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跨文化的誤解(王星然)2016.08.08

我和一位90學生同工J聊起校園傳福音遇到的瓶頸,他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令我沉思不已。

他說: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

我請他進一步解釋那是什麼意思,他表示:這一代生長在富足環境的學生,對教會的寒酸感到震驚!

教會的人不僅對自己刻苦,也對外來慕道友一視同仁——從黑白打印毫無設計美感的邀請卡,到借來的狹小凌亂的場地、頻出狀況的老音響和PPT、食之無味的會後點心。再加上,分享時只顧自說自話,完全不管別人有無興趣,是否聽得懂的滿口“屬靈”術語。

邀請的同學來了一次,從此絕無下例。 […]

事奉篇

北美學生事工三問答

自2008年起,一些未曾以留學生為服事對象的北美華人教會,開始了本科生事工。因為自2007年起,幾乎每年中國出國留學人數,增長超過15%,並明顯低齡化。對一些年齡層老化的華人教會而言,開始學生事工需要先回答本文的3個問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性與前途——校園基督徒面對的衝擊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知微       我所在的教會,80%- 90%的成員,是在校大學生。其餘的,是剛畢業或者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包括我們這些帶領同工,基本上也都是80後。       和其他校園團契有一些不一樣,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大都來自基督徒家庭,小時候去過教會,上過主日學。也就是出生於基督徒家庭,成長於校園團契,現委身在年輕的教會。       在這樣的教會中,最突出的問題,是群體靈性的生命冷淡,普遍對真理自以為是,或者“頭腦大,身體小”——信仰和實踐中間存在很大差距。會友一面持守宗教生活,比如按時來聚會、參與小組,另外一面,由於信仰根基淺,很難抵抗世俗文化的衝擊,生命出現各種狀況。   衝擊一:婚前性關係        世俗文化對大學生基督徒衝擊最大的,應該是婚戀觀。很多人大學一年級就開始談戀愛,一戀愛就同居。這種風氣在大學校園愈演愈烈,基督徒大學生經受著很大的誘惑和考驗,很多人陷於掙扎中。他們心裡知道,這是上帝不喜悅的,但社會的風氣、媒體的倡導,以及同儕的壓力,使他們很難堅持自己的立場。       當然,也有內在原因。很多弟兄姐妹比較自卑,自我形象差,對愛的渴求強烈。談戀愛只是一個開頭,有了這個開頭,便落入婚前性行為。有些姐妹,並不是自己樂意嘗試婚前性關係,只是很怕失去這段感情,加上缺乏保護自己的意識,被動地陷入了這種狀況。       婚前同居,是教會面臨的另一個頭疼的問題。我們一開始很緊張,到現在已經學會面對,而且提前預防。同工們會花很多時間,和陷於這種罪中的弟兄姐妹協談。教會也通過嚴肅的“懲戒”(主要是停領聖餐),來表明教會對婚前同居的態度。       那些本來就不情願、被動陷於“婚前性關係”的弟兄姐妹,是比較容易挽回的,因為他們內心也充滿了罪的控告,有聖靈的責備。我們會幫助他(她)處理罪疚感,確認基督寶血的赦免功效,鼓勵他(她)離開罪,甚至離開這段關係。       對於主動進入“婚前性關係”的人,通常需要協談很多次,還會糾結、掙扎,又反反復復。到最後,就算眼前這段關係破裂,但從此感情生活容易陷入混亂。       “婚前性關係”越來越普遍了。對大學生而言,因為大環境的改變,“婚前性行為”、“婚前同居”也越來越不是問題。大學生基督徒因而面臨很大的試探。       我們在講道上做了一些調整,重視“真理和恩典”的教導,希望早早在弟兄姐妹心中建造真理,幫助他們從上帝的愛裡找到價值,找到不犯罪的自由,而不是犯罪後亡羊補牢。不過,這些調整已顯得滯後。       除此以外,我們還尋找資源,幫助大學生應對這個問題。比如我們找來老師,從生理的角度開辦講座。90後不喜歡沉悶的課堂,我們就用互動的方式,開展性教育,比如墮胎,比如性病的傳播。我們希望通過這些課程,做一些“預防”的工作。   衝擊二:職場的價值觀       衝擊之二是職場的價值觀。很多大學生基督徒不知道自己該找什麼樣的工作,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有的人讀的專業自己根本不喜歡,整個大學階段缺乏激情,在學業上懈怠。       然而父母對他們的期待很高:進入銀行,當公務員,做老師……他們壓力很大,又對自身缺乏足夠的瞭解,所以對於未來很迷惘。要是你問他們,希望找什麼樣的工作,大部分人答“工資高,有發展空間,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這和非基督徒大學生相比,沒有什麼不同。       他們知道,基督徒應該為榮耀上帝而活,但是很少去思考這背後的意思。這是來自基督徒家庭的孩子比較普遍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已經知道很多真理。另一方面,他們缺乏對上帝的真實經歷,上帝的話語沒有進入他們的生命。知和行的差距很大,這是他們生命中的盲點。 […]

