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學人事工

“間接溝通”——改瘠壤為沃土

山眼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間接溝通       自9年前信主以來,筆者就一直在北美某校園團契裡服事。學校裡,中國大陸來的學生越來越多。早些年,多是來讀研究所的,與訪問學者。隨著中國越來越富裕,更年輕的,讀大學本科的也來了。

       這些人20出頭,朝氣蓬勃。他們和上一代有著明顯的差別:英語更好,更喜歡娛樂、時尚,以及高科技產品。他們的生活處處受網絡和高科技的影響,他們的交友範圍和方式也大大不同,對流行文化更為敏感。

        為了向他們傳講福音,我們團契添加了很多戶外活動,業餘時間也盡力在生活上幫助他們,又建立一個小小的圖書館,介紹《海外校園》雜誌、《遊子吟》等好書給他們。

        團契的親善和友愛,對年輕學生有吸引力。每逢郊外遠足或聖誕節、感恩節聚會,往往有很多人參加。不過,每週一次的查經班,來的人則明顯少了。

        很多學生表示對基督信仰有好感。有些人決志,有些人受洗,甚至後來做了同工。但更多的人來了又走了,或是畢業回國,或是去了北美其他的地方。

        從他們身上,我感受到人的心靈對基督信仰的需要。可惜他們自己並不明瞭。有些人在尋找,但不確定自己在找什麼。更多的人已經很適應無神的生活,就算聽到了福音,也依然覺得遙遠。

        免費的飯菜和同胞的親情,已經不像早些年那樣能吸引學生了。如何能夠更好地接近他們?團契的同工一直在摸索。有人說關懷最重要,但是很難做到有針對性的、適度的關懷。而且,就算贏得了學生對同工的基本信任,不代表他們認同我們所傳的信仰。

        那麼,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與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甚至這個時代的中國人、這個時代之人,更好地溝通呢?

過時、守舊?

        作者唐斯(Tim Downs)在《預約心靈沃土》(原書名:Finding Common Ground)(編註1)一書中說:一般美國民眾對福音派基督徒的印象是:

       偽君子/不容忍/強逼人/操縱人/自以為無所不知/不食人間煙火/過時/政治保守派/社會保守派/缺乏幽默感。

        這樣看起來,基督徒在許多人眼中,是過時、守舊的形象,基督教已經逐漸社會邊緣化。人們對於福音和基督徒所說的話,往往心存疑慮,甚至無暇理睬。

       社會或者“世界”對基督徒的看法,可能出於偏見、罪和驕傲。基督徒的生活重心,也不在於贏得世界的歡心和讚美。可是,基督徒也當反省:我們的信仰,應是活潑、充滿愛,能夠填補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和需要的。我們能否做得更好,活出基督真誠的生命,贏得更多人的心呢?

文化魔力

        唐斯在這本書中,提到了文化的影響力。文化是非常廣泛的概念,上至社會風潮、哲學思潮,下至黎民百姓的飲食起居,都可納入廣義的文化範疇。每一個人都是文化 的人,每一個人的思維、價值觀、判斷力,都極大地受到文化的影響。所以,無論是要瞭解人,還是影響人,都有必要瞭解對方的文化環境。

        對於中國人來講,傳統文化源遠流長。有些依然是主流價值觀,有些則已經式微。還有些則在近年來越來越有市場,比如各類民間宗教,為趨利避害而拜神,和求福氣的信仰實用主義。

       21世紀的工業化以及後現代思潮,也改變了中國人的思維和認知方式。目前在國內文化界活躍的、具有影響力的年輕人,多是不可知論者。當今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盛行消費主義和拜金主義,堅定的無神論雖有殘留,卻無法抵擋宗教意識的興起。中國好似迷失了方向……

       基督徒若能針對這種文化處境下的中國人,用愛心和真理,架起溝通的橋樑,那麼對方對福音的領受能力和親近感,就增加很多。而更長遠地,若能深層地改變文化土 壤,“潤物細無聲”,使更多人耳濡目染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將這樣的價值觀以各種方式切入他們的心靈,那麼傳福音的障礙將會更小。

       基督要求 我們分別為聖,所以,基督教和世俗文化之間,一定會產生張力。但是,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以世人能聽懂的語言來說話,不需要用愛心去體會人心中的創傷和 掙紮。“神……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傳》3﹕11)這永生的願望,很可能在生活的壓力之下,隱藏得很深,我們要找到一條道路,揭開未信者心中那永生 的需要。

尷尬處境

        改變深層文化土壤,藝術是非常好的工具。我們可以用藝術的形態、合 乎當代藝術規則的方式,承載、傳播我們的價值觀。但是,東、西方的教會普遍傾向於疏忽藝術(無論是文學、繪畫,還是音樂、電影)。彷彿有這樣一個規則:文 字、繪畫、音樂以及影像,必須清楚、直接地宣揚信仰基本點!見證或者護教的宣傳短片最好,其他都是浪費和三心二意,甚至是與世界為伍。更有一種“屬靈”的 反智主義,將聖經以外的閱讀和喜好,稱為“世上的小學“(參《西》2﹕8,20),甚至是人的驕傲和炫耀。

       在這樣一種環境下,基督教藝術的存在空間非常尷尬。唐斯如此描述這一現象:“我們不僅看輕藝術的價值,更對它心懷恐懼——藝術是自由派去做的事,是個人主義者去做的事。”
        然而,藝術在當今世界受到推崇,各類藝術及其衍生品,對於流行文化起到了極大作用。不知大家是否發現,世界對基督教的對抗,越來越多地不以正面作戰的方式, 而是使用藝術的方式,間接進行?在各種藝術作品、小說、電影中,都暗示著:非基督教的生活方式是流行和自然的,比如性自由、同性戀。如此一來,人們接受到 的信息,自然就是:基督教是非主流的、愚笨的、保守的……

