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謊言的區別(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姜洋       有一天,7歲的兒子突然對我說:“爸爸,您知道有兩種謊言嗎?”      “有哪兩種啊?”我好奇地問。      “一種是,你有,可是你卻說沒有;另一種是,你沒有,卻說有。前一種謊言,比後一種嚴重。”兒子認真地說道。      “你從哪裡知道的?”我問道。      “我自己想的。”兒子自信地回答。      小孩子的天真,常常是我們成年人的鏡子和警鐘,照出我們的真實,警示我們的偏離。有時,我們不知是過於自信,還是過於天真,總是希望通過語言的修飾,扭轉自己謊言或者過錯的本質。而謊言就是謊言,無論你如何用華麗的外衣去掩飾,謊言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無論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謊言付出代價。所以,不要說謊,要坦坦蕩蕩地活著。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兩棵樹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蘇彥輝        前年涼風剛起的秋天,老公在後院種了2棵樹,一顆李子樹,一顆蘋果樹。小樹們大概有兩、三年大,光禿禿的樹幹上頂著幾根枝、幾簇芽。        小樹在絲絲的風中和孩子們一起成長。春天不經意就來了。蘋果樹雖然沒往上長,樹幹卻是粗了半圈,如兒子的小腿般健碩。新枝、新芽也添了不少。李子樹更獨自成了一道風景,只一個冬天,便躥出一人多高。枝條也多了不少,樹幹卻依舊纖細,宛如正發育時的少女,在春風裡搖曳。        在啞紅的葉片長出來之前,李子樹已開滿了片片的白花。春風、春雨吹過,娑娑衣襟上,便落滿了帶雨的花瓣。        老公很是勤快,在兩棵樹上喀喀嚓嚓剪掉了不少枝葉,並在小小的蘋果樹上嫁接了富士和黃香蕉兩個品種,不久開出了不起眼的小花。         樹在兩個孩子充滿了好奇、期盼的眼睛裡漸長。         李子花開了又落,初夏的時候,冒出了小小的、淡青色的果子。可是果子剛剛長起來,李子樹便耍起了小脾氣,熱風一吹,果子就掉下幾個。於是沒幾天功夫,就只剩下最後2個在上面了。         小小健碩的蘋果樹,卻不聲不響醞釀著果實。夏天,孩子到後院去玩,常常會驚訝地大叫,“看,這裡有一個蘋果!這裡又有一個蘋果。”他們滿懷希望,天天數著:“富士有4個,黃香蕉有5個!……”        秋天,蘋果長大了,從樹上掉下來。孩子撿起來,爸爸削了皮,分成4份,一人一份。“真甜!”孩子叫著,笑著,品嚐著小樹初熟的果實,也享受著融在果實裡、凝聚著四季的歡樂。        花草樹木是上帝美好的創造,孩子則是上帝所賜予的美好產業。        樹各自不同,孩子也不一樣。        女兒7歲,修長、美麗如李子花。她敏感、好動,卻常常耍小脾氣。她從小就像個藝術家,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畫個不停。她畫中有鳥,有樹,有馬,有狗,有貓。         她愛動物,愛自然。一次,她傷心地問我,媽媽,如果貓不可以上天堂的話,以後我們就不能見到周周(我們家的貓)了?女兒單純、可愛的信心常讓我感動。         可是,女兒卻也常常耍小脾氣,對弟弟不忍讓,沒有任何做姐姐的風範。         兒子4歲半,調皮中卻透著靈氣。老公教兩個孩子背聖經、背唐詩,兒子總是先姐姐背會。姐姐在4歲時還只認識字母,他已經開始學讀路上的標記了。不過,兒子不常問聖經上的問題,吃飯禱告時,會故意躲在餐桌下,被爸爸揪出來後,笑呵呵地跟著我們說“阿們”。兒子人緣好,常常把自己的東西分給教會和幼兒園的小朋友,頗得人喜愛。         有兒子做參照,對女兒在學習和為人上的擔憂,時時撩撥我的心,使我不得不思考如何面對他們的不同,如何因材施教。        女兒就像那顆修長的李子樹,修剪時要順著她的秉性,管教時則要洞察她的需求。正如“李”花帶雨之美,能滿足人心中對藝術的追求,女兒有她獨特的、值得欣賞的美麗。        […]

生活與信仰

在愛裡無懼——姜洋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姜洋 愛的分享         每逢週五,我們夫妻二人都到兒子讀書的小學,和他共進午餐。        很有趣的是,這種時候最高興的是兒子的同學。因為學校規定,家長來學校與孩子共進午餐時,孩子可以邀請2名同學一起進餐。在小孩子的意識中,能應邀與其他同學的家長一同吃午飯,是一種榮譽(honor)。因此,每次我們到學校,小孩子都爭先恐後,要與我們一起坐。當然,決定權在兒子手中。他通常會選他的好朋友,其他小朋友則只能失望地走開。        經過一段時間,我們瞭解到,有幾個小朋友的家長,從來沒有來過學校。也從未有其他家長邀請這幾個小朋友一同進餐。於是,我們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教導兒子分享愛。        按照校方規定,家長與被邀請的同學,在隔開的小間(booth)中吃飯。經過與老師商談,我們獲准使用大桌子。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邀請更多的小朋友。我們特意叮囑兒子,多邀請那些平時比較孤獨的同學。看著孩子們臉上的笑容,我們的心裡也多了一份歡樂和安慰。        分享愛並不難,就看你願不願意。        