No Picture
事奉篇

是堅持?是放手?──一個80後學生團契主席的挫折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文/小C        一年前,我欣然接替J擔任學生團契主席,並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帶著一封辭呈、一份心死,出現在牧執會。人說服事會帶來平安和祝福,但是為什麼沒有告訴我,還有這麼多的眼淚和傷痕? 希望有所改變        和大部分80後一樣,我生長在非基督徒家庭。對信仰的陌生和對宗教的本能抵觸,使我到大四才開始接觸基督信仰。那一年我接受了福音,受洗歸入耶穌基督。         大學畢業後,我在上海找到一份自己很喜歡的研究工作,也找到了一個很溫馨的家庭教會。教會雖然不大,卻有上帝話語的餵養,也有弟兄姐妹生命的連結。這樣的生活很喜樂,這樣的服事也很滿足。        2008 年的秋天,我赴美攻讀博士學位。M城的冬天寒冷刺骨,求學的道路也比我想像的艱難。在生活、語言和飲食上,我經歷著各種衝擊。然而最難的,是在異國他鄉難 以找到自己願意委身的教會。當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最終選擇M城的華人教會時,已經是到美國的第3個年頭。M城算是美國中部非常有名的大學城,和其他北 美高等學府一樣,其高質量的教學研究資源,吸引了大批80後、90後的中國留學生。         歡迎和接待新生,是M城教會每年重要的傳統活動。迎新晚宴一般都能吸引上百學生。可是,最後願意留在教會的少之又少。即便是留下的人,大部分也會慢慢流失。        在這樣一個團契,要組織好查經不容易:查經內容一方面要照顧到慕道友,一方面又要適合基督徒。因為教會多年沒有牧者,所以學生團契一直是學生輪流帶查經。有 時候,帶領的人會使用網上的資料,這些資料常常有錯誤,所以查經就演變成無休止的爭論……這大概也是很多新生流失的原因!         為此,我覺得特別可惜。教會花了很多財力、物力接待這些學生,卻沒有能力吸引他們繼續追求信仰。我禱告良久,希望改變這種情況。 前所未有的疲倦         我來到學生團契3個月左右,原來的團契主席J,突然因為工作原因,要離開M城。當J問我能不能接替他,我欣然答應了。雖然我沒有經驗,也沒有接受過培訓,但是我從沒有忘記,我當年也是在校園裡接受福音的。出於這樣的感恩之心,我很想為學生團契做些什麼。        然而,上任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就發現事情遠比我想像的複雜。因為不清楚團契主席的職責範圍和M教會的運作體系,我很快陷入迷茫和混沌。聖經裡找不到關於團契 主席一職的詳細說明。我該用什麼方式,或者說怎樣的身分,去服事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呢?是朋友?是長兄?還是“保姆”?         團契裡大部份學生都沒有車。在美國生活不會開車就像不會走路一樣。作為團契主席,我不停地面對學生們用車的請求:接機、搬家、買傢俱、買菜、學車等等。         為了儘量滿足大家的需要,我很快失去了自己的生活空間。身邊的朋友不能理解我,搞笑地給我起了一個外號:“One man and one truck”(有一家搬家公司叫做Two […]

