际关系中以夫妻之关系最难处理,若能驾驭,就能增进人际关系及个人的成长。但笔者由神学研读,进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发出两个问题:一是这类课程是否有足够的圣经基础?二是在培训之后,是否就是如童话故事的结局:“他们就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辅 导课程若缺乏释经基础,就容易偏重心理学的仅仅关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对今世使命的回应,就是宣教。        而家庭辅导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于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础仍是上帝的说话(释经)。因此,“二人成为一体”(参《创》2:24–25),仅仅是谈“和谐、美满的婚姻及家庭”吗?有没有宣教方面的意义?难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谐美满”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么、重点在哪里?        “二人成为一体”,出自《创世记》1:24–25,是该卷书作者讲述了整个创造事件后,给予的结语。《创世记》中的创造,以人的创造为高潮,而人的创造又以造男造女为高峰(参《创》1:26–31,2:18–24)。        上帝为何要造男造女?其实答案可以在《创世记》1:26–27找到:“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学家莱特的分析:“照着我们的形象 ”一语是副词性的(描述上帝创造我们的方式),而非形容词性的(把这描述成我们有的一种特质)。成为人,就是成为上帝的形象。这并非外加于我们的,而是界 定我们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后被造的物种(人类)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为了这明显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这物种,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种。        故此,“男与女”(人类)、“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这3者关系密切。《创世记》1:28用“治理这地” 及“管理万物”,进一步诠释人的使命。“治理”可译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个强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会在自己的领土范围内,竖立自己的雕像。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们对于这片领土及百姓的统治权。        故此可知,人类(堕落之前)是于受造的范围内作为上帝的代表,不仅以君王的身份进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属于创造主。       《创世记》第2章似乎重复创造的记载,但重点有所不同。第1章说及人类(男与女)对万物的王权管治,第2章出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观念。《创世记》2:5中“也 没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译作“服事”。《创世记》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类的第一个使命,就是以仆人的心态,实践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这样的经文脉络中,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2:18)。这里的重 点,不一定在于“陪伴”,而是这配偶的使命,是“帮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们彼此建立关系,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为了他们彼此帮助,落实上帝托 付给人的使命。可惜,这身份、关系、使命,在人类犯罪后,被扭曲、破坏了(参《创》第3章)。         沿此脉络,经文中就有了这结语,“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以及附注式的话语:“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5)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丈夫们,请举起圣洁的手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郭易君         “姊妹多,弟兄少;姊妹刚强,弟兄软弱”,是大陆许多家庭教会的真实写照。我和妻子,一开始的状况也是如此。 隔三差五闹一闹         2005年初,我和女朋友谈恋爱时,信主不到一年,她却已经信主5年,灵命自然比我好很多。