        由此可見,我們不能忽略藝術。“即使基督徒不認為藝術有價值、有力量,世界仍會繼續運用它。世界通過各種形態的藝術來撒種,而且逐漸有收成。”(頁111)
藝術本身不是惡的。無論是音樂、語言、文字還是影像,都是上帝對人的厚賜。我們應該善用,來打動、啟發人的心靈。

間接溝通

        唐斯告訴我們,要學習“間接溝通”的策略。

        他引用魯益師在《被告席上的上帝》(暫譯,編註2)中的看法:我們不需要更多介紹基督教的冊子,而是需要更多由基督徒所寫,以基督教觀點論其他主題的書。

         他也提到,楊腓力在《打開的窗》(暫譯,編註3)一書中,尖銳的評論:基督徒大眾希望在書中看到,每個人的禱告都蒙垂聽,每個病痛都蒙醫治。這樣的書,基督 徒才欣賞。但是,這些書無法反映真實的生活,對心存懷疑的讀者毫無幫助……基督教藝術作品如果力求信息清楚、全面,有時就會違反藝術原則,結果成為宣傳文 字。

        間接溝通是很好的傳福音的開端。許多不信主的人,對《海外校園》這類福音雜誌上的文章並不排斥,甚至還很推崇批評人性醜陋的文章,但 一進教會,聽到牧師講“罪”,就不再涉足教會。罪和救贖是我們信仰的核心,是必須傳講的。然而這些觀念如果不經過一些解釋,和恰當實例的佐證,很難在缺乏 “罪的概念”的東方人心裡,引發深刻共鳴。

        基督徒如果能更敏感一些,更關心、瞭解不信主的人的生活和感受,通過交流對方關心的事──工 作、家庭、人際關係,甚或是政治事件,然後引到基督信仰的價值觀,介紹聖經、罪、愛和寬恕等,這樣的溝通就非常有效。雖然對方不一定立刻決志,但他們會在 生活的方方面面,受到基督教精神的潛移默化,並產生思考。

        換言之,基督徒並不一定要言必稱聖經,但是要將聖經的原則,融匯、貫穿在自己的 世界觀和行動當中,他人就自然能夠感受到真理的愛和能力。這也要求基督徒不斷地思索自己的信仰,不斷以信仰的眼睛審察世界,然後給予世俗文化有力的回應。 如此一來,就能建立起開放而堅實的對話橋樑,影響、改變世俗文化,並改變深受世俗文化影響的人。

撒種、土壤

        幾乎每個基督徒都知道傳福音的重要,幾乎每個教會也都鼓勵信徒作見證、帶人入教會、帶人信主。大家似乎都認為,現在是收割的時候,所以要直奔主題,無需他顧。然而我們忽略了一點,就是:收穫多少,很大程度上正取決於土壤的質地。

        世界正在逐漸遠離神。我們面對的土壤,並非等待我們播種的沃土,而是需要培養的貧瘠土地。基督徒必須將更多的養料帶入世界的土壤當中。這不僅需要深厚的靈命基礎、智慧和洞察力,也需要持久的愛、勤勉、謙卑和勇氣。

        在基督徒的圈子裡,習慣性地以“屬靈話語”彼此印證,的確能給我們帶來安全感。然而,面對世界、瞭解世界,並改變世界,是耶穌要我們做的。

        因此,我們必須多做撒種這樣的早期工作,改變文化和人心的土壤,這樣才有機會收割。豐收的喜悅,將會屬於每一個奉獻自己的人。

編注:

1. 唐斯,《預約心靈沃土》,劉良淑譯(臺北:校園,2001)。

2. C. S. Lewis, God in the Dock: Essays on Theology and Ethics, Walter Hooper, ed. (Grand Rapids, MI: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4.10)

3. Philip Yancey, Open Windows (Nashville, TN: Nelson,1985.)

作者來自陝西西安,現居拿大溫哥華,現為電氣工程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今昔的承諾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美國宣教學家溫特(Ralph Dana Winter,1924–2009),曾說明神國在地上,是由地方性堂會(Modality)和福音宣教機構(Sodality)彼此相輔相成,而持續進 展的。這兩種機制如同人體的左膀右臂,在宣教事工上共同完成開荒與建造的功效。

       1992年開創的“海外校園”事工,面向中國學生學者,正是溫特教授所說的福音宣教機構。在過去20年中,我們不斷觀察時事,前瞻探索,努力將學人事工的成果與資源,提供給海內外中西教會,攜手共同拓展上帝的國度。

第一個時機:學人佈道(1992-1997)

       90年代是海內外中國學人的“基督教熱”時期,當時海外中西教會最關切的,是如何向湧入教會的中國學人傳福音。《海外校園》雜誌在1992年創刊,在時機上正是上帝所預備的天時、地利、人和。這刊物集合了福音資源,激發教會對中國學人這一個新群體的負擔和認識。

第二個時機:培訓造就(1998-2003)

       隨著信主人數劇增,海內外中國學人“佈道易、造就難”的問題浮現。1998年起,〔海外校園機構〕出版7個系列的《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合辦“中國學人培訓 營”;2001年出版針對參與事奉者的《舉目》雜誌;並在亞洲進行定時、定點、定人的校園同工培訓。我們也投入相當心力,個別牧養海內外文字工作者及年輕 傳道人。

第三個時機:海歸時代(2004-2009)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 歸時代來臨。2004年起,〔海外校園機構〕開始在歐洲定點作校園培訓。計有四對特約同工輪替到柏林、慕尼黑、蘇格蘭、劍橋等城市,配搭當地華人教會的留 學生培訓及牧養,每人每年2至3次,每次2至3個月,每個城市2至3年。歐洲事工的目標是培育絕大多數將會回國的準海歸,使他們成為可以親近上帝、事奉上 帝的小組長。

