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孩子

走出去,擴張帳幕之地(沈靜)2017.10.19

 

沈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0.19

 

上帝賜給我們房子

近幾年,房價節節攀高,對於新組建且經濟獨立的小家庭,買房似乎是天方夜譚。尤其在我辭職帶孩子後,家庭收入減半,買房對我們來說,更加無可企及。

當然,我們並不是非買房不可。在我和先生看來,有房感恩,沒房也感恩。因為我們深知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地上的房子都是暫時的,我們永恒的家在天上。

然而,上帝卻施行奇事,祂讓我們有機會搭上政策房申請的末班車,我們從2013年申請,到2016年底交房,直至如今預備入住,這期間充滿了上帝的恩典!祂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我們也真實經歷到,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所需要的祂就加給我們。

此外,特別感恩的是,在買房這件事上,上帝使我們能夠經濟獨立,無需家人的支助。我們夫妻二人的公積金足以支付首付,且還貸的壓力不大。

3年多的時間,當別人努力拼搏為要擁有一套房子安居時,我雖然放下了工作陪伴孩子,但上帝出人意料地也賜給我們房子。為此,我相信走在祂所喜悅的道路上,祂必看顧到底!

難說再見

但事實上,在離開現居地預備入住這新房時,我經歷了一段抗拒、掙扎的過程。政策房經過一批批輪候之後,能申請到的房子基本都在郊外,有些人本土觀念較強,不願意住到與市區一海相隔的郊外。

這些人中便有我。對於在市區住了10年有余的我,雖然申請到了房子,但我內心卻一直不肯接受遷居郊外的事實,總覺得搬去那是若干年以後的事。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情感上的不捨,我捨不得離開多年的團契友情、鄰居夥伴,以及熟悉的環境。

想到要離開那些在屬靈上陪伴我的推心置腹的姊妹們、一起帶孩子探險玩耍的媽媽們、時常喚我們去家裡用餐的鄰裡們、距離很近的教會、已成規模的教會主日學及經驗豐富的老師……我便很低落。

尤其,我最看重的,是孩子的教育。現居處附近有基督教學校,孩子可以就近接受基督教教育,我也計劃緊接著生養二胎。

基於以上種種考慮,我不想搬家,常常回避這事,而先生卻忙前忙後積極籌備。很長一段時間,關於搬家,我們夫妻二人無法同心同行。

被上帝责备

有一天,上帝使我想起婚禮上我說過的誓言:“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哪裡住宿!”從前的豪言壯語裡,仿佛就是丈夫到非洲宣教我都願意跟隨,但現實是,要遷居郊外我都不肯。

我的內心被上帝責備:如果祂所賜的家在郊外,為何我遲遲不肯過去?為何在搬遷的事上我不能成為丈夫的幫助者?撒拉在還不知道亞伯拉罕要去哪裡時,二話不說便跟隨了。而我呢?信誓旦旦總是那麽簡單,守約卻不容易。

於是我開始在靈性、理性、情感上遊說自己,也反思自己跟隨主的心:我所在意的這一切真的難以割捨嗎?上帝自己不比這一切更重要嗎?孩子一定要在基督教學堂才會敬虔嗎?我所看重的這些所謂教會的優質資源,又與世人所追求的學區房有何不同?

 

 

流奶與蜜之地

先生常常向我描述,新居周圍的環境有多麽便利,我始終不為所動。但直到有一次我實地參觀了,我看見的和我想像的不一樣!上帝所賜的總是超乎人所思所想。

新家周圍的配套令我瞠目結舌:有與上弦場(廈門大學主體育場)可比擬的開放式大操場,孩子可在那奔跑、踢球、騎車;有一個免費的兒童音樂公園,孩子可以在那數星星、聽音樂會;兩個四通八達的公交總站;一個大型農貿市場;兩家醫院;還有孩子出門就能挖沙踏浪的一片海;也有可以讓我偶爾偷懶不煮飯的食堂……

正如迦勒和約書亞窺探迦南美地,對以色列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 (《民》 14:6-8)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所賜之地必是豐盛之地,因祂知道我們所需。只是,我們常常不以主自己為滿足,不為主而活,而是迷戀於各種外在的形式。