由于初信,我自己的生命正在极深的对付中,拆毁、重建、拔出、栽植,每一步都伴随着旧生命歇斯底里的反抗。         她已经是教会的同工,我还在教会边上“打酱油”。牧师讲道,我常在下面睡觉,讲道一结束,马上精神起来。我从来不知道服事别人,被别人服事还觉得理所当然。         2005年中旬,教会在北京五道口成立了学生聚会点。我稀里糊涂地被选作同工,开始有一些打扫卫生、擦马桶的服事。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和女朋友闹上一闹。原因很多,如,我觉得在教会里,大家都尊重她,不尊重我;即使有人尊重我,也是看在她的份儿上,我没面子。我怪她只顾服事教会,不管我死活!         每次这样大闹,都造成两人很深的痛苦,她也为此流了很多眼泪。         这样大约2年时间,我边服事边打退堂鼓,一边想着教会,一边念著世界。然而,在经历被基督医治释放的神蹟后,我心里有了负担,如火熊熊燃烧。圣灵催促我去北京的各个高校祷告、传福音。有许多人竟然听到福音就信了主,我真实地经历了福音的大能,信心慢慢变得扎实。         2007年,因上帝的恩典,学生聚会人数增加,我和女朋友开始单独带领一堂聚会。那时弟兄姐妹平均信主时间不到半年,可以说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婴儿。于是服事陡然增加了许多,我们到了连轴转的地步。 她是如此软弱         2008年底,我们结婚了。婚后不久,便开放家庭,带领二、三十个同工在家查经。         结婚后3个月,我才发现,妻子远没有我想像的刚强。在婚后的朝夕共处中,我意识到,这个女子竟是如此软弱,需要我的遮盖!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以前我只知道她是学生团契的领袖,带了一串一串的人信主。平时说话温柔又坚定,在艰难的时候非常有信心。可为什么结婚之后,完全变了样?         我白天上班,她在家里办公,处理影视事工的各种事务。由于她从小生活在父母关系极不健康的家庭,父亲抽烟、酗酒、不管家,母亲辛劳、痛苦、常抱怨,所以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童年,从3岁开始就是家里的另一个大人。         从我认识她开始,就知道她每年父母都会闹离婚,需要她回家处理。由于上帝超然的怜悯,也因她这个女儿的祈求,这个家庭一直没有破碎。但她自幼受的伤害和深深的不安全感,也带到了我们的婚姻中。我们结婚一、两个月之后,一到傍晚,她就会抑郁、流泪,晚上还做噩梦。         我心碎、苦恼又无助。想寻求帮助,却不知道找谁?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比我们小,还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有段时间,每到傍晚,我还正上班,她就哭着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回家,为她祷告。她担心自己的婚姻会像父母一样,她也恨普天下的男人。         当时,我真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教会里一大堆事:从探访到讲道……除了工作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服事上。我很亏欠自己的妻子,没有时间陪她。她也一样忙着影视事工和教会服事,家里有时乱糟糟的。我心里也会有抱怨,但是不能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她比我难。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好男人也会中招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吴蔓玲         色情媒体的魔手,早已经伸进教会。我说的色情媒体,是指那些载乘淫秽情态,甚至性暴力、性虐待的影像或图文的电视、印刷品(书籍、杂志)、影片、网络等。         若是你认为我耸人听闻,那么听听著作等身(120多本)的护教学家乔希‧麦道卫牧师(Josh McDowell)发出的呼吁:“色情媒体是教会第一大威胁!”他大声疾呼:教会走下坡,不会是因为缺乏护教学的教导,而是网络色情导致家庭解体,这是教会当前要面对的问题。 教会未能幸免         《领导杂志》(Leadership Journal)早在2005年3月号上,就发表过“基督徒与性”的研究。该研究对680名牧师进行了问卷调查,有57%的牧师认为:会友对色情影片和书刊上瘾,是当前教会牧养中,最具破坏性的问题。         2006年8月,一份研究调查指出,50%男性基督徒和 20%女性基督徒,看色情刊物和影片上瘾。回答问卷调查的女性,60%承认自己有淫欲的问题,40%承认自己在过去一年中,在性上犯错(注1)。         守约者组织(Promise Keeper)在某次聚会中的调查显示,50%以上的男性与会者,在一星期内看过色情媒体(注2、3)。该组织也对牧师做过问卷调查,其中有51%的牧师认为,网络色情是一大诱惑,而37%承认有网络色情的瘾疾。 已成普遍现象          教会的网络色情问题,不过是社会现象的缩影。2009年,麦克‧理希(Michael Leahy)发表了一份统计调查:在接受调查的2万9千名北美大学生中,51%的男性学生和32%的女性学生,12岁以前即接触到色情媒体;而35%的学生头一次看色情媒体是在网络或电脑上看的;11%男性学生和1%女性学生,每周花5到20小时沉迷色情网页与网络的性上(注4)。         