       在亞洲,隨著大城市中自發性的海歸小組和團契興起,〔海外校園機構〕的特約同工也應邀扶助其成長。2008年起合辦海歸事工研討會,2009年正式出版《海歸手冊》和VCD《踏上回國之路》,都提供了海歸事工所需的研發和材料。

現今的時機:“80、90後”及網路宣教/培訓

       在海歸事工興起的同時,另一個新的群體已在海外留學生和國內城市中日漸突顯,就是中國大陸在1980至1989年間出生的、高達2億的“80後”。今天“90後”也已進入國內及海外的大學。如何面向這一個新的群體,已成為海內外眾教會和〔海外校園機構〕共同關心的新課題。

       “80後”及“90後”常流連的互聯網,也是急待耕耘的宣教園地。《海外校園》雜誌面對日益年輕的新讀者,從文字刊物進展為網上佈道媒體,進而與網上聖經、神學課程、教會領袖材料與培訓事工相輔相成。這是燃眉之急的挑戰,我們已從2010年起投入大量資源,全力以赴。

期許與承諾

       “心懷神國,舉目遠眺,洞察時機,開拓分享”是〔海外校園機構〕的自我期許,也是我們對中西教會今昔不變的承諾。

註:本文刊於2009年11月海外校園通訊。2012年6月修訂。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

如何建立查經小組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龔慕良

如何建立查經小組       從無到有,建立一個新的查經班,是不容易的。負責建立查經班的人,通常會先找一位強而有力、能言善道的領袖做指導,然後招兵買馬,每週親自帶領查經。一方面傳福音,一方面訓練同工,再加上關懷,及尋找、培育接棒人……

一個查經班,從建立、成長到成熟,往往會把這個負責人纏得數年不得抽身。而且畢竟不是每一個教會或是團契,都找得到一個有空閒,又可以完全投入的領袖。更何況許多偏遠地區,根本連教會或是團契都沒有。

       新約裡記載,保羅除了在安提阿培訓(參《徒》11:25-26),在雅典人中開荒(參《徒》17:16-33),在哥林多建立教會(參《徒》 18:1-11)外,他也回到他傳過福音的地方,短暫地培訓過數次(參《徒》15:36;16:1)。甚至,連他沒去過的歌羅西城,他也扮演監督的角色, 以書信勸勉。

        為了傳福音,到沒有信徒的地方建立查經班,就像上述保羅開荒的工作,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內。我們要討論的是,當一個地方,有兩、三個信徒,因聖靈感動,想組織查經聚會、在神的話語上扎根的情況。

       這種情況下,這些信徒的確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人來指導。從保羅宣教之旅的模式來看,有經驗的指導者,可以有其他的事奉在身、不在當地久居。

       當有需要時,能不能找到這樣的指導者,來指導新的查經小組? 筆者認為,是可以的。僅以過去7年《海外校園》歐洲培訓的團隊為例,為大家提供參考。

      《海外校園》歐洲培訓的團隊,學習保羅的榜樣,扮演指導的角色,藉著網絡,著重分工與預查,得以在各地設立查經班。概言之:輪流事奉,協同治理,一次預查,同步查經。
      今天的人,比保羅時代方便多了。有汽車、飛機、聲視媒體與網絡,取代徒步跋涉、傳遞手稿。所以,要成立規模比教會小的查經班,應該不是難事。

指導者的責任

        建立查經班,必須要有指導者(Counselor)。

        查經班的創立,應該由當地人尋找地點、聚會禱告、和眾信徒分享異象開始。指導者,顧名思義,就是指點、建議者,而非決策者,也非執行者,更不是講道者。

        認清指導者的身分之後,我們就知道,在成立之初,指導者親往當地是不可少的。但是開創工作完成後,指導者不必常駐該地。因此,想建立查經班的人,若是在本地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可向外地教會尋求協助和支援。

      《海外校園》歐洲培訓團隊的老師們,所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他們短期居留各地,建立查經班之後離開。不過,藉著網絡,他們依舊是查經班的指導。加上不定期的回去探訪,始終和各地的查經班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最終,他們培訓的人能獨當一面,老師們就可抽身而退了。

指導者的任務

       指導者的主要工作,是預查、支援與參加聚會。

預查

        預查,可以當面,亦可使用網絡 (例如Skype 或是Google Talk)。

       預查的時候,由被培訓者,也就是準備將來帶查經的同工試講。指導者可以隨時切入,提醒帶查經的順序:先從整段經文的閱讀開始,然後分段,每段都要“觀察、解釋、歸納與應用”。

       對於經文的每一段,參加者都要輪流說出準備好的資質料。指導者只需給予補充或修改,解釋需注意的經文,提示容易忘掉的上下文的連貫性,提供每段的總結與應用即可。

支援

       指導者要保證被培訓的同工,有足夠的資源完成任務。例如帶詩歌者,是否有歌譜與音樂,是否有揚聲器或是麥克風。指導者只需提供如何接洽當地資源的訊息。

        指導者必須參與關懷。然而小組內的關懷,應該由同工負責。指導者要關懷的對象,是那些出去關懷他人的同工。網絡上的交談與電郵,亦可成為遠距關懷的管道。

參加聚會

       指導者要在聚會中,做帶領者的後盾。當有需要時可以切入,解釋經文的疑難之處,並處理帶領查經者無法回答的問題。

       若是查經聚會的地點可以上網,那麼指導者可以用遠距的方式,同時、同步參與。

查經小組的組織

        一般的查經小組,成立後通常都會先選舉小組長與幹事。然而,對於一個新成立、參與者互不熟悉的小組,要選賢與能,可能是行不通的。因此,同工共同管理小組,是情勢所需,也是同工練習合作的好機會。