不要懼怕       晚飯後,我們一家人常常在小區內散步,一同享受夜晚的寧靜。一次,我問同行的幼子:“天黑了,你害怕嗎?”        “不怕。”幼子回答。       “為什麼呢?”我繼續問道。        “嗯,因為你在我身邊啊!”        “那麼,我為什麼不害怕呢?”我試探性地問。         “因為上帝跟你在一起啊!”幼子毫不猶豫地答。        小孩子的單純,使他們可以毫無保留地信任父母。這種信任,給了他們在黑暗中行走的勇氣。我們何不試著像小孩子那樣,毫無保留地相信我們在天上的父,相信祂的憐憫與恩典,一定能幫助我們走過生活的困境,豐富我們的人生!   一起變老        最近讀到一篇感人的報導。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愛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頭上一直擺著考門夫人編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歡這本屬靈書籍,每日必讀,十數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裡有兩則感人的小故事,一則講述了一群聾啞兒童怎樣甘心順服,與主同行,另一則描述一個又瘸又駝的孩子,怎樣因為一句鼓勵鞭策的童語,接納自我,迎向未來。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個無神論者前往聾啞學校參觀,他發現一群聾啞學生在學習聖經時,十分敬虔專注,他看了之後頗不以為然。於是,無神論者逕至黑板,在上面書寫了一道難題,考驗聾啞學生的信心。       無神論者問:“上帝既然愛你們,為什麼使你們聾啞,反倒使我們能說呢?”全班同學看見黑板上這個殘酷嚴苛的問題,無不表情肅穆,靜坐唏噓。內心霎時被這突如其來的“為什麼”,震懾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幾分鐘,一個瘦弱乾癟的小女孩從座位上站起來,步履蹣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學屏氣凝神,注視著這個勇敢的聾啞女孩。她雙頰掛滿了淚水,嘴唇不聽使喚地顫動著。       她靠近了講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筆,寫下這樣幾個字:“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聾又啞,無法開口說話,但是黑板上幾個斗大歪斜的字体,卻仿佛一針見血似地正中鵠心,也唱出了聾啞孩子的心聲,“耶穌愛我,我愛耶穌!聖經如是告訴我,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則故事講到,一位母親帶了一個又瘸腿又駝背的孩子回家與自己的兒子作伴。母親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兒子,千萬要小心,絕對不可以用言語去傷害這個可憐的殘障孩子,要將他視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學習、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親的話牢記心中,每天和這個又瘸又駝的玩伴,一同讀書,一同遊戲。一天,兩個孩子靜靜地在客廳裡玩積木,好奇的母親暗地躲在門縫間,想要偷聽兩個小男孩到底說些甚麼。       過了幾分鐘,兒子終於開口說話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麼東西嗎?”小駝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話也答不出來。著急的母親一旁震驚,料想兒子定是年幼無知,意外闖禍了。不久,兒子不急不徐地對小駝背男孩說:“這是一個裝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親自替你打開,到時候你就能夠像天使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願       我從事教職多年,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的殘障兒童。無論是聾啞、失明、小兒麻痺症,抑或自閉症、唐氏兒、重度智障;每張臉孔、每個生命,對我而言都是一項極大的心靈激盪和精神考驗。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張似曾相識的小臉蛋上,發現一顆隱藏在殘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門夫人描寫過的那種信心。讓我在那一瞬間,竟有一個小小的心願掠過腦際,真希望自己有一時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聾啞女孩,抑或背上駝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語,不良於行或資質魯鈍,卻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領悟“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作者現住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