上帝的話語不斷光照我,使我羞愧難當。我的眼光不應定睛於所見之事,而要常常仰望主,明白凡事皆有祂的美意。

擴張帳幕

上帝說:“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後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 (《賽》54:2-3)

誠然,市區的教會資源更豐富,而郊外仍有不少荒涼之地。我們需要走出去,不僅是從上帝那裡領受,也要將所領受的多多地給出去,祂必擴張我們生命的疆界。

想起我曾經參加的一次大學聚會,接待家庭的無私付出,讓我深覺溫暖感動,我那時便默默祈禱:“主啊,以後我的家也要如此!”上帝是信實垂聽禱告的上帝,想必祂存記了我的禱告,也許祂將我們安置在那兒,是在一步步帶領我們。

這回,聽見主的話,我不再堅持自己,我為自己的桀驁不馴悔改,我決定調整步伐,與先生同步,一起為新家設計藍圖。

如今,我們親自設計的書墻、櫥櫃雛形已現,對我們的新家,我內心開始有了期待,竟想早點搬過去呢!我期待我的新家可以成為一個充滿愛的小屋,成為上帝在那地的一個祝福,一道亮光。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孩子們死了會上天堂嗎?(漁夫)2017.10.1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0.13

 

聖經裡清楚的教導說上帝愛小孩子們。但是,從什麼年紀開始,他們要為自己的罪負責呢?

在所有失去孩子的父母心中,很自然的會期盼,這些在世上只有短短生命的孩子能進入天堂。絕大多數的基督徒都相信,人是罪人,必須清楚認罪決志,罪才能得到赦免。但我們也相信上帝是仁慈的,尤其當孩子們還沒有長成到可以為自己的罪求赦免時,就離開了這個世界。難道上帝可以破例,不需要他們認罪悔改就拯救他們嗎?

歷史上,許多教會領袖及神學家都試圖去回答這個困難的問題。奧古斯丁與安布羅修都認為,由於嬰孩承續了罪,所以,只有受過洗的嬰孩才能得救。這是將嬰兒洗禮的重要性提到最高層次的說法。加爾文與司布真則認為,上帝的揀選是包括嬰兒與小孩。所以,他們可能是預定可以得救的。

這些看法或許在神學上說的過去,但都缺乏聖經經文的支持。其中有些只能為部分的孩子找出路。在福音派當中,解決這個問題最值得去思考的是“責任年紀”的觀念。也就是說,到底孩子在什麼時候需要為自己負責任。

這個看法認為,在孩子還不能有足夠的道德觀念來辨認自己的罪之前,上帝不會要他們為自己的罪負責任。因此,凡是低於這個年齡的孩子,如果死了,上帝會讓他們進天堂。也就是說,上帝不會要孩子對自己都不明白的罪行負責。

這個立場頗受歡迎。但有關“責任年紀”的看法,有聖經根據嗎?有些經文段落似乎肯定這個觀念,但這些經文並沒有直接支持這個看法。

《申命記》139: “並且你們的婦人孩子,就是你們所說必被擄掠的,和今日不知善惡的兒女,必進入那地。我要將那地賜給他們,他們必得為業。”

這節經文的上下文是在講由於希伯來人的悖逆,他們被懲罰要在曠野流浪40年之久。那一代的人不得進入應許之地。但是,對於他們的兒女,卻被允許進入迦南地,因為他們“今日不知善惡”。

因為上帝沒有要希伯來人的兒女為他們父母的罪去負責,所以,有人用這節經文來支持“責任年紀”的看法。問題是,在這段經文中,所謂的“兒女”是指當時還沒到當兵年齡的兒女。也就是說,大概是20歲以下。當然,年輕人都有成長的空間,但是說十多歲的孩子還不知善惡,恐怕有些誇大其詞。

《以賽亞書》715-16:“到他曉得棄惡擇善的時候,他必吃奶油與蜂蜜。因為在這孩子還不曉得棄惡擇善之先,你所憎惡的那二王之地必致見棄。”

這兩節經文是承接7:14 “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這裡說的“子”,在年幼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不曉得棄惡擇善。由此可見,聖經的作者至少明白孩子會有一段時間並不知道道德性的善惡。但這段經文所講述的是上帝未來的救贖,而不是在建立孩子什麼時候對道德需要負責任。