       小組所有事工,應該都是同工共同達成協議,然後執行,這也是合一的操練。指導者只需查驗小組的決議與執行計劃,是否符合聖經、方式是否穩妥。若發現有不妥之處,只需提出不符合聖經的理由,以及相關的聖經出處,請小組同工重新考慮,但不代替同工做決定。

        可行的方法,是將重生得救的信徒,都列為同工,一起管理小組。假設有4位這樣的信徒,就把查經小組必有的4項工作分配給他們:A. 領會(當小組長、領詩歌、領禱告);B. 帶查經;C. 聯絡 (記錄、關懷);D. 總務(準備點心、場地、清潔與整理)。

        可以按週順位式(A->B->C->D->A)輪流。例如,本週的領會者,下週就帶查經。沒有一位的工作是固定的。

       若是同工人數少於4人,幾項工作可以合併。例如:領會、聯絡與總務可以合併。若是同工人數超過4人,可以按季分班,例如4人一班,3個月後,另4人輪班。從 一開始,就讓所有同工在各個職分上,都有操練的機會,實際參與各部分的工作,最後成長為有經驗,能指導、負責新查經小組的人。

        負責任是操練的一部分。任何事工都當由同工完全負責,而不是靠指導者。事奉的原則是同工,而不是單打獨鬥。換句話說,只有小組的成敗,沒有個人的得失。

        為了小組人員真正學到查經班如何成立、如何管理、如何成長,指導者與教會團契的領袖,盡可能不要去干擾同工的計劃與決定。

        歷年來,海外校園的培訓老師,都會編寫查經材料,作為帶領查經者的導引。現今已集結成集,會陸續出版。這些材料是採用歸納法查經的方式,引導帶查經者,依照既定的格式來預備、執行。這也是為了消除初次帶查經者的恐慌與疑慮。

        從實踐來看,上述的分工與預查,是相當有效的。至於成立之後,如何叫小組健康增長,那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作者曾任美國大學教授和系主任,現負責海外校園機構中的“校園與海歸事工”。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從責任心到使命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劉在勝 張秀榮

從責任心      至2011年,我們在法國的學生事工──“向中國留學生傳福音,帶他們信主,並跟進,造就他們成為主的門徒”,已進入第12年。

        藉著這個事工,神讓我們對祂的信心得以堅固,靈命得以成長;使我們事奉的心態從責任心,慢慢轉變成使命感。

當作一份工作

        1999年,我們夫妻回應了神的呼召,參加了“學園傳道會”福音機構之後,我們清楚地知道,這是為神做工,是一份工作。既然是工作,就要敬業,有責任心。

       在態度上,我們非常認真;在行動上,不敢有絲毫怠慢。比如:每週外出發單張,邀請新朋友參加週三、週五的團契活動;按“4個屬靈的原則”傳福音,用6個小冊 子及時跟進和造就;與學生一起學習聖經,一起學習禱告;按時寫代禱信,及時地向同工們匯報我們的事工情況,和需要代禱的事項……

        一切都按我們接受的培訓、按部就班地去做。但不可否認的是,有時我們會把學生當成自己工作的對象,是在盡一份責任。對經常來團契來教會的學生,就會很熱情,很關心,對不經常來的學生就會相對地冷淡;團契興旺的時候,就特別開心,團契人少的時候,就心情沉重。

        當有人決志信主或受洗的時候,我們會特別激動,一是為靈魂得救,二是為自己的工作成績而沾沾自喜。道理上知道是為神而作,但情緒還是會被影響,心裡還是很願意得到他人的讚賞。神讓我們清楚地看到,這是我們靈命不成熟的表現,我們必須改變。

真正有了使命感

        隨著事工的發展,我們和學生們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他們親切地叫我們劉哥、劉嫂,把我們當作朋友或長輩。甚至願意與我們分享,一些不願意對父母講的事情,聽聽我們的意見。他們不僅聽我們怎麼說,更要知道我們會怎樣做。

       “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唯有愛心能造就人”(參《林前》8:1)。愛不是知識、道理,而是活出來的行動。我們必須以身作則。神一直不斷地提醒和告誡我們:“既 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參《弗》4:1)。我們決心用自己的言行,讓學生們明白神的真道,“用生命影響生命”。

         正因為調強“要行出來”,團契出現了許多讓人感動的事情。去年夏天,團契的兩位姐妹,在巴黎的街頭,發現了一位從新疆來的維吾爾族留學生。他因護照等都丟失了, 法語講得又不夠好,流落在街頭。這兩位姐妹就把他帶到家中,讓他吃了一頓飽飯,然後幫他找到一個可以搭鋪睡覺的地方。

        一直到他今年2月回國,這半年多的時間裡,團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憑著愛心,在經濟上、物質上給過他幫助。他和他的家人很受感動。他因經歷到神的大愛,而受洗歸主。
        團契幾個已婚的小家庭,雖然自己的住房不大,但都願意開放家庭,提供給大家查經、分享、禱告。當你看到10幾、甚至20來人,擠在不足20平米的屋子裡聚會,你的感動會油然而生。

正確地待人、待己

        隨著“海歸”的出現,我們也開始了“海歸事工”。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回國探望海歸的兄弟姐妹。我們發現:他們回去之後,會遇到很多壓力,甚至會沮喪,這固然與環境的改變、生活的需要調整有關,但也與他們骨子裡的驕傲,有很大關係。

        他們大都是獨生子女,也很優秀,是被父母、長輩寵慣的一代。信主之後,生命也有了很大的改變,有些人還成為團契、教會的骨幹,所以,他們得到的重視、鼓勵比較多,這無形也助長了他們的驕傲情緒。