No Picture
成長篇

為什麼是我們呢?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榮子         不管是在舊約時代,還是新約時代,上帝都是為祂自己的名,引導祂的子民走義路(參《詩》23:2-3)。同樣,人對上帝的悖逆也是一樣的──自以為聰明,喜歡自己做主,甚至違背上帝的旨意。 我42歲來到巴黎時,才知道耶穌。信主後,我回國探親,發現我從前辦公室裡,每天抬頭就見的同事,有好幾位是基督徒。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不向我傳福音呢?難道你們不愛我?”他們的回答是:“不敢愛!”因為我給他們的印象是:個性太強,太驕傲,太容易與人爭吵,不是省油的燈!          上帝愛我,把我帶到法國,利用我與先生感情上的衝突,打碎我的驕傲,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了祂。祂用大愛降服了我,讓我願意俯伏在祂的腳前,稱祂為主。 吃不香,睡不寧         信主之後,特別是在我先生也信主之後,上帝多次帶領我們參加在美國的“國際橋梁”組織的培訓會,讓我們開闊了眼界,看到上帝的國度之大,禾場的需要之多。          耶穌對祂的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參《太》9:37-38)這句話一直在我們心裡揮之不去。          然而我們的私心太重,信心太小。即使多次聽到主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們也只能羞愧地低下頭,不敢像以賽亞那樣大膽地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參《賽》6:8)         我們的理由是:信主時間太短,年齡太大,不合適也不夠格。最關鍵的,也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是:兩個孩子還在讀書。如果我們辭掉工作,他們不能完成學業怎麼辦?“人那麼多,為什麼一定是我們呢?”我們常常用這句話,讓自己的心得到片刻的平靜。         上帝耐心等待我們。那段時間,我們夫婦倆吃不香,睡不寧,整天心事重重。記得有一天,我們一起讀《出埃及記》第3、4章,耶和華呼召摩西,在何烈山上向他頒布佈使命。我們覺得自己就像當時的摩西,不自信,沒有安全感,找藉口不順服上帝,讓耶和華發怒了。我們很怕我們的上帝向我們發怒,我們的心開始軟化了。         當我們再一次讀到:“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約》4:35-36),我們看到了上帝對我們的應許。         有了上帝的應許,我們還怕什麼呢?        上帝就這樣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跟隨祂。 頭頂上的水罐子         幾年之後,我們的學生事工開展得比較順利,也有了一些成果。於是巴黎的一間教會邀請我們,協助他們拓展學生事工,為期2年。         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禱告,聖靈感動我們樂意,所屬的教會同意,我們就來到那間教會。         上帝親自做工,學生團契人數持續、穩定地增加,健康地成長。2年到了,這教會的兄弟姐妹和牧師、同工都希望我們留下。我們也考慮,若將學生團契再鞏固一段時間會更好,於是同意繼續留下一段時間。         在繼續學生事工的同時,我先生也開始兼做教會的半時間傳道人,教會因此多給我們一點經濟支持。         一年多下來,我們兩個人都筋疲力盡。我得了坐骨神經疼,非常痛苦。聖靈不斷地提醒我們:這已經偏離了當初的異象,應該辭掉教會傳道人的服事,專心做學生事工。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要迷失在“糖衣”中——對於學生福音事工的一點反思

彭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傳福音,是基督徒重要的使命。近年來隨著中國大陸的開放和發展,大批像筆者一樣的留學生,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求學,其中許多過去沒有聽聞過福音的留學生,被帶領歸信基督。        在感恩的同時,我們也看到在學生福音事工當中,逐漸積累了一些迷惑人的傳統,使得福音工作產生了一些方向性的偏差。筆者的經歷委實有限,但是從學生事工經歷和聖經教導中,有些許的領受,願意在此就自己所觀察到的、學生福音事工中的一些誤區,做一點分享。 有效的是藥,不是糖衣        筆者認為,如今在一些教會的學生福音事工,乃至整個福音事工當中,有一個重要問題,非常需要釐清,卻很難釐清,那就是:基督徒在福音事工中的責任,到底為何?       《馬可福音》16章15-16節中,耶穌教導門徒:“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誠然,我們本著愛心,熱切盼望 我們傳福音的對象都能夠歸信主耶穌,與我們同享永生的祝福。然而,主的啟示也是很明確的:基督徒的使命在於傳福音,而被傳的對象最終是否信主,責任並不在 傳福音者。        一個原本不信主的人能夠最終信主,是因為神的大能,以及其本人的回應,並不是傳福音者的“功勞”。同樣,如果被傳福音者始終抵擋、不肯信主,雖然可能與傳福音者在策略上的失誤有一些關係,但是決定性的因素,還是其內心的剛硬。          釐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並不是為了推卸責任。“‘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10:13-14)可見神在福音事工上,給了我們很大的託付。        然而如果我們不能明確自己的責任在哪裡,就不能夠盡好我們的責任。從福音事工的實際情況來看,很多基督徒確實沒有搞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 既然被傳者是否歸信的責任並不在傳福音者,傳福音者的主要使命就應該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聽到福音,並正確地理解福音”,而不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能夠接受並 相信福音”。但非常不幸的是,很多教會和團契福音工作的核心,恰恰是後者。       不要小看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如果我們福音事工的核心,在於如何使人接受、相信福音,那麼我們難免就會注重傳福音的方式、方法,超過福音的內容。這實際上是本末倒置。       打一個比方來說,在藥粒的表面裹一層糖衣,幫助病人更容易將藥服下,這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有益的。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醫治疾病的是藥,而不是糖衣。同樣,以 合適的語言、措辭、活動形式、切入點等等,來輔助傳遞福音,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們迷失在這些“糖衣”當中,而忽略了信息本身,那就失去了我們傳福音的 初衷。 重心錯置產生的惡果       這種重心錯置在福音事工中的惡果,就是錯誤的福音策略。 我們常常聽到,比較有經驗的同工教導新同工:傳福音的時候要“有智慧”,避免引起對方的“反感”,別把人“嚇跑”。這些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實際的操作 當中,往往會變味。比如為了不引起對方的“反感”,傳福音、作見證的基督徒,往往傾向於傳講比較容易被人接受的信息。對於容易引起抵觸的信息則避而不談, 或者儘量少談、晚談。       很多人傳福音的時候,往往會強調上帝對人的愛、聖經上的良好的道德律,以及信主以後對人物質或靈性上的好處,如禱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獨特的背景,帶來獨特的問題