《撒母耳記下》1223:“孩子死了,我何必禁食,我豈能使他返回呢?我必往他那裡去,他卻不能回我這裡來。”

這段大衛為別示巴所生孩子死亡的故事,可能是很多人都熟悉的。當孩子因為大衛所犯的罪而垂死的時候,大衛禁食禱告,祈求上帝的慈悲拯救。但當孩子死後,他卻不再悲痛。大衛知道,唯有在他自己去世後,才能再見到這孩子。

這節經文似乎顯出幼年的孩子死後是平安的在上帝的懷抱裡。可惜,它還是沒有清楚講明到底什麼年紀需要為自己的罪行負責。

即使聖經有清楚的支持“責任年紀”的經文,要確切的決定一個孩子什麼時候到達責任年紀,還是個近乎不可能的事。絕大多數的人認為,孩子應該在4歲到12歲之間某個時刻達到能為自己負責的狀態。但這種看法還是基於聖經以外的傳統。

不錯,孩子們都會逐漸成長,遲早他們要面對為自己的罪以及道德行為負責。但如果說孩子對是非對錯毫無分辨的能力,似乎與所有做父母的經驗相悖逆。我們都知道,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如果做了壞事,自己馬上知道,甚至會躲避父母的眼光。

根據耶魯大學嬰幼兒認知中心的文凱倫(Karen Wynn)的觀察,嬰兒在3個月大就會有選擇,喜歡對他們友善幫助的成人,而避開可能會傷害他們的成人。另外一個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所做的研究也發現,嬰兒在8個月大就會對“壞人”受懲感到高興。文凱倫的丈夫,耶魯大學心理教授布魯姆(Paul Bloom) 則說明,嬰兒所具有的道德感是非常有限度的。但是,嬰兒確實是有這樣的感覺。

由於缺乏聖經經文的支持,而且,心理學研究認為孩子們很小的時候就有分辨善惡的能力,或許,我們不應該以責任年紀來作為我們希望兒女得救的根據。

作為福音派的信徒,我們相信救恩是唯獨靠信心。但我們也有很好的理由相信,上帝的救恩應該包括還沒有能力做決志的孩子們。

我們之所以可以抱持這樣的希望,是因為神是公義良善的審判者。亞伯拉罕在《創世記》18:25講:“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這個觀念也在《申命記》32:4,《西番雅書》3:5出現。因此,我們相信上帝一定會做那良善,公義與完美的事。

事實上,《馬太福音》18:2-5,記載主耶穌特別對小孩子講的話:“耶穌便叫一個小孩子來,使他站在他們當中,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可見,上帝對孩子們有深刻的愛與關心。耶穌說,我們要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才能進入天國。”

主耶穌還警告人不得輕看孩子們。他在《馬太福音》18:10繼續說道:“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裡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又在18:14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祂甚至警告,讓小孩子跌倒的人,將會受到嚴重的處罰,《馬太福音》18:6:“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裡。”

如果耶穌是如此的看重小孩子,我們應該可以相信,死去的孩子在祂的懷裡會得到安慰。我們應該有信心,祂對孩子的看顧是高於我們想像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我真想變回小孩子——參觀生命教會之一(范學德)2017.07.01

范學德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01

24日參觀生命教會不久,我就產生了一個強烈的衝動,要是能變回一個小孩子有多好啊,一直到遊覽結束後,這個念頭不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強烈了。

一進去生命教會,趁著遊覽還沒有正式開始,我趕緊看了一個邊上的房間,這是兒童學習的地方嗎?寬敞的教室,明亮的光線,鮮豔又活潑的圖畫,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嗯,我這爺爺輩的都被吸引了,小孩子來到這裏一定會喜歡。這個房間裝扮成了一個熱帶雨林,那個是海底世界,連通向教室的走廊也弄成了天然隧道的樣子,要是我縮回不到一米高,我一定要跳起來摸摸隧道頂,看看有沒有水珠滲出來。