        發現了這種情況後,我們除了教學生們事奉外,更教導他們正確地看待別人與自己。

       “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參《羅》12:3)我們要以主耶穌和神的歷代僕人為榜樣,靠著聖靈的大能,治死老我,學做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凡是要回國的學生,我們會與他們多次個別交談。團契會有歡送會,同時也奉耶穌的名按手差派。這讓他們清楚地知道,他們是帶著使命回去的,所以不僅要儘快地融入當地教會,還要有開拓精神,在沒有教會的地方建立團契和教會。

       神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參《箴》29:18),“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參《太》 28:19)──這是神給我們基督徒的使命。“把福音傳到地極,傳給萬民” (參《太》 24:14),這是神給我們的異象。我們願以此種生活方式來榮耀神的名。

作者夫婦來自大陸,現居巴黎,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奔向基督 ──記第一屆全歐青年領袖營

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huaduo_96b       2010年3月30日至4月1日,來自歐洲西班牙、義大利、法、德、匈牙利、荷蘭、挪威、瑞典、希臘、英國、葡萄牙等11個國家、共134個教會與團契的青年,參加了全歐青年領袖營(簡稱青領營)。

青領營的源起與異象

        這個青領營的源起,是因為看見歐洲華僑的第二代年輕人以及中國留歐學生的需要,由歐華神學院(簡稱歐華)主辦,藉著德國的教牧同工與紐倫堡教會弟兄姊妹的支持,預備了紐倫堡青年旅館作為營地,還有來自澳洲的天匙敬拜團主領敬拜。

        領袖營不是標榜領袖的優越性,而是期盼與會的青年都能成為教會的事奉人才,並且“為首的,要作眾人的僕人”,更謙卑地學作僕人。因此大會主題為“奔向基督,為主發光”。

願每個牧者都有充足的裝備

        歐華神學院的異象,始於幾個同工參與西班牙、義大利與北歐的短宣,漸漸看到歐洲新移民與留學生的需要──歐洲華人教會如同30年前的美國華人教會,外來傳道 人多數無法適應,必須培養當地的傳道人。因此,歐華的感動是:求主讓歐洲每一個華人教會都擁有自己的牧者,每一個牧者都有充足的裝備。

        據估計,至2020年,全歐會有600個華人教會,2030年後可能將近有1,000個……

        面對這麼大的福音前景,需要大家一起為歐洲的培訓事工禱告,歐華也盼望可以與其他福音機構合作,如基督教華僑佈道會、海外校園、號角與普世豐盛神學院等,同心合意來培育工人。

各地牧者缺乏的現況

        來自匈牙利的一位弟兄說,他當學生時,曾經與幾個室友,以139歐元共度4個月。但主一直保守看顧在難以置信的困乏中,經歷主恩。

       蒙闕與王品,是來自瑞典烏普薩拉城(Uppsala)的學生。烏普薩拉城的團契有30人左右,以學生為主,沒有牧長。只有來自斯德哥爾摩的牧者,每月一次前來為他們證道與培訓。

       北歐、東歐、西歐,還是南歐(如希臘的帖撒羅尼迦教會),也面臨著同樣的困難,教會與團契中常沒有牧者、在教導上缺乏裝備。

繼續陶造,繼續煉淨

        在閉會禮拜上,劉利宇博士總結了整個營會的信息,與弟兄姊妹一起思想:如何以奴僕的心志、成熟的靈命,同心合意事奉主。

        營會之後,大家回到各自的國家,相信那一顆顆奉獻給神的心、一個個回應呼召的生命,將在全能主的恩手之中,繼續陶造、煉淨,為主發光!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荷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ABC/CBC vs 90後——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高智浩、高至靈

xpic8066       以宣教的觀點來看,越是硬土,越有人辛苦耕耘:在食人族的長矛下,在荒漠的伊斯蘭世界中,在箝制思想的第三世界裡,有多少宣教勇士前仆後繼!然而有一個宣教工場,卻很容易被人遺忘,那就是次文化宣教工場。

       今日的“90後”,就是一個有待開發的次文化宣教工場。

       我們先來看看兩個關鍵詞的定義:

        次文化:在主流文化之外的子文化,即,從主流文化中衍生出來的新興文化,或小眾文化。非主流文化:與主流文化已經脫節或正在脫節的次文化體系。

        現今的“90後”,正處於次文化與非主流文化的接壤處,他們使用火星文、活在魔獸世界(“火星文”意指地球人看不懂的文字,包括了各種符號、同音字、音近字;“魔獸世界”是年輕人喜愛的網路游戲。編註)。而海外華人中,更產生了不同的90後部落。

1.5代的90後移民:White Wash

        定義:
        隨父母移民或居住西方已經一段時間,適應而且融入了西方社會與文化,有白人思維模式,稱White Wash,簡稱WW。

        現象:
        活潑,有信心,語言與文字表達佳,適應能力強、適應程度好,已經具備融入西方社會的條件。

        具體表現:
        以西方的思維模式為主要思維模式,以西方食物為主要飲食,語言溝通以英文為主、中文為輔。

        同儕團體:
        以同樣1.5代移民為主。西人朋友亦為其之主要交往對象。

        困擾:
        夾在中國傳統觀念與現存環境之中,心態產生不平衡。
與家人(尤其是上一代)漸漸產生疏離感。加上語言、文字比父母來得強,因此有優越感,瞧不起甚至鄙視父母。

       心靈與肉體開放尺度都漸趨西方,面對著東方傳統的教導方式,會比較強烈地反彈,與父母、長輩間常有很大的張力,導致焦慮。極力想擺脫華人傳統,家庭糾紛四起。
在爭取同儕的同時,易沾染惡習——煙、酒、大麻、毒品與夜生活。