彭博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近年來,北美的留學生,主要由出生在20世紀80年代的群體所構成。這個群體被俗稱為“80後”。在現在的留學生事工當中,這個群體是我們傳福音的主要對象。由於獨特的成長背景, 80後自然也有獨特的思想。我們需要瞭解這些思想特徵,才能夠更有效地將福音信息傳給他們。            筆者出生於80年代中期,是80後的一員,同時在大陸留美學生事工中,有近3年的服事,主要接觸的也是中國大陸出生的80後群體。筆者願根據自身的成長經歷和觀察,以及服事當中的領受,淺析中國大陸出生的80後群體成長背景的特點,及其對於福音事工的影響。            從總體上來說,這一群體的成長背景,有以下3個特點: 一、成長於中國大陸的思想轉型期            80後的少年、青年時期,也就是他們人生觀形成的重要時期——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恰逢中國社會的思想轉型期。就在這個時期,共產主義思想在中國逐漸失去了以往的魅力,不再被國人視為“信仰”。這個時期的國人,進入了信仰的真空時期。            同時,隨著經濟增長,“先富起來”的人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人追逐起實際利益。實用主義的哲學開始盛行。在這種背景下,人們對於原有的道德規範,越來越不敏感,社會關懷的意識也越來越淡薄。            也是在這個時期,外來文化開始對中國社會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先是“洋品牌”、“洋快餐”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快速佔領中國市場。接著,來自西方世界的影視 作品,也進入了中國觀眾的視野。而後,隨著電腦技術的飛速發展,和互聯網的興起,西方世界的各種思想,更是如潮水一般湧入。國人對於西方文明的認同度,不 斷提高。            這樣的成長背景,對於 80後的福音事工,有著正反兩方面的影響。            從正面來說,80後總體上,沒有像父輩一樣, 背負沉重的意識形態包袱,因此對於各種不同的思想比較開放。對基督徒和基督教,他們也沒有父輩那樣,有強烈的抵觸情緒。甚至,出於對西方文明的好感,很多 80後會積極瞭解基督信仰、參加教會的活動。所以對80後群體傳福音,入手並不困難。            但從負面來說,由於信仰的真空和實用主義哲學的氾 濫,80後習慣於定睛升學、出國、就業等實際問題,對於生命的意義、人的罪性、宇宙的起源等比較“虛”的問題,則較少思考。即使被問及,也往往持著一種無 所謂的態度。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對於福音工作的負面影響相當大,因為持這種態度的人,根本不關心救恩問題。           另外,受互聯網文化影響頗深的80後,有相當一部分人沉迷於上網、玩遊戲等娛樂活動。當他們生活穩定下來時,這些娛樂活動對於他們的吸引力,會遠遠超過教會活動。           針對80後的這一成長背景及其影響,筆者有以下兩點建議: 建議一,認清形勢,但切莫灰心 […]