帶領我們參觀的Kendra姐妹問我們,有誰要從市政廳大門下的兩個洞口爬進去,市政廳的模型在教堂入口大廳的正中央,個頭好大。我看大家都那麼君子淑女的,就扮一把老頑童吧,爬!一進去就像小時候爬地洞一樣,特刺激,爬了幾步後,過小橋,攀樓梯,最後順著大洞東拐西彎地滑下去了,出去一看,一個大教室。

好玩。

原來,小孩子可以從旁邊的走廊走進來,也可以從這個大滑梯滑進來。後來就看到有個小姑娘,剛滑進來就問老師,可不可以再滑進來一次。

不怪乎這生命教會這麼吸引小孩子,聽說,有許多成年人就是被他們的孩子“逼”到教會中來的,因為孩子們看到自己的朋友在這裏活得太“嗨”了。怎麼能不來!

更可況,一進門就是個下馬威,爽!

兒童的主日崇拜要開始了。大廳入口處旁站著幾個小夥子,我跟一位說了幾句話,沒想到,他竟然是Kendra的兒子,才16歲,一臉憨厚。他說,正在上高中,從4歲起就到這裏來。一開始是大哥哥大姐姐帶著他們,現在他來幫忙。他是志願者。

聽說,有2000個青少年和兒童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300個志願者幫忙。

幾個家長陪著孩子走到了大門口。看樣子他們是新來的,有點陌生,往四下看,幾個小哥哥帶他們走進去,才走了十幾不,Kendra就走過來了,她雙膝跪在地上和孩子們說話,這樣就和孩子一樣高了。這一跪,令我非常感動。不久,一個小女孩從滑梯滑下來後,鞋帶鬆開了,Kendra又是跪在地上,為女孩系好了鞋帶。

他們分組了。這是他們的規則,每個孩子都屬於一個小組,每個小組七八個孩子,其中有一個頭,小組長。大螢幕上顯示小組活動規則:#1、聽從小組長的領導。#2、成為好朋友。#3玩得開心。

兒童們坐在地上,扳著手指頭數算規則一二三。

他們居然還有奉獻時間。從小就教育孩子們要奉獻,哪怕是一個小錢。

開始教導聖經了。大螢幕上演出了約瑟的故事,從他與他哥哥們的衝突,到他被賣到埃及去,等等。我被那些精彩的動漫畫面吸引住了,等到演完了才緩過勁來。在整個播放過程中,幾乎沒有聽到小孩子說話,也沒有人走動,看來他們和我一樣,都被迷住了。我特別欣賞解說詞,都是非常簡單的辭彙,樸素的句子,連解說員的聲音也好像是童音。想起了保羅的話,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

又一段錄影,題目是“用你的故事來榮耀上帝。”沒想到他們居然提到了一個更尖銳的問題,你的壞故事也能榮耀上帝嗎?他們通過一個父母離了婚的少女的故事告訴孩子們,每一個人的故事都是不同的,但上帝可以使用你故事的每一個方面——好的與壞的,來榮耀他自己。這麼深的道理,這些六七歲的孩子能夠懂嗎?

但我看到孩子們認真地在看、在聽。我想,他們至少聽進去了一句話,就是這個故事所詮釋的一個真理,它記在《羅馬書》第8章28節:“凡愛上帝的、就是按他的旨意蒙召的人、上帝在萬事上都和他們同工,來成就有益的事”(呂振中譯本)。

祈禱他們長大了遇到壞事時,能記起這個真理,上帝可以使萬事互相效力,使愛上帝的人獲得益處。

主啊,求你保守他們的心,在你面前永遠做一個小孩子。

開始敬拜了!怎麼Kendra姐妹一走到臺上就變了,剛才還是那麼安靜的人,突然間活力爆發,激情四射。她跳著,唱啊,蹦啊,喊啊,握著拳頭喊,揮舞雙臂喊。

她還帶著幾個小孩子一起上臺。

而台下的小孩子們已經“嗨”起來了,又是唱,又是跳,又是喊,又是笑,有個小傢伙天跳的太上勁了,還轉了一圈,差不點倒了,站穩了,再唱。

主啊,我們舉起了雙手讚美主,我們舉起了我們的心。願一切榮耀都歸給你。

我們在你面前唱歌,我們在你面前跳舞,我們歡喜快樂。就像大螢幕上顯示的的那樣,因為我們知道,“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我來到你面前!”

“你贏了!”