1.25代的移民:Fresh off Boat

        定義:
        雖隨父母移民或居住在西方,因為語言、文化等差異,無法融入西方社會,尚在適應期。他們可能是新移民家庭的孩子,也可能來自“老僑”的家庭。因其適應力介於第一代移民與1.5代移民之間,因此特別列為1.25代移民。這是華人留學生之外,當今最大的華人校園福音禾場。
這樣的群體,可稱作Fresh off Boat(剛下船的新鮮人,剛抵埠的新移民),簡稱FOB。

        現象:
        語言、文字與文化,尚在適應期,常把家鄉的文化與思維模式拉到僑居地,因此常鬧笑話。
能移民的家庭,在國內或是台灣,常屬菁英基層,孩子具有優越感。但是到了國外,卻因適應不良而學習不佳,挫折連連,導致行為退縮——要不“宅”在家裡,要不與同類人抱成一團。
        民族意識極為強烈。藉網路來交友,或流連夜店。以富二代或官二代尤為明顯。

        具體表現:
        以原居地的思維模式為思維模式,以中式餐飲為主要飲食,尤其喜歡珍珠奶茶之類的茶飲,夾雜西方速食。語言溝通以中文為主,不喜歡用英文溝通,偶而摻雜,則成為Chinglish(中式英語)。表達方式與國內的90後,或是台灣的8年級生相仿。

        同儕團體:
        以同樣1.25代移民為主,少交往西人朋友。朋友圈極窄。

        困擾:
        因適應不良影響了社交、學習成績等,厭學成了普遍現象,也因此易與家人產生衝突。
        在被迫適應的壓力下,容易產生焦慮症,甚至導致精神官能失調或心理問題。
        無法融入西方社會,導致了反向情緒——或產生極端的崇洋傾向,或產生強烈的民族主義感。
         遭受挫折之後,產生退縮行為,喜歡“宅”在家裡,不願面對人群,寧願與國內的朋友聯絡,也不願結交當地的新朋友。
        以網絡為主要聯絡方式,容易陷入虛擬情境而不能自拔。

20個離奇區別

        70後、80後、90後、WW、FOB,這5類人是很不同的。下面以20個例子來說明(有關70後、80後、90後的部分摘自網路,WW與FOB為實際採訪):

        1. 工作
        70後:工作狂基本上都是我們70後的。
        80後:我們拒絕加班!
        90後:拒絕上班。
         WW:Something fun yet annoy(好玩兒且不無聊的工,我打!)。
        FOB:有錢賺就好,向錢看啦!

        2. 衣服
        70後:喜歡穿七匹狼或者猛龍牌子的衣服。
        80後:我們喜歡G-Star之類的。
        90後:乞丐服,越花越好,越破越好。一個洞時尚,兩個洞潮流,三個洞個性……
        WW: Plain and simple but not gay(線條簡單的中性服裝)。
        FOB:韓流、日潮、太空衣、宇宙飛行服。

        3. 唱K
        70後:唱K(卡拉OK)的時候,只會亂吼——例如吼《2002年的第一場雪》,然後拼命拉著人喝酒,不讓別人唱。
         80後:我們是麥霸(霸住麥克風的人。編註)。
         90後:我們不只會唱,還會跳。
WW:Just watching and singing together(我們喜歡在車庫裏玩樂團)。
         FOB:來飆歌吧!Who怕Who(誰怕誰)﹖

         4.話題
        70後:除了工作就是股票。
        80後:英超、魔獸……
        90後:QQ等級,QQ秀……
        WW:Who wants hang out, raise your hand(誰想去殺時間,請舉手)。
        FOB:QQ以外還是QQ/給我FB,否則免談。

       5. 筆記本電腦
       70後:如果有筆記本,喜歡拿到公眾場合用。
       80後:我們才不會背那麼重的東西在身上。
       90後:只要蘋果筆記本,而且不只一台……
        WW: NB is good enough, but MBP……is way better than that(筆電就可以啦,但是若是蘋果筆電會更好)!
        FOB:給我最快的遊戲主機,顯卡要最爆的。

        6.飲料
        70後:喜歡喝紅酒,一般是長城紅酒。
        80後:我們要麼不喝酒,要麼就喝啤酒。
        90後 :韓國果汁,日本汽水……
         WW:Beer, hard liquor for party(派對中最對味的飲料就是烈酒與啤酒)。
         FOB:大杯珍珠奶茶。

        7.領導
        70後:無論任何時候,看到有站著的領導,馬上會給領導讓座。
        80後:我們崇尚上下級平等。
        90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WW:Respect the others(彼此尊重)。
        FOB:你誰啊!老子不鳥你!

        8.老婆
        70後:娶老婆的時候想娶處女。
        80後:無所謂,只要感情好就可以了。
        90後:結婚需要感情嗎?……需要結婚嗎?
         WW:Same as 80’(和80後一樣)。
         FOB:FU最重要。(註:FU是香港人說“ Feeling ”的意思,但是發音和FU相似,因此孩子們就用上啦。)

         9.對待美、日的態度
         70後:日本人、美國人都想攻打中國。
         80後:我們喜歡日本的連續劇、美國的大片。
         90後:我要去日本……
         WW:We like NBA(我們喜歡美國職業籃球聯賽)。
         FOB:中國最強,日本最潮。

         10.打仗
         70後:希望中國用核彈把上面兩個國家都“滅”了。
         80後:我們希望和平。
         90後:和我無關!如果打仗,衣服會降價嗎?……那就打唄!
          WW:Nothing to do with us, but if they attack us, we’ll kick their ass(與我無關,但誰惹到我,看著辦!)。
FOB:我對這種事情沒興趣。但如果幹起來,中國最強!