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发现,21%的男性大学生,几乎天天看色情刊物或影片。另外还有27%男性学生,“每周看一或二次”色情刊物或影片(注5)。         不仅是大学生受色情媒体的污染,就连上班族,也不能幸免。2004年,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对美国、英国、澳洲的350个企业员工做了调查,结果指出, 28%的人承认自己曾在工作时间下载色情图片或影片,50%说自己看过同事提供的色情图片或影片。(注6、7)         让人惊讶的是,在看色情刊物和影片上,女性也是不让须眉。根据统计,造访色情网站的男女比例是:72%男性,28%女性(注7、8、9);固定上色情网站的网民当中,女性占17%(注6);根据2004年一份统计资料显示,每个月有930万妇女上成人网站(注7)。13%女性承认,自己曾趁工作之便,看色情图片或影片(注7、8、9)。 可是小事一桩?         以上的统计告诉我们:社会病了,连教会也不例外。一位教会朋友,捉到自己青少年儿子造访色情网站,找老公一起处理,老公嫌她大惊小怪,回她一句:“哪个男人没看过?” […]

No Picture
成长篇

爱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尘埃          把2个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儿所出来,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车场。            几阵冷风袭来,突然意识到:这是我在休士顿的第6个冬天了﹗已经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顿这才开始有点冬天的感觉──一点像北京冬天的感觉。 一            我的脑海浮现出2006年的最后一天,北京那场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纷飞,全地都白了,清华园格外美丽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来看我,我们约了清华团契的几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园里拍照。朱自清笔下的荷塘,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周围的雪树绒花,使整个景致是那样圣洁、宁静。然而,这宁静很快被孩子们欢快的滑冰声打破了,冰天雪地里涌流出生命的温暖气息,和躲藏在我心里的甘甜期冀里外相映: L今天回国了﹗            事情要从2001年的春天说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着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涟漪,心里祈盼上主能为我预备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侣,让我成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们彼此的心门不打开,直到我们在最合适的时候相遇。自从在青年聚会上,听师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后,我就祈求主让我成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带到为神国争战的大能勇士俄佗聂面前。            这样的祷告,伴随我好多年。无论是荷花绽开的夏日,或是桂花飘香的金秋,或是腊梅争艳的冬天,我踏过的地方都抹不去这个祷告的痕迹。 二             2003年,我离开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开的日子,从丽都饭店到四德公园那一段路径,落满了白色的花瓣,两边大树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顶”,就像是漫步在圣洁的婚礼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约的时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丽,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一点点的急躁和疑惑:“他”怎么还没有出现呢?当我动摇的时候,主耶稣就温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尝祂的甘甜、荣美的爱,才可能在祂里面有地上完美的爱情;要先和祂完全联合,才可能赢得在祂里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抚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稳地与祂同行。于是,我恳求主帮助我,顺服于祂的陶造,成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够做弟兄最好的帮助者。            