“我贏了!”

因為我離得遠,我沒有看到他們最後一個節目的細節。小組長問組員,你想不想跟隨耶穌?如果小孩子的回答是肯定的,組長將告訴孩子的父母。

一個多小時不知不覺地過去了。門開了,孩子的父母來接孩子了,看到孩子的笑臉,我相信他們中的許多人會再來。一個小孩子的父母沒來,一個志願者陪著他坐在地上玩,Kendra的兒子跟另一個小孩子拼圖。

我遠遠地看著一個個孩子離去,又一次想到,要是成為這樣的小孩子多好,不怪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孩子離開了教會,我怎麼辦?(漁夫)2016.08.02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02

DSC_0425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是百歐拉大學(Biola University)泰爾博神學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護教學教授,西恩∙麥道爾(Sean McDowell)所寫,內容是對孩子離開信仰的父母親,所提出的一些建議。(註:麥道爾的父親就是《鐵證待判》一書的作者。)

近年來,有許多青年人離開教會,放棄信仰。這些年輕人的父母常常心痛如絞,既對孩子們的選擇感到失望,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以下是麥道爾提出的一些建議:

 

禱告

《腓立比書》4:6-7 告訴我們:“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 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這第一步看來似乎太過簡單。難道有基督徒父母不為自己的孩子向上帝祈求的嗎?但是要記住,我們的禱告不只是為了子女,也是為我們自己。上帝要我們藉著禱告來表達出我們對祂的信任。祂也應許會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

 

與子女重建關係

即使我們從小教導孩子如何去捍衛及陳述自己的信仰,但是,孩子離開信仰並不只是理念上無法接受,有時候,他們的問題是由於情感或人際關係產生了問題。

南加大的教授本特遜(Vern Bengtson)曾做過一個研究,探討信仰傳承的問題。他發現,信仰傳到下一代有個重要的因素:父親與子女間是否有“溫暖的關係” (“warm relationship”)。如果關係,或者有其他類似的關係,被破壞了,信仰就比較不容易從一代傳到下一代。

所以,不要急著去與你離開信仰的孩子辯論信仰,或是勉強他們回到教會,你首要做的是,讓他們知道你是無條件的愛他們。耶和華告訴以色列人:“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 (《耶》 31:3) 。

IMG_6400

記住:上帝比你還要  

世上似乎沒有比母愛更偉大的愛。但是,上帝愛我們,祂比我們更盼望我們的子女能回到上帝面前。

耶穌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 (《路》13:34)

彼得說:“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彼後》3:9)。

我們可以向上帝禱告,因為知道祂比我們更希望我們的孩子能回到上帝面前。

 

從長期著眼 

許多年輕人在經歷長期辛苦地掙扎後,會重拾信仰。在這過程中充滿了痛苦、懊悔,以及許多他們需承擔的後果。當然,我們希望他們能很快的回頭,免受這些痛苦,但是,這事往往不是這麼簡單。

如果我們能從長期著眼,就比較能對孩子有耐心,且能在過程中,數算主恩。

DSC_0347

相信上帝不要責怪自己 

當孩子做了錯誤的選擇,我們很自然的會怪罪自己。不要責怪自己。我們可以檢討自己的錯誤,並從其中學習功課。但是,不要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人都會犯錯的,重要的是我們能從錯誤中學到功課嗎?我們要接受上帝的赦免,信靠祂。至終,孩子還是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我看過從破碎家庭出身的孩子,卻有了堅強的信心;也看到出身很好家庭的孩子離開了信仰。一個年輕人信仰的發展有許多因素。我們不要居功,也不要自責。

如果你的孩子離開了信仰,最重要的是:我能相信上帝會帶領我們經過這個過程嗎?我能按照祂的旨意回應發生的事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不論你的孩子能不能回來,你要有確據–上帝喜悅你。 

 

作者現居加州橙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不再羞耻——殘疾孩子成為台灣的天使(裴重生)2015.06.0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

10402011_1060471153980953_2702772869173743762_n因著傳統的社會價值觀,過去身心殘障的的孩子常被視為“無用”。這種偏差的觀念,造成許多父母以生有殘障孩子為耻。

成立

因著“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的成立,這種情形正在改變中。

大提琴家林照程和鋼琴家蕭雅雯,也曾一度以他們生下的兩個殘疾孩子為耻。在照顧的過程中,經歴了許多的辛苦和艱難,後來他們找到了上帝,了解了他們的孩子是特別的—-都是天使!