         11.服務生
         70後:對服務員態度惡劣,甚至口頭調戲女服務員。
         80後:我們只在點菜和結帳時,跟服務員說話。
         90後:從不和服務員說話,只會背後討論女服務員的衣服很土……
         WW:We like to social(我們喜歡社交,跟服務員說說話,也沒什麼不可以)。
FOB:正妹耶!!

         12.有什麼
         70後:我們有存款。
         80後:我們有負債。
         90後:我們有老爸!
         WW:We have job(我們有工作)。
         FOB:我有BF(我有男朋友)。

         13.房子
         70後:把房子買在遠的地方,每天早上花一個多小時,乘車去上班。
         80後:喜歡在公司附近租房子,每天騎車或走路去上班,就為了早上多睡一會。
         90後:住哪裡都可以,只要女朋友或男朋友喜歡。
         WW:Whatever, as long as I get a place to sleep(哪兒都行,只要有地方睡就好)。
         FOB:越大越好,越高越好。

        14.交友
        70後:結交有背景、有地位的人。
        80後:結交志趣相投的人。
        90後:我們結交滿身紋身的帥哥!
         WW:We like friends(我們喜歡朋友,和誰都能交朋友)。
         FOB:都可以啦,有FU就好。

        15.週末
        70後:週末約客戶去吃飯。
        80後:週末約同學去踢球。
        90後:一個禮拜7天週末,想做什麼做什麼!
         WW:It’s Sunday, I can do anything what I want(是週末欸!老子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
        FOB:早上睡覺,晚上party(派對),哪天都一樣啦!

         16.喝酒
         70後:喝酒時喜歡跟別人乾杯。
         80後:我們能喝多少喝多少。喝不下了,怎麼也不肯再喝。
         90後:我不是隨便喝酒的人,我隨便喝起酒來不是人。
         WW:呼乾(乾杯)啦!
         FOB:呼乾啦!

         17.脫鞋
         70後:進家門要脫鞋。
         80後:我們家進門不用脫鞋。
         90後:我們上床睡覺都不脫鞋
          WW:Why didn’t they take off their shoes(你們睡覺不脫鞋的喔?)?
         FOB:還是脫鞋比較不會挨罵。

         18.聽說要取消五一長假日
          70後:五一、國慶去旅遊,然後在各個景點門口,拍下很多V字手勢的照片。
          80後:我們五一、國慶在家睡覺,或者約朋友去唱k。旅遊時,我們只會拍景色。
          90後:我們天天是五一、國慶……取消五一沒什麼關係……
          WW:No comment. After all, it’s not our national day(沒意見,五一又不是我們的國家法定假日)。
         FOB:那是中國的事,我只想這裡夏天長一點。

         19.吃飯時坐哪裡
         70後:吃飯時,喜歡坐在老闆旁邊。
         80後:我們最好別坐在老闆旁邊,那才無拘無束。
          90後:我是老闆!
          WW:Social with boss, ok(跟老闆社交一下,可以 呀)!
           FOB:Whever(隨便啦!)……

        20. 陌生人
        70後:跟陌生人在一起的時候,喜歡找話題。
        80後:我們不太搭理陌生人。故意找話題,不累嗎?
        90後:你誰啊?穿這麼土!死開…… 帥哥,交個朋友好嗎?
         WW:Sir, your lace is loose(先生,你鞋帶鬆了)。
        FOB:……我想睡覺。

        前面敲門、後面溜進

         站在今天大都會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到次文化族群。尤其是90後這群天之驕子,更引發了許多商機。但是試探和引誘也在蠱惑他們,他們常常受流行與時尚的影響,迷失了生命的方向,在五光十色的迷霧中找不到自己。

        我們能為90後做些什麼?什麼都不用!因為他們全會、全懂,就是全不動手;我們如何去帶領他們?帶領不來,因為我們用的中文、英語,和他們的火星文不同。

        他們需要的,是嚮導,能瞭解並體會他們的心情,同理且引導他們的行為。

         這是成人所不瞭解的“異域”,更是次文化宣教的工場,需要“次文化宣教士”運用同理心陪伴他們,為他們代言,加上效法道成肉身的心志,如同一粒麥子般落在他 們的身旁,前面敲門、後面溜進(Knock at the front door or sneak in from the back door),總之使盡方法,將基督的愛澆灌在他們的心田中,為他們做“守望者”,為主得著他們!

作者來自台灣,現在加拿大任大溫哥華聖道堂青年部牧師

相關文章閱讀

iTalk:我們可以飛很遠——回應“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蘇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誰來吃晚餐?

陶其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huaduo_124b       北美凡是有大學的地方,一定有中國人。在這個風景旖旎的大學城裡,杜倩是知名人物。她是副教授,已經進入了安居樂業的穩定生活。杜倩漂亮苗條,40出頭了,還總被人當成學生。她最突出的特點,是性格開朗,待人熱情,所以家中經常高朋滿座。

        秋天時候,杜倩聽說老同學林哲要來這裡工作,心裡十分高興。通了電話之後,杜倩更高興了,因為林哲也是基督徒。老同學加上主內弟兄姊妹的關係,多麼難得啊!