大约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个冬日夜晚,我在操场上祷告:求主在大洋彼岸,为我兴起一位弟兄﹗这样祷告有两个原因:首先,周围和教会里的弟兄本来就寥寥无几,而且这些弟兄要么已婚、要么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龄、背景相当的男生都出国了。其次,出国本来就是我努力却未实现的愿望。            我祷告的时候,很有信心,觉得上帝会成全我(L后来告诉我,那个时候他正在办赴美读博的手续)。 三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够了,够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吴蔓玲          雪莉趴在我的肩头哭泣,鼻涕、泪水抹在我新白毛衣上。老实说,我还真搞不清状况──我只是好久没见到她,诚恳地问了她一声:“你好吗?” 没想到她顿时红眼、大哭不止。          我轻抚她的背,忖度著,是什么事,让一向温柔、婉约的她无法自制。一定有极端难言之隐﹗            她哭声渐缓,才吐出头一个字,泪水又奔流而出。她结结巴巴地告诉我,丈夫尼克承认自己过去多年性侵大女儿,并且还性侵孙女。她终于明白何以大女儿一到独立年 龄就离家,再也不愿意回家,并且多年小姑独处。而丈夫性侵孙女更是匪夷所思,想不懂他怎么做得出这种悖逆人伦的事。现在孩子们让她做选择,要爸爸,还是要 她们。一夕之间,她的世界全毁……然而,她又放不下这段30多年的情感。          听着她的遭遇,不禁想到最近身边几位朋友的家变,故事各有不同,但男方都涉及色情刊物的瘾疾。我眉头深锁,问雪莉:“尼克是否对色情刊物或影片上瘾?”          她轻轻地点头:“婚前,尼克就看色情刊物。近几年,一到睡觉前,尼克就上网,看色情网站。之后,他会上床,找我做爱。我常觉得阴森森的。一回,他在看色情网站后上床,手伸过来,我好害怕,拼命祷告,求主保护我。结果,他手居然停止了。我总觉得他身上有邪灵。”           雪莉用几乎难以听见的细声,告诉我:“每回他看了色情网站,上床会找我做他看到的性爱动作。有些动作真的……我一直觉得很羞耻﹗”            看着四周人来人往,不方便深谈,我们移师,到她家续摊。             踏进她小小的公寓,飘送著轻柔的赞美诗歌。雪莉忆起从前说:“我18岁认识尼克,没多久就结婚。尼克是白手起家的,我一直很尊重他,他从小就丧父,由寡母独力扶养他和他哥哥。弟兄俩感情很好。他哥哥不是很赞成他娶我,他哥哥说我的姿色不过是乙下。”           她一脸苦笑继续说:“‘姿色乙下’这4个字就一直跟着我。他们兄弟俩从青少年起就挤在一起看色情刊物,结婚到现在,尼克从未断过看色情刊物或影片。”           看着雪莉把丈夫的色情瘾疾归咎于自己缺乏姿色,我不由得怒火心升。我那些在家变中的姐妹,都把丈夫的出轨和色情瘾疾,归咎于自己的身上,像﹕缺乏性感、不能满足丈夫性需要。           我愈想愈气。猛然站立。把雪莉拖到厕所,要她看镜中的自己。但雪莉眼神下垂,就是不直视前方。我催促雪莉看镜中的自己,说:“你看看自己,怎么会是姿色乙下呢?”但她只是轻快飞眼一瞄,眼神又回到洗手槽,轻声回答:“我已经几十年不照镜子,不看自己了。”           我点点头,没再强逼她。我明白在40年婚姻中,她的自我评价完全取决于尼克怎样看她。要内心碎成片片的她认识真我,还有一段复原的长路要走。           我没接口,只是轻叹一声:“来祷告吧﹗” 有太多需要祷告的。她前面还有一条长远的路。不禁忖度著,我们身边的人预备好陪她们走一程吗﹖           […]

No Picture
成长篇

40岁的婚约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苏彦辉         “情人节的主角是瓦伦丁神父,这表明:第一,情人节的焦点不是爱 情,是婚姻;不是蜜语,是誓言;不是私相授受,是公开见证;不是一见钟情,是一生一世。第二,离开见证,就没有盟约;离开盟约,就没有爱情;离开教会,就 没有见证;离开上帝,就没有婚姻。第三,谈恋爱却没打算结婚的朋友,其实今天不是你们的节日。” ——王怡的麦克风(博客) 于2012年情人节 26岁结婚           大红的印戳,盖在了刚刚冲洗出来的合影上。没有誓言,没有婚纱,一纸婚书带领我走进了婚姻生活。           然而,圆圆的印章无法锁住我那颗年轻而悸动的心。           没有盟约的爱,是随心所欲的。在“男女平等”的思潮里长大的我,要过自己喜欢的婚姻生活。自由地去爱或者不爱自己的丈夫;自由地和任何人闲谈、吃饭、看电影;自由地出入自己向往的场所。           剥去了婚姻的外壳,我依旧是我,我是自由的。           可是我自己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我没有答案。           我迷茫,我徬徨,我寻找,我失望。           我思考。           我是一只鸟,飞到天涯,才知道我的乐园不在那里;           我是一朵花,随意绽放,却不知为谁美丽;           我是洄游的三文鱼,竭尽全力只为寻找一片可安歇之地;           我是风,拼命摇动着枝叶,却没有人告诉我当去向何方;           我是云,顷刻间化为狂风暴雨;           我是浪,在大海中咆哮,在船梢上窒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