為了幫助其他有身心殘障孩子的父母,2006年他們成立了“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每一年基金會贊助“天使日",鼓勵那些父母先從痛苦中走出來,公開承認並宣告,他們的孩子是天使。

照程向那些父母聲言:我了解你們的辛苦!現在門已打開!讓我們一起開始這旅程!

天使日的活動已開始6年,今年有3,000多個家庭參與,且得到政府和國防部全力的支持!軍方所有的部隊都待命和孩子們互動!

11057382_1086743474687054_293761586244477386_n

回響

一位天使的家長林先生說:“我內心十分感動!他們就像正常的孩子,走的步伐和行軍一樣!從我們前面走過時,我的心都溶化了。我們不常有如此的互動機會!看著孩子以行禮來表逹對父母的感謝,真是太棒了!”

另一位天使的家長王義成說:“做父母很辛苦,做這類天使的父母也不例外,看到他們今天的表現,所有的辛苦都轉變成啟發和快樂!”

缘起

11164057_1105462882815113_6517732419560988152_n

照程解釋基金會成立的原因,是來自一位公車上的一個自閉症孩子和他母親。孩子有些行為上的問題,他母親必需承受所有鄙視的眼光;沒有一個乘車者對他們表示同情。他得知這故事後心中十分難過,發誓要用上帝的手來幫助社會大眾,更了解這些天使們,同時學習接納和友誼的功課。

這位母親告訴照程另一個公車故事,卻有不一樣的結局。有乘客向她抱怨她的孩子在車上跑動,她向司機道歉,沒想到司機說:“沒關係!這年紀的孩子都一樣愛玩!”全車的人都為這回答拍手。

照程回想到,當時這母親哭了。這是她第二次在公車上哭泣。第一次哭泣是為她和孩子被強迫下車;第二次的哭泣,她感受到被接納,社會正在往好的方向改變。

照程表示“對孩子抱著希望”,不僅是為台灣有特殊需要的孩子的家庭所喊的口號,是為所有的中國人。你可以過一個有天使心(註)的生活,讓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家庭了解“希望”的存在,有勇氣去突破困境。

17618_1092123660815702_7894456932730431039_n (1)

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是由一對夫婦的異象開始,到如今擁有上千會員,以上帝的引導和一粒芥菜種的信心,它的創辦人深信,它會在中國人甚至超越中國人以外蔓延開來!

許多人知道我一生從事特殊教育,都會說:你一定很有耐心。我總是回答:並沒有揶!做為一個教師也有無法承受的日子,但上帝給我的呼召就是如此,我沒有選擇的權利!而那些孩子們對他們的身心殘障更是沒有選擇!記得耶穌的話嗎?不是他父母有罪,也不是他有罪!這事乃是要彰顯出上帝的榮耀來!

若想了解更多基金會的信息,幫助他們,請上以下網站:

http://www.ah-h.org/

註:“天使心”的由來是,在上帝的眼中,所有身心障礙的孩子都是美麗的天使,而他們的父母為了照顧這群孩子,天天要操的心叫做“天使心”。在你我裡面,願意以愛來擁抱,樂意以行動來關懷這些家庭的心,同樣也是天使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謊言的區別(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姜洋

      OLYMPUS DIGITAL CAMERA有一天,7歲的兒子突然對我說:“爸爸,您知道有兩種謊言嗎?”
     “有哪兩種啊?”我好奇地問。
     “一種是,你有,可是你卻說沒有;另一種是,你沒有,卻說有。前一種謊言,比後一種嚴重。”兒子認真地說道。
     “你從哪裡知道的?”我問道。
     “我自己想的。”兒子自信地回答。
     小孩子的天真,常常是我們成年人的鏡子和警鐘,照出我們的真實,警示我們的偏離。有時,我們不知是過於自信,還是過於天真,總是希望通過語言的修飾,扭轉自己謊言或者過錯的本質。而謊言就是謊言,無論你如何用華麗的外衣去掩飾,謊言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無論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謊言付出代價。所以,不要說謊,要坦坦蕩蕩地活著。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兩棵樹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蘇彥輝