        在林哲搬遷過程中,杜倩鞍前馬後,極力幫助,找房子、帶他們一家熟悉環境、請他們吃飯。談及信仰,林哲10多年前剛來美國讀書時,就信主了。而杜倩是在兩年前,被朋友帶去參加佈道會,會上的講員十分有激情和感召力,杜倩受了感動,就在呼召時舉起了手。
        誰知會後馬上有人找她談話,立即安排受洗。在群情激昂的氛圍下,杜倩稀裡糊塗地受了洗,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被信主了”。

       受洗後,她雖然有時星期天也去教會聽聽講道,但大多數時間,都有忙不完的事。實驗室的壓力很大,她是老闆,10幾號人要靠她吃飯,要不斷出成果、發文章、申 請經費。她白天忙得團團轉不說,每週兩個晚上,還教鋼琴課掙點外快。兩個女兒分別在上小學、初中,週末還要去中文學校、游泳課、跳舞課,平時更要督促孩子 學鋼琴……

        這樣一週下來,杜倩精疲力盡,哪裡還有精神去教會參加崇拜?不過,因為女兒十分願意去,她就捨命陪淑女,到了教會,坐在後排昏昏欲睡,是名副其實的“覺友”。

第一次聚餐

        杜倩好宴客。林哲家剛搬來的那個春節,杜倩把大學城裡小有地位的華人都請了來。開飯前,面對眾多不信主的朋友,杜倩對林哲說,自己悄悄謝飯就行了。但向來隨 和的林哲,卻堅持公開禱告,並在禱告中,把那一夥子人一網收了進去:“主啊,在座的朋友無論怎樣成功,也都是罪人!求神打開他們的眼睛,使他們能認識真 神,得到天上最好的福分!”
       這一下,弄得在場的不少人不高興。杜倩也覺得老林有點太過分了。

        接著,又發生了一件不快的事:林哲以前是很能喝酒的,可現在卻說戒酒了,連杜倩先生敬酒都堅持不喝,場面不免有些尷尬和掃興。

        吃過晚餐,麻將桌剛剛擺出來,林哲卻開始“發神經”——傳福音,把茶餘飯後的輕鬆閒聊,變為凝重、深沉的佈道會。哪知在座多有飽學之士、“不凡”之徒,一位江教授即出言不遜,對基督教信仰大肆攻擊。林哲雖然還面帶微笑,但也據理力爭,場面一時頗為火爆。

       其他人,有說風涼話的,有打圓場的。這個說:“以後不談政治、宗教好不好?光談吃喝玩樂、投資旅遊、子女教育,那多‘政治正確’啊!”那個說:“我腦子被洗多次,如今什麼也信不進去了。”

       這次聚餐的結果就是,後來杜倩每次請客,都有客人先問:那位林傳道來不來?若來,人家就退避三舍。杜倩覺得為難了,她一方面不願失去體面、熱鬧的朋友圈子, 另一方面也不願開罪林哲,畢竟是老同學加弟兄姊妹嘛。於是每次請林哲參加會餐,都請求他盡可能迴避敏感話題。林哲雖有些收斂,但還是不斷地“犯規”。

批評與爭執

        更讓杜倩不快的是,林哲竟然仗著是老同學,當面批評她。有一次聚會後,他叫住杜倩,指出她目前的生命狀況,是如《馬太福音》所說的“被荊棘纏住”了。他說:“杜倩,你把發表文章看得太重了!整天實驗、文章、經費!沒有讀經、禱告,哪有靈命的增長?”

        杜倩知道他的話是有道理的,但又有點委屈,就不客氣地頂撞他:“那我該怎麼辦?實驗室那些學生、博士後,都靠著我的科研經費生活。我沒文章,還能有經費嗎?”

       林哲說:“即便如此,也應有平衡的生活,怎能把信仰丟掉?還有,你又不缺錢,幹嘛還要教琴掙錢?”

        杜倩說:“孩子上學需要錢,我們養老需要錢。我不這樣幹,行嗎?大家不都這樣拼,才拼出六‘子’登科的?我也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啊!”

       林哲嘆了口氣:“杜倩,對名利的追求是無止境的。聖經說,不要愛世界。愛世界的,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參《約壹》2:15);又說,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參《雅》4:4)。你這樣長期下去,身體和靈魂都將大受虧損。”

       “怎麼聽上去,和布希總統說的似的,‘不在我們一邊,就是在敵人一邊’?得了,我靈命水準低,我只知道‘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可是,有許多問題,我們需要搞清楚……”

       “我投降!就我這水準,就別給我上神學課了,好不好?”

       談話最終不歡而散。

還做豆瓣魚

        以後杜倩請客,就不再請林哲了。林哲也主動迴避。於是,同學加朋友的關係,變成了教會相見時的點頭之交。

        一轉眼,又到了春節。杜倩和先生又開始準備新年盛大宴會。杜倩先生寫菜單,杜倩寫名單。寫著、寫著,杜倩問:“還做豆瓣魚嗎?”先生答:“當然!那是我的拿手好菜。”“這次是不是別放豆瓣了?有些人嫌太辣。”“沒有豆瓣,還叫什麼豆瓣魚?”先生說。

       接著,先生問:“今天都有誰來?”杜倩還在思索著先生那句話,覺得語言木納的先生說出了一句很有哲理的名言。失去了豆瓣的魚,還是豆瓣魚嗎?

       先生追問:“會請林哲一家嗎?”杜倩想了一會兒,回答:“請!”

述評:請客吃飯的背後

       上面這個以實例為模本的小故事十分簡單,可是有一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探討:
      1、杜倩看重的是什麼?信仰在她生活中佔有什麼位置?
      2、一個人的社交圈、朋友圈,對其生命有什麼影響?
      3、如何看待基督徒對成功、名利的追求?
      4、你對林哲在傳福音的熱情和方式上,有何看法?
      5、你如何評價林對杜倩的批評?為什麼?
      6、為什麼弟兄姐妹之間的和睦關係很重要?應該如何維繫?

        願我們通過不斷的思考和學習,明白神的心意。

作者來自大陸遼寧省,現住美東新英格蘭地區,原目前在一醫藥公司做統計工作,2011年秋季辭職進入神學院學習 。

相關回應文章:

要食人間煙火──回應《誰來吃晚餐》︱天嬰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