       BH66-30-6919-林延齡攝-WLL_6446.R60前年涼風剛起的秋天,老公在後院種了2棵樹,一顆李子樹,一顆蘋果樹。小樹們大概有兩、三年大,光禿禿的樹幹上頂著幾根枝、幾簇芽。

       小樹在絲絲的風中和孩子們一起成長。春天不經意就來了。蘋果樹雖然沒往上長,樹幹卻是粗了半圈,如兒子的小腿般健碩。新枝、新芽也添了不少。李子樹更獨自成了一道風景,只一個冬天,便躥出一人多高。枝條也多了不少,樹幹卻依舊纖細,宛如正發育時的少女,在春風裡搖曳。

       在啞紅的葉片長出來之前,李子樹已開滿了片片的白花。春風、春雨吹過,娑娑衣襟上,便落滿了帶雨的花瓣。

       老公很是勤快,在兩棵樹上喀喀嚓嚓剪掉了不少枝葉,並在小小的蘋果樹上嫁接了富士和黃香蕉兩個品種,不久開出了不起眼的小花。

        樹在兩個孩子充滿了好奇、期盼的眼睛裡漸長。

        李子花開了又落,初夏的時候,冒出了小小的、淡青色的果子。可是果子剛剛長起來,李子樹便耍起了小脾氣,熱風一吹,果子就掉下幾個。於是沒幾天功夫,就只剩下最後2個在上面了。

        小小健碩的蘋果樹,卻不聲不響醞釀著果實。夏天,孩子到後院去玩,常常會驚訝地大叫,“看,這裡有一個蘋果!這裡又有一個蘋果。”他們滿懷希望,天天數著:“富士有4個,黃香蕉有5個!……”

       秋天,蘋果長大了,從樹上掉下來。孩子撿起來,爸爸削了皮,分成4份,一人一份。“真甜!”孩子叫著,笑著,品嚐著小樹初熟的果實,也享受著融在果實裡、凝聚著四季的歡樂。

       花草樹木是上帝美好的創造,孩子則是上帝所賜予的美好產業。

       樹各自不同,孩子也不一樣。

       女兒7歲,修長、美麗如李子花。她敏感、好動,卻常常耍小脾氣。她從小就像個藝術家,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畫個不停。她畫中有鳥,有樹,有馬,有狗,有貓。

        她愛動物,愛自然。一次,她傷心地問我,媽媽,如果貓不可以上天堂的話,以後我們就不能見到周周(我們家的貓)了?女兒單純、可愛的信心常讓我感動。

        可是,女兒卻也常常耍小脾氣,對弟弟不忍讓,沒有任何做姐姐的風範。

        兒子4歲半,調皮中卻透著靈氣。老公教兩個孩子背聖經、背唐詩,兒子總是先姐姐背會。姐姐在4歲時還只認識字母,他已經開始學讀路上的標記了。不過,兒子不常問聖經上的問題,吃飯禱告時,會故意躲在餐桌下,被爸爸揪出來後,笑呵呵地跟著我們說“阿們”。兒子人緣好,常常把自己的東西分給教會和幼兒園的小朋友,頗得人喜愛。

        有兒子做參照,對女兒在學習和為人上的擔憂,時時撩撥我的心,使我不得不思考如何面對他們的不同,如何因材施教。

       女兒就像那顆修長的李子樹,修剪時要順著她的秉性,管教時則要洞察她的需求。正如“李”花帶雨之美,能滿足人心中對藝術的追求,女兒有她獨特的、值得欣賞的美麗。

       兒子則是那顆健壯的蘋果樹,可雕,可塑,可打,可磨,敲敲碰碰中結出豐碩的果實。

       樹有不同品種,修剪、管理、養護各自不同;孩子是獨立的個體,性情、外貌、脾氣各不相同。相同的是,每個人都是上帝的創造,差異中彰顯創造的精深,奇妙處顯明造物主的榮耀。

        上帝造一切都甚為美好,包括樹木花草、飛鳥魚蟲,包括孩子,包括你,也包括我!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賓州。在杜邦公司從事生物技術研究。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